第三十六章 翠丝 追踪谱系的恋人
目录
第三十六章 翠丝 追踪谱系的恋人
上一页下一页
我扫了一眼宿舍,寻找克里斯蒂娜还有托比亚斯的身影,可他们俩都不在。宿舍里只有皮特和迦勒两人,皮特把一本大书放在大腿上,还在旁边的笔记本上写着什么,迦勒则在读母亲的日志,眼里像是含着泪水。我克制着自己不去注意他的眼泪。
迦勒曾告诉我,母亲说过,每个人身上都有邪恶的一面,爱他人的第一步就是承认自己身上邪恶的那一面,这样我们才能够谅解他人。可我怎么拿托比亚斯的“绝望”来指责他,好像我比他好很多?难道我就从未被心中破碎之处蒙蔽了心智?
回基地的路上,我一直琢磨着艾玛尔说的话,他说每段感情都有各种问题。我想起了父亲母亲,他们虽比我认识的大多数无私派父母吵得都多,却依旧一同度过每一天,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等到了旅馆的宿舍,我的心绪恢复了平静。
“如果我们两个人还要在一起,我就得一遍又一遍地原谅你,如果你还想跟我在一起,你同样要一遍遍地原谅我,”我说,“所以,我们之间的问题并不
99lib•net
是原不原谅。我其实只想搞明白一件事,就是我们俩到底还合不合适。”
我曾经以为,两个相爱的人瞬间爱上了,只想待在原地,之后再无其他选择。一开始的确如此,可到了现在这个时候,这话就没道理了。
“听着,”我说,“我本以为我应该好好思考一番是否要原谅你,可现在我觉得你没有做任何需要得到我谅解的事情,除了说我吃妮塔的醋……”
“的确。”他声音沙哑地说。
“然后呢?”他声音带着颤,眼神和双手都有些摇摆。
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在他身上看到了艾玛尔口中的“强迫症”倾向。我知道托比亚斯先是从屏幕上看他的父母,现在又来这里寻找他们的名字,虽然这间屋子里的东西他应该早就知道。原来,他果真如我所说的极度渴望保持与伊芙琳的母子情,渴望自己没有基因缺陷,只是我从没想过这些事情其实是有关联的。我不知道这到底是怎样一种复杂的情感,痛恨自己的经历,可同时又渴望着给你这种99lib•net经历的人爱你。为什么我从未觉察到他性格有些许分裂?为什么我从未想过,他除了坚强善良的一面,同时也有脆弱伤感的一面?
他把画有路线图的纸递给我,却没看我。我低头看着纸张上整齐清秀的字,心中一阵酸涩。若是在我打他之前,他肯定会要求亲自为我带路,抓紧一切时间向我解释自己的苦衷,可最近这几天,他对我有些冷淡,总是能避则避,不知是因为怕我,还是终于放弃了。
我吻上了他的唇。
皮特从本子后面撕了一页纸递给迦勒,迦勒在纸上一边画着路线图,还一边说着:“我之前也在那边看到了父母的名字,屋子的右侧,在门边第二块板子上面。”
我爱上了他,可之后我并不是不假思索地和他在一起,我并不是没有其他选择。我跟他在一起是因为我选择了他,我睁开眼看到的每一天,我们吵架、彼此欺骗、让对方难过的每一天,我都选择了他。我一遍又一遍地选择了他,他也一遍又一遍地选择了我。
他双手搂着我,紧紧地搂着,把
http://www.99lib.net
我从地上抱了起来,直到我只剩脚尖触地。我把头埋在他的肩上,紧紧地闭上眼睛,闻着他身上干净的味道,风的味道。
他转过身,脸上挂着严肃而又熟悉的表情,我刚认识他的那几个星期他就是这样,那时他像一个卫兵一样守卫着心底的秘密。
可不管原因是哪个,我都不喜欢。“谢谢。呃……你鼻子没事了吧?”“没事了。”他说,“我觉得这道瘀青衬得我眼睛更帅了,对不对?”他嘴角微微上挑,我也浅浅一笑。可这之后我们两人便都不知道该怎么做了,因为我们已经没话说了。“等等,你今天是不是没在?”他顿了一会儿道,“城市里出大事了,忠诚者开始讨伐伊芙琳了,攻陷了她的一个武器库。”我盯着他。我已有好几天没想过城市里的动向了,最近太关注这边的事了。“忠诚者?约翰娜·瑞斯领导的那些人……攻陷了一个武器库?”我们还没离开那座城市时,我就觉得那儿肯定会再次爆发一场不小的动乱,现在看来,他们已经动手了。可我心
99lib•net
里没有什么波动——这个世上我关心的人几乎都在这儿了。“约翰娜·瑞斯和马库斯·伊顿领导的。”迦勒道,“约翰娜在那儿,还拿着枪,太荒唐了。基因局这边的人看着有些不高兴。”
“嗨。”我一面说着,一面把迦勒给我的纸揉起来塞进后口袋里。
我又想起了现在的自己,这个变得坚强的自己,有安全感的自己,又想起了他一直对我说的话。他说我勇敢,说别人敬我、爱我,说我值得别人去爱。
屋子里陷入一片沉默,我们几乎同时迈开了脚步,迦勒回他的床铺,我走出宿舍,踏进走廊,按照他给我画的路径寻找谱系室。
“老四吗?”迦勒接了我的话,“我刚才看到他去了谱系室。”“什么……室?”“他们这边有一个房间,展示着我们祖先的名字。能借我一张纸吗?”他问皮特。
踏过一道道门槛,一阵暖风迎面吹来。大概是看到了边界地带的场景,基因局基地在我眼中竟比往日整洁了几分,与那里的脏乱形成鲜明的对比。当我知道了那里有人靠给棚子包防水布来保暖之后,九-九-藏-书-网我又怎么忍心踩着咯吱咯吱响的地板,穿成一本正经的样子?
他张开嘴正想说些什么,我抬起一只手拦住了他。
“你们有没有看到……”可我不知道下面要说谁,克里斯蒂娜还是托比亚斯?
距谱系室还有一段距离时,我就一下子看到了它,铜板墙似乎闪耀着温暖的光。站在谱系室门口,我忽觉自己站在落日中,光辉将我包围。托比亚斯正用一根手指滑过墙板,手指肚下的应是他的家谱,只是他神情慵懒,好像并没有多在意。
“然后,我还是觉得你是唯一一个锋利到能把我磨得更锋利的人。”
“哦,”我摇头道,“我想这大概只是个时间问题吧。”
卡车驶到基地大门时,天色已暗,还下起了雪。一阵风吹过,卷起一地的雪花,轻盈似白糖粉末。这不过是场深秋的小雪,大概清晨时分就会停吧。下了卡车,我急急脱下防弹背心,并把枪一道递给艾玛尔。此刻握枪带来的不适感又重新回来了,我还以为时间能让这种感觉消失,可现在不禁又有些怀疑。或许,它永远都不会消失,或许,我会习惯它的存在。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