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托比亚斯 第24号摄像头
目录
第三十五章 托比亚斯 第24号摄像头
上一页下一页
她所言不假,最近我的确经常来这间控制室,也算是消磨时间,顺便等着翠丝对我下“最后通牒”,等着我们重击基因局计划的成形,等着……
“他们很危险,可怕的是这个世上也只有我才知道他们俩有多么危险。”“他们要真干了坏事,你在这儿又能做些什么?点烽火放狼烟吗?”我横了她一眼。“好了,好了。”她举起双手,做投降状,“我只想提醒你,你现在已经不在他们的世界里了,而是在另一个世界,就这样。”“心领了。”我从未想过博学者在人际关系和情感方面竟有如此出色的判断力,卡拉那双敏锐的眼睛似乎能洞悉世间万物,我的恐惧也好,想找到让我忘记过去方法的欲望也好,都逃不过她的双眼,这简直让人有些害怕。
透过控制室后面墙上的窗子,能看到和城市里一样的空旷夜空,只有标记着飞机航线的点点蓝光、红光打破黑暗。想到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不同,可抬头望见的天却一样,我便觉得很奇怪。
我险些忘了卡拉曾是忠诚者组织的领导,现在我不知道她是不是还关心派别制度的存亡,但她还在关心那些人的生死,从她望着屏幕的眼神就能看出。她的眼神中混杂着迫切与担忧。
控制室的工作人员现在也都知道我就是那个在攻击前关掉警报系统的人了,只不过给夜九_九_藏_书_网班值班的员工注射友好派血清的人不是我,而是妮塔。现在只要我离他们的桌子足够远,他们就都不怎么管我。
“博学派?”迦勒反问。“忠诚者是讨伐无派别政权的,也就是新敌人的对手,”卡拉道,“所以,博学派和忠诚者组织也就有了同一个目标:打倒伊芙琳。”“你说友好派加入了一支军队?”克里斯蒂娜问我。“他们应该没有直接参与暴力行动,只是出一份力吧。”我说。“差不多几天前吧,忠诚者第一次出兵,袭击了武器库。”坐在离我们最近的桌子旁的一名女子转过头道,“这算是他们的第二次行动,那就是他们要夺取武器的地方。伊芙琳在上次遭袭后就已有所警觉,把枪械都转移了,只是他们还没来得及转移这间库房。”
我又看向屏幕,他们把武器库里的枪支弹药席卷一空,然后如飘散在空中的种子一般迅速散开。我感觉更加沉重了,像是又承担了一份新的负担,不知卡拉、克里斯蒂娜、皮特甚至迦勒是否也是同样的心情。这个城市,我们的城市快要走到从没到过的彻底毁灭的边缘。
桌子旁的女子又敲了敲屏幕上的几个地方,就在她头上的位置,刚才我们看过的镜头里,站着一个留平头的男子和一个头发挡着眼睛的女子。
透过周围嘈杂www•99lib.net的人声,我听到了屏幕上枪响的声音——透过麦克风传来的噼噼啪啪声。我敲了几下屏幕,切换到楼里面的摄像头。屏幕上,一群人拥入了储藏枪械的屋子。屋里的一张桌子上放着一个个小盒子——是弹药——还摆着几把手枪,那些枪与这里所拥有的众多枪支相比虽不算什么,在城市里头却极为珍贵。
屋子里几个戴无派别袖章的男女守着放枪械的桌子,可他们很快就被放倒,人数上实在比不过忠诚者。我忽然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齐克正抡起枪,枪柄朝外朝一名无派别男子的下巴抡去。短短两分钟时间,无派别者便全部被解决了,直到他们倒下,我才看到埋入血肉中的子弹。忠诚者占领了整个屋子,他们一边踩着脚下的尸体,仿佛那只不过是一堆弹片,一边收拾着屋子里一切有用的东西。齐克堆起桌子上剩下的枪支,脸上挂着少有的坚毅表情——这表情我只见过几次。
我把大拇指的指甲塞到牙齿间咬着,不耐烦地等着要发生的事,任何事都可以。没出几分钟,卡拉带着其他人来了,他们走到围着主屏幕的人群旁。只听皮特抬高了嗓音,喊了句“让开”,大家回过头,一看是他,自动让开了路。
我浏览过某一个方位的摄像头,猛地停下来,又调了回去。画面中一片黑暗,夜色已九-九-藏-书-网沉,可在一栋我认不出来的楼房旁却有一群人如鸟儿一般轻快地下了车,动作很是一致。
此时他甚至不知道尤莱亚的事。
“没有,我只是看看我父母在干什么。”
“你仔细琢磨一下,其实比你想象的要有道理得多。”我说。卡拉也附和着点了点头。
在另一个屏幕上,我浏览着每个镜头中的影像,寻找马库斯或约翰娜的身影,只要能找出忠诚者组织的动向就可以。这里的屏幕上显示着城市里每一部分的情况,“够狠市场”旁边的大桥、环球大厦、无私派区域主通道、中心大厦、摩天轮,还有友好派的田地——现在由所有前派别成员共同耕作。可任我怎么看,也找不到一点有用的信息。
当然,那男子就是马库斯,女子就是约翰娜——她拿着枪。
我走到控制室窗边的椅子前,调出了整个城市不同摄像头下的场景,一个个地找寻着父母的踪迹,先是看到了伊芙琳——她站在博学派总部的大厅里,跟特蕾莎和一个无派别男子凑在一起讲着什么,我走之后,这两个人应该就是她的二把手和三把手了。我调高了扩音器的音量,却只能听到咕哝声。
约翰娜曾对我说过,若她有权力做决定,肯定不会听从友好派消极、被动的建议,肯定全力支持抵抗博学派,可当时她被她的派别和同派别人们的恐惧www.99lib.net束缚了脚步。现在的城市已没有了派别,她似乎不再仅仅是友好派的发言人或忠诚者的领袖,而是一名勇敢的斗士。
“忠诚者的作战动机是由完成城市最初使命的渴望所激发的,”卡拉道,“不管是按着伊迪斯·普勒尔的指示,派遣一些人走出城市围栏——当时我们觉得事关重大,只不过后来也知道她说的话没什么意义——还是用武力恢复派别制度。他们正在准备对无派别大本营发动进攻。我们来这儿前,我就和约翰娜商议了这些,不过,托比亚斯,我们可从未商讨过跟你父亲联手起事,不过我想她应该可以自己做主。”
“什么?约翰娜领导叛乱?还拿着枪?有些不合常理啊。”迦勒道。
“忠诚者已组建了军队,”我指了指左边的屏幕道,“里面有来自各个派别的人,就连友好派和博学派也加入了这个队伍。我最近一直在观察他们的动向。”
“他们有所行动了。”卡拉激动地说,“忠诚者终于开始行动了。”“喂!”我对坐在控制室桌子旁的一位女子喊道,那个从未给过我好脸色的女子抬起了头,“第24号摄像头!快!”她敲了敲屏幕,控制室里所有人都聚集到了她周围,走廊里路过的人也停下脚步,往里张望着,想看一下屏幕上发生了什么。我转向了卡拉。“你能喊其他人来吗?”我道,“他们也九*九*藏*书*网应该看看。”她点点头,眼神中流露着野性,匆忙跑出了控制室。在这栋陌生的楼房周围聚集的人虽没有穿样式统一的衣服,却也没戴无派别的袖章,手中还都拿着枪。我扫视人群,试图找一些熟悉的面孔,可图像太模糊。我只好看着他们排好队,用手势相互交流着。黑黑的胳膊挥舞在更黑的夜色之中。
我们可以假装自己不再属于那片土地,因为我们住在相对安全的基因局基地,可我们确实属于那里,而且会一直属于那里。
“怎么了?”皮特走到我身旁问,“什么情况?”
父亲太了解伊芙琳的作风:她唯一真正需要的力量即让人们对她心生畏惧,而武器就是她的筹码。“他们想要干什么?”迦勒问。
“他们两人合力,设法把所有派别支持者团结在身边,可忠诚者的人数依旧比不过无派别者,这点让人有些诧异。”女子向后仰着身子,倚在椅子上,脑袋一个劲儿地晃着,“无派别者的人数超出我们的想象,不过想想也是,毕竟他们分散在各地,很难进行明确的统计。”
“你不是恨他们吗?”她站在我身旁,双手抱在胸前,讽刺道,“可不是嘛,你就是想每时每刻都盯着那些你不想沾上任何关系的人。真是太有道理了。”
“你小子最近常混在这儿啊,”卡拉一边走向我一边说,“你这是害怕基地里其他地方还是怎的?”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