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托比亚斯 五大派别的血清
目录
第十二章 托比亚斯 五大派别的血清
上一页下一页
我把手伸出窗外,轻柔的风绕着我的手指,如同一缕发丝。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母亲假装自己能把风塑造成不同的小玩意儿,锤子、钉子、剑或溜冰鞋。那时我们坐在家门前的草坪中,在黄昏时分,马库斯回家之前玩着这个游戏。它带走了我们的忧虑。
胳膊的枪伤搏动着,仿若又一个心跳一般。翠丝的指关节掠过我的手心,指了指我们的右边。我侧头看去,一排排矮房子绵延而立,被一道道应急灯的蓝光照亮。
迦勒、克里斯蒂娜和尤莱亚坐在身后的车厢中,克里斯蒂娜和尤莱亚虽并肩而坐,却看向完全不同的方向,这样看去,他们俩不像是朋友,更像是陌路人。罗伯特开着另一辆卡车紧跟九九藏书着我们,车上载着卡拉和皮特,托莉本应也在这车上,可她惨遭厄运。想到这儿,我心中觉得空荡荡,茫茫然。两年前,托莉是我个性测试的测试员,也正是在她的启发下,我才觉得自己可以离开无私派,也必须离开。正因为如此,我总觉得她有恩于我,可没等着我报恩,她却已不在人世。
友好派总部和外面的世界并没有围栏或是高墙分隔,可我记得当年无畏派控制室就监视着他们的举动,不许任何人踏出界线一步,而界线也不过是一系列打着X的标记。这里设巡逻兵就是为了让走太远的卡车耗尽燃料无法行驶。这是一种精妙的约束和制衡体系,维护着我们的安全,也维护着他们九-九-藏-书-网的安全——而现在,我明白了无私派所保守的秘密。
温室的一块块嵌板在星光中泛着光,模糊了我想象中会放在其中的珍宝,比如挂在大枝上的小莓果,或埋在土中的一排排根茎植物。“这地方是不是不开放?”我道,“我们以前从未见过。”“友好派还是有不少秘密的。”约翰娜略带自豪地说。脚下笔直的小道一直延伸至远方,时不时现出几道裂缝或是凸出的补丁。小路的两侧是多瘤的树木、破碎的灯柱、老旧的电线。时不时地出现一小片单独的四方形人行道区域,草在其中冲破混凝土而出,有时还会出现一堆烂木头、一座坍塌的小屋。
翠丝瞪了她一眼,她无奈地耸了耸九*九*藏*书*网肩。
无畏派守卫常年驻扎在这里,他们听信了这里完全正常的说法。我看着眼前的这片土地,脑中浮现的却是一个古老的城市。那里的楼房虽比城市的高楼大厦矮很多,却一样密密麻麻。可时过境迁,整个老城被转成无人之地,由友好派来耕种。换句话说,原本热闹的城市被夷平,原本的房子被烧成灰烬,原本伫立着的大楼被拆成废墟,原本车水马龙的道路完全消失——这片土地完全变成了由荒凉主宰的残骸。
“有一些吧,只要有人穿过界线,我们就有责任去处理。”约翰娜回道。
“抹掉记忆?”
“快看。”我说。
“每个派别都有各自的血清:无畏派的血清产生情境模拟,诚实派的www.99lib.net血清迫使人讲真话,友好派的血清令人心情欢愉,博学派的血清致人死亡——”说到这儿,翠丝浑身一震,约翰娜却依旧若无其事地接着说道,“无私派的血清抹掉记忆。”
“其他的温室。”约翰娜答道,“这些温室需要的人手不多,可我们种植或畜养的东西却是大量的,比如家禽牲畜、制衣原材料、小麦什么的。”
“你们有人越过那条界线吗?”翠丝问。
天色已经露白,我看见前方有东西,于是不自禁地抓起了翠丝的手。
“那是什么?”翠丝好奇地问。
我的心中膨胀着一种感觉,我要挣脱这副皮囊,因为我们离无畏派守卫巡逻的外围界线越远,就越快要把我唯一知晓的世界之外的东西看清楚,九_九_藏_书_网就离城市围栏之外的世界近一步。我的心中五味杂陈,有害怕,有兴奋,也有迷惘。
又是一阵窒息般的死寂。我脑中一遍遍重复着约翰娜的话,总觉得抹掉一个人的记忆太残忍,不管这是不是为了维护城市的安定。内心有些沉重,抹掉一个人的记忆,不就是改变一个人的本质吗?
“到了,这里就是无畏派巡逻兵守卫的最远势力范围。”
“阿曼达·里特就是一个例子。”我抢过话茬,“她曾说什么我很高兴我能忘却‘许多记忆’,你还记得吗?”
“没错。”约翰娜接着补充道,“友好派会给每个逃出界线的人注射无私派血清,剂量适中,让他们刚好能忘记这件事,当然还是有人能逃出我们的手心,不过人数应该不多。”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