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托比亚斯 无派别的行动
目录
第六章 托比亚斯 无派别的行动
上一页下一页
她本想建立一个不局限于五种选择的社会,可现在,我们却失去了所有选择。
她在说谎,可我没有戳破她,要想赢得她的信任,我绝不能和她起无谓的冲突,又或许爱德华的死已带给我们太多的悲戚,我不该用这个问题去平添忧伤。有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对母亲耍心机,还是同情她。
一个金发女子闯入我的视线,是翠丝,她穿了一件宽松的蓝色无袖衫,双肩处的派别文身微微露出一角。她正欲冲过去,想拦着爱德华和博学派男子,却被克里斯蒂娜死死拽住。
我努力克制着自己的冲动,努力不让自己朝他冲过去。他绝不能砸烂那个大碗,绝不能毁掉“选派大典”的记忆,绝不能抹掉我胜利的里程碑,这些东西于我珍贵如瑰宝,他不能把它们通通损毁。
我不知道除了这两个字,还能说些什么。
爱德华立在这片碎瓦中,脚下全是玻璃碎片,手中握着一把大锤。他举起大锤,狠狠地砸到翻倒的大碗上,金属上出现一道凹痕,炭灰飘向空中。
“我们必须离开这儿。”翠丝话音刚落,我就理解了她背后的意思,“这儿”不是指密歇根大道,不是指带爱德华去医院,而是离开这座城,探寻城市围栏之外的世界。
昨天从伊芙琳办公室出来后,我没有急着离开,而是停在走廊里留心听她的下一场会议。门未关上,我听到她说示威什么的,可问题是,她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脑中一片空白,呼吸有些困难。我到底要去何处?去找翠丝,还是爱德华?由不得我多想,移动的人流把我推搡九九藏书网到爱德华身前,我紧紧抓住他的胳膊。
我闭上眼睛,脑中浮现的全是派别大碗的残骸,大碗歪斜在地上,里面盛放的东西也撒得满地都是。我们旧生活方式的标志被摧毁了——有人死了,更多的人受了伤——而这是为了什么?
我抬起腿,膝盖顶向他的身侧,他一个踉跄往后退了几步,手中的大锤也没抓稳,我瞅准时机,伸手把锤子夺过来贴在大腿边,奋力奔向翠丝。
天地间回旋着那个博学派男子凄厉的哀号声,人群陡然安静下来,好像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气。
她在关心我。母亲还担心我的安危,她一定是还爱着我,我的内心突然冲上盈盈暖意,原来她并未丧失爱的能力。
我摇摇头说:“死了。”
离他不远处,爱德华也躺在一片血泊中,子弹正中他的腹部,黏稠的血不停地流。几具尸体歪歪斜斜地倒在地上,死因可能是被人踩踏,也可能是不幸中弹,不过我不认识他们。估计这枪是冲着爱德华一个人开的,其他可怜人只是无辜的受害者。
她放开我的手,往后退了几步,瘫倒在休息室的一把椅子上。爱德华从无畏派退出后,是母亲收留了他。在他失去了一只眼睛,没了派别,没了立身之地后,是母亲教他重新成为一名斗士。母亲的眼中泪花点点,手指微微颤动,爱德华的死对她的触动如此之大,他们的关系绝非一般,可我直到现在才发现。在我童年的记忆中,自父亲拽着她摔向客厅的墙壁之后,这是我见过她情绪最激动的时候了。
我扔掉大99lib.net锤,锤子落在被砸出凹痕的大碗旁边,我跪倒在爱德华身旁,任由无私派的石块顶着膝盖。他那一只还完好的眼睛半闭着,眼珠子却咕噜噜直转——他还活着,起码目前是。
博学派总部的临时医院里飘散的全是药水的味道,有些呛鼻。我闭着眼睛,静等伊芙琳。
我们肩并着肩,呼吸的节奏渐渐一致,陷入了好似无尽头的沉默。
我手中端着餐盘,穿过食堂时便有这种感觉;从一群无派别者伸长脖子越过自己的燕麦粥,将脑袋凑在一起的样子也看得出。不管这件大事到底是什么,它很快就会发生。
我听见电梯门开了,她的声音传来:“托比亚斯!”
翠丝和克里斯蒂娜蹲在那个受伤的博学派男子身旁,他一动不动,头发凌乱,脸上被血染红,身上也被人踩出一个个脚印。
之后就是喧哗,大家纷纷冲向破碎的大碗,冲向愤怒的爱德华,冲向哀号的博学派男子。一时间,人们相互冲撞,一片嘈杂,无数的肩膀、胳膊肘、脑袋一遍又一遍地撞向我。
我走到餐桌前坐下,对着每个人都一样的早餐:一杯咖啡和一碗燕麦粥,粥上还漂着一层红糖。我舀起一勺粥送进嘴里,眼睛却一直注视着那群无派别者,一个十四岁上下的姑娘时不时瞄一下手表。
我内心燃着怒火,连坐都不想坐在这儿,只想打包走人。刚才的示威一定是她一手策划的,不然昨天她就不会提到这事。她一定知道气氛会极其紧张,也知道情况将失去控制。可知道归知道,她还是做了。与人们的安危或可能牺牲的九*九*藏*书*网人命一比,毁掉派别制度的残余很显然对她更为重要。我心中微微一震,不知自己为何竟有些惊异。
两年前的场景历历在目,我划破了手心,鲜红的血液滴到了炭火上,发出嗞嗞的声响,那也是我第一次公然反抗父亲。时至今日,我依然记得当时的冲动和释然,这个大碗是我逃离父亲魔爪的救星。
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人群中,除了胳膊上戴着画有空心白圆圈的黑色无派别袖章的人,还出现了没戴袖章的前派别成员。一个博学派男子忽然冲出人群——他那用心梳理的整齐的分头仍然暴露了他曾经的身份——他举起那沾满墨水的柔弱之手去抓爱德华手中大锤的锤柄,正好抓在爱德华的手上面,那一刻,他们两人咯吱咯吱地咬着牙,厮打成一团。
博学派男子满脸青紫,与比他高大壮硕很多的爱德华格斗,他简直是以卵击石,愚蠢至极。爱德华从他手中夺过锤子,抡起来奋力挥下去,可他因为刚刚的冲突,还没站稳,又气又晕。锤子砸中了博学派男子的肩膀,直接砸到了骨头。
我双眸中燃烧着狂躁,向四周扫了一圈,却没找到开枪者。不管这人是谁,他应该隐藏在人群中,随着人流消失了。
“放了他!”我顶着吵闹声喊道。他那只明亮的眸子紧盯着我,龇着牙,咧着嘴,想挣开我的手。
一群无派别者已聚在密歇根大道中央,黑压压一片。抬头望天,一层苍青色的云遮住了太阳,日光变得灰暗。人群中忽然传出一声喊叫:“打倒派别制度!”似乎在瞬间,所有人都应和着,这句话九九藏书网慢慢变成咏唱,一遍遍回旋在耳际,打倒派别制度,打倒派别制度……放眼望去,一个个拳头在空中挥舞着、摇动着,像是无畏者激动的喊叫,却没有无畏派的兴奋,每个人的脸上都写着扭曲的愤怒。
都是一场空。一切只是为了伊芙琳空洞、狭窄的眼界——用强制措施把派别制度铲除。
我转过头,看着翠丝和那个躺在地上一直没动弹的博学派男子:“他是不是已经……?”
她疾步冲来,紧紧抓住我那满是黏稠鲜血的双手,深色的双眸瞪大,神情里全是害怕和忧虑。她急急地说:“你受伤了?”
我总觉得好像有什么大事正在酝酿。
“别走,求你留下。”她说着,还拍了拍身旁的座位。
她摇了摇头说:“我根本不知道这事。”
她把手指按在他的颈处,感受着他的脉搏,我看到她蓦地瞪大眼睛,大大的双眸中透着无尽的空洞,她的头摇了又摇。他这个样子也不可能活下来,我早就料到了这个结果。
我猛然意识到,从过去到将来,我永远都不能和她站在同一条战线上。
“哦,你可以进去看看他。”我挠着耳后,不自然地说道。
“我们得把他抬到医院。”我对身边的人说,可周围的人几乎全部逃了。
我推开人群,朝着他们围聚的地方走去,慢慢走近后才发现他们围着的是什么——“选派大典”时用的五个成人一般大小,象征着五大派别的大碗,它们已倒在地上。大碗里的东西撒得遍地都是,炭火、玻璃、石块、泥土、清水混在了一起。
她到底还是不信我,我的演技不算高超,再怎么假http://www.99lib.net装成她的左膀右臂,也没有自己想象的做得那样好。
我的饭吃了一半,外面忽然响起一片嘈杂声,那个紧张不安的姑娘腾地从椅子上跳起,像被电击中一样。不一会儿工夫,他们都放下手中的餐具,往门外冲去。我也跟着他们跑出去,拨开眼前的人群,穿过博学派总部的大厅。大厅里依旧一片狼藉,珍宁·马修斯大肖像的碎片依旧散落在地上。
“我们必须离开这儿。”我重复了她的话。
“我还是走吧。”
我坐在她身旁,思绪万千。尽管我告诉自己,我是一个听从上司指示的卧底,可我依然觉得,我已经是一个安慰悲伤母亲的儿子。
“不了。”她神情有些恍惚,“我知道尸体什么样子。”她的意识似乎越飘越远。
惊慌间人们吓得四散逃开。我定了定神,想看看到底有没有人中枪,中枪的人又是谁,可人影憧憧,我什么也看不清。
“节哀。”我嘴里这样说,心里却不知自己为何说这么两个字,我是真心地为母亲感到惋惜,还是仅仅想得到她的信任?不管怎样,我还是试探性地问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这次示威?”
就在这时,枪声划破天际,一声,两声,三声。
“他怎么样了?”
我压制住这段回忆,就像把它塞入抽屉,可这抽屉却怎么也盛不下它。
她在我前方的某个地方,正朝着那位受伤的博学派男子奔去。等我的视线聚焦在她身上时,一个女子的胳膊肘打到了她的脸颊。猝不及防间,她后退了几步。克里斯蒂娜疾步上前,把那个女子一把推开。
“这是爱德华的血,我把他抬过来的。”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