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闯入者
目录
第四十四章 闯入者
上一页下一页
她挣开我的手,我没给她机会,把膝盖往上抬到胸前,用力把她推开,腿伸开抵在她的肚子上,然后用力踢她。脸颊滚烫。
她把我推倒在地,双膝紧紧钳住我,使劲把我按在地板上,提起拳头就要朝我的脸挥来,我下意识地用两个胳膊挡在身前,她那两个如石头一般硬的拳头砸在我的胳膊上,锥心的疼痛刹那间泛开。
我们都努力抽出胳膊肘砸向对方的脸。我比她快了一秒,胳膊肘打到她的牙齿。
我奋力举起手,用尽全身力气推开她的膝盖,她一个不提防,向后踉跄了几步,却没有摔倒。
“我们分头行动,”我说,“没时间一起挨个试了。”
我必须从那扇门冲出去,必须冲出去!
这时,一个平缓的女声响起:
可我错了。
站在我面前的突然变了个人,是威尔。不不不,不可能是威尔。我逼着自己吸了口气,毒气阻碍空气进入大脑。这不是威尔,只是情境模拟中的一个幻影,这样想着,我沉沉地吐了口气,发出的却是啜泣声。
房间的对面,她眼前的地面上也出现一把枪,我们两人都拿起了手枪。
“第二代”又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我心里有说不出的恐慌?
没有“不然”,我必须出去。
难道这是我的倒影?我摆了摆手,她并没有随着我动。
“我如果找到了电脑,应该找什么东西?”我问。
我把手放在门把上,却发现这门没上锁。托莉说这里安全措施做得极其到位,我当时还以为这边肯定有眼睛扫描器、密码或是门锁之类的东西,可进来http://www.99lib.net以后似乎没有任何障碍。
两声哀鸣从我们喉咙里发出,她的牙齿流出鲜血,顺着我的前臂流下。她咬紧牙关,嚎叫着向我冲过来,力道比我想象中的大许多。
“我……”我的声音有些哽咽,一颗颗泪珠顺着双颊滚落,落在嘴里,咸咸的,“我很抱歉。”
这房间和外面的那间很相似,也泛着蓝光,不过这里的光源一目了然。每块面板、天花板、地板和墙板的正中央都发出蓝光。
“好,那我去右边。”
刚开始,我满眼全是蓝色,没看到周围有门,等眼睛适应了色彩的震撼,就看到左边和右边各有一扇长方形的门。
喉咙一阵紧缩,好像有人掐住了我的脖子,越掐越紧,力道越来越大。空气仿佛被毒气抽干,缺氧的头部撕裂般疼痛,心跳仿佛占据了我的全身,从头到脚的每一寸肌肤都在跳动。
我们两人肯定不是完全相同,可不同点到底在哪儿?
我想要做什么,她便立即有同样的欲望。她和我的想法一模一样,我们最多也就是打成平手,可我必须打败她,必须逃出那扇门,逃出去才能活下来。
这房间怎么知道我是谁?
我点点头,我们两个以相同的速度朝两边的门走去。刚才我还觉得与马库斯分开会让人松口气,可真只身一人,又觉得肩上的包袱重了许多,心里有些忐忑不安。如果闯不过珍宁为阻挡闯入者设置的安全措施,我该怎么办?即使闯过了这一关,可没找到要找的资料,我又该怎么办?
眼光越过她的http://www.99lib.net肩头,落在她身后的门上,我猛然开窍:我们的目标不同。我必须从那扇门逃脱,她只是尽力挡住我的路。即使在情境模拟中,在求生欲望上,她也比不过我。
“你好。”我对她说,她却没有任何反应,这点我也早有预料。
她到底是谁?我咽了下口水,想疏通像堵了棉花一般的耳朵。这若是珍宁的发明,那它测试的应该是人的智商和逻辑思维,所以我不能乱了方寸,必须冷静下来。我将双手按在胸前,希望这力道能带给我安全感,就像拥抱一样。
她费力地站起身,抹了一下嘴角流出的血。
我做了这件她永远做不了的事情,只因她不够绝望,没有我这般强烈的求生欲望:我扣下扳机,开了火。
我要解开一个逻辑谜题:两个能力完全相同的人格斗,一方怎么才能胜出?
场地的对面出现了一道不属于这里的蓝色的门,我对着它皱了皱眉头。
“什么?”
耳边传来“咔嗒”的声音,我微微分开手指,透过指头间的空隙,看看光是否消失了。光仍在,只不过天花板上的装置忽地喷出些着色的雾气。我本能地捂住嘴,怔怔地盯着几秒内便聚积起来的蓝雾,接着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右边,等等,错了,我去左边。”
我吐出一口气,紧紧抓住她的一只手腕,眼角处好像有黑点跳动,毒气起作用了。
“你要是找到电脑,肯定就能看到珍宁。你肯定有办法逼迫她的,说到底,她可耐不住疼。”他应道。
脚步朝右迈,本想找准方位九-九-藏-书-网冲出门外,可这个和我一模一样的人也朝那边挪去,鞋子刮擦起地上的尘土,又挡住了我的去路。
灯光亮起,我竟站在了无畏派的训练室,眼前是格斗时的圆形场地。记忆涌出,这个小小的场地,承载着太多的记忆,有喜悦,有悲痛,有胜利,有梦魇。我曾在这里打败了莫莉,也曾在这里被皮特揍到晕厥。我抽了抽鼻子,这里的空气和从前一样,飘着汗水和泥土的味道。
我推开门,马库斯也推开了那边的门,我们回过头对视一眼,我踏进了这个房间。
“身份:闯入者。”
“碧翠丝·普勒尔。第二代。出生派别:无私派。选择派别:无畏派。确认为分歧者。”
威尔又站在我面前,双眼空洞,头发金黄。砖瓦房隐约从两端现出,他身后却是那扇门,那扇隔着我和我最亲爱的父亲与兄长的门。
我们闯进一个类似走廊的房间。房间很宽,却不长,地板、墙壁、天花板是清一色的蓝,泛着淡淡的蓝光,却不知这蓝光从何处来。
有那么一瞬间,我又看到了那个自己,她举起手枪,手强烈地颤抖着。她和我一样虚弱,只不过没有缺氧,视线也没有模糊,可她比我好不了多少,好不了多少。
我脑子飞速转着,想琢磨出一个办法,可她又冲了上来,眉头紧锁,神情专注,手已抓住了我的胳膊,我也抓住了她的胳膊,两个人前臂扭一起。
我后退了几步,希望她能放过我,可她还是追过来,抓住我的双肩,把我往下拉,顶在她抬起的膝盖上。
我冲向圆形场地边的桌http://www•99lib•net子,刚才这里还是空荡荡的,可我有控制情境的能力,也知道怎么才让这能力为我所用。我用意识在桌子上变出了一把枪。
答案是:没有人能胜出。
我知道若是现在冲出去,她会作何反应,可我必须一试。我迈开脚步,本想从她侧面绕过,冲出一条路,可她似乎早已洞悉我的想法:一把抓住我的肩膀,把我扭到一侧。剧痛袭来,宛若刀一寸寸插进我的右肩,越插越深,疼得我大声喊叫,嗓子都痛了。我双腿一软跪了下去,她抬脚踢中我的肚子,我在地上往前爬,在灰尘中拖出一道痕迹。
她一步步逼近我,我要多些时间想一想这个问题,也就一步步退后。屋子摇晃起来,接着地面弯曲,我摔向旁边,十指抓着地面,牢牢地稳着自己。
随着一声巨响,身后的门被带上,这声音听起来像是保险锁锁上了。我赶忙去抓住门把,可任我怎么用力,门还是一动不动,我被困在了房间里。
我们俩到底有何不同?身高、体重、格斗水平、思维方式……
忍着肩膀的痛,我用手握紧枪柄,一只手握住另一只手,缓缓地抬起枪。
我朝着门的方向走去,一个人突然挡住了我的去路。她面容消瘦,个头儿很矮,一头金发,眼下还有深深的黑眼圈。她就是我。
集中精神。我出不去了;不,我必须出去,不然……
“那你去哪个门?”马库斯问。
我知道她这话的意思,我只有五分钟时间,否则毒气生效,我便会葬身于此。我不该惊诧,珍宁的发明就如她的人一般,没有一丝人情味,也没有一点九*九*藏*书*网良知。我浑身战栗着,不知这是不是她所说的毒气起了作用,也不知这毒气是否已经让我的大脑无法运转。
我飞奔到她身前,本想踢她,却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她大概也这么想吧。想着想着,我转过身。
集中注意力。
我重重地撞上桌子,眼前的黑点越来越多,挡住了我的视线,可我没有丝毫的痛楚,只觉得满脸都在跳动,心脏好像跳出了心窝,蹦到了脑子里。
我双手抱着肚子,才想明白,若我是她,我也会有同样的举动,换句话说,我若想过她这一关,就必须先打败自己。可我怎么能打败自己呢?她知道我所有的谋略,她和我有相同的智慧。
她又向我冲来,我慌忙站起身,顾不得肩头的疼痛和骤然加速的心跳。我想给她一拳,可出手晚了一步,虽在最后一刻想要躲开,可她的拳头已经落在我的耳朵上,刹那间,我失去平衡。
周围一片漆黑,黑到我将手伸到鼻子前都看不到轮廓。我应该向前走,摸索着找出房间对面的门,心里却惊惶无措,一步也不敢动弹,怕一迈开步就会发生什么骇人的事情。
“闯入者,”这个声音又一次响起,这次听起来像珍宁的声音,也可能只是我的想象而已,“你现在有五分钟时间。五分钟内,你若无法从这扇门逃脱,毒气便开始生效。”
一道道刺眼的蓝光瞬间从四周射过来,闭上眼也无济于事,我只得用手捂住眼睛。
沉甸甸的手枪,滑溜溜的质地,拿起手枪的瞬间,我忘了她,忘了毒气,忘了一切。
不、不,那扇门隔着的是我和珍宁,是我和我的目标。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