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又入情境模拟
目录
第三十章 又入情境模拟
上一页下一页
我指了指左边的一面玻璃,它瞬间破裂,玻璃碎片洒落在我们身上。
我怒火中烧,真想冲她大喝几声,什么分歧特性不分歧特性的,托比亚斯的安危才是最最重要的。可我不能太冲动,我要汲取以往的教训,三思而后行。即使我同意更改交换条件,她该怎么对托比亚斯还是会照旧,对我来说,当务之急是全面了解自己的大脑结构。
她在说什么很明显,车外,目光所及全是碎石乱瓦。街道的另一边,一座倒塌的大楼卧在废墟之中,玻璃碎片布满了大街小巷,真不知到底是什么事情把这个城市毁得如此彻底。
在我看来,哭泣只是人类释放自身偏动物特性的部分,但不至于丢失人性。我总感觉自己内心住着一头野兽,它在咆哮、怒吼,一心朝自由、托比亚斯,特别是生命——飞奔而去。无论我有多努力,都无法止住泪水。
“我也不知道。”
“以后最好捡高级一点的玩意儿。”我对着珍宁讥讽道。
我只能以手捂着脸,放声痛哭。
我从未来过这个房间,里面摆着一个类似拔牙用的那种躺椅,房间一头的屏幕前有一把椅子,珍宁就坐在九九藏书网这椅子上。
我强迫自己模仿着她那平缓冷漠的语调说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妈妈永远爱你。”
“怎么了?”我问她。
“碧翠丝,讽刺是幼稚的做法,这不符合你的个性。”她说。
“你对自己的看法好像没怎么有定论,是不是哪种对你有利,你就说哪种啊?”她微微探起身子,漠然地说,“你有时坚持说自己不是个小女孩,可有时又说自己是个小女孩,搞得我也有些好奇。你到底是怎么看待自己的?到底觉得自己是大人还是小孩?是不是觉得自己像大人,又像小孩?还是两者都不是?”
看着眼前的母亲,我倒是没有一点痛楚,反而尽力地想抓住时间永远记住她的音容。可眼前的人若不是真实的,她到底是谁?
“碧翠丝,一定要记在心中。”
皮特轻笑了一声,又慌忙捂住嘴,珍宁瞪了他一眼,他便顺势发出几声轻咳。
她回过头,慈祥的眼光久久没有移开,一缕金发从发髻处散落,落在她的脸颊上。
我走出门外,左转、右转、右转、左转、右转、左转、右转、又右转,终于到了终点。
九九藏书我为什么要告诉你?”珍宁阴沉的声音传来,“想必你已没辙了,也想不出什么合适的理由吧。除非你答应更改我们的交换条件。”
“你爸经常诋毁博学派,也在无形中毒化了你的思想。”她说道,“人无完人,他们会误入歧途,走进死胡同,可所有人都是正义和邪恶的混合体,没有绝对的正义或绝对的邪恶。若没有博学派的医生、科学家和老师,我们的生活也无法进行。”
母亲站在公共汽车的过道上,一只手举过头顶,抓住扶杆,侧过脸,眼光并没有落在周围这些人身上,而是飘向窗外,凝视着城市的破壁残垣。她皱了皱眉,额头上爬上几道很深的皱纹,嘴角处也有不少。
她冲我微微一笑,眼角处竟也有了几丝皱纹:“去博学派总部。”
“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你的选择还真是有趣。”她讥讽道。
“我自己来。”我说。
“别着急,这只不过是个开头。”
我们继续走着,可我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脑子里翻腾的全是她刚才说的话。到底是哪一句话让我感觉不对劲?是她说起父亲时的话吗?不对——父亲的确藏书网一直在数落博学派的不是。那难道是她口中所描绘的博学派?我迈过一大片碎玻璃。不,也不是。她说得不错,教我的老师都来自博学派,多年前帮母亲接骨的医生也是博学者。
“还有很多未完成的事情,”她指了指公交车窗外面,“可人太少了。”
我心里微微一颤,突然想起她说的最后一句话,“一定要记在心中”。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她以后没办法在身边提醒我了吗?
思维瞬间转换,如同一道先前关闭的门刚刚开启。
她摇了摇头反问:“为什么关心这个问题?”
“他们会帮我们。”
“托比亚斯。”我还是说了出来。此刻我的双手已抖得不成样子,却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出于愤怒,“他到底在哪里?快告诉我,你们把他怎么样了?”
“那博学派会做什么……来帮我们啊?”
一想到父亲,我的腹部忽感一阵剧痛,这到底原因何在?想着他那从来不改的满面愁容,他那按无私派规则剪的平头,我肚子里就一阵绞痛,就如好久好久没吃东西一般。
他拿着注射器冲我走来,我急急地伸出手。
一切都结束了,情境模拟的作九_九_藏_书_网用也渐渐消散,所有幻影都被现实戳破。我不想回到现实,不想睁开眼睛看到的还是博学派。我闭着双眼,仔细回忆着母亲的面容,回想着那金色发丝散落在她脸颊上的样子,看到的却只是一片红色,索性睁开了双眼。
我用鼻子深深吸了一口气,又用鼻子把它呼出来,摇了摇头,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妈?”我惊慌地喊。
“血清拿来。”珍宁冲皮特使了个眼色,他迈了几步,小心地打开桌子上的小黑匣子,掏出一个注射器。
“碧翠丝,讽刺是幼稚的做法,”我拿出看家的本事模仿着她的语调,“这不符合你的个性。”
我走下公交车,双脚着地的瞬间,感觉这一地的墨蓝色玻璃碎片在脚下嘎吱作响,左手边的墙上有几个大大的洞,看来这里曾是窗户。
“爸爸出什么事了吗?”我问。
珍宁一脸不解地看着我,可她心里肯定不糊涂,她只是在耍我而已。
他侧头看了看珍宁,等着她的指示,珍宁说了声“好吧”,他就把注射器递给我,我慢慢地把一管的血清推进脖子里。珍宁戳了一个按钮,一切便陷入了黑暗中。
“你不是应该指挥着一个派别
99lib•net
,准备发动战争吗?”我说,“那你在这儿干什么?给一个十六岁的小女孩做测试?”
她轻轻地理了下我的头发。
“战争。我们一直在极力避免的事。”她答道。
我蹙了蹙眉,大惑不解。我们这一辈子都在极力避免与博学派扯上关系,父亲曾说那儿的空气都无比讨厌:“为什么去博学派?”
这个问题我已憋了好几个小时了。等着等着,我的脑袋就变得昏昏沉沉,慢慢地睡了过去,还做了个梦,梦到我在无畏派基地不停地追逐托比亚斯,可任我怎么追,他总是在我前面不远处,拐个弯就消失在视线里,无助的我只能看到飘起的衣袖或抬起的脚跟。
公交车停了下来,伴着开门的声响,母亲走下车,我跟在她身后。母亲比我高,我只能盯着她的肩胛骨,她背脊的顶部。她高挑清瘦的身材看起来永远是一副脆弱的样子,实则不然。
“你把他关在哪儿了?”我吼道。
“我们这是去哪儿?”我问。
“放心。”我许下了诺言。
我记得在书上读过一种说法,哭泣有违科学理论,泪水的唯一用途只不过是用来润泽眼球,泪腺没有理由在情绪指示之下产生多余的泪水。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