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无私派的秘密
目录
第三章 无私派的秘密
上一页下一页
我飞快地跑过大楼,以免跟丢了他们。一过大楼,我就更得小心了,蹑手蹑脚地走着。我绕着温室的远端走,一看见马库斯和约翰娜的身影消失在一排树后,我便悄悄地溜到旁边那一排树后,希望枝叶能挡住我,以防他们中的任何一个转过头。
“说对了,我确实没兴趣。他来找你谈什么?”
我必须要搞清。到底是什么资料如此重要,值得无私者为它舍命,又引得博学派为它大开杀戒,我必须要查明。
“我想咱们可能永远蒙在鼓里了。”约翰娜挑了挑那条完好无损的眉毛,“对不对?”
如果我是约翰娜,一定会厉声呵斥他这种言论。可约翰娜只是好声好气地说:“我们友好派仰赖我给他们提供建言,如果你知道什么至关重要的信息,那我必须也要知道,如此一来,我才能和他们分享。马库斯,我相信你了解这一点。”
她靠过去在他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随后走向果园的尽头。马库斯在原地站了片刻,显然有些震惊,接着朝辖区走去。
“我觉得,马库斯只不过是想让自己显得更重要而已。”他小心地说道。
我推开门,托比亚斯坐在地上,一条腿伸平,正拿着黄油刀向对面的墙甩过去。刀插进他们摆在梳妆台上的一大块干奶酪,刀把朝外。站在一旁的迦勒,难以置信地看着,先是看看干奶酪,接着又转头看着我。
“你。无非是以大哥身份说的那种话。‘别乱搞我妹妹’,诸如此类的吧。”
“我所知道的那些事,而你不知道,这是有原因的。很久以前,无私派受托保护一些敏感资料,珍宁攻击我们就是为了盗取这些资料。如果我稍有不慎,珍妮
九_九_藏_书_网
就会毁了它。抱歉,我只能告诉你这些。”
他气色比之前看起来好多了,眼睛里的红血丝消退了,又有了原来那种好奇的光芒,好像他对这个世界又重新燃起了兴趣。他棕色的头发乱蓬蓬的,衬衫的纽扣也扣错了。他就是这样,总有种漫不经心的帅气,大多数时候,他并不知道自己在别人眼中是什么样子。
那种整理心绪的感受,就像用一根鞋带把全身散落的各部分穿起来,拉紧。虽然我还是觉得呼吸困难,但至少不再虚弱。
“哦?关于什么?”托比亚斯皱起眉头,“复合养殖吗?”
“或许珍宁确实想得到无私派独有的机密,可我觉得他夸大了这机密的重要性。他就是想让约翰娜以为他手上有她想要但他又不给的东西。”
“说完了,你怎么看?”我问。
“以后再说吧。”我说。迦勒一把门带上,我就瞪了托比亚斯一眼。
他说得在理,我确实不了解马库斯的为人,更不用说跟他比。但直觉告诉我马库斯这次没有撒谎,而我一向很相信自己的直觉。
你这是怎么了?我摇摇头。振作起来。
“好吧,那你再来一次。”
透过分叉的树干,我看到马库斯的脸,他使劲抿着嘴,“嗯”了一声。
我点点头。这计划听起来还不错——也算是比较巧妙的计划。只是我不相信他说的,我不认为向前推进比查明真相要更重。当我发现自己是分歧者……当我发现博学派计划攻打无私派……这些真相改变了一切。真相总能改变人的计划。
“常有的事。”说着,我脸上缓缓漾开了笑意。
托比亚斯看起来一身轻松,头微微后仰九_九_藏_书_网,胳膊搭在膝盖上随意垂着。我们两个凝望着对方,久到有些过分。迦勒清了清嗓子。
“也许你说得对。可我们是不是也要搞清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了保险起见?”
“迦勒来找我讨论些事情。”托比亚斯头倚在墙上,看着我说,“不知道怎么就说到扔飞刀上来了。”
这完全不是我期待的答案。
我忍不住探头张望,想看清树干周遭的情况。马库斯和约翰娜太专注于他们的谈话,没注意到我这边的动静。他们站得很近,却没有任何肢体接触,我从没见过马库斯这样疲惫,也从没见过约翰娜如此愤怒。但她的面色渐渐缓和下来,再一次摸了摸马库斯的胳膊,这次有些爱抚的意味。
我们并肩坐在他床上,我便从头说起。我告诉他自己如何跟踪马库斯和约翰娜到果园去,讲起约翰娜对进攻时机的质疑,马库斯的回答以及他们之后的争执。一边说着,我还有意观察他的表情,却没读到一丝惊愕或好奇。只是每当我提及“马库斯”,他的嘴都痛苦地噘着。
“上次我就是太信任某个派别领导,透露了这些信息,结果我那些朋友全部遭到屠戮。我现在已经不相信任何人了。”马库斯回道。
“那你怎么跟他说的?”
“他们这里种植粮食的方式之一,你肯定没兴趣。”
“为了和平,我们首先要有信任。”约翰娜开口了,“所以我希望你能改变心意。马库斯,要记住,我一直是你的朋友,在你身边没几个朋友的时候便是如此。”
因此,我点头表示同意,但我的心意并没有改变。
“那你来是为了什么?”
“我可以借给你。”迦勒说。
“我倒觉得应藏书网付眼下的状况更重要。”托比亚斯说,“先回市里,探出那边的情况,想办法制服博学派,把这一切都解决了,再去查清楚马库斯所说的事。这样好吗?”
“你来这里不是为了这个吧。”他说。
“复合什么?”
一想起马库斯的话,我心中的烦扰就平息下来:这个城市的多数领导人冒着生命危险保护它。这其中,是否也包括我的父亲?
“可是——”
要让托比亚斯去做他不想做的事恐怕很难,而在只有直觉没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要证明我的感觉是对的,更是难上加难。
“我不……”我紧缩眉头,“我觉得不是你想的那样,他不像很能说谎的人。”
“什么叫‘不是这个样的’?我明明就是照你那样做的啊。”这是迦勒的声音。
我用没受伤的那条手臂抱着他,拉着他紧紧贴到我身上。我的手指慢慢摸索到他T恤的边角,手慢慢滑了进去,在他的腰上游走。他的身体是如此强壮。
他站起身。
我的手指穿过他的发丝,拉着他,让嘴唇再次向我的贴近。他并没有抗拒,过了几秒钟,他贴着我的脸含混地说:“翠丝,告诉我。”
“约翰娜,打探别人的隐私是一种自私的行为。”
听到我喊“老四”,托比亚斯和我的眼神瞬间对上,可迦勒并不知道,一直以来,托比亚斯的绰号都是代表他惊人的才华。
“抱歉。是不是我做了什么事,让你觉得我不可信赖?”
“好吧,好吧。”我闭上眼睛。他说得没错,我是来告诉他一件重要的事——我今天偷听到的对话。
“不是,不是这样的。”托比亚斯笑着说。
“不。”马库斯打断她的话,“这资料的重要程度超99lib.net乎你的想象。这个城市的多数领导人为保护它免遭珍宁毒手,牺牲了自己的性命。我绝不会为了满足你自私的好奇心而危及它。”
“是,很有可能。”
他双手紧紧搂着我的腰,再次亲吻我,这次更激烈。这一刻,他的气息,我的气息,他的身体,我的身体,我们如此贴近,已然合为一体再没分别。
“管他呢。”
“你没有我了解他,他很善于说谎。”
“快跟我说他是无畏派的奇才。”迦勒说,“翠丝,你也能办到吗?”
他朝我走过来。
“所以呢……什么意思?你认为他在胡说?”
那天晚上,回到自己房间,我伸手到床垫下面摸了摸,看枪还在没在。手指碰到扳机,喉咙突然如过敏般发紧难受。我慌忙缩回手,跪在床边,大口大口地喘气,直到那种感觉逐渐退去。
有什么动静从我视线边缘一闪而过,我急忙从正对着苹果园的窗子望出去。只见约翰娜·瑞斯和马库斯·伊顿并排走着,在香草园停下来,从薄荷上往下摘叶子。我还没来得及弄明白为什么要跟踪他们,就已经跑出房间了。
“好吧,我该回自己房间了。”他说着,眼光在托比亚斯和我之间扫来扫去,“我最近在读一本有关滤水系统的书,送我书的那个小孩用那种眼神看我,觉得我是疯了才会想看这种书。我觉得这书很可能是维修手册,不过内容还是挺有意思的。”他顿了一下,“抱歉,你们八成也觉得我是疯了。”
过去这半小时听到的真相在我的脑海里翻腾,挥之不去。我原以为珍宁袭击无私派是为了夺权,但她这么做实际是为了盗取资料——只有无私派才知道的机密。
举手正要敲托比亚
藏书网
斯的房门,我停了下来,听了听屋里的声音。
“多谢你啊。我做好耳朵生老茧的准备吧,他肯定会没完没了地给我讲滤水系统原理还有运作方式了。算了,比起他真正想跟我谈的事,我还是更喜欢这个。”
我不记得来这里的初衷。
而且我也不在乎。
“……让我困惑的是她为什么会选择在这个时机发动进攻?”约翰娜说,“是珍宁完成计划水到渠成了?还是有什么煽动事件?”
约翰娜沉默了片刻。周围一片黑暗,我几乎看不见自己的手。空气中弥漫着泥土和苹果的气息,我大气不敢喘,生怕一不小心,就被他们发现。
“没觉得。”
听到这话,我觉得全身暖暖的。他双手环抱住我的臀部,轻轻地把我推在门上,嘴唇贴上我的唇。
“用右手投的话应该可以。”我说,“但没错,老四的确是无畏派的奇才。那我能问问你们为什么往奶酪上扔刀子吗?”
“嗯。”
“可你肯定知道。你知道她为什么发动攻击。虽然我不再是诚实派,但有人向我隐瞒真相,我仍然可以看得出。”
“绝对不会。”托比亚斯假装真诚地说,“你也该读读那本维修手册,翠丝,听起来像你喜欢的类型。”
“我告诉他我们是怎么在一起的,就这么说起了飞刀。我还跟他说我不是在闹着玩儿。”
约翰娜把手搭在马库斯胳膊上,转身面向他。我吓得僵在了那里,怕她一眼就看到我,可谢天谢地,她目光只盯在马库斯身上。我蹲了下来,朝着一棵比较粗的树爬过去,希望树干可以掩护我。树皮蹭得我的脊背痒痒的,但是我动也不敢动。
他往后退了下,也只离开了几厘米,可我连这几厘米的距离都觉得太远。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