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目录
第一部分
第一部分
第一部分
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
第二部分
第二部分
第二部分
第二部分
第二部分
尾声
上一页下一页
“我一直都不知道该怎么看待他,我们一直都知道他在隐瞒着一些事。这个计划从一开始就太疯狂了,他很可能真把你给杀了。”
“那谁会知道这条密道呢?首相肯定知道,或是上议院的什么人?”
“就像我说的,这得看谁会是新的头儿。按他们的要求,我可能是个多余的人,而且我也有点想念在凯里郡的生活了。”尼克松说。
“没时间——而且我猜我那糟糕的婚姻也没给他什么好影响,”尼克松说,“我禁不住想,要是我没把他牵扯进来的话……”
经历了过去几周的事情两个人都觉得很难放松下来,而且还九_九_藏_书_网有很多事等着他们处理,但幸好有几天时间可以让他们休顿一下。
“我想没有哈里这个部门也会继续运转,”尼克松不确定自己的未来会怎样,“当然,他们会再找一个人当头儿。”
“你还会继续待在这个部门吗?”
尼克松正思考着这个问题,汤和面包卷送上来了。他默默地看着服务员把它们放到桌上摆好。
“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了,我只希望自己能阻止哈里自杀。”尼克松说。
“你不必这么自责。就像你说的,杰克是个独立的人,他有没有被牵扯进来不需要你的同意。再说了九九藏书网,要不是你的话他在加那利群岛的时候也不可能活下来。现在怎么样了,我是说你的工作?”
尼克松听后微微一笑。
“你觉得哈里会向奥麦利开枪吗?毕竟他是哈里的儿子。”林赛问。这时他们的第一道菜上来了。
“我觉得他有考虑过。要不是奥麦利出现了,谁知道他会做什么呢。我觉得他已经不能控制发生的事了。”
“没错,”尼克松说。“奥麦利不可能找得到——密道隐藏得太好了。显然几百年前修这个密道就是为了让人从议院里逃出去,不过我觉得没有人用过它。”
“你的报道什么九九藏书网时候出来?”
“也没有个好的结局,”尼克松补充道,“你觉得哈里说出真相了吗?”
“不管是谁,他都不会出来承认的。”
“毫无疑问那是个疯狂的夜晚。我们都不知道安全室下面还有密道——奥麦利就是从那儿跑到上议院然后又到院子里的。门打开后爱德华发现奥麦利不见了,那时候他脸上的表情可算是有趣之极。真是见了鬼了,他注定是要找到哈里的。”
“这周日的头条,他们给了我六页篇幅,”林赛回答说,“感谢上帝,我的录音机运转正常。到最后我几乎都挺可怜他的了。”
“玛丽·简一定知道那儿九*九*藏*书*网有密道。”
“你真以为他会向你开枪吗?”
林赛伸出手来轻轻放在他的手臂上。
“他没结过婚?”
“至于奥麦利,我觉得我似乎帮了那个混蛋一个忙。他如果不死的话会面临终生监禁的判决,而且我不认为他接受得了自己父亲是英军少将这个事实,单单这一件事就能把他逼疯,”他停下来笑着对林赛说,“顺便说一下,玛丽·简的事,你干得很漂亮。”
都柏林格拉芙顿街上,他们坐在韦斯特伯里酒店的一个角落里喝着红酒等着晚餐。
“谢谢,”林赛说,“我多少还是挺同情她的。她的人生一开始就很悲惨。”
“我不知
九九藏书
道,还没想好,”尼克松说,“这可能是个多余的葬礼。据我所知哈里没什么家人,他的妻子很多年前就死了,儿子在北爱尔兰被杀。他的工作就是他的全部,所以我想会有很多军方高层到场吧——没人会想到我。”
“你已经尽力了。”林赛安慰道。
“关于阻止她引爆炸弹?我觉得我们还是相信他说了实话吧,我的文章里是这么写的。不过毫无疑问那就是个黑色星期五,”林赛说,“你会去他的葬礼吗?”
“下周。这会是个安静的葬礼,杰克没太多朋友——他四处跑得太频繁,没能落地生根。”
“葬礼是什么时候?”林赛的眼里充满了悲伤。
更多内容...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