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分
第五十一章
目录
第一部分
第一部分
第一部分
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
第二部分
第二部分
第二部分
第二部分
第五十一章
第二部分
第五十一章
上一页下一页
“目前要封锁消息。”
“警戒可严得紧,”他说,“就到这儿了,剩下的路你得自己走过去。”

“我也不想知道——所以他一出生我就抛弃了他。有太多他不知道也不应该知道的事。”

“现在有个他妈的少将在里面,要是出事的话情况会变得怎么样呢?”
“那这么做是不是不太好?”他问。
“那他可帮了我们个大忙,”军情五处的局长厉声道,“那个女人差点把我们整个政府都给炸了,别指望我会可怜她。”
尼克松下楼到应急安全室门口向少将喊话。
“但是你他妈要怎么解释清楚?”玛丽·简厉声说,语带嘲讽。这个男人还真是不正常。
“我们真是太幸运了,”爱德华局长讽刺道,“你弟弟的事情我很抱歉,”他的语气又变得极为同情,“你们俩关系好吗?”
“奥麦利把一个工具箱落在医院里了,里面是把分装的高性能狙击枪,还有一大笔现金—九-九-藏-书-网—我猜那是付给巴科的。”
林赛笑了笑,递给他一张20英镑让他不用找零了。她下车往最近的那条警戒线走去,出示了她的记者证。
“待在这儿别动,”警员最终说道。林赛看着他走开去对着警用无线电说了几句话,没一会儿又走了回来。“一会儿会有人来的。”
少将低头看了看手表,站起来往门的方向走去。
爱德华局长摩挲着脸颊上的胡须,思考着尼克松的说辞。他知道尼克松说的也有几分道理。
“我也不想,”少将轻声说,“我也不想。”
“这么说奥麦利真是不想留下任何一个后患?我猜也是他干掉了他的好兄弟们,因为他们知道的太多了,但是一切都没能按照计划进行。”
“没听过这个名字,女士。你现在得离开。”
“他们有权这么做?”

“请求你的原谅。我不知道你怀孕了,不知道你有个儿子。”
“恕我直言,你都没抓到重点。”
“什么重点?”
少将背靠着墙坐99lib•net在地板上,玛丽·简坐在他对面,陷入沉思。事情究竟是怎样发展到这个地步的?她瞥了一眼少将,不禁开始揣测瑞克会怎么看待整件事情。
毫无回应。
“弄清楚他们要把他带到哪儿去。”
“奥麦利因为不想留后患就把这杂种杀了?”
“你让奥麦利进来又能怎么样呢?他已经被抓起来了,还能糟到哪里去?要是她决定引爆炸弹,他也会死——他们都会死。我们得和奥麦利谈谈,现在或许还有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情。你不知道——他说不定是个金矿,可以挖出更多爱尔兰共和军反叛分子的信息。把他送给交司法部门之前,我可不想白白错过这个机会。”
“为什么?”
“如果我们不把奥麦利弄到这儿来,他会杀了玛丽·简的。他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我们还有别的选择吗?”尼克松争辩道,但爱德华局长就是不同意。
尼克松抓了抓头发,重重地叹了口气。
“我不知道,”威廉森少将回答道,“我只想把事情解释清楚。”
“我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所有事情都搞砸了九*九*藏*书*网,”玛丽·简答道,“我只知道自己是个将死之人,下周这个时候我都不一定还在人世,”她停下来想了一会儿,“但也许你是对的,他或许应该知道真相。我并不想把这个秘密带进坟墓。”
“我也明白,但无论如何还是得这么做。如果我听到的消息是真的——奥麦利可他妈杀了我弟弟,不过我得顾全大局。我要知道他手上的情报——然后,他就归你了。”
“我们是双胞胎,本来关系应该挺好,但事实上并没有……没有那么好,”尼克松低下头,“我们俩都从事同样的职业,不过后来杰克做了其他事情。他是因我而死的。”这话说完尼克松就不作声了,直到爱德华局长惊诧地看了尼克松一眼。“我让他去医院看看能发现什么,我自己却到这儿来了。信不信由你,他和奥麦利有过恩怨,结果这他妈就是结局。”
“哦,这个,”林赛答道,“我当然知道,但我是来帮忙的。尼克松,CIRDU的尼克松·萨瓦斯可以证明。”
“哈里·威廉森少将呢?他是这个部门的头儿。我要见你们的指挥官http://www.99lib.net。”
“你要知道,一旦奥麦利发现威廉森是他那该死的父亲,事情可就乱大发了。”
就在这时,三辆警车开过来,后面跟着一辆装甲车,这让看守警戒线的警员都吃了一惊。就在他们慌忙去处理车队时,林赛从警戒线下面钻了进去,消失在黑暗中。
“他马上就要到了,你要跟他说什么?”她问。
“我才不在乎这些!”爱德华局长反驳道。
但她首先顾虑的是尼克松,以及他要怎么面对他弟弟杰克的死。不过她大可放心,尼克松很早之前就知道怎么应对死亡了。他早就见过很多同僚死在北爱尔兰的大街上以及世界上其他纷争四起的地方。他仍是个战士,战士看待死亡的方式与常人不同。
“已经在问了。”尼克松回答。
“我那时候太年轻,一时冲动才干了那件蠢事。”
“我不能确定,但看起来似乎是奥麦利雇他来制造混乱,这样河厅所有客人就会逃到安全室去避难——这也正是昨天晚上发生的。”爱德华局长说。
“一直在想。我一直想知道你后来怎么样了,甚至考虑过追查你的下落。”
“告诉我99lib•net什么?”
“他们有权,但是他们也不可能完全得逞。我得给高层的朋友打几个电话,马上回来。”爱德华局长说着,走开去找一个私密的地方说话。
林赛在警察局做完笔录后叫了一辆出租车就往下议院跑。她现在手里握着一个大新闻,这可是其他记者同行做梦都想要的。但整件事还没结束,她还不能开写。想到没有人能抢先一步写出这个能成就终生的独家新闻,她非常满足。
“太他妈对了!我那时候也年轻,你想过我会怎么样吗?”
爱德华手下的特工打断了他们的对话。警方不肯把奥麦利交给他们处置,半小时都不行。
“巴科?埃米尔·巴科?他在这儿干什么?我以为他已经死在特内里费岛了,”尼克松努力消化着这个消息,喃喃自语起来。“我跟你说,事实上发生的事可远比我们所看到的要多。”
“抱歉,女士,”拦在那儿的警察说,“不允许媒体进入,你上司没告诉你吗?”
出租车穿过威斯敏斯特大桥,司机停在路边,转身看着林赛。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