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分
第五十章
目录
第一部分
第一部分
第一部分
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
第二部分
第二部分
第二部分
第二部分
第五十章
第二部分
第五十章
上一页下一页
“我们找到那个狙击手了——是个外国人。他身上没有任何身份证件,我们还在调查他的背景。有人朝他的脑袋开了一枪。”
“是的,很有可能,真是个卑鄙的混蛋。”
“可能是很重要的事,”林赛想甩掉他的手,“一切都结束了,警察也要来了,逃不掉了。”奥麦利放开了她的胳膊。电话是尼克松打来的。“我要接了,你要是想开枪就开。”
“你要是乐意的话。”林赛说着,脑海里浮现出杰克死时的画面。她想大声尖叫,她想闭上眼睛逃避这一切,她想蜷曲身体永远沉睡下去。
“不可能了。”她最终开口说道。
“我在想什么你他妈知道个屁?”奥麦利生气地大吼。
“我想见见他。”
少将一脸震惊,低下了头。要是她还是曾经的詹妮弗·埃科斯,连她都可能会替威廉森感到遗憾。
尼克松一边使劲敲着应急安全室的门,一边大叫着少将的名字,但是里面没有任何反应。
她迅速拿开手机往后退。
奥麦利的话戛然而止——林赛站起来用尽全身的力气冲过草九-九-藏-书-网坪,倒在一名警察的怀里,与此同时其他警察都冲向了奥麦利。奥麦利朝警察开了两枪,他还想继续开火,但是枪里的子弹用完了。
少将抬起头来。
“我能办到——只要她还活着。”
“到地狱里见去吧。”玛丽·简厉声喝道,伸手就要引爆炸弹。
“而林赛在他手上。”

“没错,你给了我一个野种。他一出生就被我遗弃了,甚至都不知道我的存在。你不仅毁了我的人生,还有他的。”
“不!”少将吼叫着过来抢手机。
“奥麦利干的?”
“出什么事了?”
“已经不可能了,对吧?”
“你他妈现在成我的心理医生了,啊?”他反驳道。
“少将要做笔交易,牵扯到奥麦利。我们得让他来这儿——越快越好。”
“你要知道她可是你母亲,我能证明这点。”林赛说道。虽然筋疲力竭,但她依然斗志十足。
尼克松能感觉到自己脸上血色全无,尽管他曾经担心过最糟糕九-九-藏-书-网的情况。双胞胎总是能感觉到另一方出了什么事,这就是所谓的第六感。那正是林赛在电话里本来要告诉他的事。
玛丽·简点点头。
一时间玛丽·简被这个问题问住了。这些年来她多想告诉他这一点,但是她不能。
“这你得问她。”
“你在哪儿?”
“我想见见他,”少将说。
她需要尼克松。你在哪儿?我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的。
“我是尼克松·萨瓦斯,咱们之前说过话,我在情报部门工作。我这儿有个人想见你。你在听吗?”
“给我一个能说服我的理由。”
“……当他发现自己即将被授予爵位的时候,奥麦利冒了出来,他就再也难以自制。没错,我现在可算明白了,”尼克松打断他,“那么他现在在里面说着那些只有天知道的事情,而我亲爱的朋友却被当做人质和一个疯子在伦敦的大街小巷里被追着四处跑……”
“你难道要告诉我他的名字是瑞克·奥麦利?”
“就像我刚才说的,你得过来。我们可以坐下来谈谈,把事情给解决了,以免其99lib•net他人受到伤害。”
“听着呢,”奥麦利说,“对我有什么好处?”
少将摇着头。
奥麦利轻蔑地看着她。
“没错,我们知道。我们知道那件事被压了下来,但是我们没有证据。别误会我的意思,你的上司这些年来一直都兢兢业业地工作,但是随着年纪渐长,他有点受不住内心的谴责,而且……”
“她要是我母亲,那谁是我父亲,你看起来似乎知道我所有的事情。”
“我能办到——只要他还活着。”
“他在里面干什么?”尼克松转身问爱德华局长和他的两名特工。
“你也不觉得自己能逃得掉吧,对不对?”
奥麦利抬起枪然后又快速放下,林赛赶紧接起电话。
奥麦利把手机从她手里抢了过来。
“警察逮到奥麦利了,他现在被关在一辆装甲车里。”
“你毁了很多人的生活,包括你自己的,这就是你做的事情,现在这一切都该结束了。”玛丽·简说着举起了手机。

林赛正在思考着答案,手机http://www•99lib•net铃声打断了她的思考。她刚想接起来,奥麦利抓住了她的胳膊。
“但是你们之前就知道吧?”
“什么?”玛丽·简的声音充满怀疑,“你真觉得他会想见你吗?”
“……看来你还没听说圣托马斯医院的最新消息?”
“你怎么知道的?”
“为什么?”
“我没事。我和奥麦利在一起,在公园里的某个地方,他正用枪指着我。我把詹妮弗的事情都告诉他了,我是说玛丽·简。他……”
“他怎么了?”
“至于你弟弟……”
“她还活着,”奥麦利说,“不知道哪儿出了岔子。”
林赛一直看着奥麦利最终被制服,铐上手铐,被警察押着穿过空地塞进了等候多时的警车。
他们坐在公园里一棵大树下的草地上,等着大批警察追捕过来。奥麦利已经没了主意。计划全乱了套,而他也没有后备计划。
“趴下!”带队的警察喊道,“双手抱头——别他妈乱动,我可是认真的。”
“那她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的手机呢?”她说着冲回刚才他们待过的那棵树下,在黑暗里摸索了99lib•net一阵终于找到了。电话还保持着通话状态。
“你那位记者朋友真该为自己感到骄傲,”爱德华局长答道,“要不是她的话我们现在还在两眼一抹黑地乱找呢。”
“弄清楚他们要带他去哪儿,尽快告诉我。”
“你他妈是谁?”
“你把我当什么了?蠢蛋?这个女的可在我手上,想要她活着回去,就得先让我安全地……”
“不许接。”他用枪抵着着她的腹部。
爱德华局长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他也不必多说了。
“我只知道狙击手是从那儿开的枪。我让我弟弟过去了,但是之后就再没有他的消息,我很担心。跟我说说。”
“我给不了,”他边说边在脑海里疯狂地寻找一个能让他活命的答案,“他也是你的儿子,你不觉得他应该知道这点吗?”
“天哪!”威廉森少将失声大喊,“我都做了些什么?”
“你这辈子都在愤愤不平是吧?”
“祈求她的原谅?”爱德华局长猜测道,“这就是整件事情的缘由——复仇。”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