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分
第四十九章
目录
第一部分
第一部分
第一部分
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
第二部分
第二部分
第二部分
第二部分
第四十九章
第二部分
第四十九章
上一页下一页
“告诉我。”
玛丽·简嘲讽地笑了,直勾勾地盯着他的眼睛。
“开车!”他吼道。远处的大本钟正好敲响了一点的钟声。

少将掏出手枪,指着这个女人。

“你不记得了?”
“的确有,”她说,“他们本来现在都该是死人了。我还在这儿待着干什么?”
“过桥之后左转!”奥麦利命令道,“就要到了——停车!”
“你知道我是谁吗?”他的声音轻得仿佛在耳语。
“开枪啊,你要是想开枪就开,”玛丽·简说道,“杀了我更好,我本来就要死了。你做不了任何能伤害到我的事——但是我能伤害到你们。”她看到他脸上费解的表情,举起了手机。“我只要随便按个键就行。”
“这是要去哪儿?”
“你要杀了这屋里所有的人?为什么?”
“你九_九_藏_书_网这个他妈的疯子!”奥麦利在后座上回过神来踹开车门。“出来!”他吼着打开驾驶座的门,把林赛拽到路上。她吓得不知所措,头上撞出的伤口在流血。
她翻过身侧躺着,缓缓看了一圈整个房间。
爱尔兰人一把抓起林赛的胳膊拖着她就往警车跑。把她塞进驾驶座,自己则坐到后座上,用枪口抵住她的脖子。
“你知道自己有个儿子吗?”
“这儿只有你和我,”威廉森少将说,“他们说你身上有炸弹。”
突然她开始感觉好了不少,也记起来发生了什么。胃部的剧痛已经过去了,她坐起来,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四处找她的手机。手机在她左脚边上,她伸手去拿。少将想抢过来,但慢了一步,现在手机在她手里。
他们顺着大街往派德勒公园走,这时天已经亮了。奥麦利抬头看着亮光,然后朝盘旋在房顶的直升机开了两枪,紧接着又开始狂奔,一路拽着拼命反抗的林赛九*九*藏*书*网
“现在我知道你是谁了,”她说,“你是那个强奸了我的混账。”少将举起了他的枪。“你到这儿来看我是不是死了,但是你在老早之前就已经把我给杀死了。”
“他在干什么?”
“太可怕了,尼克松。我不能说太久。”
“往前走。”奥麦利满心疑虑。
“离开这鬼地方,找个能让我思考的地儿。”
外面有人在敲门。少将把玛丽·简翻了个身,让她平躺在地上,就在这时他看见了手机。少将拣起来查看一番又丢开了。
“把手机放下。”少将说。
“什么在哪儿?”玛丽·简反问道,想要理清思绪,想要记起来自己在哪里。她恶心想吐,头昏眼花,看到的东西都飘渺失真,一会儿清楚一会儿模糊,脑袋里一片混乱。“我在哪儿?你是谁?”
“走!”他冲着林赛喊道,手中的枪管抵着她的背。
“我没能阻止他,他在楼下。”军情五处的局长答道,朝楼梯口扬了藏书网扬下巴。“他把自己和那个女人锁在屋里。她引爆炸弹之前突然昏倒了。真他妈的走运,简直不敢想象她要是成功了会怎样。”
“少将在哪儿?”尼克松问爱德华局长。他刚回到河厅,一队警察正在盘问餐饮团队的员工。
“我快死了。”玛丽·简回道。
“奥麦利抓到了我,把我锁在后备箱里。我们现在在路上,不知道要去哪儿。等等——车停下来了,他出来了。我待会儿打给你。”
少将很快就明白了她的意思。他扭头往门那边看去,这动作让玛丽·简认出了少将脖子上的胎记,一阵恐慌传遍了全身。愤怒让她涨红了脸,不过马上她就镇静下来,缓缓地站了起来。
她支着手肘坐起来,敲了敲她的假肢。
他低头看着这个女人,不住地摇着头。这时她睁开了眼睛,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玛丽·简也一样无话可说。他们就这样互相对视着。过了好一阵,威廉森少将开口了。
林赛踩了刹车转头开进了九九藏书网兰德尔路,轮胎擦着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车尾撞上了一辆停着的货车,车子猛地失去控制开始打转,撞在工厂的一堵墙上后才在路中间停下来。
“我是哈罗德·威廉森少将,”他说,“我知道你的真名是玛丽·简·奥麦利,你是‘黑色星期五’。”
“在哪儿?”少将问道。
林赛完全搞不懂他到底想干什么。突然一辆没有标识的警车窜了出来停在路中间。两个持枪的警察下车往他们这个方向走过来。
“炸弹在这。”她说。
她仰头看着他,满脸迷茫。她用双手支起身体想站起来,但毫无力气,又摔倒在地上。
一个警察往前走正准备掏枪,奥麦利一枪打中了他。那个警察重重扑倒在地,血从他右眼上方汩汩流出。他的同事显然吓了一跳,等他反应过来冲过去,那个警察已经死了。在他跑过去的时候,奥麦利又开了两枪,其中一发子弹击中其咽喉。
尼克松刚要回话,手机响了。是林赛,她心神不安地低九-九-藏-书-网声啜泣着。
“他们说你有个炸弹,让我看看。”
少将把她的裤腿卷起一截,看着她腿部的假肢。真是聪明,他默默地想。
他们从通风井道溜出来后成功地避开了警察,接着从洗衣槽往下滑掉进了地下室。之后奥麦利就沿着泰晤士河畔的艾伯特筑堤开车。奥麦利用枪口对着林赛,摸黑把她拽到兰贝斯宫路。在那儿他抢了一个老妇人的车,把血流不止的老妇人扔在了马路边。
他打开后备箱命令林赛出来。一边盯着她,一边提防还在身后医院上空盘旋着的警方直升机。直升机左转弯往他们这个方向飞了过来,强光探照灯一直扫射着下方。
“发生什么了?人都到哪儿去了?”她问。
林赛将那辆便衣警车磕磕碰碰地开进丁沃斯街,照奥麦利的要求狠狠地踩着油门。她双手紧握着方向盘,指节发白,恐惧地瞪着眼睛。我们要死了,她脑海里只有这一个念头。
“他是你的上司,你自己去问吧。”
“你在哪儿?怎么了?杰克呢?”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