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分
第四十六章
目录
第一部分
第一部分
第一部分
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
第二部分
第二部分
第二部分
第四十六章
第二部分
第二部分
上一页下一页
“目前只知道一人死亡,一人受伤,”指挥官说,“我们现在准备进去。”
然而没有一个电梯能立刻开得了门。他转身看见一个清洁工,立马冲了过去。

他按下电梯按钮退后一步,回头张望,左手拎着沉重的工具箱。周围空无一人,他这才放松了下来,盯着电梯上的楼层显示灯一个一个亮至13层。
“目前没有,只知道有人员伤亡,”尼克松回答说,“我现在要进去了——杰克在圣托马斯医院。”
“没时间了。装甲部队正往这边赶来,我们在下面会很安全,”他说,“你的同事们呢?”
“都在这儿,”巴科低头看着他的工具箱,“看起来我没机会花了。”
“我要用工作人员电梯,在哪儿?”他问道,清洁工一脸茫然地看着他。“工作人员专用电梯!专用电梯他妈的到底在哪儿?”
“有些人可不喜欢我们,”尼古拉斯爵士几乎是推着詹妮弗往下走,“在救援队来之前我们得待在应急安全室里。只是个预防措施。”
九九藏书我跟他们走,”她说,“咱俩至少有一个得跟客人们在一起。你们待在厨房里很安全,别靠近窗户,以防对方还会开枪。”
“我知道,”奥麦利答道,“那些破报纸说的没错。”
“他们待在厨房里。发生什么了?”
巴科看着正指着自己额头的枪。
当林赛听说上议院发生了枪击案,立刻打车赶往现场,只比尼克松晚了几分钟。尼克松倒是想办法通过了警戒线,但林赛却没法,只好打电话给他。
哈维看到他的一名团队成员受了伤。那个女孩儿背靠着墙瘫坐在地,左手紧紧捂着右肩,试图止住从伤口里汩汩流出来的血。他急忙冲过去抱起她就往厨房跑。

巴科看着奥麦利的身后,电梯已经快到三楼了。他要想活命的话现在就得动手了。
那个清洁工继续往前走,挥舞着双手用外语说着些什么。
安保人员进入会场开始控制局势。尼古拉斯爵士跑向一位安保人员,随即被告知应立刻清场。几分钟后惊魂未定的99lib.net怀特豪斯先生领着贵宾们排队下楼进到了应急安全室里。
“快来!快来!”
有武装警察支援的紧急部队正在上议院黑杖侍卫花园入口处聚集。尼克松赶到之后,迅速找到了指挥官。
任务完成,他把狙击枪拆好放回工具箱,然后穿过楼顶,进门往下面的医院顶层走去。他匆匆穿过灯光昏暗的走廊,走向专用电梯和他的自由,完全没有注意到潜藏在阴影里的奥麦利。
詹妮弗脑海里想的可不是这些。
詹妮弗和哈维一起从厨房冲进河厅,看到地毯已被鲜血浸湿一大片。宴会经理向他们跑来,让他们退回去,就在这时詹妮弗看见了桌子底下那具被几个议员拽过去的尸体。
“他在那儿干什么?”
“有人伤亡吗?”
詹妮弗转身看向哈维,他已经把受伤的女孩儿放了下来,正在为她检查伤口。
“我不希望留下后患。他们的口风也不够严密,况且他俩已经没用了。我可没有亏待过你。”
第二声枪响时,杰克正站在圣托马斯医院的停车场。他冲进大门入口之前下意识抬头看了看房99lib•net顶,进去之后他找到一排电梯按下了按钮。
“但是为什么?”
詹妮弗在房间一角看着这一幕。她毫无感觉——没有眼泪,没有同情心,也没有惋惜。她低头瞟了一眼手表,时间快到了。原本按照安排,在午夜钟声敲响之际,众宾客将举杯庆祝《贝尔法斯特协议》的成功签订,也一并庆祝在争取北爱尔兰和平的漫漫长路上所取得的其他成就。
“我们没猜错,他们的目标是河厅。狙击手干的,现在只知道有两人伤亡。你在哪儿?”
“操!”杰克嚷道。随后他看见右边远处有一个推车被推出了电梯,便飞奔过去,正好在关门前冲了进去。“抱歉,伙计,”他对被吓着了的老年人说道,“紧急情况。”
“怎么回事?”他放下工具箱问道。“合同上的活我都干完了,你要的混乱也有了,麦阿里维和墨菲也都死了。你他妈快给我滚开。”
“我是林赛,有什么消息能告诉我的?”她问。
“麦阿里维和墨菲呢?”
“事情可不是这样的。你反正早就死了,记得吗?”

藏书网

奥麦利悄悄地溜到他后面,把左轮手枪的枪口抵在他的后脑上。
“我们认为奥麦利是从那里的屋顶朝河厅开的枪。”
房间里挤得要命,将近50个人塞满了这个不太大的房间。那位被第一枪击中的女士的尸体被她丈夫紧紧抱着,而其他人都尽可能地在安慰他。
“你怎么处置那些钱的?”
杰克使劲按了一下最高层按钮。他要去13楼,然后得找到楼梯上天台。他很确定那个混帐就在那儿。
“确实如此,朋友。那我现在是不是也和他们一样,是你要收拾的烂摊子?”
詹妮弗把手搭在他的肩上,强迫自己露出一点笑容。
巴科假笑着隐藏内心的恐惧。
“感谢上帝,只是擦伤。厨房里有急救箱,”哈维说,“救护车肯定已经在路上了。今晚真他妈是个噩梦。”
林赛现在面临着抉择:要么待在这儿看事件怎么发展,要么赶紧去医院看看有没有可能碰得上那个神出鬼没的奥麦利。林赛没怎么纠九九藏书网结就做出了决定——她要赶在所有人前面找到奥麦利。
“她一心只想按照她的方式做事,还老是管不住她的嘴。我想说服她我已经有了个大计划,但她仍然一意孤行。她干的那点破事有个屁用。”

哈维没反对,继续处理女孩儿的伤口。詹妮弗注视着他们,很欣慰她的餐饮团队里没有一个人跑去应急安全室避难。她回头看了一眼匆忙清了场的河厅,想知道开枪的人是不是瑞克。一切都和他说的一模一样。
“干得漂亮,巴科。别他妈挣扎!”奥麦利厉声道。电梯门应声打开,他把哥伦比亚人推进去,自己也跟了进去,电梯门随即关上。
尼克松退到一旁用手机给威廉森少将打电话。
“罗斯告诉我不要相信你,”他说,“你知道不是我杀的她。”
尼克松和武装警察一起往前走,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太对劲,但又说不出是什么。他担心的问题可不是狙击手的袭击。
“我在路上。”少将回答。
是尼古拉斯爵士在叫她。他朝着詹妮弗走过来,一把搂住她的腰。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