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分
第四十四章
目录
第一部分
第一部分
第一部分
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
第二部分
第二部分
第二部分
第四十四章
第二部分
第二部分
上一页下一页
按照要求他要在目标区域制造一场混乱来搅乱安保系统,所有细节都随他发挥,因此他决定大干一场,要让今晚足以载入史册。但他却浑然不知等待着他的是什么——他再也不会看到明天的太阳了。
两人走到前门正准备离开,哈里给尼克松打来了电话,告诉了他一些河厅宴会的新情报。

两年后他晋升为少将。当时威廉森手下有110位军官和士兵,他负责他们在军营和军事行动中的训练、福利、纪律管理以及枪械管理。之后他接受了白厅的行政管理职务,结束了一直在前线工作的军旅生涯。
林赛又从网上挖到了一条重磅情报,证实了自己的疑虑。她所能想到的就是自己可算挖到宝了,但是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做,这让她苦恼不已。
“有人来了。”他说。
在昏暗的光线中,他打开工具箱把麦克米兰TAC-50的零件都摆了出来。这件武器他过去九-九-藏-书-网常用,对它的性能再熟悉不过了。当需要动用高精度、高功率的远程武器时,各国政府和执法机构都会优先选用这种狙击枪。
很快她就从人群里看到了前首相约翰·梅杰和他的夫人,后面跟着另一位前首相戈登·布朗还有一些从前的大人物,但那些人她就不认识了。在宾客名单里,她发现其中很多人都担任过北爱尔兰的事务大臣,她想知道这里面有没有那个80年代爱尔兰事务的负责人——那个掩盖了事实的人。她希望他就在这里面,因为今晚是她的复仇之夜。
哈维走到她身后,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她转过身来,一脸受到了惊吓的表情。
林赛嗅出了一丝可疑的味道。关于少将,军情五处的人知道些她不知道的事情,但她实在等不及他们履行诺言来告诉她了。她得跟他当面交谈找出真相,管他妈有什么后果。
第一批贵宾已经到场。看着他们依次走进宴会厅拿起香槟,詹妮弗紧张得用九九藏书深呼吸来平复自己的情绪。
詹妮弗希望他没发现自己震惊的神情,她只得尽可能地压抑着心里不断攀升的恐慌。
这架枪的性能应付今晚的任务绰绰有余。有人可能会说这是杀鸡用牛刀,但是他认为未雨绸缪总没什么坏处。早在几年前他在加拿大枪杀一个富豪的时候就发现,要搞到一架TAC-50不是什么难事。这种远程强力狙击步枪是收藏家和射击爱好者的最爱。但他至今都不清楚那个富豪究竟干了什么从而招来杀身之祸。

“不用,我什么都不想错过。但我可不想让你待到午夜,没必要。”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哈维说,“没问题,我先去厨房看看——该上前菜了。”
“走吧。”尼克松沮丧地对抱着双臂靠在门框上的杰克说。

“谢谢你的好意,但这是九九藏书个非常特别的活动,我想自始至终都参与。”她回答道。
他拿起垃圾桶,把里面的垃圾都倒在瓷砖地板上,翻检起来。他并不知道自己在找什么,直到看到几片像是黑白照片的碎片。出于好奇,他把几片东西都拣出来放在案桌上拼拼凑凑。
尼克松保证他会的。他告诉杰克待着别动,然后往回走到房子深处的厨房。打开灯,他扫视着这个空荡荡的房间。壁橱和冰箱都空空如也,厨具也脏兮兮的,角落里的垃圾桶则塞满了空罐子、纸盒和硬纸板。
过了一会儿杰克走进来。
“我不知道,”尼克松回答道,“总能找到点什么吧,随便什么都可能是新线索。”
“你觉得你能找到什么?”杰克问。
“抱歉,”哈维说,“你心不在焉的,可以跟我说说你在想什么吗?”
杰克静静地看着尼克松在奥麦利留下的那堆杂物中东翻西找。尼克松很快就意识到这是在浪费时间。那个爱尔兰人可不是笨蛋——房间里没有任何蛛丝马迹表
http://www.99lib.net
明他曾在这儿躲藏过。
组装好枪之后他也就不再想这事儿了。接着他给枪装上三脚架,固定好夜视瞄准器,然后把枪移到护墙。一切准备妥当后,他开始调试瞄准射击目标。最终调试完毕,他才满意地休息起来。
对一般人来说,这篇文档里没有包含任何负面消息。实际上,里面记载的都是些光辉事迹,列举了少将军旅生涯的无数升迁纪录和获得的褒奖。但和往常一样,不光彩的事情总是隐藏在细节里,而林赛的金睛火眼一下就能抓到。
“这不重要。我们现在马上过去,看来那就是目标了。找到奥麦利了吗?”
林赛把这段又看了一遍……最后一次服役是1983在南部阿尔马地区。
“去他妈的哈里·威廉森,”她嘟囔着浏览一篇详述少将来历背景的PDF文档。
詹妮弗挤出了一抹微笑。
哈里·威廉森先后在北爱尔兰服役三次。最后一次服役是1983在南部阿尔马地区,他被拔擢为上尉,成为左右规划和决策进程的九*九*藏*书*网重要人物,负责地面军事行动的战术决策以及设备维护、后勤支援和人力资源方面的工作。
“没有,但我接到通知说军情五处的人很有可能会接手这个案子,所以我们随时都可能得靠边站,你尽力而为。”
“你不会想知道的,”她说,“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你要是想先走的话也没问题,我在这儿看着就够了。”

她兴奋地继续往下看。
詹妮弗看着他消失在走廊的尽头,转过身继续盯着越来越多的来宾。她把手揣进上衣兜里,摸着瑞克给她的那部手机。她总是不停地想到他,希望有一天他知道真相后会原谅她。
他欣赏了一阵夕阳,又回过神来看着泰晤士河对岸的那幢大厦。灯光已经亮了起来,透过双筒望远镜他能看见有人正在房间里走动。没有必要认出谁是谁,因为按照合同,他们所有人都是射杀目标。他就要痛痛快快大干一场了。
“我找你有好一会儿了,你在哪儿?”哈里问。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