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分
第三十九章
目录
第一部分
第一部分
第一部分
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
第二部分
第二部分
第三十九章
第二部分
第二部分
第二部分
上一页下一页
过马路时手机响了,他在一个废弃的商店门前停下,接了这个他等侯已久的电话。

詹妮弗深深地吸着气,又缓缓吐着,这样疼痛才逐渐缓解,没一会儿就减轻到她能忍受的程度。哈维一直用手扶着她的肩,她本想作出同样的回应,但她最终还是没能伸出手来。他是个好人,富有同情心而且待人友善,她经常琢磨为什么他至今仍未结婚。
“滑铁卢。”
“你怎么找到我的?”奥麦利问道,握紧了口袋里的枪。
“你真是个好人,哈维,大家都这么说。不过我都不知道你居然还挺关心政治的。”
杰克使劲吸了一口气开始追赶奥麦利,意识到没叫上尼克松来帮忙可算是把事情给搞砸了。等他追到巷子尽头,奥麦利早已不见了踪影。
“打给了一部手机,”少将回答道,“在同一个区域。你在哪儿?”
“好了,”詹妮弗打断了他,“我知道你的意思。去厨房吧?”
曾有一次哈维邀她http://www.99lib•net共进晚餐,但她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之后他也没再约过她。詹妮弗知道哈维对她一直抱有好感,也许不只是好感,但他们从不谈及这点。
“操。”尼克松“啪”地挂断电话,想搞清楚怎么回事。他本想叫住杰克,但是直觉告诉他不要轻举妄动。这个判断完全正确,因为没多久他弟弟就和奥麦利再次出现。他们走到街上,一辆出租车开过来,俩人一块儿钻进车后座。尼克松在车子开出视线范围之前记下了车牌号。
奥麦利思忖半晌。

一个男人背着帆布包朝酒吧走过去,尼克松闪身躲进暗处。那个男人很快就消失在酒吧里。一定是奥麦利。尼克松回电话给威廉森少将:“我觉得我们得叫增援了。”
“我母亲是爱尔兰人,愿她在天国安息,”哈维说,“这简直是太棒了!我们能有幸参与庆祝爱尔兰和平进程的活动!尽管只是参与了一丁点儿!我们99lib•net今晚将会和这些了不起的人在一起,他们为了结束几百年来的苦痛孜孜不倦地工作着,他们……”

她看了看手表。
“我现在没事了。”詹妮弗轻声说。她让自己平静下来,朝哈维笑笑,对方收回了安慰她的手。“时不时就会疼一下,没什么大不了的,谢谢你的关心。”
尼克松完全搞不清状况,他拿起手机准备打给哈里,这时林赛的电话打了进来。
“那可就有的说了,”杰克说。“重要的是,我找到了你。还有很多人都在到处找你,不过对我来说现在正是报仇的时候。”
“好啊,感谢上帝终于有人解开了。”他嘟囔着。
“我二十分钟内赶过去,但是我不能待太久。现在事情变得一团糟,他们抓走了杰克。先挂了,我得跟哈里谈谈。”
奥麦利开始回想到底哪里出了差错。他瞟了一眼杰克身后,有一对年轻夫妇正向他们走来。趁杰克不备,他抬起右膝用尽全力向杰克两腿之九*九*藏*书*网间踢去。
就在这时一辆出租车停在了酒吧外面,杰克从车里钻了出来,扫视一圈大街也走进了酒吧。
“别问我,”他说,“你在哪儿?”
“我想我已经解开谜团了。”她说。
“你在哪儿?”
“没错,”哈维回答说,“让我们举办一次难忘的晚宴吧,以后可能再也不会有这样一份客人名单了。我觉得自己比女王登基钻禧纪念庆典时还兴奋呢,这一定和我的爱尔兰血统有关。”
哈维不该死,我该怎么办呢?
“你是说你希望我已经死了,”杰克答道,“如你所见,我没死。你现在可是头号通缉犯。你到底想干什么?”
在河厅一个安静的角落里,詹妮弗和哈维正在休息。一阵突如其来的剧痛让她大叫出声,她用手揪紧腹部,忍不住想吐。哈维惊慌着赶紧跑到她边上。
“你是爱尔兰人?”詹妮弗转身看着他问道,“我都不知道呢。”
我怎么疑神疑鬼的。
“你的人追踪到那个电话没?”尼克松问。他站在基尔伯恩那间酒吧对面的一个商店门口。
“操九_九_藏_书_网!”他大喊着伸手去摸上衣口袋里的左轮手枪。“我以为你死了!”
他继续往前走,转进一条小巷,抄近路去他今天下午的第一个目的地。很快他拐入一条安静的小巷,不料迎面走来了个老熟人。
奥麦利把手机放进兜里,继续往前走。他很清楚后面有人在跟踪自己,不管是谁,都做得太明显了。他穿过一条马路停在一家商店的玻璃橱窗前看,背后什么人也没有。
“我在远处盯着,暂时没有什么动静,”尼克松说,“不,等等……我过会儿打给你。”
“不客气,”他回道,“我不愿看到你痛苦的样子,你不该承受这种痛苦。”
是时候出发了。奥麦利收拾好他的帆布包,打扫干净房间,最后一次锁上了门。
“对,去厨房。”哈维说着往厨房走去。詹妮弗默默地跟在后面。
“别!”林赛喊道,“你千万别和他谈!”
詹妮弗把手放在他肩膀上,冲他微笑。
“上帝啊,不,我不关心,我只是说……”
他正想往酒吧走,一辆黑色轿车从街角转弯过来一个急刹停在了门口。从
99lib.net
车里钻出四个人冲进酒吧,可没几分钟就又冲出来钻进车子迅速离去。
“所以我们不管那个女人了?”
“就像我说的,现在箭在弦上,她根本不可能阻止我们。她挖到的所有消息都不可能有什么结果,明天她就有更复杂的新闻可写了。”
杰克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击吓了一跳,摔倒在地,疼得几乎喘不过气来。那对夫妇跑上前来帮助他。为了摆脱他们,他只得直截了当地说自己没事,刚刚只是和朋友发生了争执,对方并未多疑就走开了。
“怎么了?要叫医生吗?”
“时间就要到了。我觉得我们该去厨房看看准备得怎么样了,客人很快就到了。”
“任务完成了,”来电的人说,“找到那个女人了吗?”
“没有,”奥麦利说,“但是已经不重要了。倒计时已经开始,他们现在已经无法阻止我们了。”
“我想在合同完成之前拿到尾款,我们说好的。”
“可以。你只要制造出个大麻烦把他们吓得屁滚尿流就行了,杀多少人我都不在乎,”奥麦利看了看手表确认时间,“一小时后老地方见。”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