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分
第十章
目录
第一部分
第一部分
第十章
第一部分
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
第二部分
第二部分
第二部分
第二部分
第二部分
上一页下一页
“原因很复杂。”他说。
对于过度捕杀狐狸通常心存愧疚,它只为了生存而捕猎。
而在北爱尔兰奥马市部队基地的一次袭击中,爱尔兰共和军把人肉炸弹绑在车上防止逃跑,同时还把他的妻子和孩子扣为人质。
在考虑下一步的行动之前,他先喝了杯热饮坐下,掏出他的平装书来。
藏身处在伦敦东区,很好找,他以前去过几次。跟以往一样,他这次也好好地隐匿了自己的行踪,就像狐狸那样——然而他并没有想象中藏得那么好。
“如你所知,牛津街爆炸案的作案者是个来自爱尔兰科克郡的年轻人,这一点我们已得到确认。我们还知道他有同伙。那个叫马丁·麦康纳基的男孩儿被他们用来做了人肉炸弹。目标应该是那天到他学校做演讲的高官,是个部长。但是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没有去学校,而是去了一家人多嘈杂的饭店,放在他书包里的手机发出信号引爆了炸弹。”

“为什么?”
“天呐!”林赛倒吸一口凉气。
“还要把我名声搞臭。”
“我们初步检验了一下那些毒品,九九藏书网是可卡因。猜猜是哪里来的?哥伦比亚。”
“我们生活在一个危险的时代,面临着危险的敌人和复杂的挑战。现在所有人都只关心基地组织和其他国际恐怖分子造成的威胁,这就给了爱尔兰反叛分子们可乘之机。他们一直在暗中活动,以求发展成规模小、进攻性强、组织严密、装备精良且威胁巨大的组织。我们相信,他们即将在英国展开一轮规模空前的恐怖袭击,而上周的爆炸事件仅仅是个开始。”
“我听说你还有别的工作要给我?”巴科放下手枪。
林赛不知道少将是否在开玩笑。
“他们是真的要置你于死地啊。”

“你们会查到这跟一个爱尔兰人有牵连。”杰克对他说。
“这个嘛,我倒是有一个提议。”
哈里挂上电话,走到窗边凝视着伦敦的天际线。罗斯·伍兹死得不冤,她是自作自受。
林赛很不情愿,但也只能点头答应。
被捕的那天,杰克在帕丁顿格林警察局接受了整整三个小时的审问。他不停地向警方解释自己的处境。总督察迈肯尼一开始并不相信他九九藏书的话,但是杰克能感觉到他似乎慢慢弄清楚了状况。
林赛记得自己看过一条这样的袭击报道:一伙蒙面的爱尔兰共和军武装分子掳掠了当地部队战俘营中一位天主教厨子的亲属,逼他开着装有1000磅炸药的车子冲向爱尔兰和北爱尔兰交界处科石琴的英军检查站。车子一到检查站就被遥控引爆,炸死了那个厨子和五名皇家步兵团的士兵。
哈里清了清嗓子又坐了下来,双手抱在胸前,注视着一脸疑惑的林赛。
林赛的进展不错。她设法让哈里·威廉森少将跟她的编辑弗兰克取得了联系,现在哈里欠她一个人情了。
罗斯是巴科的第一个女人。那个时候罗斯对他很好,而这些年来他们一直保持着联系,时机合适的时候他们也会偶尔见一面。但后来罗斯越走越远,最终进了监狱,罪名是合谋策划爆炸、私藏军火和毒品。
可是她本性难移,所以一出狱就重操旧业。对此巴科一点都不奇怪:罗斯跟英国佬天生有仇,她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现在林赛听到了具体细节,这些细节放在她的报道里可是世界级的独家报道。但她知道自己没法这么写,没准儿是可以九九藏书网的呢?
“赶紧给我收起来,”少将隔着桌子俯身冲她大吼,“不准录音,不准记录。”
“你这日子过得……怎么说呢,很有趣嘛,克罗瑟斯先生,不过这应该不是你的真名吧?”
“我们已经在继续调查了。可问题是我们该拿你怎么办呢?”
我可算知道尼克松是跟谁学的了,林赛想,收起录音机冲着少将笑了笑。
“你不会认为他们真的会将炸弹安置在人体内吧?就像那个叫奥博尔的女人?或者像基地组织那样?”她问道。
“是的。这次你得出趟远门。”
狐狸通常都是老死的。
“从哥伦比亚回来我就去办了更名手续。不过现在看来毫无作用,那群混蛋还是找到了我。”
四点四十五分,哈里打开办公室门说抱歉让她久等了,将她迎到办公桌旁坐下。
“尼克松,”林赛问,“他到底在搞什么?”
“小姐,你观察力真的很敏锐!不过套用间谍小说里的话就是:如果我告诉了你,我就只能杀了你。”
他停下来看着林赛,对方正专心致志地听着,而他的话也证实了林赛此前的调查结论。

巴科读到这里
藏书网
停了下来,思忖着这些话的真实性,然后继续往下读。
“我喜欢出远门,”哥伦比亚人说,“我现在干的就是出远门。”
读到这里他笑了。知道这一点让他很欣慰,非常的欣慰。
“我报道的任何事情纯属推测,和任何人无关。除非我能从其他渠道得到证实,我才会说这是事实。”林赛说着拿出了数码录音机。
哈里起身走到窗前看着窗外的伦敦,思忖着该如何组织语言。
巴科马上就听出了那个爱尔兰人的声音,打开了门。
“你他妈觉得呢?”来人答道,“让我们进去。”
林赛和哈里约好四点半见面,不过因为没事可做,她提前十分钟就到了。她在哈里办公室门口狭窄的过道上找了个位置,坐立不安地等着。
“我们先说清楚,这次对话内容不得公开。你不能引用我说的话,而我的名字也绝不能出现——任何地方都不能。明白吗?”
林赛走后没多久,少将就接到了从曼切斯特打来的电话。警方接到了宾馆经理的电话,他惊恐地说在浴室发现了罗斯·伍兹的尸体。表面看她是溺水而亡,但是随后在她脖子上发现的印迹说明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好久不见,见到你真好——真99lib•net的。”两个人走进门来,高个子边说边狠狠地拥抱了一下巴科。他和巴科上次分手时闹得有些不愉快,但现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必须合作。幸好巴科不是爱尔兰人,要不警察早就盯上他了。
威廉森少将神经质地笑了。
少将忍不住苦笑了一下。
“是的,”少将打断了林赛的思绪,“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我们必须封锁这条消息,至少要再等几个星期才能公开。”
巴科刚把书合上塞在座位旁,就听到轻轻的敲门声。他从一个坐垫下掏出枪,起身问道:
捕食者很少会在自己的领地上捕猎。每天出发捕食前,狐狸会在自己的领地上遇到野鸡或野兔。但是狐狸只是追着它们玩儿。只有到了捕食的区域,狐狸才会发起进攻。
人肉炸弹,过去也被称为代理人炸弹,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早期爱尔兰共和军惯用的伎俩。那时候,他们绑架英国安全部队或者政府工作人员的家属,然后逼迫这些工作人员开着装有炸弹的汽车前往英国的军事目标。当这招失灵后,恐怖分子就开始改用无辜百姓了。
“谁?”
透过云层间的缝隙,伦敦隐约可见。巴科尽量不再去想往事。从曼切斯特起飞的航班即将在希思罗机场降落。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