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分
第五章
目录
第一部分
第五章
第一部分
第一部分
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
第二部分
第二部分
第二部分
第二部分
第二部分
上一页下一页
没人比罗斯更清楚这一点了,她在想是否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
“是。”
“比如?”罗斯的手抚摸着他的大腿根部,“比如怎么去偷鸡?”
“骗子!”
“你也应该看看,”巴科建议道,目光离开书看着她。“你会学到些有用的东西。”
“而且还狡猾,”罗斯补充道,“跟你一样。”
杰克让开路,车子倒出来开上车道,高度抛光的车身在阳光下闪闪发亮。他看着车子调头,朝房子右边的大门开去,一转眼就消失在树丛里。
“怎么回事?到底他妈的怎么回事?”
“我的手杖。”部长边说边伸手去拿。手杖靠门放着,是专门从国外进口的黑刺李木手杖。
杰克围着车子仔细检查是否有被动过手脚的痕迹,没发现任何异样。他又趴在地上察看车底,认真检查四个车轮拱——汽车炸弹通常都安在这里。一公斤塞姆汀塑胶炸药装置就足以让车上所有的人下地狱。
罗斯要给其他爱尔兰共和军成员提个醒。自从《贝尔法斯特协议》的签署开启了北爱和平进程以后,他们都变得心慈手软了。
人们都说过去好比过眼云烟,但杰
九*九*藏*书*网
克可不这么认为:往事都历历在目。他清楚地记得那个早上,哥伦比亚司法部长正要离开隐匿在麦德林市郊森林的住所,准备出发上班。
保镖们一下子把部长推倒在台阶上,拔出手枪。
杰克绕过水池,盯着那个穿衬衫短裤的老人看,对方正在打扫过道上的落叶。杰克知道他叫帕蒂拉,已经为桑切斯先生工作了三年又四个月,完全值得信任。
“那我给你讲讲狐狸的事吧,好不好?”
杰克走出车库,沐浴在温暖的阳光里。帕蒂拉仍然在水池边扫地。过了一会儿,司机罗德里格兹拿着车钥匙从房子里走出来。
“这本该死的书到底哪里好看了?”她轻轻地咬着他的左耳垂。
“好吧,说来听听。”罗斯打消了疑虑。手下的那帮小子知道他们该干什么。
“马上。他说他需要锻炼,今天早上想走到大路上去。我把车开到大门口去等他,”罗德里格兹边说边走进了车库。
杰克松了口气,来到房子前等着部长和他的两个保镖出来。这两个贴身保镖跟部长形影不离,每天24小时地陪在他九*九*藏*书*网身边。佐治·桑切斯可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冒险,作为司法部长,他是毒枭们的头号目标,仅去年就有四起针对他的谋杀未遂案件。
“不好!”杰克大叫着冲过来。
巴科挪动身体摆脱了罗斯的手,继续看书。罗斯躺回床上,拉过被单盖住自己的头。巴科放下书。
杰克起身微笑,车子是安全的。他确信自己没有放过任何蛛丝马迹,然后走到墙边拿起电话通知屋里的人。
马丁打定主意,他不想继续跟着这个男人耗下去,于是挣脱了男人的手开始拔足狂奔。
“老爷子准备好出门了吗?”
“要竞争要获胜,你都必须要了解对手,是不是?”
“可以叫司机把车开到大门了,一切正常。”说完他又把听筒挂回原处。
“你知道吗?狐狸原本藏身于森林和树林,没有人见过它们,但是现在几乎人人都能看到狐狸,因为它们已经冒险走出丛林进入城市。他们什么都不怕,连人也不怕。它们专门追捕那些容易得手的猎物。而且狐狸是离群动物、独行者,也是捕猎高手。”
“讲的狐狸。”他答道。
马丁看到街角有个咖啡店,藏书网立刻跑向那里拉开店门躲进去。几秒钟后,一声巨响,整栋楼被夷为平地。
巴科扯开被子跨到她身上。
那个男人押着马丁走在南肯辛顿的福函路上。他停下来把手机贴在耳朵上。

杰克非常清楚自己肩上的重任。部长终于出来了,保镖们紧随其后。
“再动一下我就打烂你的头!”
“你知道个屁。”
“那个混蛋呢?罗德里格兹在哪里?”一个保镖怒吼着,赶紧上前扶住部长。
“我想我们再也见不到那个混蛋了。”杰克回答。
其中一人用枪抵着杰克的头。
其中有两起还是家里的员工干的,一个是园丁,试图用除草机袭击他;另一个是厨子,在他的早餐里投毒。
“今天又是个大晴天呀。”他看看四周说,杰克点头赞同。
“随你怎么说。”
“操,你最好有好消息给我。她可不会高兴的,你也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有时候她可是个十足的婊子。”

“你这小杂种!”男人嚷着追http://www.99lib.net了过去。
“我想回家,”马丁颤抖着说,“我知道你们是谁,我知道你们想干什么,但我发誓一定不会说出去的,永远不说。”
他们在一个废弃的商店门口停了下来。男人抬手看了看手表,还有两分钟。
“不高兴啦?”
“放开我!”杰克毫不理会,继续大吼,“你没看出来吗?”
男人低头盯着马丁。
部长摔倒在地,疼得大叫,左臂两处骨折。与此同时保镖们冲向杰克,把他撂倒在地。
他们顺着杰克的目光看去,是手杖。
看到杰克,部长停下来冲他挥了挥手。杰克笑着向他点头致意。保镖们和往常一样面无表情,眼神冷漠而警惕地观察着周围的一切。
“什么样的狐狸?”
车库门是锁着的,跟昨晚他离开时一样,没有任何非法入侵的迹象。他用万能钥匙打开车库门,阳光漫进来赶走了车库里的黑暗,露出了锃亮的红色豪华轿车。
“那根该死的手杖是个诱杀装置!”
“你多大?”
这时,保镖们才发现手杖上绑着些金属线,一直延伸到花盆。
“就是那种耳朵尖尖的、腿短短的、尾巴毛茸茸的狐狸。”
他们回到床上
九_九_藏_书_网
继续亲热。心满意足后巴科单手撑起身,继续看书,罗斯则趴在他的肩膀上。

“小兔崽子没照做。”
绕过转角的花圃就看得到车库,左边是司法部长的官邸,绿色的森林和蔚蓝的天空映衬着这栋白色建筑。
这是杰克当政府安全顾问的第三个星期。正如比尔所说,这钱很好挣:除了日常公务外就没有什么事了。
“十四”
“哦,”罗斯的手温柔地爱抚着他的身体,“我不知道你还喜欢狐狸。”
“你这家伙在说什么?”
“赶紧把他带走,”杰克吼道。他看着部长挣扎着爬起来,疼得脸都变了形,左手无力地垂下来。
男人抓紧马丁的胳膊,把他拖到人行道灯柱旁,将手机扔进了垃圾桶,接着从夹克里又掏出一个手机。
“听不见你说什么,我在睡觉!”
“五分钟后打给你。把手机扔了,换一个。”
“别急,他就在我旁边。那我现在该怎么办?”
“听着,”罗斯赌气说,“我可不愿意跟狐狸一起争你。”
巴科从床上坐了起来。
“你当然是知道的,”他提醒道,“你忘了而已。”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