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窥见死尸
目录
第九章 窥见死尸
上一页下一页
他的声调带有警告的意味,这是一种占有者由于自豪感而发出的警告;孩子们趁还有时间赶紧吃。估计孩子们不会马上停止,杰克就从那根圆木上——那是他的宝座——站起来,漫步到草地边上。他似乎是在那张花脸后面俯看着拉尔夫和猪崽子。他们俩在沙地的那一边,并移远了一点,拉尔夫边吃边看着火堆,他注意到了,虽然并不理解,此刻衬着暗淡的光线火焰可以看得见了。傍晚来临了,不是带着宁静的甜美,而是带着暴力的威胁。
“停下!”猪崽子叫喊道,“听见没有?”
“当心我的眼镜儿,”猪崽子说。“眼镜弄上水我就得爬出去擦干。”
过一会儿树上交织垂挂下来的藤蔓越来越少,树丛中筛下自天而降的珍珠色的散光。这儿是这个岛的岛脊,山下平卧着稍稍高起的地形,树林也不再是密密的丛林。在这儿,宽阔的空地上散布着乱丛棵子和高大的树木,他顺着地势向上,树林更开阔了。他继续朝前走,由于疲劳而跌跌撞撞,但并不停止前进。平素明亮的眼神从他的双眸中消失了,西蒙像个老头儿似的,以一种阴郁的决心不停地走着。
“就是为了一点肉——”
猪崽子俯首拨动着水下的沙子,没看拉尔夫。
“每个人都吃够了吗?”
“那又怎么办呢?”
“我们不要听。”
“谁愿意加入到我的队伍里来?”
“随他们去,”拉尔夫不自在地说道,“我可不在乎。”
杰克开口道:
“那就是他们所去的地方,杰克那一帮。”
杰克又不理他了。
猎手们不安地看着天空,躲避着雨点的袭击。一阵焦虑使孩子们左摇右晃,没有目的地乱动起来。忽隐忽现的闪电更亮了,隆隆的雷声几乎使人忍受不住。小家伙们尖叫着四散奔逃。
黑沉沉的穹苍绽裂开一道蓝白色的口子。霎时间,在孩子们的上方响起了豁喇一声巨响,就像有一条巨鞭在抽打他们似的。合唱的调子升高了,带着一种感情的迸发。
“杀野兽哟!割喉咙哟!放它血哟!”
杰克又舞了舞长矛。
“谁想加入到我的队伍里来一起玩?”
“还有比尔?”
杰克站起身,挥舞着长矛。
森林的那一边闪过一道明晃晃的闪电,霹雳又炸开了,一个小家伙哭起来。大滴大滴的雨点落到他们中间,每一滴打下来都发出一记声响。
杰克又不耐烦地问道:
“跳咱们的舞!来吧!跳舞!”
“人都到哪儿去了?”
猪崽子和拉尔夫来到有草的岩石台边缘;孩子们看到他们来了,就一个个都不讲话了,只有杰克旁边的那个还在讲。随后,他也不说话了,杰克转身回到原来坐的地方,他盯着他们俩好一会儿,火堆噼噼啪啪的响声压倒了浪击礁石的沉闷的低音,成了最响的声音。拉尔夫把目光移开去,萨姆却以为拉尔夫向他转过身来是要指责他,于是放下啃了一半的骨头,一边神经质地格格地笑笑。拉尔夫不稳地走了一步,指着一
九*九*藏*书*网
棵棕榈树,低声地向猪崽子说了什么,他们俩也像萨姆一样格格地笑了。拉尔夫把脚从沙地里拔出来,开始闲逛过去。猪崽子想吹口哨。
“你没带着它,”杰克嘲讽地说。“你把它丢在那儿没有带来。明白些,放聪明点吧?海螺在岛的这一头不算数——”
猪崽子指着平台以外更远的地方。
“也许咱们也应该去。”
“我愿。”
拉尔夫猛地一动,一个趔趄。一些孩子向他转过去。
“萨姆埃里克在哪儿?”
西蒙感到膝盖猛地撞到山岩上。他慢慢地朝前蠕动着,一会儿他就明白了。绳索绕作一团、互相牵扯,为他展示了这种拙劣模仿的动力结构;他细看着白花花的鼻梁骨,牙齿,腐烂不堪的外貌。他看到一层层的橡皮和帆布多么无情地把本该烂掉的可怜的身子拉扯在一起。接着又吹过了一阵风,那身形又被提起来,鞠着躬,朝他散发出一股恶臭。西蒙四肢贴地,把肚子里的东西都呕了出来。随后他把降落伞的伞绳揪到手中,把缠在山岩上的解开,那身形这才摆脱了狂风的肆虐。
拉尔夫脸红耳赤。
在靠海岸方向的浅滩边缘,不断推进的一片明亮的海水中,充满了奇怪的、银色身体的小生物,它们长着炯炯的小眼睛。各处都有一块块较大的卵石被隔绝空气,包上了一层珍珠。潮水涨到了沙滩上被雨点打成的一个个坑,把一切都铺上一层银色。此刻磷光触到了从破裂的身体里渗出来的第一批血迹,小生物在浅滩边缘聚集起来,形成一片移动着的光影。潮水继续上涨,西蒙粗硬的头发披上了一层亮光。他的脸颊镶上了一条银边,弯弯的肩膀就像是大理石雕出来的。那些奇怪的、如影随形的小生物,长着炯炯的眼睛,拖着雾汽的尾巴,在西蒙的头旁边忙碌着。西蒙的身子从沙滩上抬起一点儿,嘴里冒出一个气泡,连气带水发出扑的一声。然后他的身子渐渐地浮在海水之中。
此刻从恐怖中又出现了另一种渴望,强烈、紧迫而又盲目的渴望。
西蒙对着空地大声说道:
“好吧,好吧,”拉尔夫说道。“别发脾气嘛。”
“火堆——得救。”
“给他们拿点肉。”
杰克跳到沙地上。
“也许他们正躺在窝棚里。”
他们头上又裂开了一道蓝白色锯子状的口子,带有硫磺味的霹雳声又猛地打将下来。此时小家伙们从森林边飞奔出来,他们尖声怪叫、四散乱逃,有一个冲破了大家伙们的圆圈,惊恐地叫道:
孩子们在杰克面前的草地上排列成行,但是拉尔夫和猪崽子仍然站在低一英尺的松松的沙地上。杰克暂时不理他们俩,他转过假面具似的脸部,俯视着坐在地上的孩子们,并用长矛指着他们。
“又要下雨了。”
“杀野兽哟!割喉咙哟!放它血哟!”
“我给你们吃的,”杰克说道,“我的猎手们会保护你们免遭野兽的伤害。谁愿意加入到我的队
www.99lib.net
伍里来?”
“我要吹海螺了,”拉尔夫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我要召开大会。”
突然响起一声霹雳。不是沉闷的隆隆雷声,而是豁喇一声猛烈的爆裂声。
一阵风吹得他踉踉跄跄,西蒙看到自己已经到了开阔地,在黄铜色的天穹之下,在山岩之上。他感到自己的双腿没劲,舌头一直发痛。风吹到山顶时他看到了什么东西在动弹:背衬着乌云有一样蓝色的东西在摇曳。西蒙努力朝前走着,风又来了,此刻风势更强,猛吹过森林里成片的树梢,树梢被吹低了头,发出阵阵的怒号。西蒙看到山顶上有一个隆起的东西突然端坐起来,俯看着他。西蒙把脸遮住,继续吃力地往前走。
他愤怒地朝拉尔夫脸上泼着水。
早在拉尔夫和猪崽子赶到杰克那块地盘以前,他们就听到了那伙人的闹声。在森林和海岸之间,在棕榈树留出一条宽宽的、带状草根土的地方,有一片草。从草根土的边缘再往下走一步,就是超出潮汐最高水位的白晃晃的、吹散开的沙地,这沙地暖暖的、干乎乎的、经过人们的踩踏。在沙地下还有一块岩石朝外伸到了环礁湖中。在这岩石之外是一小段沙滩,再往外就靠着海水。岩石上燃烧着火堆,烤猪肉的脂油滴滴答答地掉进从这里望过去看不见的火焰之中。除了猪崽子、拉尔夫、西蒙,还有两个管烤猪的,岛上所有的孩子都聚在草根土上。他们笑呀、唱呀,有的在草地上躺着、有的蹲着、有的站着,手里都拿着吃的。可是从他们油污的面孔来判断,猪肉已经吃得差不多了;有些孩子手持椰子壳喝着。在聚会以前,他们把一根大圆木拖到草地中央,杰克涂着涂料,戴着花冠,像个偶像似的坐在那儿。在他身旁,绿色树叶上堆放着猪肉,还有野果和盛满了水的椰子壳。
“杀野兽哟!割喉咙哟!放它血哟!”
“我不喜欢那些乌云。还记得咱们刚着陆时的那阵大雨吗?”
“谁打算加入到我的队伍里来?”
亨利给他拿了个椰子壳,杰克边喝边透过锯齿状的果壳边缘观察着猪崽子和拉尔夫。权力在他褐色的、隆起的前臂上;权威在他的肩上,像野猿似的在他耳边喋喋而语。
“全体坐下。”
“杀野兽哟!割喉咙哟!放它血哟!”
“海螺在这儿也算数,”拉尔夫说,“在整个岛上都管用。”
在地球曲面的某个黑暗部分,太阳和月亮正在发挥着引力;地球的固体部分在转动,地球表面的水却被牵住,在一边微微地上涨。潮水的大浪沿着岛屿向前推移,海水越涨越高。一条由充满了好奇心的小生物组成的闪亮的边镶在西蒙尸体的四周;在星座稳定的光芒的照耀之下,它本身也是银光闪闪的;就这样,西蒙的尸体轻轻地漂向辽阔的大海。
“我。”
拉尔夫忙看着他,猪崽子脸红了。
拉尔夫一头潜入水潭。两个小家伙正在潭边玩耍,他们试图从比血还温暖的湿润
99lib.net
中得到慰抚。猪崽子取下眼镜,拘谨地迈到水中,随后又戴上眼镜。拉尔夫浮到水面上,朝猪崽子喷出一股水。
在这当口,在火堆旁烤肉的孩子们突地拖着好大一块肉朝草地奔过来。他们撞到猪崽子身上,猪崽子被烫得哇哇乱叫跺脚乱跳。拉尔夫立刻和那群孩子连成了一气,暴风雨般的哄笑缓和了他们之间的气氛。猪崽子又一次成了众矢之的,人人兴高采烈,情绪也正常了。
猪崽子往后躺在水潭倾斜的沙岸上。他挺着肚子,让肚子上的水干掉。拉尔夫朝天喷水。人们可以根据云中光斑的移动来猜测太阳的趋向。拉尔夫跪在水中东张西望。
“野兽!野兽!”
“你自己也跑来啦!”杰克喊道。“瞧瞧你手里的那根骨头吧!”
“杀野兽哟!割喉咙哟!放它血哟!干掉它哟!”
然后乌云分开了,像瀑布似的下起了倾盆大雨,雨水从山顶上溅下来,把树上的青枝绿叶打落下来;雨水倾泻到沙滩上正在打闹的孩子们身上,就像是冷水淋浴。不一会儿那群孩子四散开来,一个个人影跌跌撞撞地跑开去。只有那“野兽”静静地躺在那儿,离海边几码远。即使在大雨滂沱之中,他们也能看得出那“野兽”小得可怜,它的鲜血染红了沙滩。
由于鼻子流血,西蒙的痉挛过去了,他进入昏昏欲睡的状态。他躺在毯子似的藤蔓之中,傍晚渐渐地过去,放炮似的隆隆雷声仍在响着。西蒙终于醒过来,模模糊糊地看到贴近在脸颊边的黑色泥土。他仍然一动不动,只是躺在那儿,脸侧靠着地面,眼睛呆滞地看着前面。然后他翻过身来,把脚缩到身下,拉着藤蔓站立起来。藤蔓摇动不已,成群的苍蝇从内脏上嗡地飞开,发出邪恶的噪声,又一窝蜂地落回原处。西蒙站了起来。光线是神秘的。蝇王悬挂在木棒上,像个黑色的球。
拉尔夫又喷出一股水,可没射中。他取笑猪崽子,指望他会像平常那样逆来顺受地退却,受辱也默不作声。不料猪崽子却也用手拍起水来。
“我愿意。”
猪崽子坐起来。
“每个人都吃够了吗?”
猪崽子正透过眼镜审察着渐渐暗下来的天空。
天上蓝白色的口子一动也不动,雷响声令人难以忍受。西蒙大声地叫喊着,山上有个死人。
“给我点喝的。”
苍蝇也已经发现了那个身形。有生命的运动一时把它们吓得飞开了,苍蝇围着那东西的脑袋形成一朵黑云。随后蓝色的降落伞倒坍下来,臃肿的身形更朝前倾,发出叹息的声音,而苍蝇则再一次停落下来。
圆圈变成了一个马蹄形。有一个东西正从森林里爬出来。吃不准爬出来的是个什么东西,黑咕隆咚的。在“野兽”面前孩子们发出受伤似的尖利急叫。“野兽”磕磕绊绊地爬进马蹄形的圈圈。
猪崽子碰碰拉尔夫的手腕。
此刻一阵大风把雨吹向一边,雨水从树上像小瀑布似的落下。山顶上的降落伞被风吹得鼓起来,并开始移动;伞九九藏书下的人也被带动了,它直立起来,旋转着,接着摇摇晃晃地朝下穿过一大片濛濛细雨,以笨拙的脚步擦过高高的树梢;它往下摔,一直往下摔,朝海滩降落下去。孩子们尖叫着冲到黑暗的地方躲起来。降落伞带着人身继续向前,在环礁湖水面上划出波浪,从礁石上方撞过去,飘向大海。夜半时分雨收云散,夜空又一次布满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明亮的星星。随后微风也消失了。从岩缝里流出的涓涓细流,经过一片又一片的树叶往下滴淌,最后流到岛上灰褐的泥土里;除了这雨水的滴滴答答的声音之外,其他什么响声也没有。空气清凉、湿润、澄澈;一会儿甚至连水滴声也停了下来。“野兽”在灰白的海滩上蜷缩成一团,血迹渐渐地渗透开去。
最后他转过脸去俯瞰海滩。平台旁的火堆看来已经灭了,至少没有在冒烟。沿着海滩再过去,在小河的另一边,靠近一大块平坦的岩石,一缕细烟在空中冉冉上升。西蒙忘掉了苍蝇,他用双手圈住眼睛凝视着烟。即使在那样的距离,还可以依稀看到大多数的孩子——也许是全部孩子——都在那儿。那么他们是为了避开野兽,已经把营盘搬过去了吧。想到这儿,西蒙把身子转向坐在他身旁那发出恶臭的、可怜的破烂东西。野兽是无害而又是恐怖的,必须尽早地把这个消息传给其他人。他开始走下山去。下面两条腿有点支撑不住,即使他尽很大的努力,也只能做到蹒跚而行。
拉尔夫又喷起了水。
“还有打猎,”拉尔夫精明地说,“装作是一个部落,涂上野蛮人打仗前涂的涂料。”
“但愿快点下雨。”
当潮水的大浪流动的时候,环礁湖的边缘成了一条慢慢向前伸展的磷光带。清澈的海水映照出清澈的夜空和辉光闪闪的群星座。磷光带在小沙粒和小卵石旁膨胀扩大;浮动着的磷光以一个个小圈圈紧包着小石粒,随后突如其来地,无声无息地裹着小石粒向前移动。
“要下暴雨了,”拉尔夫说,“这下你们该碰上咱们刚降落到岛上时下的大雨了。现在看来是谁更聪明?你们的窝棚在哪儿?你们打算怎么办?”
“那你打算拿海螺派什么用?”
“洗澡,”拉尔夫说,“只有这件事可做。”
“我是说——去弄弄清楚,的确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他跌跌撞撞地穿过厚厚的沙地,跑到火堆另一边的空阔的岩石上。在耀眼的闪电的间歇中,空中是黑沉沉的,令人害怕;孩子们吵吵嚷嚷地跟着他。罗杰装作一头野猪,呼噜呼噜地哼哼着冲向杰克,杰克则朝边上让。猎手们拿起长矛,管烤肉的拿起木叉和余下的木柴。一个圆圈在跑动、在扩大,孩子们和唱的声音也越来越响。罗杰模仿着野猪受到惊吓的样子,小家伙们在圆圈的外围跑着、跳着。猪崽子和拉尔夫受到穹苍的威胁,感到迫切地要加入这个发疯似的,但又使人有点安全感的一伙人当中去。他们高兴地触摸人构成的像篱笆似的褐色的
99lib•net
背脊,这道篱笆把恐怖包围了起来,使它成了可以被控制的东西。
带木叉的孩子们给了拉尔夫和猪崽子各一大块肥肉。他俩馋涎欲滴地把肉接住,就站着吃起来,天空呈黄铜色,雷声隆隆,预告着暴风雨即将来临。
猪崽子停止击水。
没有回答。西蒙转脸避开空地,慢慢地爬出了藤蔓,他处在森林的薄暮之中。西蒙意气消沉地在树干之中走着,脸上毫无表情,嘴上和下巴上血迹斑斑。只是有时候他撩开一根根藤蔓,根据地形的趋势选择方向,嘴中才嘟囔着听不出话音的话语。
拉尔夫仔细地看着一排排孩子。从他们那儿是得不到帮助的,拉尔夫转过脸去,心乱如麻,大汗淋漓。猪崽子低声说着:
“我说过你们是猎手,那是你们的活儿。”
“我头痛,空气凉快一点就好了。”
孩子们开始有节奏地兜着圈圈跑,他们的合唱也不再只是起初那表面的兴奋,而是开始像脉搏那样一起一落地跳个不停。罗杰停止装扮野猪,又扮作了猎手,因而圈子当中变得空空的。有些小家伙自个儿组起了一个小圆圈;大小两个圆圈不停地转,似乎重复地转会自然而然地获得安全一样。这就像是一个有机体在跳动和跺脚。
还有肉多余下来,有的在小木叉上烤得嘶嘶作响,有的堆放在绿色的大叶子上。猪崽子肚子不争气,他把肉已经啃光了的骨头丢到海滩上,弯下腰去想再要一点。
“走吧。会惹出麻烦来的。咱们也吃过肉了。”
“我是头头,”拉尔夫声音颤抖地说道。“火堆怎么样?我有海螺——”
“我是头头,”拉尔夫说,“是你们选我的。我们要把火堆一直维持着。此刻你们却哪儿有吃就往哪儿跑——”
岛的上空乌云还在集结。暑热的气流整天不断地从山上升起,直冲到一万英尺的高空;无数旋转着的气团堆聚起静电,空中似乎随时都可能发生爆炸。将近傍晚时分,太阳已经落山了,黄铜色的炫目的光取代了明亮的日光。甚至连从海上吹来的微风也是热乎乎的,没有能使人恢复精神的凉意。水上,树上,岩石粉红的表面上,色彩都在暗淡下去,灰褐色的乌云低覆着。除了苍蝇闹哄哄地使蝇王变得更黑,使掏出的内脏看上去就像一堆闪闪发亮的煤块,一切都在沉寂下去,甚至当西蒙鼻子里有一根血管破裂,鲜血喷洒而出的时候,苍蝇也宁可选择猪的臭味,而任凭西蒙留在一边。
“我就盼咱们可以回家。”
一条条木棒揍下去,重新围成一个圈圈的孩子们的嘴发出嘎吱嘎吱咬嚼的声音和尖叫声。“野兽”在圈子当中双膝着地,手臂交叠地护着面孔。衬着电闪雷鸣的巨响,“它”大叫大嚷山上有个死尸。“野兽”挣扎着朝前,冲破了包围圈,从笔直的岩石边缘摔倒在下面靠近海水的沙滩上。人群立刻跟着它蜂拥而下,他们从岩石上涌下去,跳到“野兽”身上,叫着、打着、咬着、撕着。没有话语、也没有动作,只有牙齿和爪子在撕扯。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