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
目录
第一部
第二部
第二部
第二部
第三部
第三部
第三部
第四部
第四部
第四部
第五部
第五部
第五部
第五部
第六部
六三
第六部
第六部
第六部
第七部
第七部
第七部
上一页下一页
一三四九年一月至一三五一年一月

六三

“我想要你召集一次教会法庭,重新审理我的巫术一案。”
“你父亲是干什么的?”
埃尔弗里克语塞了。
凯瑞丝吃了一惊。“还没到吃正餐的时间呢!”
“把那只鸡送到圣彼得教堂去,交给迈克尔神父。就说托比和乔会去为贪心罪请求宽恕。”
伊丽莎白又换了一种辩白。“我相信这是菲利蒙的主意。”
“当然不是啦。没得病的医生们是干什么吃的?”艾丽丝对这种行为不解,完全是站在她丈夫保护人的一边,“我想不通。”
凯瑞丝注视着众人的面孔。埃尔弗里克愤愤不平。梅尔辛略带微笑:猜想她为这位置已经亲自出马,为她也为全镇庆幸;只有他嘴角沮丧的扭动声明,他明白这会使她远离他的怀抱。其余的人全都喜形于色。他们了解而且信赖她,她的一留和戈德温的一跑,更让他们对她忠诚。
凯瑞丝意识到,她必得对全体有头面的商人讲一讲,而且越早越好。“我希望你能召开一次会议。”她对埃尔弗里克说。随后她又想起了一个更有说服力的方式。“主教想要教区公会在今天正餐后开会。请通知各会员。”
“当然是明确我无辜。这件事不办,我就难以实施权力。任何不同意我的决定的人都会指出我受过指控,从而轻而易举地拆我的墙脚。”
“我听说了一些情况。”
她假作思考这一提议,仿佛她还没想到似的。“我能处理一切次要问题——经管修士们的钱财和土地——可是我无法做你能做的事,主教大人。我不能主持圣餐仪式。”
“那个副院长助理?”亨利满脸轻蔑,“负责的是戈德温,而不是菲利蒙。戈德温应该承担责任。”
面包师贝蒂说:“不是。”
“你没看到他们?”
“我叫杰西卡,副院长嬷嬷——治安官约翰的女儿。”
“很高兴听到她好。”
“伊丝梅。”
凯瑞丝走了。亨利主教毫无魅力,但看来还干练,她觉得她可以跟他合作。或许他是那种人:以事情的是非曲直为基础作出决定,而不是站在他认为可以引为同盟的人的一边。那将是一个令人兴奋的变化。
“我去问问他。”凯瑞丝想不好自己该不该做一点礼貌的姿态。艾丽丝没有亲生孩子,但有个继女。“格丽塞尔达还好吧?”凯瑞丝问。
“他叔叔染匠彼得害了瘟疫,故去了。他的妻子儿女也全都死了,所以邓肯就继承了他的全部家财,可他只知道把钱花到酒上。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呢。”
“裁缝,我也能缝得很细密的,可是没人买布啊——他们可以从死人家中随便拿什么。”
简说:“第三只鸡怎么办?”
埃尔弗里克说话了。“你说完了吗,凯瑞丝嬷嬷?”
圣彼得教堂在镇子的西头。凯瑞丝穿过弯曲的街道西行时,遇上了两个男人在斗殴。他们互相谩骂,还粗野地动起了拳头。两个女人,大概是他们的老婆,在高声辱骂,一小伙邻居则在看热闹。最近的一个住家的房门已经倒在地上。近旁是个细枝编的笼子,里面扣着三只活鸡。
“你不知道他们打算跑掉?”
这时,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其中一个走出了门。
“这样看来,在我接受这一荣誉之前——”
“修士们全都跑了,”凯瑞丝告诉她,“他们准是在夜里走的。”
他们都面带着羞愧之色了。
“我就要处理它了。”凯瑞丝说道。她瞧了瞧看热闹的人群,指着一个十一二岁、模样机灵的女孩。“你叫什么名字?”
她不敢看凯瑞丝,只是摇了摇头。
“回来!”埃尔弗里克嚷着,“我还没有结束会议呢!”
她垂下眼皮。“我很难过,嬷嬷。我太饿了。”
凯瑞丝给她倒了一杯苹果汁。“你怎么会挨饿呢?”她问。
她们来到修道院,凯瑞丝带伊丝梅进了厨房,里面正在一名叫乌娜的见习修女的监督下准备修女的正餐。约瑟芬妮厨师害瘟疫躺倒了。“给这孩子一些面包和黄油。”凯瑞丝对乌娜说。
埃尔弗里克无视众人的情绪。“我们像奴隶似的坐在这里,听凭一个女人向我们宣讲这城里的法律。凭谁的权力要把醉汉关禁闭?是她的。谁是遗产继承的最终法官?是她。谁来安置城里的孤儿?还是她。你们来这里干吗的?你们不是男子汉吗?”
“他把什么都拿走了!”
这也是她可以向主教索取的恰当时刻。这个主意给人很多遐想的空间……
“抓紧时间调查戈德温的去向,我希望在我离开镇子之前,能有个答复。”
凯瑞丝说:“如果你想要这镇子遵从你的希冀,你就需要给他们一个印象:这是你个人的九九藏书网决定。教区公会的会议就要开始了。如果你愿意,主教,我希望你出席并当场宣布。”
她拉起少女的胳膊,领着她向修道院走去。“你叫什么名字?”她问。
凯瑞丝穿过街道来到埃尔弗里克的家,走了进去。她姐姐艾丽丝正坐在厨房里缝袜子。自从艾丽丝嫁给埃尔弗里克以来,姐妹俩便疏远了,仅余的一点关系,也由于埃尔弗里克在异教审讯中作伪证反对凯瑞丝,而破坏殆尽了。艾丽丝被迫在妹妹和丈夫之间抉择,她便对埃尔弗里克忠心耿耿了。凯瑞丝虽然理解这一点,但这意味着她姐姐与她已形同路人。
凯瑞丝离开厨房,一路思索着走过大教堂准备午时经祈祷。瘟疫不仅是身体上的疾病,这是她刚刚认识到的。伊丝梅逃过了病魔,可她的灵魂却陷入了危机。
艾丽丝见到她,赶紧放下缝活,站起身来。“你来这里干吗?”她说。
“没有,可我听到了一整队人马的声音。他们动静不大——这会儿我想起来,他们实际上是尽量悄无声息的——可你没法阻止马匹不出声,而人只是弄出沿街走路的声音。他们惊醒了我,可我没起身去看——天太冷了。就因为这,十年来你才头一次登我家的门吗?”
亨利清了清嗓子,说:“我已经认可了选举凯瑞丝当女修道院副院长,我指定她为执行副院长。你们都要高兴地把她作为我的代表和一切事务的大总管来看待,只有专门任命的教士要做的事情不在其内。”
他的语气里愤愤不满。众人都坐立不安了。
埃尔弗里克什么也没说。
“那好吧。”亨利说。
“没错。”
“第二是没有继承人的死者财产处理问题。今天上午,我发现铁匠约瑟夫和托比·彼得森为了属于杰克·马洛的三只鸡在街上打架。”
“说实话!你为什么让他摸你的乳房?”
她要充分发挥这一点。“在我上任执行副院长的第一天,有三件事我要紧急关照一下,”她说,“第一是酗酒。今天我见到染匠邓肯午饭前就在街道上不省人事了。我相信这说明了镇上的一种堕落气氛,这是在这次可怕的危机中我们最不应有的事。”
这一下刺激得主教开了腔。“废话,”他干脆地说,“若是你的仆人偷光了你的钱袋,一句话不说就不见了,他不是保护你钱财的安全,他是盗窃。”
“托比·彼得森偷杰克·马洛的鸡,让我抓住了。他打破了门。”
经过贝尔客栈时,她禁不住想过去告诉梅尔辛她的好消息。然而,她觉得她还是要先找到埃尔弗里克。
“好吧,我没法否认……”
戈德温跑走时,把修士们的珍宝中一切值钱的东西和全部文档都随身带上了。其中也包括修女们从来未能从他上锁的柜子里取走的记录。他还拿走了圣物,连阿道福斯圣徒遗骨这一无价之宝的匣子都没落下。
“他们是跑掉了吗?因为瘟疫?”
“身为主教,你从技术上就是我们的正院长。我相信你应该在王桥长期待下来,管理起这座镇子。”
亨利主教也在思考着同一个问题。“这帮丧家之徒跑哪儿去了呢?”
“我会骗你吗,约瑟夫?”
“好吧。”埃尔弗里克说。
“这是你的头一次吗?”
简面带微怒,但还是说:“我谢谢你啦,约瑟夫铁匠。”
凯瑞丝心想,戈德温应该已经从他母亲的去世中恢复过来,至少暂时如此。能够说服修士一个不剩地追随他是个相当大的成功。她想不出他们能跑去哪里。
“相信我,托比,”凯瑞丝说,“你知道我不会待你不公的,是吗?”
“只是道了句夜安。”
两个大男人为这种小事动手,这事引起人们哄堂大笑。
“多大了?”
“这简直像是你要我担起王桥副院长的职责了。”
凯瑞丝想起梅尔辛曾劝她离开。他说过,到威尔士或爱尔兰去,找一处一两年之内都不见陌生人的偏僻村庄。她对主教说:“他们会藏在某个人迹罕至的与世隔绝的地方。”
乔说:“谢谢你。”
她在午餐时把这些问题又思索了一遍。由于各种原因,这倒是个作出重大决策的大好时机。由主教在这里作她权力的后盾,她倒可以推行一些本来可能遇到反对的措施。
凯瑞丝心知,怀着好奇心,他们都会出席的。
凯瑞丝提高了嗓门,让所有的工人都能听到:“戈德温偷走了所有的珍贵饰物。”她说。人们愤慨地议论着。人们都觉得自己是大教堂饰物的主人——的确,比较富有的工匠都为这些珍宝出过钱。“主教想要他们回来。任何帮助戈德温的人,哪怕只九九藏书隐瞒他们的去处,都是犯有渎神罪。”
“可他跑掉了啊。”
凯瑞丝走了。
劳埃德副主教插话说:“主教大人,这里还有个由谁来接管属于修道院的钱财,维护大教堂及其他建筑物,管理土地和农工……的问题。”
乔的妻子艾莉说:“你可能还记得,凯瑞丝嬷嬷,你帮助过我丈夫的小妹妹米妮,那是在她让炉子烫了胳膊的时候。”
要是埃尔弗里克觉得惊讶,别人就更不大可能知道戈德温的计划了。戈德温要逃避瘟疫,显然他不想别人追赶他,再把疾病带去。早早离开,到远处去,多在外边待些时间,这是梅尔辛说过的。戈德温可能去任何地方。
“那你就留下来吧。就从帮忙准备修女的正餐开始。乌娜,这儿有个新的帮厨。”
“要是从他或者别的修士那里听到什么,请你告诉我。”凯瑞丝说。
“很好,很幸福。”艾丽丝的话中带一些挑战的味道,似乎她认定凯瑞丝巴不得格丽塞尔达倒霉呢。
“挺可爱的。另一个又快生了。”
她注意到还有好几家的门像是被打破了,估计是在主人死后遭了劫。她心想,得有人管管这种事。但由于埃尔弗里克当着会长,副院长又不见人影,没人主动过问这些事。
“我们全家人都死于瘟疫了。”
“我相信我们得采取行动抵制这些恶果。”
“你在干什么呢——想出卖肉体吗?”
屠夫爱德华低声说:“裁缝家的那个伊丝梅是个行为不端的孩子。”
饭后,她到副院长宅第去见住在那里的主教。他正和劳埃德副主教坐在桌旁。他们的饭食是由修女厨房提供的,他俩在那里喝着葡萄酒,修道院的一名仆人在清理餐桌。“我希望你吃得满意,主教大人。”她郑重地说。
亨利说:“好吧,就由你来做这一切吧,凯瑞丝嬷嬷。”
伊丽莎白不再说话。
凯瑞丝转向埃尔弗里克。“回想一下过去的几天。戈德温对你说过什么,现在想起来可能跟出走有关的事吗?提到什么地名——蒙茅斯、约克、安特卫普、不来梅吗?”
“令人失望。”
凯瑞丝看够了。她大步走到他俩跟前。那男人看了一眼她的修女装束,便赶紧走开了。那女孩的样子既负疚又不满。凯瑞丝说:
“没有。我没有线索。”由于没有事先得到通知,埃尔弗里克满脸不高兴,凯瑞丝由此推断,他讲的是实情。
凯瑞丝继续说:“我想给约翰治安官一项额外的职责,要求他逮捕白日酗酒的人。他可以把醉汉关进牢房,等醒过来再释放。”
“我只是想说,给了她东西,她可能也会踩在脚下的。”
她到了圣彼得教堂,看到埃尔弗里克带着一队铺地工和他们的学徒在中殿干活。四下里到处都码放着石板,人们在地面上做着准备工作:倒上沙子并用细棍刮平。埃尔弗里克在检查表面是否平整,使用的是一件很复杂的工具:一个木框中垂下一根线,头上吊着一个铅尖。那工具外形有点像微型绞架,使凯瑞丝想起,埃尔弗里克曾在十年前要为巫术把她绞死。她奇怪地发现自己对他并不憎恨。他干出那等事完全是由于猥琐和狭隘所致。她对他除去蔑视也就没有别的看法了。
托比说:“等一等——”
吉尔伯特·赫里福德被剥下的人皮依旧钉在门上,只是已渐渐变硬发黄,散发着微弱而明显的霉味。
连埃尔弗里克都点头称是了。
“你跟他们说话了吗?”
他们走了进去。自从戈德温窃取了修女的一百五十镑修建他的宅第以来,凯瑞丝还没进过这房间。因为自那次事件之后,她们就修了自己的金库。
“一次一个人说!”凯瑞丝说。她指着两个男人中个子大些的那个,那是个深发汉子,他的好模样被青肿的眼窝破坏了。“你是铁匠乔,是吧?解释一下吧。”
男人们都哄堂大笑起来。
凯瑞丝相信这女孩在挨饿。她面黄肌瘦。“跟我来,”凯瑞丝说,“我会给你吃的。”
他俩同时开口,还有他们的老婆。
凯瑞丝说:“约瑟夫,从笼子里取出一只鸡。”
凯瑞丝决定不打断他。没有必要。她瞥了一眼主教,不知他是否会公开反对埃尔弗里克,只见他向后靠着,嘴巴紧闭:显然他也明白埃尔弗里克在打一场败仗。
“请你马上去吧。”
“将来,只要有了孤儿,我要两家近邻把那孩子带给我。不能被安置在友善家庭里的孩子就住进修道院。女孩子可以和修女住,我们还要把修士宿舍改成男孩的卧室。他们都可以在上午上课,下午干些适当的活计。”
凯瑞丝不会让他略过她藏书网当选的问题。“你认定我做副院长了吗?”她问。
“这都是瘟疫的恶果。哪儿都一样。”
凯瑞丝不接受借口。“她才十三岁!”
在“神圣灌木”旅馆前面的街上,她看到染匠邓肯躺在地上。她妻子温妮坐在小店门外的板凳上,哭泣着。凯瑞丝以为那人大概是受了伤,但温妮说:“他喝醉了。”
“我们已经讨论过那件事了,”他不耐烦地说,“我正在尽快地培训新教士。但别的事你都能做。”
凯瑞丝走到他们跟前,站到两人中间。“这会儿别打了,”她说,“我以上帝的名义命令你们。”
凯瑞丝在事发后的上午发现了此事。那天是一月一日割礼节。她和亨利主教及伊丽莎白姐妹一起去了南交叉甬道的藏宝室。亨利对她的态度一本正经到僵硬的地步,这令她担忧;不过他性格乖戾,大概对别人都如此吧。
他们听说两人都有理,都像是吃了一惊。
“你没什么决定要做,副院长嬷嬷,”他气恼地说,“服从我是你的职责。”
“你是不是把教会面临的困难有意用来达到你自己的某些目的?”
他不像平素那么乖戾了。“午饭很好,谢谢你,凯瑞丝嬷嬷——那条狗鱼很可口。有什么跑掉的副院长的消息吗?”
“我在哪儿可以找到他?”
当即一眼就看出发生什么事了。掩饰地下拱室的石板被抬起来而没有恢复原状,铁箍的柜子的顶盖掀开着。拱室和柜子已然空无一物。
“当然啦。”他不耐烦地说。
亨利叹了口气。他显然不想这样被追问着谈话。不过,恰如凯瑞丝预见的,他需要她胜过她需要他。“好吧,你说是什么?”
“但我们必须做好准备,修士们可能不会很快回来。主教大人要宣告一些与此相关的事。”
“我看到他们了。”一名铺地工说。他俯在他的铁锹上说话。“我从‘神圣灌木’旅馆出来。天已经黑了,可他们举着火把。副院长骑着马,别人都步行,不过他们像是有行李:成桶的葡萄酒和一卷卷的干酪,还有些我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好吧,咱们就走。”
“她挺好吧?”
“就算有,戈德温对谁也不说?哪怕留下一封信呢?”
凯瑞丝意识到,戈德温这一逃跑,对她当选的一切反对之声都已消失。她感到了胜利,竭力不喜形于色。“我要在镇上询问一下,”她说,“应该有人看见他们出走的。”
“为了上天的缘故,为什么呢?”
他们不用怎么劝就住手了。他们大概动了几下手就消掉了怒气,如今有个台阶停下正求之不得呢。他们各自退后,都垂下了手臂。
他扬起了眉毛。看来他还没想到要采取行动。“怎么办呢?”
凯瑞丝对亨利说:“就是这个人想让你宣告我的当选无效。”
她要求他们注意过路人的谈话,有没有见到路上有大批修士带着许多包裹行进。
“谢谢你,凯瑞丝嬷嬷,我太需要人手了。”
“弄清确切的地方。”他说。
那工匠摇了摇头。“他们过了桥,可我没看清他们在绞架路口那儿走了哪条道。”
“我在琢磨埃尔弗里克是不是了解一些内情。”
“也罢,得有人担起王桥副院长的职责。镇子需要道德上的领袖。”
“有什么线索他们可能到哪儿去了吗?”
“没有,嬷嬷。”
凯瑞丝寻思了片刻。“现在趁他睡着,把钱埋进花园里。等他清醒了,就告诉他,他赌钱全输给一个小贩,而那人已经走掉了。”
“我正是这样想的。”
“你见到他们了吗?”
他们离开了戈德温的宅第,沿主街来到公会大厅。会员们全都等候听修士们的消息。凯瑞丝先发言,讲了她所知的情况。好几个人都看到或听说了头一天天黑之后的动静,不过,谁也没想到哪怕有一个修士出走呢。
“不算很晚——大概是九十点钟吧。”
亨利主教主持祈祷,凯瑞丝得以遐想。她决定,在教区公会的会议上,她要讲的不止是修士们逃跑的事。眼下应该把镇子组织起来,与瘟疫的后果斗争。可是怎么做呢?
她本想出其不意,但从他震惊的表情来看,他事先毫不知情。“他们为什么要……?什么时候……?噢,是昨天夜里?”
“不是,但是需要你做些事情使我得以执行你的指示。”
她离开圣彼得教堂,返回修道院。她在经过白马客栈时,看到了一件事,便停下了脚步。一名少女在和一位年长些的男人说话,他们相互间的反应引起了凯瑞丝的暴怒。她一向对女孩子的脆弱感觉敏锐——或许是因为她联想起了自己的青春期,或许是因为她从来没有生下九_九_藏_书_网来的那个女孩。她躲进一个门洞,打量起他们。
“教区公会的会长是戈德温的一个密友。要是有人知道他们的下落的话,就应该是他。我这就去见他。”
“在圣彼得教堂。银匠里克给教堂留下了些钱,那位教士决定把中殿的地面铺一铺。”
“这倒可以做一下。”温妮说。
其实这是她最不想要的。所幸,主教同意的机会极小:他在别处的事情太多了。她只是想逼他无路可走。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没有一点东西可吃,这会儿你又把他赶跑了。”她放声哭了起来。
“十三岁。”
“你的外孙呢?”凯瑞丝无法用那孩子的名字:梅尔辛。
凯瑞丝对她说:“现在,谢谢乔。”
“男修道院副院长是王桥的大总管。是他负责这些事的。”
“好的,”主教说,“不过,我认为他们不会很快就回来,所以在这一时期,你得尽你所能在没有男人的情况下做好一切。由修女们尽量正常地继续下去。如果你找得到一个活着的教区教士就让他到大教堂来做弥撒。你不能做弥撒,但你能听忏悔——由于神职人员有众多死亡,大主教给予特许。”
“我说得差不多了,除非有人想对我的提议讨论些细节。”
劳埃德副主教怒气冲天。
对此也都一致赞成。
盛怒的泪水涌进了凯瑞丝的眼窝。什么样的男人肯和一个饥饿的十三岁女孩发生关系呢?“你愿意住在这里,和修女们在一起,并且在厨房干活吗?”她说,“你会有好多吃的。”
“好极了,谢谢你,还有上帝的仁慈。”
伊丝梅热切地抬眼看着。“噢,当然,嬷嬷,我愿意。”
乔说:“杰克和他的全家两个星期之前得瘟疫死了。我从那时起就养着他的那几只鸡。要不是我,鸡早死了。要是说有人该拿这几只鸡,就是我了。”
好几个人嘀咕着不同意见。有两三个人还站起身,像是厌恶得要走。有人叫道:“算了吧,埃尔弗里克。”
凯瑞丝说:“好啦,你们俩都有理拿鸡,对吧?托比是因为那笔债,而乔是因为花钱养了那些鸡。”
“我们现在看到王桥的男修道院副院长犯有盗窃罪,而且未经审判就定罪了。”他继续说。
简欣然接过了鸡。
凯瑞丝谨慎地不流露出她的欢欣鼓舞。这事好得难以置信了。就各方面而言,她都有权管理,只是要把她不屑于管的事情除外。还有什么隐蔽的难点没想到的吗?
凯瑞丝在门口和人群走到一起。她朝主教和副主教走过去。她是最后离开的。她在出口处回头,看到了埃尔弗里克。他孤零零地坐在房间的尽头。
“噢,是的,我当然记得,”凯瑞丝说。她想起来,那次烫伤很吓人。“她如今该十岁了吧。”
那男人除了戴着顶昂贵的皮帽,衣着很寒碜。凯瑞丝不认识他,但猜测他是个壮工,那顶帽子是家传的。死了那么多人,留下了太多的奢侈品,时常都能看到这种古怪景象。那女孩也就是十四岁上下,面容姣好,少女身材,凯瑞丝不赞成地看着,她正在卖弄风情;只是不大成功。那男人从钱袋里取出钱,看样子在争论。随后那男人就抚弄起少女的雏胸。
她等他的活儿告一段落,便直截了当地问:“你知道戈德温和所有的修士都跑了吗?”
她挥了挥手,头也没回地匆匆走了。
埃尔弗里克神情困惑。他把他的生活置于巴结戈德温的基础之上。如今他的庇护人却跑了。他说:“说不定有些完全无辜的解释……”
托比顺从地笑着照做了。乔的老婆艾莉捧着怀孕的大肚子,笑着说:“谢谢你,托比·彼得森。”
没人理睬他。
托比在后边喊她:“谢谢你,嬷嬷。”
“你愿意到我家来喝一杯淡啤酒吗,副院长嬷嬷?”
他们都恢复了常态,开始认识到了自己刚才的愚蠢行为。
“这是怎么回事?”凯瑞丝质问。
“我这样揣摩。”
“我为她高兴。”
“什么?”
“原来是这么回事!”艾丽丝说。
托比是个小个子,却有一只斗鸡的勇气。他嘴唇还流着血,说着:“杰克·马洛欠我五先令——我拿那几只鸡有理!”
乔打开鸡笼,抓着脚爪,拿出一只褐羽瘦鸡。那只鸡的头来回扭着,仿佛惊讶地看见这个世界上下翻了个儿。
凯瑞丝说:“现在把鸡交给托比的妻子。”
这番话效果很坏。不满的议论纷纷响起。没有人认为戈德温是清白的。
乔不甘心地把鸡递给了托比的老婆——一个绷着脸的那种好看女人。“那就拿着吧,简。”
“所以你才想出卖自己的肉体了。”
这一提议同样得到了广泛的九_九_藏_书_网赞同,大多数人纷纷点头称是。
凯瑞丝已经知道了戈德温搬空了修士的食品贮藏室。他没有设法带走修女们的食物,因为是分别存放的。“当时几点?”
“是的,嬷嬷。”杰西卡拿起第三只鸡走开了。
伊丽莎白竭力为戈德温的行径寻找托词。“我肯定,副院长大人带走珍宝是出于安全的考虑。”
“我愿意啊,可是我正忙着呢。”她转身面对那两个男人,“上帝祝福你们,别再打架了。”
埃尔弗里克提高了嗓门。“我说,我们反对一名女性副院长,哪怕是执行副院长,而且我们不承认女修道院副院长有权到教区公会来发号施令!”
凯瑞丝说:“托比,现在把一只鸡给铁匠艾莉。”
她走了出去。
他迟疑着,她一时之间担心她可能看错了他,他可能会接受这一建议呢。他随后说道:“不可能的。主教管区内的各个镇子都有同样的问题。夏陵更糟糕。我的教士们一个个死去之际,我得设法把基督教的机制拢在一起。我没有时间操心醉酒和卖淫的事。”
“是啊,现在看来,她没嫁给你的梅尔辛倒是对了。”
凯瑞丝对解决这一问题已胸有成竹。“原则上,这样的财产要转到领主名下,对王桥居民而言,就是修道院。然而,我不想让教堂建筑物里塞满旧衣服,因此我提议把这规矩改一改,不过问那些家产不足两镑的人。而死人家的两个近邻应该把房子锁起来,确保东西不被拿走;然后其家产应由教区教士登记造册,还要听取任何债权人的要求。在没有教士的地方,可以来找我。在一切债务都已偿还之后,死者的个人财产——衣物、家具、食品和饮料——就在邻居中均分,现金则上交给教区教堂。”
亨利主教哼了一声没作评论。
这时,埃尔弗里克说:“这里有些人可能记得,他们选了我当公会的会长。”
“我在镇上走着四下打听时,看到了好几件令人烦恼的事情:一个十三岁的女孩在卖淫;两个平日守法的公民为了一个死者的财产动了手;一个男人大中午的醉得人事不省。”
她极其渴望这一位置,但她决定装出另一副样子。她要提出一个难以企及的条件。“我们生活在特别时期,是吧?”她说,“你给予了修女们听取忏悔的权利。你已缩短了教士的培训时间,但你对他们任命的迅速依旧赶不上瘟疫造成的死亡,这是我听到的。”
“最后,我发现在白马客栈门外有一个十三岁的孤女想卖身。她叫伊丝梅,她这么做是因为没东西吃。”凯瑞丝以挑战的眼色扫视着房间。“谁能告诉我,在一个基督教化的镇子里,这种事是怎么发生的呢?她的全家都死光了——可他们就没有朋友和邻居了吗?是谁让一个孩子挨饿的呢?”
凯瑞丝不肯再拖下去了。“我去找埃尔弗里克吧。”
“咱们把他送回家去,”凯瑞丝说,“我来帮你扶他起来。”她俩一边一个架着邓肯的胳膊,扶他站好。他站直之后,她们便半拖半搀地沿街送他回家。她们放他躺倒在地,给他盖上一条毯子。温妮说:“他每天都是这样。他说不值得干活了,因为我们都会害瘟疫死掉的。我该怎么办呢?”
“就算他知道,也没跟我说。”
劳埃德副主教那当书记的小算盘使他同意这个主意。“把这件事一劳永逸地妥善解决只有好处,主教大人。”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允许孩子为自己做出这种决定了?如果一个孩子是孤儿,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责任照顾她。不然的话,我们的宗教信仰又何在呢?”
凯瑞丝感到她对戈德温的轻蔑已经得到证实。他身为受过训练的医生、修士首领的教士,竟然在人们最需要他的时候逃走。这一下,所有的人肯定都会看清他的真实本性了。
没人发言了,会员们都在座位上挪动着,仿佛会议就要结束了。
但门没有关。
劳埃德副主教说:“你最好让我给她写一封信保证这一切,以备她需要强调她的权力之需。”
“谢谢你。”她感到一阵轻松愉快,还低下头去,唯恐喜形于色。“我要尽最大努力为王桥女修道院副院长这一职务增光。”
他还在坚持。“就是这个女人曾被证明施行巫术,并被判处死刑!”
她坐在一旁看着女孩吃东西。伊丝梅显然已有好几天没有东西下咽了。她足足吃下一半四磅重的大面包,才放慢了速度。
“他似乎很留心地没对他的去向留下任何线索。”
人们发出一片响亮的赞同声。教区公会是镇上商人中老成持重的人把持的。即使他们一早多喝了几杯,也会待在家里不让人看到。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