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部
四九
目录
第一部
第二部
第二部
第二部
第三部
第三部
第三部
第四部
第四部
第四部
第五部
第五部
四九
第五部
第五部
第六部
第六部
第六部
第六部
第七部
第七部
第七部
上一页下一页
敌军的队形十分密集,热那亚人的衲袄只有些许的保护作用。他们没有盾牌遮护,是极容易受伤的。数百名弓弩手就此倒地,或死或伤。
“你作战很勇敢。若是国王听到了我的意见,你明天就会是拉尔夫爵士了。”
在他们跑出射箭范围之后,英军停止了发射,欢笑着这场意外的胜利,嘲弄着他们的敌人。那些弓弩手又遭遇了一场灾难。法兰西骑兵此时已经向前运动。逃窜的弓弩手的密集人群当头遭到了成群结队的骑兵逼近的冲锋。一时之间乱作一团。
此时,拉尔夫发现他在与亲王并肩作战,拉尔夫是靠他四等分的战袍而认出他的:蓝底上的百合花纹饰和红底上的狮形纹饰。不久,一名法军骑兵向亲王挥起战斧,亲王倒在了地上。
威尔士部队再次投入战场,切断了法军伤员的喉咙,并搜集了数以千计的箭矢。弓箭手也拣回了用过的箭,放回箭袋。厨师们从后面带着一桶桶啤酒和葡萄酒到来,外科医生也跑上前来看护受伤的贵族。
在拉尔夫的右侧山冈的尽头处,有个新鲜东西:三台叫作射石炮的新机器,用火药发射圆形石弹。这些大炮从诺曼底一路拖到这里,还没有上过阵,谁也不知道能不能起作用。今天,爱德华国王要使出全部的看家招数,因为敌军在数量上的优势在四对一或七对一之间。
拉尔夫看到卡斯特的威廉向罗兰伯爵俯下身去。罗兰还在喘息,但眼睛闭着,样子像是垂死了。
法军进入了弓箭的射程,亲王再一次下令放箭。箭矢又一次升上天,如致命的雨一般落下。
地面上已经被雨水淋湿了,这时冲锋的骑兵又遭遇英军事先挖好的陷坑。马匹的运动使它们难有几匹能够进入一英尺的坑里而不被绊倒的,随着许多马匹倒下,许多骑兵就被摔到地面,落在其他骑兵的道路上。
威尔士亲王跪了起来。拉尔夫掀起护面,扶着亲王站起身。那男孩似乎受了伤,但并不严重,于是拉尔夫转身去继续战斗。
拉尔夫对那个享尽特权的十六岁的王位继承人并无感情,但他清楚,若是亲王被俘或被杀,对英军的士气将是沉重打击。拉尔夫向后移动,来到亲王左侧,与亲王周围加强的战斗九九藏书人员保护圈的几个人会合。但法军加强了攻击力,而且他们还在马上。
这是个糟糕的时刻。
英军占据着一条从西南到东北的山冈。他们背后,西北方是一片树林。在面前,山坡在两侧缓缓下降。他们的右侧俯瞰着克雷西昂蓬蒂约,坐落在玛耶河谷之中。
拉尔夫猜得出法军的战法。热那亚的弓弩手会在重盾后发射,遏制英军防线。然后,经过他们的足够的杀射之后,弓弩手就让开中路,由骑在战马上的骑兵冲锋。
拉尔夫周围的人纷纷倒下,被剑和战斧砍倒,然后又被战马的铁蹄有力地踩踏着。他看到罗兰伯爵在一支法军的剑下倒地。罗兰之子理查主教,挥舞着权杖保护着他倒下的父亲,但一匹战马把理查顶到一旁,伯爵被践踏了。
这时从英军第一道防线的中间发出了火光和雷鸣般的轰响。拉尔夫吃惊地看到从新机器所在的地方升起了硝烟。那声响震耳欲聋,当他再向敌群看去时,发现实际伤亡不大。不过,许多弓弩手惊恐得停止了将箭矢重新上弦。
亲王优雅地点了下头,走开了。
弓手的射程缩短了,他们便把射箭的轨迹调平。当敌军的冲锋到一百码开外时,他们把尖头箭换成了狼牙箭,以便穿透铠甲。这一下他们就可以射杀骑兵了,当然射中马匹同样奏效。
法军从南方接近上来。
法军骑兵重新集结,由新到的成百上千的生力军予以加强。拉尔夫向他们望去,可以看到阿朗松的旗号中又增添了佛兰德斯和诺曼底的旗号。阿朗松宫廷的大旗走在最前面,军号随之吹起,骑兵们开始运动。
不久,法军便崩溃了。尽管他们战法混乱,但凭借勇气几乎突破了英军的战阵——所幸未获成功。现在他们溃逃了,在穿越弓箭的交叉箭阵中倒下了更多的人,在血染的小坡上跌跌撞撞地返回了他们自己的阵地;英军中升腾起一片欢呼声,他们虽然疲惫,但毕竟胜利了。
英军被迫后退,拉尔夫意识到法军有一个目标:威尔士亲王。
这当然还不够。法军人数众多而且英勇异常。他们仍在继续冲锋,终于抵达了两群弓箭手构成的叉形中间、下马的骑兵和步兵的九-九-藏-书-网阵地跟前,真正的厮杀开始了。
身穿白袍的弓弩手到达了山坡脚下。英军的弓弩手本来都坐着休息,箭矢都插在跟前的地上,此刻纷纷站立起来,上紧弓弦。拉尔夫推测,他们的大多数人同他的感觉一样,既因长时间的守候终于过去而舒了一口气,又因想到厄运可能临头而畏惧。
有一段战斗间隙,但并没有持续多久。
就在这时,威尔士亲王高声下达要他的弓箭手射箭的命令。
拉尔夫惊讶地看到敌人在自相残杀。骑兵们抽出剑,开始向弓弩手劈杀,弓弩手则向骑兵射去箭矢,再拔刀奋战。法兰西骑兵本来该设法停止这场杀戮的,但就拉尔夫所见,那些身穿最昂贵铠甲,骑着最高大战马的骑士,却冲在战斗的第一线,以空前未有的怒火进攻自己人。
在英军的左翼,北安普敦伯爵的人马摆下了同样的耙形阵容。在第一条防线之后,由国王亲率的第三营作为预备队。在国王身后是两道退却阵地。辎重车队构成了第一道,围成一条弧线将非战斗人员——厨师、工程师和维修人——及马匹围在圈内。第二道就是树林本身,那里作为一条通道,可以让剩余的英军逃跑,而法军的骑兵却难以追赶。
最后,法兰西骑兵撤退了,残余的弓弩手四散奔逃。在英军阵地前的山坡上,留下了许多尸体。威尔士和康沃尔的刀手,从英军阵地跑到战场上,结束了受伤法军的性命,搜集折损的箭矢给弓箭手再用,无疑也劫掠了那些尸体。与此同时,少年运输兵从供应车辆上取来一束束的新箭,送到英军阵地上。
后来的骑兵竭力避开了箭手,于是,一如英军所料,冲锋部队成漏斗状进入了一个狭窄的屠场,遭到左右两侧的射击。
但这只是开始。
弓弩手在山坡脚下停止了前进。他们的人数足有几千。仿佛是听到了一声信号,他们全都骇人地呐喊起来。有的人还跳跃着。军号吹响了。
拉尔夫认为时间很充裕。他能看到热那亚人手里并没有他们作战要素之一的木制大盾。他有把握,盾没送到之前,战斗不会开始。
那是一阵暴雨,很快就雨过天晴了,拉尔夫低头望着谷底,看到敌人已经到达,不由得感到九-九-藏-书-网一阵恐惧。
他们从大清早就到了这里,除去洋葱豌豆汤没有其他食物。拉尔夫穿着他的铠甲,在热天中汗流浃背,因此有了那阵暴雨倒还清爽许多。暴雨也使上坡路泥泞了,那是法军冲锋的必由之路,要想接近英军阵地可就湿滑不堪了。
庞大的马匹加上身负重铠的骑兵,起动时很慢。落日的余晖在法军盔甲上反射着,旌旗在晚风中猎猎飘扬。马蹄的敲地声越来越响,冲锋逐渐提速了。骑兵吆喝着鼓励他们的坐骑,也相互激励着斗志,挥舞着他们的剑和矛。他们如同涌向海滩的浪头,随着他们的逼近,似乎队形越来越大,速度也越来越快了。拉尔夫口中发干,心跳如擂鼓。
两千名弓箭手站起身来。他们知道距离太远,不能用与地面平行的直线射箭,便瞄向空中,靠直觉让箭矢飞出一道浅浅的弧形轨道。所有的长弓同时拉弯,如同田里的麦叶受到一阵夏风的劲吹;随后箭便同时射出,其镝鸣之声如同教堂响钟。箭矢飞行的速度快过最迅疾的飞鸟,先是腾空升起,继而转向,如同冰雹一般落到弓弩手头上。
拉尔夫位于右翼,和他在一起的是年轻的威尔士亲王麾下的罗兰伯爵的人马。他们采取已证明对付苏格兰人十分有效的耙形阵容向前推进。左右两翼,弓弩手呈三角阵形,如同耙的两齿。两齿之间远远布置在后面的是下了马的骑兵和步兵。这是个大胆的发明,很多骑士对此依然抵制:他们喜欢他们的坐骑,觉得不骑马容易受伤。但王命不可违:所有的人一概要步战。他们在骑兵前方的北面挖下了陷阱——一英尺深、一英尺宽的地坑——专门对付法军的战马。
那声响突然又恐怖起来:五千支铁箭在空中飞鸣。但这些弓弩手完全没了章法。他们大概是忽略了他们在向山上射箭这一事实;而且英军防线背后的午后骄阳一定晃得他们花了眼。不管是什么原因,他们的弩矢全都无所作为地在近处落了地。
他心惊胆战,但他并不后悔身处军旅之中。七年来,他过着始终向往的战斗生活,其中强者为王,弱者如草芥。他现年二十九岁,行伍之中很难活到老年。他曾经犯下过弥天大罪,但都得到了赦99lib•net免,其中最近的一次便是今天上午被夏陵主教赦免。主教这时站在他的伯爵父亲身旁,手握着一柄样子狰狞的权杖——神职人员是不该流血的,他们认可这一规矩的奇特做法是在战场上只使用钝器。
当然,他们也并非无往不胜。冲锋可能受阻,尤其在有利于防守的地形上——就像这里这样。然而,法军是不容易气馁的:他们会再次冲锋。何况他们具备巨大的数量优势,因此拉尔夫看不出英军如何能够抵挡他们。
拉尔夫拉下他的面部护具,拔出了他的剑。他想起了他的母亲。他知道她每次到教堂去都要为他祈祷,他一时间感到对她的温暖的感念之情。随后他便注视着敌人。
他们这是在做什么?他们没有盾牌啊。
拉尔夫跃身冲向那名敌军,把长剑刺进那人的腋窝,那里刚好是铠甲的接口处。他心满意足地感到剑尖穿透了肌肤,看到伤口涌出了血流。
在弓弩手身后,数以千计的骑兵从南面涌入山谷,在弓弩手背后向左右两翼展开。太阳又出来了,照亮了他们旗号的鲜明色彩和军马的披挂。拉尔夫认出了腓力国王的兄弟——阿朗松伯爵查理的军服。
随后,完全出乎拉尔夫所料,那些热那亚人举起钢弓发射起弩箭了。
不过,骑兵总数在数千,仍在继续涌来。
“韦格利的拉尔夫·菲茨杰拉德,殿下。”
这时援军到了。阿伦德尔伯爵带着大队人马出现了,他们可都是生力军。新来的人精力饱满地投入战斗,扭转了战局。法军开始退却了。
这是一场屠杀,其后果是必然的:热那亚人纷纷调头逃跑了。
对于那种冲锋倒是没什么可怕的。这种“纯法兰西式疯狂”,已经是法兰西贵族的最后一招。他们的骑士准则使他们不顾个人安危。那些高头大马上乘着全副武装的骑士,看上去不啻是些铁人,能够轻易地掠过弓箭手、盾牌、刀剑和步兵。
骑兵们把弓弩手赶回了山坡,直到再次落入长弓的射箭范围。威尔士亲王又一次下令要英军的弓箭手放箭。这一次箭阵射向了弓弩手,也射向了骑兵。拉尔夫在七年的阵仗中还没见过这种场面。成百的敌军死伤倒地,而英军连个被擦伤的士兵都没有。
冲锋的骑兵全身披藏书网甲,只有碰巧的一箭会射进甲片之间的缝隙。但他们的坐骑只有防护面具和锁子颈罩。因此马匹才是弱点。当箭射穿它们的肩胛或腰臀时,有的当场毙命,有的受伤倒地,有的则调头想逃。马匹的痛苦嘶叫响彻云霄。马匹间的冲撞造成了更多的骑兵跌落在地,混在热那亚弓弩手的尸体之中。跟在后边的骑兵由于速度太快,已经勒不住马,便继而人仰马翻。
这是英军战法的要点。到这时候,要求英军骑兵下马的聪慧之处就显现出来了。若是他们还在马上,就难以遏制住冲锋的迫切——那样一来,弓箭手就只好停止放箭,以免伤到自己人。但是,由于骑兵和步兵都待在自己的阵地上,敌人就可以成批地遭到射杀,而英军自己则无一伤亡。
这是他们呐喊的方式,意在吓唬敌人,这一招对某些敌人管用,但英军都由身经百战的士兵组成,在长达六周的战斗之后,不是这样的呐喊能够震慑得住的。他们无动于衷地等着瞧。
敌军的马匹踏过英军最前面的阵地,但却受阻于泥泞的上坡,在密集排列的英军防线前停了下来。拉尔夫突然陷入了重围,拼死躲避着骑兵向下的劈刺,挥剑向他们马匹的腿部砍去,想用这种最简便可行的办法砍断马匹的筋腱,使其致残。战斗十分激烈:英军没有转圜的余地,而法军也明白,他们若是一退,就还要骑马穿过那致命的箭阵。
拉尔夫高兴得脸上放光。“谢谢你,殿下。”
还有一个人跨在倒地的亲王的身上,用双手挥舞长剑不分人马地砍去。拉尔夫认出那是亲王的旗手理查·费茨西蒙,他把号旗抛在了仰卧的主人的身上。一时之间,理查和拉尔夫狂杀着保护国王之子,而且不知道他是死是活。
就在活着的弓弩手正在搭箭上弦之时,英军发射了一排又一排箭矢。一名弓箭手只消眨眼之间就可从地上拣起一支箭,搭上弦,拉开弓,瞄好准,射出去,再拣起下一支箭。有经验的娴熟弓箭手把这一套连续动作做得可以更快。不出一分钟的时间,两万支箭飞向了毫无保护的弓弩手。
拉尔夫在地上抹了抹他那血淋淋的长剑,然后掀起护面,足足喝了一罐淡啤酒。威尔士亲王走过来问:“你叫什么名字?”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