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
三一
目录
第一部
第二部
第二部
第二部
第三部
第三部
第三部
第四部
三一
第四部
第四部
第五部
第五部
第五部
第五部
第六部
第六部
第六部
第六部
第七部
第七部
第七部
上一页下一页
凯瑞丝迟疑着,搜肠刮肚地想着该说些什么。最后她灵机一动。“菲利蒙,格温达的哥哥。”她这样说。
“感谢上帝。”朱莉说。
朱莉检查了格温达骨盆附近,皱起了眉头。凯瑞丝随着她的目光,看到血还在流。朱莉从格温达的身上擦去污渍,但那股红色的细流马上又出现了。
“你能帮她吗?”
又来了一个修女,凯瑞丝认出来是梅尔,一个长着天使般面相的见习修女。她说:“我要不要去把塞西莉亚嬷嬷请来?”
漂亮?凯瑞丝心想。在她看来简直可怕。
凯瑞丝被激怒了。“他难道不想检查一下格温达吗?”
玛蒂小心地和老朱莉打着招呼。“下午好,朱莉安娜姐妹。”
“接着使劲。”朱莉说。
凯瑞丝简直受不了啦。这样若是正常的话,难产该是什么样子呢?她失去了时间观念:一切都发生得过快了,而格温达受的煎熬像是无尽无休。凯瑞丝有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她憎恨这种感觉,她母亲死时,她就曾被这种感觉所控制。她想帮忙,可不知道该做什么,她急得直咬嘴唇,后来都尝到血的滋味了。
“出来了。”
“当然啦,”朱莉说,“该有个人去叫他来,看看他的新外甥。”
蓝色的脐带不再一动一动地抖了,渐渐变成了白色。朱莉从木箱中取出两根短绳,勒住了脐带。跟着,她取出一把锋利的小刀,在两个结中间切断了脐带。
凯瑞丝听到一声痛苦的叫喊,辨出了那是格温达的声音。她感到一阵恐惧的悸动。出什么事了。她三步并作两步地赶到了珀金的摊位。
她从修道院的地界出来,进了镇子,在街上一路跑着,来到“智者”玛蒂的家。她敲了敲门,就推开进去了。她松了口气,玛蒂在家。
玛蒂说:“请再给她一点喝的。”
有点不对头了。凯瑞丝意识到婴儿没有呼吸。
朱莉说:“你们想好了孩子的名字了吗?”
她突然看到了格温达的眼神。她的眼睛大睁着,脸上掠过一丝惊恐的表情,她的头勉强可见地摇了一下。那只是一瞬间的事,但传达出来的意思是无误的:闭嘴!凯瑞丝咬紧了牙关。
医院的门大敞着。在里边过夜的客人一个小时之前就已经轻手轻脚地走了,他们的草垫此时已在一面墙跟前高高地摞起。好几个杂役和见习修士正精力充沛地用拖把和水桶冲洗着地面。凯瑞丝招呼着离得最近的一个人,那名清洁工是个中年妇女,赤着一双脚。“去把老朱莉叫来,快——告诉她是凯瑞丝让你去的。”
凯瑞丝开始出声计数。朱莉又从格温达身上抹去血渍,这次九-九-藏-书-网再没有新的血流出来了。她开始出声祈祷。“我主耶稣基督的圣母……”
脐带的另一端还吊在格温达的下身。几分钟之后,脐带动了起来,一片殷红的东西滑了出来,是胎盘。血浸透了垫子。朱莉把那胎盘抽出来,递给梅尔,并且说:“把这东西烧了。”
玛蒂跪在母子身边。格温达的脸色正在越来越苍白。她的眼睛闭着。婴儿瞎找着乳头,但格温达像是疲乏得没法帮助他了。
梅尔拿着兑了酒的水回来了。“请喂她喝一些。”玛蒂这样说着,手中并没有停止按摩。梅尔端着一只杯子,送到格温达的唇边,她解渴地喝着。“别喝太多。”玛蒂警告着。梅尔把杯子拿开了。
这是一种外交辞令的回答,朱莉平静了。
朱莉说:“多俊的小家伙啊。”
“一切断脐带马上就放了。”
“我来。”凯瑞丝说。
婴儿哭了起来。格温达似乎又活了过来。她把婴儿挪到另一边的乳房处,帮他找到乳头。随后她抬头看着伍尔夫里克,微笑了。
格温达低头看着。“是男孩还是女孩?”
“说话小心点。”
“那不是我说的要做的事情。”
玛蒂满脸忧虑,换了一下姿势。她把左手放在格温达肚皮上,刚好在肚脐下方,然后又把右手放到左手上。她向下压着,慢慢地加着力量。凯瑞丝担心这会伤着病人,但格温达似乎处于半清醒状态。玛蒂又朝格温达更低地俯下身去,直到像是把她全身的重量都压到双手上了。
朱莉把婴儿的脸凑近她自己的脸,冲他的小鼻孔里吹气。
“我要请个医生来。”塞西莉亚快步走了出去。
“这样太危险了。”凯瑞丝作出了决定。“咱们把她送医院去吧。”妇女通常是不会到医院去生孩子的,但如果凯瑞丝坚持,医院会接受格温达的。早产的婴儿可能很脆弱,这是人人都知道的。
“婴儿反正就要降生了。”
“那又能做什么呢?”
她看着格温达,再瞅瞅婴儿,然后瞧着伍尔夫里克。伍尔夫里克高兴地笑着,可脸上依旧挂着泪水。他一点没起疑心。
梅尔用征询的目光看着朱莉,朱莉犹豫了片刻,然后说:“去吧——可是别跟任何人讲你是照玛蒂的吩咐做的。”那见习修女匆匆走了。
“跟我来。”凯瑞丝说。她走在他前面,穿过摊位,嘴里嚷着:“让开点,请——让开点!”他们很快就到了医院。
格温达喝下了药水,可还是流血不止。她面色苍白,那样子比刚刚生产后还虚弱。婴儿在她胸口上睡得很甜,可别人都吓坏了。伍尔夫里克不停地http://www.99lib.net站起又坐下。朱莉从格温达的大腿上抹掉血,像是要哭的样子。格温达要喝的,梅尔取来一杯淡啤酒。
“我不敢说。”玛蒂开始按摩,她的手指显然是通过格温达的皮肉挤压她的子宫。“有时候这样有助于子宫收缩。”她说道。
珀金的妻子佩姬连忙说:“她的羊水已经破了。她就要生了。”
伍尔夫里克过来了。凯瑞丝看到他样子那么年轻,着实吃了一惊。他才十七岁,可是就要为人父了。
“用不着麻烦她了,”朱莉说,“你就去贮藏间,给我把顶上有‘出生’字样的木箱拿来好了。”
“要是你为我和这病人祈祷,姐妹,谁知道会出现什么情况呢?”
梅尔连忙走了。
朱莉对伍尔夫里克说:“坐在她身边,握着她的手。”他马上听从了。
“见过三例。”
“随我父亲的名字叫。”伍尔夫里克高兴地说。
格温达说:“噢,天啊,真够疼的。”
朱莉依旧抬眼看着格温达的衣裙。“现在别使劲了,”过了一阵她说,“急促地呼吸。”她喘着粗气作示范。格温达照做了,像是一时之间缓解了她的痛楚。随后她又叫了出来。
“还早吧。”凯瑞丝焦虑地说。
大家都凝神敛气,一动不动,如同一尊尊泥胎木雕:床上躺着产妇和婴儿,那位女智者往下压着产妇的肚子;丈夫,祈祷的修女,凯瑞丝数着:“一百一十一,一百一十二……”
她们冲向修道院,跑进了医院。凯瑞丝嗅到了强烈的血腥味。
“我来扛着你。”伍尔夫里克说着,毫不费力就抱起了她。
格温达说:“我觉得有点抖。过一会儿就会好的。”
格温达点点头,垂下眼睛看着婴儿的脸。“塞缪尔,”她说,“萨米。萨姆。”
“这会不应该再流血了。”朱莉答道。
凯瑞丝慌了神。这么说,婴儿不是伍尔夫里克的?那又是谁的呢?当然不可能是梅尔辛的。他可能和格温达睡过觉——他当然经不起诱惑——但他事后绝不会向凯瑞丝保密的。若不是梅尔辛……
凯瑞丝把朱莉拉到一旁,悄声说:“她出血都快死了!”
“噢,对了,”伍尔夫里克说,“我想叫他塞缪尔。”
“我们已经尽力而为了。”朱莉说。
凯瑞丝激动万分地说:“我发誓,我绝不要孩子。”
梅尔又把一满杯水凑到格温达的唇端。格温达睁开了眼睛,把水全喝光了。
空气中突然出现了紧张气氛。伍尔夫里克吓坏了。婴儿哭了,格温达又把乳头塞给他。他吸了几口就又睡着了。朱莉的眼睛一直盯着门口。
凯瑞丝数到五百时,玛蒂缓99lib•net缓地把身体移开格温达的腹部。大家都看着她的阴部,唯恐又有血涌出。
“请数得慢一点。”
格温达坐在一个凳子上,脸色苍白,面孔在疼痛中扭曲得变了形,一只手又搭在后臀了。她的衣裙都湿了。
伍尔夫里克问:“有问题了吗?”
“胎盘出来了吗?”
伍尔夫里克说:“看在老天的分上,出什么毛病了吗?”
凯瑞丝意识到,他们谁都没去看。朱莉俯身下去,分开了婴儿的两膝。“男孩。”她说。
“你把婴儿放到胸前了?”
“出什么事了吗?”玛蒂当即问道。
“女人都死了。”
“Podex。”凯瑞丝轻蔑地用拉丁文说出了“混蛋”。
梅尔从她手中接过小刀,又递过一条从木箱取出的小毯子。朱莉从格温达怀里接过婴儿,用毯子包好,又递了回去。梅尔找到一些枕头,给格温达垫上。格温达把衬衫从脖颈处拉下,露出一只胀鼓鼓的乳房。她把乳头塞进婴儿的嘴里,他就开始吮吸了。过了一会儿,他像是要睡了。
玛蒂把格温达的衣裙尽量往上拉,露出了她的腹部。几个小时前还绷得紧紧的肚皮,现在已经松弛打蔫了。玛蒂抓住松松的皮肉,把手指轻柔但用力地压进格温达的肚皮。格温达哼哼着,但那是不舒服而不是痛苦的声音。
玛蒂继续按摩着,不时瞥一眼格温达的骨盆。朱莉动着嘴唇,默默地祈祷着。流血不见稍缓。
伍尔夫里克饱含着泪水,说:“你能为她做些什么吗?”
“谁啊?”朱莉傻乎乎地问。
“求求你快点!”
尽管她自己和朱莉都在出声,凯瑞丝还是听得见外面集市的动静:那是几百人同时说话的嘈杂声。下压的吃力开始在玛蒂的脸上显现出来,但她没有移动身体。伍尔夫里克轻声抽泣着,泪水淌过他那晒得红红的面颊。
婴儿突然张开嘴,喘了一口气,哭了出来。
“我该希望你不是那意思。”
婴儿的躯体出来时,肚脐上连着一根油花花的一动一动的蓝色脐带。随后,他的腿和脚一下子就出来了。朱莉用双手捧起了婴儿。个头很小,脑瓜比朱莉的手掌大不了多少。
凯瑞丝被一个可怕的念头镇住了。格温达为了伍尔夫里克继承权的事去求拉尔夫的那天出了什么事了?这婴儿会是拉尔夫的吗?想起来太可怕了。
玛蒂没有改换姿势。“你们谁帮着数到五百?”
“要止住出血。”
“几分钟之前。”
格温达不再呻吟了。她闭上了眼睛,那样子就像是她一直在睡觉。又过了一会儿,她又叫起来了。
“你以前见过这样的病例吗?”
“什么毛病都www•99lib•net没出,”朱莉说,“这很正常。女人生孩子就是这样。你大概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不然的话,你会见过你母亲这样子的。”
“做得对,”朱莉说着,轻轻推开凯瑞丝,自己跪到了床边,“你觉得怎么样,亲爱的?”她对格温达说。
玛蒂把壶从火上取下,穿上鞋,她俩跟着就出发了,玛蒂在身后锁上了门。
“她现在在上帝的手心里呢。你可以祷告。”
玛蒂看着梅尔。“也许你得跑一趟,看看那汤了,”她说,“这女人得恢复些力气,不然的话,她的奶就要干了。”
这是真的,凯瑞丝心想。婴儿长着黑发和浅黄的皮肤,而伍尔夫里克却是白皮肤和深金色的头发。婴儿的脸让她想起了什么人,过了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是梅尔辛。她脑海中闪过了一个蠢念头,她马上打消了。不过,像就是像嘛。“你知道他让我想起了谁?”她说。
她不耐烦地推开集市里面溜达的顾客。她简直想不通,当一场生死大战就在几码之外进行时,这些人居然还在有买有卖。以前她也好多次听说过要做妈妈的人早产了,但她都没有停下正在做的事情,只是希望那女人好起来,活下去。
凯瑞丝找到一张还算干净的草垫,铺在靠近祭坛的地上。她也不清楚祭坛能够多么有效地帮助病人,但她是照习俗办事。伍尔夫里克把格温达放到床上,那种小心翼翼的样子简直就像她是玻璃做的。她仰卧在床,双膝抬起,两腿分开。
她走出去了几分钟。她回来时,手里拿着一个小玻璃瓶,里面装着淡黄色的液体。“戈德温副院长开了这剂药。”她说。
梅尔点点头,走开了。
“你等着瞧吧。”凯瑞丝匆匆出了医院。
玛蒂舒心地长叹了一声。伍尔夫里克露出了笑容。朱莉说:“感谢上帝!”
没有出血。
“可我还不想把格温达留在上帝的手心里。”
“你现在没事了。”玛蒂说。
“婴儿蛮好,可格温达仍在出血。”
朱莉说:“他有他母亲的颜色。”
凯瑞丝也是她家的老小。她知道生孩子很痛苦,但她还从来没有亲眼见过。她看到生产这么困难,真是惊讶万分。
大家都静静地瞅着,凯瑞丝更是大气不敢出。
塞西莉亚终于出现了。她看了一眼格温达,问:“胎盘出来了吗?”
趁着朱莉低声与格温达交谈,凯瑞丝看了看伍尔夫里克。他那张年轻英俊的面孔由于焦急都变了模样。凯瑞丝知道,他从来没打算娶格温达——他一直想要安妮特。然而,他此刻对她如此关切,仿佛已经爱她多年了。
“结果呢?”
“好啊,玛蒂。”朱莉面露失望九*九*藏*书*网,“你相信你能帮这女人吗?连圣洁的副院长的药水都没有生效呢。”
格温达轻声说:“谢谢你。”然后便闭上了眼睛。
塞西莉亚装作没听见。她跪在温格达身边。“喝下这个,亲爱的。”
过了一会儿,老朱莉就到了。凯瑞丝想到,自己长这么大是多么经常地得到这位修女的抚慰,她大概还没到四十岁,但似乎已经一把年纪了。“这位是格温达·韦格利,”凯瑞丝说。“她可能还好,可婴儿要早产好几个星期呢,我觉得还是小心点把她送到这里才对。反正我们就在外边。”
凯瑞丝绝望地低声哼了一下。“总该有些事情是我们能做的!”
朱莉说:“小家伙出来了。”她伸手到格温达的两腿之间。衣裙已经掀到了一边,凯瑞丝突然间清楚地看到了婴儿的小脑瓜,脸朝下,头上是湿漉漉的头发,从一个看似不可能撑得这么大的开口中出来了。“上帝帮助我们,莫怪要疼了!”她害怕地说。
她用袍袖抹着婴儿的脸,温柔地清理着耳朵、眼睛、鼻孔和嘴巴。然后,她把新生儿抱在胸前,闭上了眼睛;此刻,凯瑞丝看到了一种终生的自我克制。那片刻一过,朱莉就把婴儿放到了格温达的胸口。
格温达疼得叫出了声。“好啦,好啦。”朱莉说。她跪在格温达的双脚之间,抬头看着她的衣裙。“小家伙很快就要出来了。”她说。
玛蒂说:“子宫是柔软的,收缩不回去,所以才出血。”
凯瑞丝马上就感到有罪了。她不想和朱莉这样善良的人顶嘴。“对不起,姐妹。我没想否认祷告的力量。”
朱莉用左手托住婴儿的头。婴儿慢慢地侧过身,这时他的小肩膀也出来了。皮肤上沾着血和一些别的液体,滑溜溜的。“现在放松一下吧,”朱莉说,“就要完事了。小家伙蛮漂亮的。”
玛蒂说:“她应该不断地喝水——但不要喝烈性的饮料。请给她弄来一罐温水,里面兑一小杯葡萄酒。然后再问问厨师,他有没有清汤,温的,不要太烫。”
凯瑞丝又看了看婴儿。她这是第一次把他当成人看。他会长成什么样呢——像伍尔夫里克一样强壮淳朴,还是像他外祖父乔比一样懦弱又不真诚呢?她想,他谁也不像。“他长得像谁?”她问。
朱莉说:“她不再出血了!”
“也许吧。我试试看。”
梅尔回来了,她把那只木箱放到朱莉旁边的地面上。
“当然不啦,”塞西莉亚干脆地说,“他既是教士,又是修士。这样的人是不看妇女的私处的。”
“格温达刚刚生了孩子。”她说。
梅尔回来时,朱莉又吩咐:“请把塞西莉亚嬷嬷请来,马上。”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