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CON CALORE DECISO……/怀着热情毅然地……
05
目录
IAFFANNOSO PIANGENDO……/如烦忧叹息地……
IAFFANNOSO PIANGENDO……/如烦忧叹息地……
IAFFANNOSO PIANGENDO……/如烦忧叹息地……
IIANGOSCIOSO SPIEGANDO……/不安渐次蔓延地……
IIANGOSCIOSO SPIEGANDO……/不安渐次蔓延地……
IIIACCIACCATO DELIRANTE……/如狂风暴雨地……
IIIACCIACCATO DELIRANTE……/如狂风暴雨地……
IIIACCIACCATO DELIRANTE……/如狂风暴雨地……
IVCON CALORE DECISO……/怀着热情毅然地……
05
IVCON CALORE DECISO……/怀着热情毅然地……
05
上一页下一页
“下诹访同学,妳那打键,难不成是拉赫曼尼诺夫本人的?”
然后美铃试着照做,真的效果十足。
岬老师的要求致密而且合理,同时难以想象。一开始,岬老师的企图让交响乐团的团员皆目瞪口呆,但随着练习进行,大家开始觉得也不尽然完全不可能,而这样的自信,更是让团员益发投入了。
一开始的合奏可以说是悲惨到家。美铃的钢琴光听独奏是精彩绝伦,然而一进入合奏部分,就从交响乐中脱离出来。相较于交响乐的伴奏,美铃的打键太激烈了。
就这样,美铃与交响乐团没有余暇去思考其他事,全神与协奏曲格斗,日子一眨眼就过去了。注意到时,蝉声消失,路上行人的影子变长了。然后刮过街上的风开始让人感觉刺骨时,那一天终于到来了。
“咦,可是现在才改变弓法……”
岬老师说的没错,奥尔式的弓法是用食指的第二关节用力顶住弓杆的方法,虽然会减损几分柔软性,但音色会变得丰富许多。
“不,是改变演奏九_九_藏_书_网的方法。我看大家都是使用奥尔式的弓法呢。”
美铃的钢琴也有了变化。她本人的态度虽然还是一样目中无人,但钢琴与交响乐的亲和性增加了。霸道地阻止对方发言的态度沉潜下去,在合奏部分可以持续紧密的对奏,然后一口气进入全体合奏。可能是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演奏经验,与交响乐同时结束乐章时,她一脸意外地看着自己的手指。
“对,我从很久以前就一直听他的唱片……虽然音听起来淡淡的,却起伏剧烈,张弛分明。”
另一方面,老师也不惜余力地给予美铃建议。
虽然难过,但这已经是无可转圜的事了。不管是当时就把我交给警方,闹到演奏会中止,还是把我一个人从乐团中开除,横竖我都没办法再拉弓了,所以这样还要好得多了。然后一想到这就是最后,我能够近乎疯狂地专注在演奏上。
让两种性质迥异的物质产生化学反应的触媒——舞子这么形容岬老师。
美铃惊讶地看老师。
九九藏书“可是奥尔奏法要拉出大音量的音时,下弓时弓容易压在弦上,导致音色变得混浊。要自然地拉出大音量,使用葛拉米安奏法,让弓依手与弓本身的重量流畅地往下,或许比较合理。”
小提琴的团员都没有想过居然要为了一首曲子甚至改变弓法,全都吃惊极了。然而岬先生试着用葛拉米安奏法拉奏了数小节,确实可以毫不费力地拉出足以和美铃的钢琴相抗衡的音,所以众人皆不得不信服了。团员们——当然也包括我在内——全都兴致勃勃地开始试奏葛拉米安弓法。
演奏会一结束,就要把我交给理事会,决定处分——这是团员做出来的结论。如此一来,我就再也没有演奏的机会了。等不到毕业,我就会被退学吧。在音乐界这样狭小的世界里,不会有怪人肯雇用被音大开除的人,因此这将会是我最后的演奏。
“咦?为什么?”
“嗯,现在甜美而情绪性的演奏占了绝大多数,但拉赫曼尼诺夫本身很少沉浸在浪漫的旋律里呢。这样九九藏书的诠释并没有错,回归原点也颇有意思……好,那么来改变一下第一跟第二小提琴的演奏方式吧。”
“不会很困难的。葛拉米安弓法的特征是让手指和手腕放柔软,以指头来控制琴弓,但基本姿势一样,大家也都有足够的柔软性,只要稍加练习,一定办得到的。而且我希望大家了解,配合曲子改变运弓方法,反而是很理所当然的事。”
这话也适用于我和交响乐团的关系。那次告白以来,我和他们之间出现了一道无法填补的鸿沟,投向我的视线依旧冷漠。即使如此,只要岬老师挥起指挥棒,我就能够与众人合而为一。
“加大音量吗?”
“钢琴在变形的第二主题变得激烈,铜管以强音演奏之后,紧接着是钢琴要进入装饰奏的部分。听到这里,听众都已经非常激昂了,也预测到接下来会出现的旋律了。如果钢琴在这时候如同预期地登场,听众或许会感到满足,可是那样就没意思了。遵循先入为主虽然符合常识,但也颇为乏味。如果在这里违反九*九*藏*书*网众人的期待,慢上一拍,不仅可以吊人胃口,还可以让他们满足。这是在容许范围内的逸脱,而且具有更进一步激发听众期待的效果。”
听了这段说明后,美铃的琴声变得更加庄严了。
隔天练习重新开始,加入了美铃和岬老师,所以几乎不需要我来下指示了。因为昨天才发生那种事,我不好向大伙开口,所以我反倒是感到如释重负。
“这里的提示部结束的部分,要不要故意慢个一拍?”
“想象一下这首曲子的故事吧,也可以说是主题。只要作曲家也是人,就无法自外于那个时代的氛围。当时的俄国处在革命前夕,人们因皇帝的暴政而在穷困中喘息。称不上肥沃的大地、难说富裕的生活。第一乐章从钟声揭幕的沉重律旋,就象征了这些。”
总之岬老师在每一次练习中的指示都非常新奇,而且具体。虽然理解作曲家倾注在乐谱中的意图,却绝对不做它的奴隶。
而且岬老师的指挥明快易懂。第一天设定的节拍直到最后都没有乱掉,不管从哪里http://www.99lib.net开始,都维持一致。做为一个指挥,这或许是理所当然的事,但如果基本节拍不明确,所有的乐器都会受到影响,因此团员随时都能放心地专注在演奏上。此外,岬老师的指挥动作也明了易懂,充满弹性与瞬发力,就好像卷丝一样,把音乐从我们身上不断地拉过去。要在哪里怎么样进入,可以从他脸上的表情看出来。不只是用手臂,而是用整个身体来表现音乐的指挥方式,与他弹琴的时候一模一样,甚至让友希看得心荡神驰,把他和自己心仪的指挥家重迭在一起说:“好像卡洛斯·克莱伯。”不,如此沉醉在演奏音乐的模样,对每个人都是新鲜的惊奇。本人谦虚说“指挥法是我自己独学的”,但没有一个团员肯相信。
一天比一天更好的演奏令人兴奋,这样的兴奋带来更大的进步。日渐高亢的演奏深深吸引了每一个人,自然而然,练习时间也因为众人的意见而不得不延长,我的打工时间自然消灭,住宿生也每天都超过门禁时间。
“姆。”岬老师停下指挥棒沉思。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