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CON CALORE DECISO……/怀着热情毅然地……
03
目录
IAFFANNOSO PIANGENDO……/如烦忧叹息地……
IAFFANNOSO PIANGENDO……/如烦忧叹息地……
IAFFANNOSO PIANGENDO……/如烦忧叹息地……
IIANGOSCIOSO SPIEGANDO……/不安渐次蔓延地……
IIANGOSCIOSO SPIEGANDO……/不安渐次蔓延地……
IIIACCIACCATO DELIRANTE……/如狂风暴雨地……
IIIACCIACCATO DELIRANTE……/如狂风暴雨地……
IIIACCIACCATO DELIRANTE……/如狂风暴雨地……
IVCON CALORE DECISO……/怀着热情毅然地……
03
IVCON CALORE DECISO……/怀着热情毅然地……
上一页下一页
“那只是碰巧……”
但是即使处在独流之中,仍有一首曲子轮廓鲜明地传入耳中。是李斯特的诙谐曲。然后岬老师打开了那首曲子流泻而出的练习室房门。
下诹访美铃楞住,望向老师。
我在老师的影子当中看见正在弹琴的那个人,大吃一惊。
“可、可是距离演奏会只剩下一个月了耶?”
离开练习室后,岬老师开心地说“接下来有得忙了”。
“开什么玩笑?为什么我非得跟你们合奏不可?我连器乐系的演奏会都拒绝了呢。”
“咦?呃,我是啊。”
或许很不庄重,但我用一种观赏舞台剧的心情旁观他们的对话。下诹访美铃平常不是生气就是冷酷,却会为了岬老师的一句话,表情从动摇变成惊愕、从惊愕变成困惑,然后从困惑变成寻思,像猫的眼睛般瞬息万变。
“一起过来吧。”隔天岬老师这么说,邀我一起走。
“接下来我们要去挖角钢琴独奏家。”
“学生碰上困难的时候,老师就该伸99lib.net出援手……我记得是你这么说的啊。”
这个人是梅菲斯托费勒斯(德语:Mephistopheles,简称梅菲斯特(Mephisto)。是歌德代表作《浮士德》中登场的诱惑人类的恶魔,他与上帝打赌浮士德博士是否会堕落,想将浮士德引向邪恶的道路。)——我深切地心想。
“老师,你都是像那样跟人谈判的吗?”
“有些事是只有实际上战场才会了解的,也有些技术是没有听众就无法得到的。因此众多的演奏家按捺着不安,踏上名为舞台的战场。武器的话,已经在妳的手上了。对抗的方法,则掌握在我的手中。好了,妳要逃避吗?还是要跟我一起对抗?”
沉思了好一阵子的脸抬了起来。
“我已经得到石仓系主任的许可了,接下来只需要妳本人同意。幸好妳没有参加器乐系的演奏会,所以不会撞期。”
“咦?那样是哪样?”
“可是老师为什么要九_九_藏_书_网这么帮我?不,我不是觉得讨厌,我真的很感激。”
“接下来……?老师还没有告诉那个人吗?”
“那不就好了吗?”老师说完,消失在走廊另一头。
“我就坦白说了吧,现在这整所音大里,能够完整弹奏拉赫曼尼诺夫第二号的,就只有妳一个。”
“不是碰巧。妳自己也很清楚,妳的钢琴个性太强,没办法和交响乐团合奏。如果硬要配合,就只能抹杀自己的个性,但如此一来,琴音也会变得贫瘠,埋没在交响乐之中。所以能够把妳的特色发挥得淋漓尽致的还是独奏。可是呢,这么理所当然的事,说白了或许也是不识趣,不过无法合奏的钢琴家,就像无法团队合作的棒球选手,不会有任何乐团肯雇用的。还是妳打算杠着妳爱用的钢琴,当一个流浪钢琴家?”
“妳会的曲子不只有李斯特和肖邦吧?我已经听器乐科的教授说了,妳去年在课上练过拉赫曼尼诺夫。凭妳的钢琴天分,就算现www.99lib.net在开始练习,也绝非不可能。”
本馆二楼,走廊两侧的练习室传来各种旋律,化成一道不协和音的浊流。
“这话是认真的?”
“是因为妳还要参加比赛吗?”
不晓得是对哪一句话起了反应,下诹访美铃顽固的表情出现了裂痕。
“突然闯进来干嘛?”
“跟请柘植校长独奏比起来,又有着不同的刺激呢。一切都仰仗你啰,首席。”
“听好了,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唷。是可以克服妳的弱点,更上一层楼的机会。而且如果成功,妳可以得到破格的奖赏,而那大概是妳目前最想要的东西。”
“我就单刀直入地说了,下诹访美铃同学,我想请妳代替柘植校长弹奏拉赫曼尼诺夫。”
“呃,这也是这样没错。”。
“我跟拉赫曼尼诺夫不合啦!”
岬老师毫不犹豫地走在我前面。毫不犹豫,是因为他已经掌握了那个人这个时候的行踪吧。
“你不是正碰上困难吗?”
“妳说的没错,不过如果是代
http://www.99lib.net
替柘植校长上场,状况又不同了。能够代替那位不世出的天才钢琴家登台的演奏者究竟是谁?这肯定会引来校内外人士的关注,甚至连朝比奈钢琴大赛的首奖都要相形失色呢。钢琴赛的第一名有很多个,但是能够代替柘植彰良上场的人,可是难得一见。在历史悠久的定期演奏会上弹奏柘植彰良最拿手的拉赫曼尼诺夫——再也没有比这更能够向世人广为宣传妳名声的舞台了。只要是知道柘植彰良的名号与光荣事迹的人,毫无例外,都一定会把妳的名字刻印在脑海里。”
结果老师不可思议地直盯着我看。
“把她的不安与自尊玩弄在股掌间。我在旁边听着,都要呆掉了。”
“不是跟拉赫曼尼诺夫不合,而是跟协奏曲不合吧?”
老师不等我回话就转身走掉了。真没办法,再怎么说,现在他都是指挥,而听从指挥的指示,是首席的职责。
然而我在那张脸上看到了异于回答的真心。其实她并不是没自信,只是想要有
九九藏书网
人推她一把。
“我觉得首席也一起拜托比较有效果。所以副首席,乐团麻烦你啰。”
瞬间她的眼睛亮了起来。没想到岬老师不是推她一把,而是想要钓她上钩。
“妳的钢琴天分确实出类拔萃,这是每个人都有目共睹的。可是妳也有弱点。突出的钢琴天分,换个说法就是强烈的个性,在合奏的时候会造成反作用。我看过妳以前的修课记录,妳一年级的时候弹过肖邦的钢琴协奏曲,但是就只有合奏过那么一次,后来就只弹独奏曲了。”
“有个方法可以保有妳的个性,同时与交响乐团合奏。妳想不想知道这个方法?”
下诹访美铃生气似地沉默下去。
“还是不行的。”
“谢谢你的恭维。”
在恶魔面前,这个女中豪杰也只是个二十二岁的小姑娘。没有多久,下诹访美铃便战战兢兢地握住了岬先生伸出来的右手。
“是啊。与其在演奏会展现本领,多留下一点比赛成绩,对往后当然更有利,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这是独奏乐器的特权。”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