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记一 那一人——那次生命中的擦肩而过
目录
第一话 凶手还没出手又死了
第一话 凶手还没出手又死了
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第三话 摆摊请交保护费
第三话 摆摊请交保护费
第四话 我的手机去哪儿了
第四话 我的手机去哪儿了
第五话 交易请小心假币
第五话 交易请小心假币
第五话 交易请小心假币
第六话 今天不宜发传单
第六话 今天不宜发传单
后记一 那一人——那次生命中的擦肩而过
上一页下一页
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居然会写这么多篇,而且这些文字是在我们分开之后,我靠着记忆一点一滴编进故事里的。
在一起聊天的时候,她曾不止一次抱怨青岛的生活节奏太快,曾不止一次说青岛的生活和工作的压力都太大。她给我描述了一个城市,那里上班不用加班加点,坐公交不会拥挤,路上也不会堵车,大家都生活得很悠闲。
2014年11月6日凌晨于青岛
后来,她问过我两次——你会在日志里怎么写我?
我笑了,无奈地笑了。
在彼此分开的日子里,我真的开始把她写进了小说里。我不断地回忆我们相识的日子,不断地回忆所有关于她的细节。
当时我正在开九*九*藏*书*网车,于是趁着等信号灯的间歇问他:后记的题目可不可以和上一本书一样。
她问我为什么。
然后过了两天,我也离开了。
她说完这句话的第二天,就离开了。
她说的时候,我特别想去那个城市看一看,看一看她待过的城市是什么样子,会不会和她一样宁静、美丽。但事到如今我依然没去,因为我怕去了之后,如果那个城市真如想象得那么美丽,我会感伤;如果那个城市不如想象得那样美丽,我又会失落。所以,我把那个城市用文字的形式留在了心里。因为我觉得,有些地方有些人还是只留个念想的好吧。
在我QQ空间的日志里,有这么一个系列,写的都是身边的朋友,我把身边我和她共识的朋友99lib•net一个一个都写了个遍。她也一直在看,有时候还会留言。
在我马上要三十岁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个人。最初相见,我看到了她灿烂的笑容和开朗的性格。然后,在不知不觉间,我们聊得很投缘,几乎无话不谈。
我笑了笑,在红灯即将结束的时候,对着微信说:就叫《那一人》吧!
编辑华斯比在微信给我语音留言,让我给“季警官系列”第二部写个后记。
只是,等我写完这些故事的时候,不知不觉间青岛已经从炎热的夏天进入到了寒冷的冬天。我站在冬天的季节里回望夏天的故事,感觉时间已经过去了好久。
她问的时候,我笑了,说:我不会写你的。
在相遇之后的日子里,我尽可能地卖弄自己的长处,用我擅长九九藏书的文字在QQ空间里写下一篇篇日志,期望她能看一眼,或者留个脚印。于是,我放下小说,写了一个夏天的日志,里面有忧郁、有浪漫、有踌躇、有伤情,唯一没有的就是欢喜。
我记得她总是丢三落四忘拿手机;记得她总是喜欢围观路边的稀奇事物;记得她总是说我剩饭浪费,拿“锄禾日当午”来教育我;记得她总是愿意玩微信,在朋友圈转发一些鸡汤文;记得她的手机样式和型号,甚至包括手机壳的造型;记得她有一个倒计时的习惯,每天记录着自己在这个世上的日子;还记得有一段时间她苦学会计课程,每周三、五去台东上会计课,最后考试到底还是不及格……
但我想我毕竟三十岁了,三十岁的人应该知道,有时候真正珍惜彼此的九*九*藏*书*网关系,是要学会放手的。
她笑嘻嘻地说:好。
我把我能记得的一切都写进了小说里,然后一篇一篇,不知不觉间积累成了“季警官系列”的第二本书。
确实,应该就叫“那一人”。
华斯比说:第一本的后记叫《那一日》,这一本你打算叫什么?
后来的后来是,问了两次之后,她不再问我了。然后,我也真的没有写她。
我无奈,因为我确实没有想到,在我快三十岁的时候,会遇到这么一个人,我们能聊得这么投缘,让我有一种回到青春期的感觉。
我所能做的只是笑,然后不说话。
亮亮
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写,我怕写不好彼此的关系。
我想,时间真的已经过去好久了,而九九藏书且还会继续过去,这一切会随之越来越久远。
再后来,因为某些原因,身边的朋友们开始各奔东西,当轮到她也快离开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特别想用文字写写她,但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写。最后,我说:要不我把你写进我的小说吧。
所以,我把关于一个人的故事,串进小说里,编成了一本书。
那个时候,我正处在最好的写作状态,在杂志上不断刊登小说的同时,也开始筹备出版自己的第一本书。然后,当最好的我遇到那一人的时候,唯一可惜的就是相见恨晚。
直到这本书真正上市的时候,当你们被文字里的故事逗得开怀大笑的时候,那肯定会是很久之后的物是人非之时。那时的你们,肯定体会不到写这些搞笑文字的人,他当初的心里到底有怎样的无奈。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