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话 今天不宜发传单
4.谁买的理财产品?
目录
第一话 凶手还没出手又死了
第一话 凶手还没出手又死了
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第三话 摆摊请交保护费
第三话 摆摊请交保护费
第四话 我的手机去哪儿了
第四话 我的手机去哪儿了
第五话 交易请小心假币
第五话 交易请小心假币
第五话 交易请小心假币
第六话 今天不宜发传单
4.谁买的理财产品?
第六话 今天不宜发传单
上一页下一页
“罢了,罢了。”杨经理悲叹着摇头,只等王小貌被警察带走,自己就好驱车回家收拾行李远走高飞了。
薛警官缓缓道:“王小貌最近卖出的那一款理财产品,受益人叫殷智帅,你可知道这殷智帅是谁吗?”
薛警官恍然未觉,又问道:“这么说她的工作都是由你来安排?”
“是的,只要躲在办公室里不出去,警方就不知道有我这么个人存在,又何来怀疑的理由?”
尽管杨经理一直告诫自己要镇定要镇定,但俗话说得好,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手,何况自己又不是职业罪犯,哪里算得上狡猾。
唉,亡命天涯通常都不会有好下场,但就眼下这种情形来说,相比于坐以待毙,跑路似乎已是自己唯一的选择了。
那胖警官又道:“你们谁和王小貌熟悉,打个电话把她叫回来,但不要说警察在这儿。”
“没有,没有。”杨经理生怕露出马脚,赶紧摆手掩饰。
“还不清楚。”薛警官确实是不清楚,但他却能装得像是在卖关子,然后朝杨经理眨眨眼,故作神秘道,“但我们警方还是有重大发现的。”
薛警官不吝赐教:“不瞒你说,被害警官临死前曾接触过王小貌,因为在案发现场的监控录像中我看到,被害警官手里拿着你们公司的理财单页,而单页右下角的联系人一栏写的正是王小貌的名字。”
这世间已很少有人会不谋而合,显然薛警官做到了,就听他信誓旦旦地说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眼下只要通过王小貌抓到那个和殷警官碰面的人,然后送至警局,待严刑审讯定罪落案之后,我非但可以匡扶正义替殷警官报仇雪恨,甚至还有可能晋升为刑警队长。”
王小貌当即化身为刘胡兰,伸出右拳借着发誓表白心迹,铿锵有力地说要为公司奉献青春,要与公司同甘共苦,不离不弃。
结果却听屋外不知哪个员工轻声说了句:“王小貌刚出门,应该是九九藏书网出去发传单了!”
杨经理做贼心虚,误以为对方说的是自己,下意识打了个冷战,就听薛警官继续道:“我们在监控录像里找到了那个人,你猜我们警方看到了什么?”
既然如此,为了不被怀疑,最好的方法就是不露面,不与警方接触。
杨经理躲在自己办公室里听到外面的嘈杂声,心中咯噔一下,暗想不会是警察来了吧。他作贼心虚,扒开一道门缝往外窥视,果真见清一色的制服男竟有十余人之多。
杨经理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懊悔过,他恨自己不该多嘴宽限三天,这辞退员工又不是做文章,玩什么欲扬先抑、以退为进啊?这下可好,原本的虚情假意最后弄假成真了。
这么多警察,看来是大案,莫非真是因为殷警官被害而来查王小貌的?
听闻此言,薛警官更受感动,仰天长叹道:“我从警多年阅人无数,从未走过眼,刚才一进门便见杨经理面善心慈,现在看来果真是个好人。若是人人都如杨经理这般,天下早已无贼!”
不想他刚有此念头,屋外的胖警官便大手一挥道:“罢了,咱们守株待兔,静观其变!”
薛警官不知对方心怀鬼胎另有目的,顿时感激涕零,于是握着杨经理的手久久不放:“你肯主动配合警方查案,真是太好了!”
众员工面面相觑,纷纷表示不知。
薛警官觉察出杨经理心中有事,抱着自己先做出让步对方才能反映问题的态度,主动揭秘:“杨经理,我们干警察的最擅长的就是察言观色。按理说,涉及案子的问题我不该回答,但我觉得你不像是个坏人,所以我不妨告诉你,王小貌涉嫌一起杀警案!”
于是,一时之间,王小貌成了黑白两道名利双收的代言人,成了警匪双方升官发财的进阶石。
薛警官顺水推舟,抓住“业绩”二字死咬不放,继续追问:“对了,关于业绩,我正好有问题要问你,王小貌最近是不是卖
九*九*藏*书*网
出一款理财产品,受益人叫殷智帅。”
“哪里,哪里,协助警方办案,是我们每一个公民应尽的本分!”
杨经理冥思苦想了半天,在把王小貌赶出公司这件事上,始终没有悟出解决之道。他只得退而求其次,改成祈祷警方办案不力,一时半会儿查不到王小貌身上。
杨经理率先从梦想回到现实,他以大局为重,提出意见:“警察同志,你既然想通过王小貌找到那个出卖殷警官的男人,可是你这么兴师动众地带着警员前来,就不怕打草惊蛇吗?”
说完之后,他接着又道:“由此我们怀疑找王小貌买理财产品的不是别人,而正是出卖殷警官的男子。他买了理财产品送给殷警官的孩子,必然是心怀愧疚的赎罪之举。”
然后,他俩惺惺相惜一番,终于挥手作别。
“啊?!不能吧!”杨经理佯装大惊失色,试探着讯问案子的进展情况,“你说,王小貌杀了警察?”
薛警官却瞅准时机,急忙大手一挥表示答题时间已到,然后亲自揭晓答案:“猜你也想不出来,不如我来告诉你吧,那殷智帅就是被害的殷警官的儿子。”
杨经理无力地摆摆手,示意她宣完誓就可以回去工作了。
“咦,杨经理你的表情怎么这么难看?是不是觉察出什么问题了?”
薛警官见对方没跟上自己的思路,颇为扫兴,不快道:“别走神。”
薛警官深以为然,不住摇头叹息:“我这也是心急破案,孤注一掷,被逼无奈啊!”
王小貌参加工作这些年,从未受到领导如此关照,先是违背公司制度宽限三天使自己得以业绩达标,然后又不接受自己请客吃饭的答谢。回顾过往,之前所遇领导皆是凶神恶煞妖魔鬼怪之化身,唯有杨经理如观世音菩萨般大慈大悲救苦救难,顿时感激涕零不能自已。
杨经理的手心浸满了冷汗,要说不紧张那是假的。身为杀害殷警官的帮凶,与负责查案的警察只有www.99lib•net一墙之隔,而且他们还耐心地守在公司里等待王小貌的归来。在这期间,自己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甚至每一个眼神都可能引起警方的怀疑,从而暴露自己。
想通此节,杨经理当即拿定主意,就算肚子饿了也要忍着,想上厕所也得憋着,反正打死也不走出办公室半步,一定要熬到王小貌返回公司被警察带走为止。
“你放心,一有消息我会主动给你打电话的。”
杨经理和薛警官站在各自立场,互相畅想了一下美好未来。
杨经理的心忽然沉了下去,这时外面传来那胖警官的声音:“去哪儿发传单了?”
杨经理主动献策:“嘿嘿,我倒是可以给你们警方做个内应,暗中查清购买王小貌理财产品的客户身份!”
杨经理赶紧端正态度,屏息倾听。
杨经理倒吸口凉气,庆幸王小貌现在还对此一无所知,进而想到王小貌此番势必会被警方带回警局审讯,自己则可以趁机回家收拾行李偷偷跑路。
听到这里,杨经理突然感到心情不再沉重了,结果也许并不像他预想的那么糟糕,自己甚至都不用负罪潜逃了。因为他原本以为找不到那个与殷警官见面的人,可现在看来,那人似乎就在触手可及之处。
杨经理又马上联想到自己最大的外貌特征就是发型,见薛警官如此反问还以为他早有预谋,一时惊慌失措,正要不打自招说是不是看到一个光头,结果还没开口回答,话头就又被薛警官抢了回去:“我们看到那个人手里拿着的,也是王小貌发的单页!”
待王小貌离去后,杨经理“啪啪啪”扇了自己三个耳光,然后瘫坐在椅子上唉声叹气。如今这王小貌在公司多待一天,自己便多一份危险。可眼下辞退她的最佳时机已经错过,若是再把她从公司里赶走只怕没有合适的借口了。
与杨经理面对面而坐的胖警官亮出了自己的警官证。
“殷智帅?殷?姓殷?难不成……”杨经理忽然想到http://www.99lib.net什么,正准备开口回答。
薛警官避而不答,反问一句:“你和你的下属王小貌熟吗?”
杨经理下意识联想到他这是在落实殷警官被害时,王小貌出现在大拇指广场的缘由,于是赶紧撇清自己:“我们是开放式管理,工作安排由员工自己来定,公司只看业绩。”
杨经理被说到痛处,恨得咬牙切齿:“是。”
杨经理依言前倾身子,薛警官贴面耳语道:“殷警官被害那天是要去见一个人的,我们怀疑是那个人出卖了殷警官……”薛警官说得起劲儿,一时松懈竟将殷警官的姓氏透露给了对方,赶紧止住话头,“呸”了自己几下。
杨经理不敢怠慢,急忙回过神来,于是他幡然醒悟:薛警官所指的那个出卖者并不是自己,而是另一个与殷警官相约在大拇指广场碰面的人。看来警方真的是误会了。
杨经理早已料到此节,作为幕后小黑手的他心想怎么说王小貌也是被他给拖下水的,于是本着同舟共济的态度,试着给王小貌开脱:“警察同志,您多疑了吧。像王小貌这种初级理财师,每天的工作无非就是在公司打打营销电话,到街边发发传单。那被害警官手里拿着王小貌发的单页,也很正常啊!”
原本,杨经理是打算通过加班加点加重工作负担逼王小貌自己辞职,可是刚才她这一宣誓大有舍生取义、以死相报的决绝,所以杨经理连这点希望也破灭了。
众员工一看这架势,十几个警察抓一个小姑娘,明显是大案要案的节奏。普通老百姓哪敢多嘴,生怕得罪黑道遭到报复,何况又没赏金,于是都抱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处事理念,纷纷发誓和王小貌不熟。
当王小貌把成交合同恭恭敬敬地递交到杨经理面前,并一再鞠躬致谢还执意要请客吃饭时,杨经理已经自己把自己气得无言以对,只剩摆手婉拒了。
杨经理迟疑了一下,几次欲言又止,到底还是没说出口。他反问道:“警察同志,请问王小貌九九藏书到底犯了什么事儿?”
薛警官哼笑一声,伸手招呼杨经理探过身来倾听——自己下面要爆猛料!
于是,杨经理抱着这种坚定的信念,一边深藏不露,一边祈祷王小貌发完传单早点归来。
全公司的员工顿时活跃起来,纷纷举手表示知道,然后热情洋溢地在前面带路,直往办公室这边走来!
杨经理字斟句酌,决定用废话回答:“我们在工作上是上下级的关系。”
“谢谢,太感谢了!这件案子全要仰仗杨经理鼎力相助了。”
“哦,哦,是薛飞,薛警官。”杨经理面带假笑给薛警官斟茶,然后明知故问道,“敢问到此有何贵干?”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眼下只要通过王小貌抓到那个和殷警官碰面的人,然后告知蔡总,待他杀人灭口毁尸灭迹之后,自己非但可以高枕无忧继续当理财经理,甚至还有可能白赚那五万块钱!
杨经理愣了半晌,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看到的是单页?不是光头?”
这时,薛警官又开口了,他先深吸一口气,暗示下面的话极其重要。
杨经理感到不妙,暗想:警方不会一直待在公司等王小貌自己回来吧?
杨经理正寻思时,警察中有一个微胖的警官和他心有灵犀道:“谁是王小貌,把她叫过来!”
杨经理不知不觉间已走入薛警官的小圈套,赶紧问:“什么发现?”
结果,因为局长大人对内宣布谁能破案谁就可以晋升刑警队长的奖励机制,市南分局的警员们个个奋发向上努力拼搏,展现出了人民警察难得一见的雷厉风行。话说杨经理前脚刚祈祷完,薛警官后脚便率领众警员冲进了理财公司。
薛警官反倒更加起疑,他酝酿了一下情绪,开始推心置腹:“杨经理,发现什么问题你就大胆说,不要有所顾忌,我们人民警察就是为人民服务的。”
可是,天不遂人愿,就在这个时候,屋外的胖警官忽然突发奇想,随口问了句:“对了,王小貌的上级领导在哪儿?”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