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话 交易请小心假币
8.风的季节
目录
第一话 凶手还没出手又死了
第一话 凶手还没出手又死了
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第三话 摆摊请交保护费
第三话 摆摊请交保护费
第四话 我的手机去哪儿了
第四话 我的手机去哪儿了
第五话 交易请小心假币
第五话 交易请小心假币
第五话 交易请小心假币
8.风的季节
第六话 今天不宜发传单
第六话 今天不宜发传单
上一页下一页
我咳嗽了两声,笑着说:“你猜!”
确实,殷警官一死,已没有人能证明我的身份了。
季警官急道:“都倒计时了,你还说不是炸弹?”
“你,你怎么会认得我?”
委晓君强词夺理道:“是假的啊!”
“按啊!”
管风里是谁
“你是怕死!”
“按呢!”
在他们的争吵声中,我淡定地走进电梯,然后面带微笑按下“1楼”键。
就在这时,我开口说话了。
两天前,我拿到了诊断书。
季警官一想也是,可转念又一想,包裹在自己手里,别人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万一爆炸,最先倒霉的还是自己。
我没有回答他,而是急匆匆地走出园区,混入过往的行人中。
结果他正要劝的时候,我一时手快,按下了接通键,然后季警官手里的包裹就传出“滴答滴答”的倒计时声。
委晓君接着说:“你非但证明不了自己的身份,你还得跟我回警局接受调查。”
委晓君却不乐意,她身为线人潜伏在伪钞集团内部数日却毫无建树,还指着靠缉拿我立功呢,于是对季警官说:“不要信他,不可能是炸弹,快逮捕他!”
不知为什么,听着那首歌,我脑海里莫名其妙地现出了一张姑娘的脸。
三个月,不到一百天,太短
http://www.99lib•net
了。
我想到了殷警官的死。
“在哪里?”
我顺势拿出手机,手指放在接通键上:“不要乱动哦,我按下这个键,炸弹就会爆炸!”
凉风轻轻吹到
俏然进了我衣襟
“这些话你留着回警局跟警察说吧。”说着,委晓君对拍双掌,然后埋伏在暗处的警察在季警官的率领下纷纷现身。
委晓君不屑道:“切,鬼信你,还手机遥控炸弹,你当是好莱坞大片啊?”继而转头对季警官说,“季哥,他就是个线人,哪有胆量造炸弹。”
季警官似乎不太信,又问我:“真的,假的?”
我笑着对他喊:“我挂断电话,倒计时就停了。”
我问:“你到底是谁?”
吹啊吹让这风吹
快递员委屈地说:“这快递单写的是E座314,可314室正有警察办案,打听了半天也没人告诉我谁是季警官,直到后来才有警员让我来这里找。”
医生说,是癌,晚期,最多只能活三个月。
也没法去计得真
“大拇指广场电梯的监控里。”
日子忽忽走过http://www.99lib.net
委晓君睁眼说瞎话:“怎么样,是假的吧,大家快上去抓他!”
“万一是真的呢?如果炸了,你是线人不用担责,可我是警察,要担责的,大姐!”
那快递员居然拿出一个包裹要季警官签收。
我又开始咳嗽了,咳嗽得很厉害,我用手捂着嘴,感到手心湿润,但我知道那不是痰。
我忽然有一种感觉,原本为侦破伪钞案而计划的“十面埋伏”行动,最后实在无用武之地只能对付我了。
我笑了笑,说:“我也是线人。”
夏天偷去听不见声音
付出多少热诚
委晓君见季警官犹豫不决,遂又对我叫嚣:“有本事你按啊!”
“怎么还不按?”
我说:“谁也不准动,包裹里面装的是炸弹!”
我亦不甘示弱:“那我按啦?”
“我没有出卖他,也没有谋害他。”
不是因为警方抓捕,而是因为……
哀伤通通带走
季警官生死关头异常冷静,大喝一声道:“谁也不准去,所有警员收枪后退!”
那马汉也不傻,正要捂着脑袋,妄图借口头疼,准备继续往下击鼓传花。
其实没必要担忧,因为包裹里装的只是一部旧手机,只99lib•net不过手机铃声被设计成了倒计时的滴答声而已。
我说:“我一直想离开这座城市,换一种生活,我一直以为自己将来有的是时间来做这件事,结果没想到这么快我就没有将来了。”
“调查什么?”
随风轻轻吹到
“按啦?”
委晓君哼笑道:“谁能证明?”
季警官不知何事,于是自报家门。
最后,我走出了医院,在途径一家音响店的时候,我听到了一首粤语老歌。
医生还说,这段时间,做想做的事吧。
说完这句话,我笑了,笑得很坦然,很轻松。
风雨侵
我笑了。
在一息间改变我一生
季警官隐隐有些不安:“这包裹里装的是什么?”
季警官执行任务难得能一箭双雕,此番喜不自胜,正要招呼警员将我缉拿。就在这关键时刻,忽然有快递员上前打听谁是季警官。
亮晶的眼泪
季警官惊奇不已,心道:我的快递不是应该寄到警局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边想边接过包裹一看,发现快递单上寄件人一栏填的竟然是“流年”,随即抬头看我:“是你寄给我的?”
吹啊吹让这风吹99lib•net
……
(《风的季节》,作词:汤正川,作曲:李雅桑,演唱:Soler)
却也不需再惊惧
“殷警官的死!”
倍令我有百感生
委晓君急得直跺脚:“他是线人,我也是线人,我了解他的想法,他不敢弄真炸弹。”
记挂那一片景象缤纷
“我见过你的影像。”
季警官“啊”的一声尖叫,只恨手里的包裹没有及时脱手,懊悔不已的同时紧接着萌生出放我走的念头。
“我是线人!”
抹干眼眸里
季警官见我俩拿他手里的炸弹置气,当时就崩溃了,好言劝我俩各自保持冷静,切忌冲动,冲动是魔鬼。
季警官反恐片看多了,知道不会是什么好东西,赶紧找借口脱手:“那个,王朝啊,我现在要现场抓捕歹徒,麻烦你先帮我把包裹拿回局里!”
你步进了我的心
很快,电梯抵达一楼,我走出E座办公楼。就在这时,季警官从三楼的某扇窗户探出头来,在高处对我呐喊:“喂,哥们儿,怎么炸弹的
九*九*藏*书*网
倒计时还不停啊?”
委晓君又说:“其实那天你来婚介所相亲时,我就已经认出你来了。”
我看了看手表,对快递员说:“你们这速通快递定时送件服务也不是很准时啊?如果再晚来一两分钟就要坏我大事了。”
我笑了笑:“还好,还好,总之没有坏事,有这包裹我就容易脱身了。”
医生当时也笑了,看多了接到诊断证明的病人,在他眼里,我不是最坦然的,还有比我更洒脱的。
我想,我现在可以离开这座城市了,再不离开我恐怕这辈子都没有机会了。
“小委,我要是怕死我就不干警察了,我担心的是芸芸众生的安危!”言下之意,包裹里装的似乎不是炸弹而是原子弹。
“按啦?”
那个叫王朝的警员料想这包裹里绝非善物,无奈谁让自己为了立功竟站在了队伍最前面,这下可好,被领导点名了,又不能推辞,于是急中生智捂着肚子叫道:“呀呀,肚子疼,怎么突然肚子疼了,马汉,你替我把季警官的东西拿回局里,我实在是憋不住了。”说着,他不顾众人阻拦,一溜烟地往厕所冲去。
众警员眼见炸弹就在眼前晃来晃去,本就有了退意,此时得了上级的命令,更是撤退得理直气壮,呼呼呼地一个劲儿往后撤。表面上是离我远了站,实际上都是在躲季警官,毕竟炸弹在他手里。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