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话 交易请小心假币
7.警察光顾一次就够了
目录
第一话 凶手还没出手又死了
第一话 凶手还没出手又死了
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第三话 摆摊请交保护费
第三话 摆摊请交保护费
第四话 我的手机去哪儿了
第四话 我的手机去哪儿了
第五话 交易请小心假币
第五话 交易请小心假币
7.警察光顾一次就够了
第五话 交易请小心假币
第六话 今天不宜发传单
第六话 今天不宜发传单
上一页下一页
正所谓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当郭经理接过我递来的一小提包现金时,他显得非常兴奋。
季警官哼道:“不用,我怕你们的验钞机也不干净!”说着大手一挥,警员们立刻搬出七八台验钞机。
季警官收到那封快递,自然知道了我的身份,当我报警电话打进去的时候,他已经在110接警中心等候了很久。
所以,我欣慰地笑了,然后悄悄地离开。
其实在装钱的小提包里,只有三万五千元是真钞,而压在包底那剩下的一万五千元则是我前几日从他这里购买的伪钞。
但要是不验钞,就此草草结案收队回局,岂不窝囊?可要是验钞,验不出假币,还是要草草结案收队回局,到时会更加窝囊!
“流年!”
季警官对自己莫名其妙就大获全胜一事感到始料未及,兴奋地高喊:“证据确凿,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十分钟后,三四辆警车驶入动漫产业园,然后就看到季警官率众直奔E座314室。
季警官琢磨了一会儿,说:“九*九*藏*书*网强攻不好,应该智取。”
我说:“真不用那么麻烦。”
于是,大批警员趁机蜂拥而入。
如我所料,婚介所的大门紧闭不开,想来犯罪分子通过走廊上的监控已经看到了警方的一举一动,他们正在焚烧伪钞、销毁证据。
“怎么样,刘先生,我的货仿真度很高吧,那些假币是不是很容易就花出去了?”
于是,我看到委晓君一脸坏笑地盯着我。
也就在这时,警员们注意到里面有一间安装了防盗门的办公室仍关着门,而且有大量烟雾正顺着门缝往外逸出。
于是,我的计划成功了,案子破了。
当季警官已经感到绝望,当现金已经验到一半的时候,验钞机突然传来捷报:“这张纸币有问题。”
见自己的产品得到客户的肯定,得意洋洋的郭经理就跟自己儿子受表扬了似的,自夸道:“不瞒你说,我们这儿全是回头客。”
我觉得郭经理不可能一张一张钞票验明真伪,而且他也不会想到世上能有99lib.net人拿着假币来购买假币。
这是我的代号,我听到有人叫我的代号,心忽然沉了下去,因为我知道自己的身份暴露了。
我想,我不是警察,没必要按规矩办事。我只是个线人,在确定对方犯罪行为的前提下,如果没有证据能将其逮捕,我可以制造证据。所以,今天我拎着五万元人民币来找郭经理购买伪钞。
我转过身。
出于安全考虑,季警官是最后一个进去的,但这并不妨碍他展现气势。就听他高声喊道:“警察办案,谁都不许动!”
可是,当我走到电梯口,正准备下楼的时候,突然听到背后有人叫我。
电话接通之后,他没有多问,我也没有多说。
不应该啊!公司有严密的管理制度,真钞和伪钞向来都是分开存放的,不应该弄混啊!
郭经理亦不失礼貌地送我出门:“欢迎您再次光临!”
躲在围观人群中的我,看到眼前这一幕,忍不住笑了。
我开门见山,直奔主题:“E座314室的婚介99lib•net所就是伪钞集团。”
我以为对方叫的是“刘念”,所以没有在意。
季警官一想也是,于是又说:“看来你已经调查得很清楚了,那么你觉得我们该采取什么样的行动计划?”
季警官为了自己的面子,在窝囊和更窝囊之间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后者。不幸的是,从犯罪分子们一脸镇定的表情来看,结果似乎注定不会有任何转机了。
电话那头,季警官还想和我纠缠:“破案怎么能嫌麻烦呢?你知道我和一般的警察有什么不同吗?”
季警官见对方喊话不应,顿觉不祥,正要破门而入之际,门忽然开了。开门者不是别人,正是前几日给我提供婚介服务的女职员委晓君。
我懒得和他废话,直接把电话挂断。
但很快,喊我者接着往下说道:“‘流年不利’的‘流年’!”
我想,你们门口贴的那句“宁让一人光顾干次,不让千人光顾一次”的服务理念,应该指的就是买卖伪钞而不是婚姻介绍吧。
于是,就听季警官大喝道:“现在警方
九-九-藏-书-网
怀疑你们从事伪钞交易,所有人必须配合调查!”接着又吩咐手下警员,“王朝、马汉,你俩去查验公司财务所有现金的真伪。张龙、赵虎,你俩查验在场所有职员的私人物品,看有没有夹带伪钞的!”
此时的郭经理早已惊得目瞪口呆:“不可能,怎么会验出假币呢?一定是你们警方的验钞机做过手脚!”说着,他赶紧抢过一叠纸币放进自己公司的验钞机里验看。
愉快的告别之后,我离开婚介所的第一件事就是拔打110报警。
季警官反应机敏,立刻意识到犯罪分子正在销毁证据,急得直跺脚,可惜终究还是晚了一步。当警员们冲进那间办公室时,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地的灰烬。
季警官自知此次行动功亏一篑,恨自己行动莽撞不该强攻的同时,更恨犯罪分子奸诈狡猾。无奈事已至此,已无退路,只得破罐子破摔,硬着头皮上。
我点点头,感慨道:“是的,同样有风险,买假币可比买理财产品收益大了去了,要不我还能再来买吗九*九*藏*书*网?”
伪钞和真钞分开管理,是假钞集团最基本的运营体制。郭经理自负所有伪钞都已销毁怠尽,更加有恃无恐,冷笑道:“用不用我们公司提供验钞机,配合你们警方查案?”
季警官一愣,随即精神抖擞,也就在这一刻,其他几台验钞机也纷纷发出警报:“这张纸币有问题!”
我微笑着对郭经理说:“我还会再来的!”
我说:“强攻就行。”
然后,就听他自己的验钞机倒戈相向地开始报警:“这张纸币有问题!”
即便是在被警方逮捕归案的那一刻,郭经理和他的同伙们仍然百思不得其解。
确实,季警官此番出警是带着验钞机来的,他本意是打算现场验钞,直接定案,好在人民群众面前展现自己雷厉风行的一面。不想出师不利,反被犯罪分子抢先销毁了证据,眼下验钞一事已成鸡胁。
我说:“如果我们是一伙的,那我没必要打这个电话自曝窝点。”
季警官也不拐弯抹角,上来直接提出疑问:“我凭什么相信你,难保你和伪钞集团不是一伙的。”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