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话 交易请小心假币
4.宿命的相遇
目录
第一话 凶手还没出手又死了
第一话 凶手还没出手又死了
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第三话 摆摊请交保护费
第三话 摆摊请交保护费
第四话 我的手机去哪儿了
第四话 我的手机去哪儿了
第五话 交易请小心假币
第五话 交易请小心假币
4.宿命的相遇
第五话 交易请小心假币
第六话 今天不宜发传单
第六话 今天不宜发传单
上一页下一页
姑娘忙不迭地递过来一张单页,微笑着说:“先生,如果想了解理财产品,可以根据单页上的号码给我打电话。”
王小貌急忙表态:“我信!我信!”
我说:“一种装置,防止儿童走失。”
就目前的情形来说,我似乎已很难脱身。
“预收益在12%以上。”
我看着那警员一步步走近,拼命告诉自己要镇定!镇定!然后,我很自然地用右手揽过王小貌的肩膀,让她偎依在我的胸膛。
王小貌倒吸了口凉气,做最坏的打算:“因为看过这把枪的人最后都会死于枪下?”
我笑了笑,然后从怀里掏出手枪,递给王小貌。
我说:“我不是演员。”
我想,她肯定把我当成穷凶极恶的坏人了,我很想告诉她我其实是线人。可是,现在我非但证明不了自己的身份,甚至还被扣上杀害警察的罪名,我感到一阵悲凉。
我笑了笑,对她说道:“你不用再给我单页了,我有你号码,我给你打过电话,我姓刘。”
最后我说:“我是搞科研发明的。九九藏书
说完之后,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无奈地叹了口气,忍不住又问道:“你信吗?”
就在我充满自信的时候,忽然有个姑娘放着热闹不看,偏跑过来跟我搭讪:“先生,愿意了解一下理财产品吗?”
当我跑出E座的时候,我看到邵经理正在一群警察面前喋喋不休。我想他肯定是在绘声绘色地描述我的身高长相,然后警察们相继散开,在四下里寻找。
这种只有情侣之间才该有的亲昵动作显然让王小貌始料不及,她没想到光天化日之下竟有人敢当着警察的面非礼美女。她先是一愣,随即醒悟过来,正准备大声喝斥这种有伤风化的非礼之举,却忽然见到了我藏在衣服里的枪,然后整个人吓得说不出话来。
王小貌赶紧道:“我知道,我知道,您要忙大事,我以后不会再给您打电话推销理财产品了,更不会在路边给您发单页缠着您介绍理财活动。”
王小貌说:“好,那你现在没有急事了吧,可以了解一下我们的理财产
九_九_藏_书_网
品了吧。”
王小貌知道自己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通常在电视剧里这种角色最终都是要被杀人灭口的,所以她很想装作什么都没看见。可惜她装晚了一步,因为当她移开目光时,我俩正好四目相对。
“不,是因为看过这把枪的人,一眼就能看出这是从台东夜市花三十元买的仿真枪,不信你拿过去看看。”
对于王小貌来说,这是一种在死亡边缘对视的尴尬。她知道自己装看不见已经来不及了,只能装天真了:“刘先生是拍电影的吗?还随身带着道具。”
其实我很想说我现在也有急事儿,但显然我俩之间的纠缠不休已经引起了警员的注意。
就这样,我搂着她若无其事地与警员擦肩而过。
可当我正准备迈步时,那姑娘突然说了一句让我驻足不前的话。
“我去,你行!”
我笑了,其实我早就料到那个姓邵的会出卖我,但这并不妨碍我离开此地。
“姓刘?”王小貌像是想起了什么,脸色突然黑了下来,“原九九藏书网来你就是刘先生啊,你知道那天下午我等你等了多久吗?你要是不感兴趣你直接明说,何必骗我在门口等你呢?再说了,是你主动打电话跟我咨询,约见的地点你也同意,却又放我鸽子,你这样很不礼貌,你知道吗?”
“没兴趣!”
王小貌试探着小声地问:“刘先生,要是没事儿的话,我先回去发单页了。”
我说:“别急,我还有话要跟你说。”
我咳嗽了一声,说:“我也不是警察。”
王小貌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她装天真不成,只得通过思想上的共鸣来搏取一线生机:“唉,现在这社会,干什么都不容易,为了养家糊口偶尔做出点出格的事儿也是可以理解的,但就怕一错再错,无法回头,那真是太令人惋惜了。”
王小貌瞅了我一眼:“哼,我给你们这些客户打电话发单页,哪个不说自己有事儿。”
我承认殷警官的死让我把约见的事儿抛到了脑后,我忙解释说:“真不好意思,那天我确实有事。”
我无奈地笑着说:“我真是九九藏书网有急事儿。”
“你们这些在街头搞推销的都是这套说辞吗?”我用恶言讽刺,因为我看到已经有警员朝我这边走来,我不想再纠缠下去,要赶紧过马路才行。
因为E座浓密的白烟已经引得过往路人驻足观看,大家站在马路对面或翘首观望或议论纷纷,还有几个原本在路边发传单的也都放下手头工作,拿出各自的手机拍照发微博。总之,只要我离开园区,走到马路对面,混入围观的人群中,那么警方将很难再找到我。
前两天,那是殷警官遇害的日子!我咳嗽了一下,回看眼前的姑娘,我看到她清秀的脸上搭配着灿烂的笑容。
王小貌愣了一下,没有应声,她可能在想我说的是不是反话。
我瞄了一眼单页上理财师的名字,写的竟然又是王小貌,真是好巧啊。
“咦,先生,看你有些面熟。”
王小貌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赶紧顺着我的话题往下说:“啊?发明?发明什么?”
当我看到警员顶着一张正义的脸,满是警惕地朝我走来的时候,我突然有种不九九藏书祥的预感,我觉得自己很可能会被这个卖理财产品的姑娘所拖累。
我说:“我这把枪从来没给外人看过,你知道为什么吗?”
“不愿意!”
“那刘先生一定是警察啦,便衣警察!哎哎,这么俊美的容颜不当演员去当警察,真是演艺圈的损失啊!本来可以靠脸吃饭的。”
她说:“前两天在大拇指广场我好像见过你啊!”
我笑了笑,看着朝我俩走来的警员,然后很自然地把脸贴近,在她耳边轻语:“不说话,就没事。”
而现在,我已走出园区,正站在马路沿上,并且我不打算等信号灯而是直接横穿马路。我想,这世上已经不会有什么人能妨碍我混入人群逃离此地了。
我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其实是想谢谢你。”
我想我的演技应该骗过了警方,因为对方只是看了我一眼,并没有停下来盘问。但是出于谨慎,我还是走出一站路的距离才松开手。
王小貌没敢去接,因为在电视剧里,坏人主动交出手枪通常都是不好的兆头,所以她忐忑地问我:“干什么?”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