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话 我的手机去哪儿了
13.季警官,找到诱饵了
目录
第一话 凶手还没出手又死了
第一话 凶手还没出手又死了
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第三话 摆摊请交保护费
第三话 摆摊请交保护费
第四话 我的手机去哪儿了
第四话 我的手机去哪儿了
13.季警官,找到诱饵了
第五话 交易请小心假币
第五话 交易请小心假币
第五话 交易请小心假币
第六话 今天不宜发传单
第六话 今天不宜发传单
上一页下一页
王小貌看了我一眼,一本正经地说:“不是贵贱的问题,是朋友送的,弄丢了多不好。”
我叹了口气,不停地摇头,以示失望。
大家眼巴巴地看着我,催促道:“季警官,别等什么时机了,快下令吧!”
我正抱怨的时候,那个被杀手掐住脖子的青年突然一声悲鸣,打算弯腰去拾地上的菜刀。
我说:“其实很简单,你来当诱饵,我们,哦,咱们警方设埋伏……”
王小貌却对我说:“其实我真不知道他叫什么,他很久之前告诉了我一个名字,但我觉得那是个假名!”
众警员看到眼前这一幕,心里别提多窝火了!
之所以能确定来者的杀手身份,是因为我手上有一张根据委晓君口述而制作的杀手画像。
“哈哈,紧张成这样还说不是。”我笑着又说,“手机要是真掉了,让他再给你买个新的呗,就别追着我们委晓君索赔了。”
马汉还是不解,又问我:“现在不就是最好的时机吗?你还在等什么时机?”
众警员一听,想不到还有功劳可立,顿时精神大振。这次他们学精了,不再等我发号施令,其中几人就擅作主张一齐举枪射击,大有谁能打中谁就立功的气势。
可是就在他们不忍直视的下一刻,奇迹发生了:那杀手闻风转身,长啸一声,单手成爪直取青年咽喉,竟然后发先至,在刀落下之前,已然掐住了对方的脖子。
我瞟了一眼那款手机,发现只是魅族MX3,于是不屑地说道:“魅族啊,也不是很贵,用得着这么紧张吗?又不是iphone。”
果然,没过几天,杀手终于露面,和王小貌约定在五四广场见面。
我哼笑一声,躲在背后吐槽道:“他这只能算是小成,离大成还差得远呢!”
可让我意想不到的是,随杀手同来的还有一个五十岁左右的老男人。
我笑了,说:“朋友?男朋友?”
那青年却恍若未闻,一边往前走一边跟王小貌打招呼。
一听这话,众警员顿时群情激奋,白捡的功劳为何不要,于是纷纷在通讯频道里向我请缨出战。
很快,王朝通过无线对讲机传来喜讯:“听王小貌和他们的对话,好像杀手失忆了,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不是自己人,那会是谁?”我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抬头再看时,只见那青年手持菜刀,面露凶相,正一步步朝王小貌走去!
我收回目光,看着诸位警员,语重心长道:“叫抓奶龙爪手!”
众警员愣了愣,问道:“99lib•net这王小貌找手机和咱们抓杀手有什么关系吗?”
王小貌想了想,说:“他说他叫刘念。”
“那叫什么?”
那杀手原本是犯罪集团的老大花重金雇来暗杀我们警方卧底线人的,但在关键时刻却不慎失手。
这时,王小貌的脸上露出一丝悲伤:“其实,我已经很久没有再见到他了。”
我忽然意识到好像有年轻警员不听指挥,准备要擅自行动逮捕杀手了。
“网购啊,快递发货,快递单上写着他的名字。”王小貌笑着摇头,无奈地叹息,“他总是这样,一下子消失很久,有一天突然又会出现在你面前。其实,我每天都在算倒计时,因为我觉得那一天他会出现!”
我又道:“干杀手这行的,最重名声,他此番失手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所以你与其坐以待毙,不如配合我们警方将杀手缉拿归案!”
虽然众警员恨那青年为了抢功擅自出警,但大家毕竟同事一场,于是皆纷纷感到惋惜。
“那个什么,季哥,是你们警方,我还有事儿,你先忙。”
“等等,季哥,你说什么?”
我不忍心告诉王小貌真相,决定转身离去。
我对王小貌说:“你不用倒计时了。”
侥幸躲过一劫的线人叫委晓君,她在我手下干了五年,帮我破获了不少大案要案。这是委晓君最后一次当线人,因为我曾答应过她,办完这起案子,我将给她转正,转为警队编制。所以对于我俩来说,这是最后一案,也正因为这是最后一案,所以我想把案子做得尽善尽美。
我笑了笑,缓缓道:“等时机!”
于是我沉了沉嗓子,拿起对讲机:“各单位注意,准备……”
“季哥,天涯海角很远的。”
其实我真心想说的是,“流年”回不来了,因为他已经死了。自从两年前的夏天他离开这座城市,就已经不打算回来了。后来通过调查,我才知道,原来那时的他只能再多活三个月。
因为就在第二天,王小貌来市北分局质问我委晓君的联系方式,当我看到她手里拿着委晓君的手机和电话卡时,忽然计上心头。我似乎看到诱饵就站在我的面前,朝我微笑,向我招手。
手机,是谁送的呢?
众警员都不说话,只是摇摇头。
在委晓君遇袭的当天晚上,我对她说:“我希望你能帮我把杀手绳之以法。”
等我率领众警员赶到现场时,和杀手同来的那个老男人虽然没做什么坏事,但还是很自觉地跪倒在地举手投九九藏书降。
众警员闻言皆恍然大悟,纷纷对我竖起大拇指以示佩服。接着,警员张龙道:“那大家都听季警官安排,等王小貌拿回自己的手机,咱们再行动!”
可是当我转过身子的一刹那,我忽然发现了一个问题:如果“流年”在两年前的那个夏天离开青市,他最多只能再活三个月,也就是说两年前的冬天他已经就不在人世了。
正在我愣神之际,王朝、马汉、张龙、赵虎四位警员跑来回报,说清点了一遍所有便衣警察的数目,一个都不少,那个穿衬衣的青年不是自己人。
他这回身、出招、制敌,动作连贯得好似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直看得在场所有警员如痴如醉。
刘念,确实是个假名。也许世上已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名了,而我所掌握的也仅仅只是他的代号,代号“流年”!
此时我更加警觉了,说:“假名也没事儿,你告诉我!”
刚刚劫后余生的委晓君正惊魂未定,一时没想好说什么。
众警员看了看我,我也看了看他们,摇摇头说:“这就没办法了。”
说实话,我心里也非常不满,当即命王朝、马汉、张龙、赵虎四名警员去确认那名擅自出警者的身份。毕竟这次围捕我带了十几名警员出来,大家又乔装打扮改穿便衣,到底谁是谁一眼真的很难辨认。
那个老男人是谁?他寸步不离地守在杀手身边,感觉不只是杀人这么简单,难道这其中还掺杂了别的什么恩怨?
我说:“你们忘了吗?之前王小貌为了找委晓君赔手机,都不惜跑到分局逼问我委晓君的下落,害得委晓君东躲西藏一直不敢回警局报道。现在王小貌的手机马上就要找到了,难道不可喜可贺吗?”
“怎么?你俩分手了?”
委晓君心想也是,赶紧道:“好,好,季哥,我配合你!是‘咱们’警方!你说吧,我该怎么配合?”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去年的九月,是谁买手机送给王小貌的呢?
也就在这时,王小貌从被她砸晕的杀手身上翻出了自己丢失已久的手机。
不知那王小貌哪来的神勇,居然绕到杀手身后,用手里的手机对准他受伤的后脑勺就是狠狠一下。
杀手已被制住,他还拾菜刀做什么?
众警员见叫不回他,进而改向我告状,说他为了自己立功,竟然无视人民群众的利益,不顾老百姓手机的得失,擅自行动逮捕罪犯,这是典型的无组织无纪律行为。
我愣了一下:“喂,你什么意思,不配合藏书网我抓杀手了?”
我笑了笑,说:“他若回来找你,早晚会回来。他若不回来,你倒计时也没有用。”
近在咫尺的功劳眼见就要拱手让于他人,众警员心里皆懊悔不已,几乎不忍直视。
最后,我问他们:“你们觉得我和一般的警察有什么不同?”
在我身边的警员马汉不解,小声问我:“季警官,你在等什么?”
对于警察来说,破案当然是希望能一网打尽。就拿眼下刚侦破的这起案子来说,从主谋到从犯,从老大到小弟尽数落网,单单跑了一个杀手。
“才不是呢,普通朋友。”
听着王小貌的叙述,不知为什么,我突然对那个男人产生了好奇。
先是私下跟踪暗中保护,诱杀手现身;然后大家十几号人乔装改扮,潜伏四周布下天罗地网;待到最后要收网立功了,杀手却被王小貌制服了?!
“这只是表面现象,你们要透过表面看本质,往深了说。”
“坏了!他也是杀手!”我朝着对讲机声嘶力竭地高喊。
委晓君笑了笑,说:“那也不至于为了当公务员,给你们警方做诱饵吸引杀手杀我吧?最后真要有点闪失成了烈士,到哪后悔去?”
结果我这“准备上”的“上”字还没发出声,意外又发生了!
结果,杀手连哼都没哼一声,直接被撂倒在地,再也没爬起来。
“我说你来当诱饵……”
就在这时,青年突然扔掉手里的包,抽出包里的刀,挥舞着砍去。而那杀手吃了失忆的亏,居然还以背相对,恍然未觉。
委晓君哼笑了一声,不以为然地回复说:“季哥,你也别吓唬我。我潜伏卧底时所用的身份信息全是假的,都是你们警方提前伪造好的。就连唯一能联系到我的手机号码,我也连同手机一起送给王小貌了,杀手怎么可能找到我?!”
大家对我身怀绝技显然不感兴趣,进而又问:“龙爪手练到他这种境界,是不是已经算是炉火纯青、登峰造极了?”
我也忍不住低呼:“这不是江湖上罕见的武学绝技,龙爪手吗?!”
我不计较大家装傻充愣,亲自点拨:“我和一般警察的不同之处就在于我不一般!”
“我可以去外地躲躲。”
我说:“要不,你把他名字告诉我,我动用警局的力量帮你找找这个人?”
我一听王小貌的手机找到了,心里像是放下了一个重担。当众警员通过对讲机不断请示是否行动时,我毅然决然地让他们再等等。
众警员都知道我又要自吹自擂了,赶紧99lib•net抢先拍马屁:“你是警官,我们是警员。”
我“嘿嘿”冷笑,趁机往自己脸上贴金:“其实我也是习武之人,怀着一身惊世骇俗的绝技。”
“刘念,他叫刘念。怎么了,季警官你认识他?”
在这一刻,我也深深体会到作为一名人民警察的不容易!
“为什么啊?”
我深吸了口气,凝视远方,悠悠道:“这龙爪手如果修炼到大成的境界,那也就不叫龙爪手了?”
接着我又理论结合实际,就案论案:“就拿眼下这起案子来说,女孩丢失了她最心爱的手机,我们身为人民警察是不是应该在破案的同时,也帮女孩找回她的手机呢?比如现在,杀手马上就要把手机还给王小貌了,如果我们现在施实抓捕,万一因为我们的抓捕,使得王小貌没有顺利拿回自己的手机,或者手机碰了摔了,那这个责任谁来担?这个手机谁来赔?”
于是,便听“啪啪”数声枪响,那举刀的青年“啊”的一声惨叫,然后身中数弹倒地而亡。
结果张龙话音刚落,便见一穿短袖衬衣的男子气势汹汹地朝王小貌走去。
好吧,我承认委晓君赢了,就在我为追查杀手一筹莫展无计可施之际,调查工作忽然出现了重大转机。
你说这功劳该怎么算?同事们这些天的努力是不是都白废了?我就不明白了,这王小貌你那么心急自救干什么?你就不能再等个两三分钟,等我们警方来救啊!
当我意识到这个问题时,我的后背已浸满了冷汗。
冲着他这份诚意,我也只好安排警员把他押回警局严加审讯。
那男子走路的姿势显然不像寻常路人,再看他拿包的方式,一手托包底,另一手藏在包里,莫非包内装着手枪?
少顷,终于有警员念及自己同事的安危,于是问道:“杀手既然用龙爪手掐住了他的脖子,他是不是就必死无疑了?”
众警员听我这一喊,一齐回身看我,接着有人问:“季警官,你认识杀手的招式?”
面对王小貌充满期望的目光,我却要强作笑颜地摇头。
我一想也是,现在出击既能擒下杀手,又可救回同事,算是一箭双雕两份功劳!
不是因为天热,而是我忽然感到了恐惧!
王小貌看了我一眼,勉强地笑了笑:“我这个朋友性格很怪,他总是莫名其妙地出现,然后又莫名其妙地消失。我上一次见他的时候,是两年前,那是2012年的夏天,那时我还在卖理财产品。”
“那你就不怕杀手追杀你?”
“什么手机?”九*九*藏*书*网
王朝回答:“好像王小貌的手机被他捡到了,正在说还手机的事儿。”
我愣了一下,反问道:“不对啊,小貌,据我所知魅族MX3是2013年9月才上市的,你们2012年之后就没再联系了,那你朋友是怎么送你手机的?”
“什么?”我愣了一下,以为自己听错了。
“切!”此言一出,众位警员的脸上无不出现鄙视的神情。
她拿在手里赶紧开机,发现手机能正常使用时,这才用手抚着起伏不定的胸口,长吁了口气。
我实在没办法了,只好一本正经地吓唬她:“小委,你所有的信息资料杀手都知道,你觉得你躲得了吗?”
结果我话音刚落,就听“啪嗒”一声金属落地声,再抬目看去,只见那青年竟然主动丢下菜刀,弃械投降。
“那你总不能躲一辈子吧,你不想转正了?不进警队编制了?不当公务员了?”
我急中生智灵机一动,想起我有个叫刘欣的朋友是报社的记者,接着我想到可以通过采访报道的形式,借助报纸媒体的力量,把王小貌暴露在杀手面前。为了方便杀手能快捷有效地联系到王小貌,我甚至还建议王小貌在报道后面附上寻物启事并留下电话号码。
众警员闻言无不面面相觑,于是请教道:“这龙爪手要是练到大成,会是什么样子?”
“去外地管用吗?他会追杀你到天涯海角。”
其他便衣警察看到眼前这一幕,也和我想到一起去了,他们担心自己的功劳被抢,皆急得抓耳挠腮,纷纷在对讲机里喝止。
说到这儿,我看了大家一眼,继续自我表扬:“通常警察办案,只注重如何侦破案件,如何逮捕罪犯。而我则不同,在破案的过程中,我更注重把人民群众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我说:“不会,他手里还有刀,只要他举刀横砍或者斜劈,就能逼杀手收招。”
所以当王小貌为登上报纸头条而兴高采烈的时候,我们警方早已严阵以待,化装成各种路人偷偷潜伏在她周围,暗中进行保护。
我说:“等杀手还完手机!”
委晓君说:“季哥,活着不容易,当诱饵这事儿真没法配合你。”
正因为我还摸不透眼前的形势,所以决定暂时按兵不动。我命令麾下十几名便衣警察都潜伏在广场四周,不要贸然出击。与此同时,我还安排警员王朝扮作清洁工,借着清扫卫生上前打探情况。
我颇为谨慎,又问王朝道:“既然杀手失忆,又怎么会联系上王小貌的?还有,他联系王小貌做什么?”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