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话 我的手机去哪儿了
10.王小貌,手机丢了
目录
第一话 凶手还没出手又死了
第一话 凶手还没出手又死了
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第三话 摆摊请交保护费
第三话 摆摊请交保护费
第四话 我的手机去哪儿了
第四话 我的手机去哪儿了
10.王小貌,手机丢了
第五话 交易请小心假币
第五话 交易请小心假币
第五话 交易请小心假币
第六话 今天不宜发传单
第六话 今天不宜发传单
上一页下一页
“哪一点?”
委姐也感到很过意不去,如实相告:“没拿住,掉地上了!”
所以,我拉着委姐逃命的时候,还一个劲儿地问她我的手机还在吗?
第二天上午,我见到了报社记者刘欣,然后做了简短的采访。
相对于这些大道理,我心里还是舍不得我的魅族MX3,我说:“这和我有关系吗?我的手机呢?”
一听这话,委姐直接就放手不拦我了,她一本正经地说:“我还是报警吧!”
我启发道:“信息费啊,报纸上不都标着一百一条或者五十一条吗?”
我不甘心,冥思苦想后忽然想起委姐自称是警方的线人,也许季警官会认识她,于是我去市北分局找季警官。
我也懒得理她,也不顾自己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小女子形象,头也不回地朝抢劫现场跑去。
“我去,那可是我心爱的魅族MX3啊,满大街现成的板砖你不用,非用我手机,后来呢?后来掉哪儿呢?”
劫匪的抢劫对象是委姐,抢了一顿之后,委姐毫发未损分文不少,我的手机却没了,这事儿搁在谁身上谁都会心里不平衡啊!
委姐出谋划策道:“不停地给你的手机打电话啊!”说着,她还异常慷慨地掏出自己的手九九藏书机递给我,道,“这几天你就先用我的手机和电话卡吧。”
我急得直跺脚,说:“手机掉了,你赔我啊?”
委姐死死拦着我,说:“别去,危险!”
我无奈地说:“我去!你让我到哪里找去啊?”
委姐终于受不了了,气急败坏道:“你的手机肯定是被路人捡走了,如果真找不回来,放心,我会赔你个新的。”说到这儿,不等我开口,她话锋一转,赶紧又道,“当然,现在下结论说找不回手机还为时尚早,你要不舍弃不放弃,使劲儿找。等找到最后真找不回来了,我再赔你个新的。”
我想,随着报纸的发行,全社会应该都在帮我找手机吧。
正在我暗自神伤之际,委姐率领警察赶来,为首的警官姓季,我之前见过。
这我就不高兴了,我反问季警官:“那我的手机呢?找谁赔去?”
于是,我怀着这种美好的憧憬,用委姐的手机试着拨打自己的号码。
委姐无计可施,最后叹了口气,道:“我跟你说这么多,就是为了说明一点。”
委姐见我不语,决定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又说道:“其实我真正的身份是线人,为了维护世界和平、保障社会稳定,我一直不
九九藏书
顾个人安危潜伏卧底搜集罪证,这才会遭到杀手追杀!”
虽然一看她那手机,就知道是充话费送的,不值钱,但我心里仍过意不去,我说:“我用你的手机和电话卡,那你用什么?不耽误你事儿吗?”
我不仅仅是回忆过去,还打算展望未来。
听委姐解释了这么久,我归根结底还是那句话:“我的手机呢?”
说实话,昨天晚上,我之所以能鼓起勇气用板砖从背后将劫匪撂倒在地,成功救下委姐,很大原因是因为我的手机落在委姐那儿了。我怕劫匪在抢劫委姐的同时把我的手机一并抢走,那可是我心爱的魅族MX3啊!
季警官说不过我,决定从思想觉悟上转移话题:“王小貌同志,你救了我们警方的线人,做了一件功德无量的善事。我有个朋友叫刘欣,在报社当记者,我联系她让她采访你,把你舍己救人的事迹公布于众,号召全社会的公民向你学习。”
我很不开心。
委姐叹了口气,解释说:“你的手机本来是一直被我拿在手里的,但后来那个劫匪窜出来掐我脖子,我一时情急,拿你手机当板砖去砸劫匪的脑袋了!”
当然,我现在完全没有心情跟季警官打招
九九藏书
呼,我心里只有我的魅族MX3,于是我问委姐要来她的手机,拨打了自己的号码,结果不幸的是我的手机关机了。
好吧,虽然这次采访我说得不是很尽兴,但值得欣慰的是,刘欣的这篇报道确实上了报纸头条,而且报道的末尾也帮我打了寻物启事。
说心里话,关于谈话内容我头天晚上打了一宿的腹稿,主要分成三个历程来讲述,分别是:女英雄的伟大诞生、女英雄的光荣成长,以及女英雄的拔刀相助英姿飒爽。
“什么?杀手?”委姐的话确实让我吃了一惊,因为我长这么大从来没见过这么业余的杀手,业余得连个道具也没有,就靠双手掐脖子,这也太不专业了吧?
“嗯,报社采访主要是为了宣扬精神文明建设,会安排你上头条的。”季警官见我似乎不是很感兴趣,赶紧又道,“当然,宣扬你英雄事迹的同时,可以顺便附上一则寻物启事。你也知道在报纸上单独刊登寻物广告是要按版面收费的,而你这则寻物启事和你的专题报道放在一起刊登,是分文不收的。”
我当时就愣住了,追问道:“我的手机不是一直在你手里拿着吗,怎么会掉?掉哪儿了?”
我悲伤地说:“我不九九藏书要大家向我学习,我就要我的手机……对了,季警官,如果记者采访我,我有钱拿吗?”
说实话,当时我可真心被感动了,但后来事实证明我还是太年轻太稚嫩了。因为当委晓君把自己的手机连同电话卡交给我使用的第二天,我才猛然发现我没有委晓君的联系方式了。
“完了,完了,一定是被劫匪拿走了!委姐,委姐,我的手机可是从你身上被劫匪抢走的啊!”
她的手机在我这里,她的住处我不知道,我联系不到委晓君了。
结果到采访时,我只开了个头,从母亲梦凤孕女十月怀胎讲起,但刚讲到她怀孕第一个月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刘欣便赶紧叫停,说让我直接跳到案发当晚简单讲讲就行。
拿走我手机的人不知身在何处,而弄丢我手机的人又失去了联系,为什么吃亏的总是我?
等赶回去时,劫匪已经不在了,手机也不在了,我突然感到莫名的悲伤。
说到这里,他深情地看了我一眼,语重心长道:“王小貌同志,你想想,我们借助报刊媒体强大的力量,在宣传你匡扶正义的壮举同时,也号召全社会公民帮女英雄找手机。你还担心手机找不回来吗?”
这是不是意味着,她把我心爱的魅族MX九*九*藏*书*网3弄丢之后,塞给我一部价值不到两百元的手机,然后就开始销声匿迹不露脸了?
委姐明白我是在追究责任,她看在钱的分上决定告诉我一个秘密。她把我叫到一旁,神秘兮兮地说:“实话告诉你吧,刚才掐我脖子的男人,他不是劫匪,而是杀手。”
一听手机掉地上了,我心里那个悲伤啊,当时便要折回现场去找。
委姐笑了笑,温柔地说:“我是做线人的,经常换号码,没什么耽误不耽误的,小貌,你尽管用吧。”
季警官愣了一下,没明白我的意思:“有钱拿?什么钱?”
她告诉我在,但是当跑出两条街后确定劫匪没追来,我伸手朝她要我的手机时,委姐却猛拍自己的脑袋,一脸抱歉地说:“坏了,小貌,你的手机掉了!”
“袭击我的人不是劫匪,而是杀手,所以他不可能抢走你的手机。”
很显然,他俩是狼狈为奸、一丘之貉,因为当我找到季警官说明来意时,那个居心不良的瘦子竟然惺惺作态地告诉我,涉及案件的所有信息都要保密、不能泄露,这是保护线人安全的基本准则。
结果,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电话居然接通了!
我心想也是,便应承下来。
原本我就不开心,现在更不开心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