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话 摆摊请交保护费
3.学会计的线人
目录
第一话 凶手还没出手又死了
第一话 凶手还没出手又死了
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第三话 摆摊请交保护费
第三话 摆摊请交保护费
3.学会计的线人
第四话 我的手机去哪儿了
第四话 我的手机去哪儿了
第五话 交易请小心假币
第五话 交易请小心假币
第五话 交易请小心假币
第六话 今天不宜发传单
第六话 今天不宜发传单
上一页下一页
在和王小貌同上会计课期间,我发现我俩有很多共同之处,比如我们都是射手座,我们都爱吃小龙虾,我们都有倒计时的习惯。我曾亲眼见她在日历牌的下方用铅笔写下278这个数字,而那一天的日期是2014年7月9日。当年季警官招募我做线人许诺我五年后转成公务员时,我也曾像她一样每天做着倒计时,不同的是我的倒计时马上就要归零了。
正当我为此感到不安时,一同下课的王小貌正站在一家新营业的小龙虾摊位前,朝我热情地打招呼:“委姐,过来买小龙虾吧,新开业搞优惠酬宾呢!”
“好,好,断绝和咱们警方的一切联系,更不要主动联系我。”
我想我应该赶快通过卖烤地瓜的老大爷把情报转交到季警官手中,如果再拖上几天我很可能就会真的暴露,然后就像谍战片里演的那样,在完成任务的同时也光荣牺牲了!
通过不断地学习和积累,我掌握了基本的财务知识。所谓“知识就是力量”,获得力量的我很快便在公司窃取到了最重要的账务信息。
由于任务九_九_藏_书_网内容涉及到一些财务知识,季警官为了能顺利破案,甚至不惜掏钱把我送进培训学校学习会计课程。
面对我的疑问,季警官笑了笑,回答道:“瞧你说的,一个姑娘家哪能总干线人,我已经向局里递了申请。等办完这最后一件案子,给你换个岗位。民警、交警、刑警、武警,你看哪个适合你,要不就干后勤。”
王小貌见我不来与她同买,颇有些失望。然而那个卖小龙虾的摊主却显得异常热情,隔着马路对我遥呼:“姑娘,过来买吧,给你半价,十五元一斤,千载难逢啊!”
我不要牺牲,我要当公务员,我要享受阳光工资福利待遇。
这倒不是我多心,因为之前就有很多线人转正后还是从事卧底工作,只不过由原本的线人费改成了拿固定工资。
季警官说:“我给你安排的会计学习班位于台东,每周三下午六点上课,晚上九点结束,下课后自然会有人和你接头。”
于是,我接下了最后一件案子。这件案子牵扯到经济犯罪,而我的任务则是以新员工的99lib•net身份应聘进涉嫌公司的财务部,然后伺机获取该公司账务往来明细。
其实像这种初级会计考试,考不过去的很少,而连着两次考不过的更是少之又少。至于王小貌考了两次没过仍要继续考第三次,我倒觉得她之所以这么坚持,是因为她的信念就是要证明自己不笨!
我修正道:“是咱们警方。”
季警官目光深邃地望着远方,然后深沉地说道:“他很好认,是个老大爷,他每天晚上都会在你上培训课的地方卖烤地瓜。你每次下了课,只需要把要传递信息的小纸条夹在买烤地瓜的纸币里一同给他就行。”
因为这些共同之处,我和王小貌走得很近。然而我们走得近的另一个原因是,她作为两次会计考试都不及格的反面教材,可以时刻提醒我,要利用好自己聪明的优势,尽快掌握会计知识。
“谁,我怎么能认出他?”
后来,会计课下课,我在街边见到了那个与我接头的卖烤地瓜的老大爷。说实话,我怎么感觉相比于我提供的情报,这老大爷更关心我每次能买几个烤藏书网地瓜呢。可当吃到第六个烤地瓜的时候,我实在提不起对这种食物的兴趣了,进而改买我心爱的小龙虾。而老大爷对此似乎颇有意见,好像还偷偷跟季警官告了我的状,因为最近几周季警官已经好几次通过老大爷捎话给我,敦促我加快案子的调查进程。
出于对自身安全的考虑,季警官怎么可能亲上前线接收情报,于是托辞道:“小委啊,说实话,我倒很愿意做你的接头人,但你也知道,你季哥我长了一副代表正义的俊美容颜。我若露脸与你接头,定会引起犯罪分子们的警觉,危及你的性命啊!我可以不顾自己的安全,但却不能让你有任何危险,所以这次是别人与你接头。”
当然,现实中的我并没有像谍战片里演的那样悲催,我虽没有暴露身份,但确实已经引起了财务总监的怀疑,因为这几日里他一直对我问三问四。
不仅如此,他还一再叮嘱我:“小委啊,不瞒你说,此番调查的公司具有黑社会背景,里面的人都心狠手辣,为了保证任务顺利完成,你一定要小心谨慎,断绝和我们警九*九*藏*书*网方的一切联系……”
这,这是什么情况?!
凭心而论,我打入公司内部调查账务明细,之所以一直毫无头绪,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我缺乏财务知识。所以在会计培训课上,我很珍惜老师讲课的每一分每一秒。我拼命学习,不懂就问。而我之所以这么奋发拼搏,是因为我想尽快帮季警官破案,破了案我就可以转成公务员了。
季警官曾经答应过我,如果我给他当线人当足五年,他就会给我一个身份。话说回来,《劳动法》规定不论哪个行业,一般试用两三个月就必须转正。我干线人干了五年才转正,这试用期也太长了吧。
想到这里,我欣慰了许多,然后迫不及待地横穿马路,迎着小龙虾的摊位走去。
一听这话,当时我就乐开了花,说:“我也不挑岗,只要是公务员,有阳光工资就行。”
人,一旦有了信念就会特别努力,而在和我同期上会计课的学员中,有个叫王小貌的姐妹,似乎比我还刻苦还坚持不懈,因为据说这已是她第三次报名会计考试了。
“什么?才十五元一斤?”我冷静下来一想九-九-藏-书-网,其实买小龙虾和传递情报是互不影响的两件事,没必要搞得那么对立,何况有时候吃饱了肚子才有力气传递情报。
一如所有谍战片演绎的那样,每当卧底即将完成任务之际,他的身份总会暴露,接着便在情报送出之后惨遭敌人毒手。
我笑着摆手,心想:“现在哪有心思买小龙虾吃啊,先把情报传递出去才是正事。”
对于一个线人来说,获取情报并不难,难就难在如何能把情报传递出去。说实话,我给警方当线人已经有五年了,负责我的警官是市北分局刑警大队的队长,姓季,季警官。
我奇道:“那我怎么把情报传递给你?”
揣着这份坚定不移的信念,我终于熬到了周三。可是当我结束了会计课,兴冲冲地从培训学校出来,准备传递情报的时候,却发现了一个重大问题:原本应该跟我接头的那个老大爷今天竟然没有出摊!
我问:“季哥,是你和我接头吗?”
即便如此,我心里还是挺高兴的。不过高兴归高兴,我还是很警觉地问季警官:“季哥,你给我转正,是转成什么,不会转成正式的线人吧?”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