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11.女侦探王小貌正式登场
目录
第一话 凶手还没出手又死了
第一话 凶手还没出手又死了
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11.女侦探王小貌正式登场
第三话 摆摊请交保护费
第三话 摆摊请交保护费
第四话 我的手机去哪儿了
第四话 我的手机去哪儿了
第五话 交易请小心假币
第五话 交易请小心假币
第五话 交易请小心假币
第六话 今天不宜发传单
第六话 今天不宜发传单
上一页下一页
季警官不以为然地说道:“柴伟业其实要擦去的是杜亮的指纹,他怕杜亮的指纹留在门把手上,只是不小心把自己的指纹也一同擦去了。”
王小貌仰面看天,琢磨了一会儿,然后认真地点了点头。
王小貌又问:“如果真是柴伟业干的,他为什么要擦去门把手上的指纹呢?”
季警官说道:“那当然了,凶手都是很注重细节的。”
季警官不是李元芳,未等接话,围观的同事已异口同声地说道:“不错,不错,柴部长一定是被人谋害的。”
季警官猛地一拍巴掌,烘托出英雄所见略同的氛围:“我早就想到这一点了,擦指纹的人肯定是柴伟业。哼,我之前就说过他们是同谋!”
季警官早已怒不可遏,但脸上却依旧保持着安祥镇定的神情,笑嘻嘻地说道:“我说刑科所工作失误只是开玩笑,其实我心里早已胸有成竹,但我想先听听你的意见。”
这下可好,季警官自集思广益以来,全是和他唱反调的,心口憋着火,问:“董事长被害一案还会有什么隐情?”
季警官不屑一顾地说道:“这也许是凶手在故布疑阵迷惑人心,他合谋杀人之后再刻意录下这样的对话以证自己的清白,也不是没有可能。”
王小貌问:“那办公室的门把手上也没有指纹吗?”
“不,警官,我要表达的不是这个意思。其实我要说的是,在录音里柴伟业说得很明白,他录音就是为了藏书网自保,他不会主动跟警方揭发检举的,毕竟里面还牵扯到他们合谋偷取绩效考核表这种不光彩的事儿。但我不明白为什么事后会演变成现在这样,柴伟业利用工作时间外出,却被撞死在街头!”
季警官终于克制住自己的情绪,他想柴伟业已经命丧车祸死无对证,还有什么不能说的,于是理直气壮地说道:“除了柴伟业,不可能再有别人了。他把凶器上的指纹擦掉,掩盖合谋杀人的真相,这完全合情合理。”
季警官吃了前后矛盾的亏,被逼得走投无路,只得硬着头皮说“对”,然后问道:“你觉得这倒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我如此缜密严谨的推理分析竟然被诬蔑成草率?!尤其还是当着这么多人民群众的面,实在太可恶了!
大脑,用来,凑数?!冷静!冷静!冷静!不要和女人一般见识,尤其是在人民群众面前。
季警官以为那人要检举罪证,当即广开言路:“有什么话尽管说。”
王小貌缓缓道:“既然如此,柴伟业在擦干净门把手的指纹后,应该重新留下自己的指纹才对呀。警官,你想啊,柴伟业是第一个发现尸体的人,他曾当着我的面打开董事长办公室的房门,而事后门把手上却没有留下他的指纹,这不是一个很大的漏洞吗?”
王小貌看了我一眼,问我:“杜亮,有一件事,我需要跟你落实一下,发现尸体后我去物业那儿寻九-九-藏-书-网求保安帮忙,之后的那段时间,你和柴伟业做了什么?”
季警官问道:“什么问题?”
王小貌道:“有没有这种可能,在杜亮潜入我办公室偷取绩效考核表的时候,真凶尚在董事长办公室里。他已经杀死了董事长,甚至可能已经清理完现场,但他却没来得及离开。所以说,当杜亮为了避免被我发现而冒险躲进董事长办公室时,其实那屋子里藏着的不只杜亮一个人,还有真正的凶手。”
“我觉得凶器上的指纹被人事后擦去了,而杜亮却并不知情,所以凶手并不是他。”
“可是,警官,你刚才还说凶手是很注重细节的。”王小貌捋了一下前额的秀发,继续说道,“何况凶手既然知道擦去所有地方的指纹,那他肯定也会想到在门把手上重新留下指纹,你说我说得对不对呢?”
王小貌笑了笑,接着道:“今天早上,公司的同事们都收到了一封电子邮件。邮件的内容是柴伟业偷录的他和杜亮的对话录音,从录音里不难听出,柴伟业误以为是杜亮杀害了董事长,他录这番对话就是为了证明自己和凶案无关。”
季警官惊奇不已,问道:“他在男厕所你怎么能证明?”
王小貌脸上露出喜色:“这就对了,真凶一定是趁柴伟业给你带路的时候,逃离案发现场的。他在临走时,特意擦去凶器和门把手上的指纹,只是他匆忙间把你和柴伟业的指纹也一藏书网同擦去了!”
我如实相告:“因为我来公司时间不长,对办公楼结构不是很熟悉,柴伟业怕我离开的时候碰到外人,特意带我走了一条人迹罕至的小路。”
我叹了口气,满怀悲伤地说:“柴伟业利用工作时间外出是想去警局揭发我,因为他听你说高尔夫球杆就是杀人凶器,而上面有他的指纹。他知道自己已经和凶案扯上了关系,与其坐等警方提审,还不如主动证明自己的清白。”
我听声音觉得像来自王小貌,扬头一看果然是她。这姑娘也算是虚头巴脑的典范,就听她一口一个“警察同志”叫着,下面要说的内容全然不是站在“同志”的立场:“现在定义柴伟业的车祸是一场意外是不是还为时过早,而且我觉得董事长的被害可能另有隐情。”
我隐隐感觉自己又要背第二个黑锅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围观的同事中忽然有人举手发言。
季警官知难而退见好就收:“好吧,就算柴伟业发生车祸是一场意外,但董事长的被害他总脱不了干系吧?”
听到这里,在场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尤其是我。当我得知自己曾和杀人凶手共藏一室时,整个人都出了一身冷汗。
王小貌道:“单论凶器上的指纹,这么分析推理确实最接近真相,可是你忽略了一个问题。”
季警官被这声叹息伤了自尊,决定长痛不如短痛,虚心请教道:“你是不是知道凶手是谁了?”
九_九_藏_书_网警官本来一直在我和柴伟业之间做二选一的选择题,现在突然又冒出第三种答案,而且还是隐藏选项,这可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你,你什么意思?”
季警官想当然地说道:“呃,像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凶手可能没有在意吧。”
王小貌循循善诱道:“警官,你这样想,凶器没有指纹这件事只有凶手知道,而柴伟业和杜亮并不知情,他们以为自己的指纹还留在凶器上。柴伟业此番去警局揭发杜亮以证自己的清白,无疑是要解释清楚凶器上指纹的问题。这样一来不就露出破绽,证明凶手另有其人了吗?”说罢,她又重重地叹了口气。
季警官咳嗽了一声,以正视听,义正辞严道:“如果真像你所说,凶手另有其人,那么柴伟业前去警局检举,是要把杀人罪名扣在杜亮身上。那凶手高兴还来不及,又何苦铤而走险去撞死柴伟业呢?”
发言者不是别人,正是我们知识产权部负责商标注册的同事邢彦,她向来仗义执言,于是道:“我能证明事发时杜亮待在厕所里。”
季警官听得心悦诚服,但这并不妨碍他嘴硬:“你说的只是众多可能中的一种,不能因此就断定事实就是如此。”
王小貌想了一会儿,说道:“警察同志,杜亮说他和柴伟业都碰过那根高尔夫球杆,上面应该有他们两人的指纹才对,而刑科所那边却说凶器上没有鉴定出任何指纹。这两者之间自相矛盾,简单九_九_藏_书_网地归结为刑科所的工作失误是不是有些过于草率?”
王小貌虽然是个姑娘,但这并不影响她化身成狄仁杰或者包青天,就看她右手捏着自己的下巴,摆出一副象征智慧的姿势,一字一句慢慢说道:“我觉得擦掉指纹的其实另有其人。”
话音刚落,同事中又有人举手发言。季警官前面广开言路,不好贸然闭塞视听,后悔不已,只得硬着头皮道:“有什么话,大胆说,不必顾忌。”
王小貌瞪大眼晴,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这次她连“同志”这种表明立场的称呼都抛弃了,直接问:“你所谓的胸有成竹就是这个意思?我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你居然还会以为是柴伟业擦去的指纹?警官大人,你的大脑是用来凑数才长在脑袋里的吗?”
“也就是说柴伟业是在前往警局的路上被车撞死的,难道这真是意外?这也太巧了吧?或者说这其实是凶手所为?季警官,你怎么看?”
王小貌想了想,说道:“整个案发现场,不只是凶器上没有指纹,其他地方也没有留下除了董事长以外的其他人的指纹,对吧?”
季警官不屑一顾地说道:“这算什么问题,这只能说明凶手小心谨慎,不留蛛丝马迹罢了。”
邢彦针锋相对道:“柴伟业出车祸后我们都下去看热闹,当时他正好刚从男厕出来与我在走廊相遇。以发生车祸的时间和车祸地点与公司男厕的距离来看,杜亮不可能是撞死柴伟业的凶手。”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