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6.跳楼什么的真是弱爆了
目录
第一话 凶手还没出手又死了
第一话 凶手还没出手又死了
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6.跳楼什么的真是弱爆了
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第三话 摆摊请交保护费
第三话 摆摊请交保护费
第四话 我的手机去哪儿了
第四话 我的手机去哪儿了
第五话 交易请小心假币
第五话 交易请小心假币
第五话 交易请小心假币
第六话 今天不宜发传单
第六话 今天不宜发传单
上一页下一页
一念至此,我当即冲出厕所往天台跑去。跑的时候,正与同部门的邢彦撞了个满怀。
结果,邢颜的下一句话直接让我感觉我跳楼的想法真是弱爆了。她说:“看来你真的不知道,咱们的柴部长出车祸了。”
我一听这理由倒也合适,赶紧顺着台阶往下爬:“你说得不错,是不能被人撞破!”
我去!当我第三次被放倒时,我终于明白自己确实打不过他。可关键是,我先动的手,而且还是背后偷袭,被打倒在地已经很丢人了,若是再不表现出誓死不退、坚持不懈的斗争精神,那就太没面子了。但话又说回来,我就是打不过他,爬起来一次被打倒一次,这打来打去何时是个头啊?
柴伟业吓唬完我之后,改用怀柔政策以求达到软硬兼施的效果:“杜亮,我真不是刻意想出卖你,我就是为了自保。你放心,等到法庭审判时,我一定会在法官面前为你美言几句的。”说罢,他拍拍我的肩膀扬长而去,独留下我自己在厕所里暗自悲伤。
“哎呀,去天台哪能看清楚啊?同事们都跑下楼了。”
作为先动手http://www•99lib•net者,第一次被打倒在地时,我觉得肯定是我招式上出现了错误。
柴伟业苦笑道:“此一时彼一时,凶器上也有了我的指纹,与其等警方来问我,还不如我主动交待,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好像是王小貌刚才出去买凉皮时撞见的吧。”说这句话时,邢彦已迫不及待地要跑下楼看热闹了。
我质问他:“你不是答应过我,不主动揭发我吗?”
邢彦刚从警局回来,心情大好,关心地问:“杜亮,你这急匆匆地去哪儿啊?”
我觉察出柴伟业的异样,害怕他会搞小动作,所以悄悄尾随观察。
我不以为然道:“车祸有什么好看的。”我心想一会儿你们看我跳楼申冤那才有意思呢。
这iphone5的屏幕确实够大,而王小貌的魅族MX3手机800万像素的摄像头也毫不逊色。就见那照片拍得鲜血淋漓,不只看到柴伟业被撞得满身鲜血横卧路边,就连他那款录音手机都被压得粉碎。
我大吃一惊,忙抓住她的手,急忙问道:“你,你听谁说的?www.99lib.net
“你还不知道呢?看车祸啊!”
只是有一点不尽如人意,那就是天台距离地面有六层楼高,换句话说当我站在天台上叙述自己遭遇怨屈的来龙去脉时,需扯着嗓子大声喊,还必须是普通话。这样才能保证下面的围观者听清听懂,进而博取他们的同情心以达到制造舆论的目的。
我真心不知道究竟是哪位大侠谋杀了我们为非作歹欺压员工的董事长。但他模仿雷锋伸张正义不留姓名的做事风格,显然会让我背上杀人的黑锅。
既然没有机会当众申辩,我就要自己争取机会。我冥思苦想,所谓智慧在民间,一瞬间,年底农民工为索要工资爬上吊塔以死相胁的动人画面闪入我的脑海。
我知道柴伟业这一走肯定是去警局出卖我,我也知道录音的手机应该就在他的口袋里。于是我想,以我的体格和身手要想制住他抢夺手机应该不是难事,何况我还是先发制人从后面偷袭。
我借着她埋伏笔道:“去天台。”
同背黑锅的还有柴伟业,因为杀人凶器上不光有我的指纹,也有他的指www.99lib.net纹!
我被眼前的一幕惊得目瞪口呆,过了许久才反应过来:“这,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儿?”
我愣了一下:“看清楚什么?”
起先是悲伤,后来我开始认真思索自己的下场。我想警方一旦获得柴伟业提供的线索,他们就会在第一时间赶到公司将我逮捕。再等到凶器上鉴定出我的指纹,所谓“铁证如山”,警方或许都不会听我解释,直接扣上犯罪嫌疑人的罪名就把我送上法庭了。
柴伟业深知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的道理,又警告道:“你也不要再想什么花招暗害我,没用的。不瞒你说,那份录音我早已设置了邮件定时发送功能。如果我真发生了什么意外,那么今晚那份录音就会被群发到公司所有同事的邮箱里。到时候你非但洗不清杀害董事长的嫌疑,还要平添一件命案,罪孽更加深重。”
终于,当柴伟业佯装蹲坑,躲在厕所里用滴滴打车预订出租车准备前往市北分局刑警大队时,正巧被我逮个正着。
正当我一边纠结如何能不失尊严地罢战,一边磨蹭着从地上爬起来时,柴伟业突然说道:“你打九九藏书网不过我的,这么打来打去,一会儿有同事进来上厕所撞见了,你可就没法圆场了。”
“你没看微信吗?王小貌都拍照发朋友圈了。”邢彦一边说着一边掏出她的iphone5给我显摆。
据王小貌说,凶器已被季警官带回警局检测指纹,很快会有结果。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事情,更糟糕的是,几分钟前还在天台上信誓旦旦地宣称保存对话录音只是为了自保、绝不会主动揭发我的柴伟业,似乎已经开始翻脸不认人,准备偷偷前往警局出卖我了。
我哼笑道:“有你指证我出现在凶案现场,凶器上又有我的指纹,你觉得警方会相信我的解释吗?”
当从王小貌那里得知警方要给高尔夫球杆做指纹检验之后,他的神色就一直不对劲,还特意回避我的目光。
柴伟业摊开双手表示无奈:“我也无能为力。”说着转身朝外走去。
当我第二次被打倒在地时,我仍不甘心,觉得自己的小宇宙还未真正燃烧,于是这次我没有急于起身,而是伏在地上积累力量,燃烧小宇宙。
这是一项艰辛的任务,却是我证明清白的唯一机会。
九九藏书网你是清白了,可我呢?我真的没有杀人。”
这个方法我倒是可以效仿。爬吊塔难度太高,但我完全可以改成在天台上以死相胁。到时警方碍于社会影响肯定不敢强攻,而公司的同事们也必然会围在楼下看热闹。
不行,我必须要替自己申辩,我要把自己所遭受的怨屈说给在场所有人听,通过煽动舆论,来引起警方的重视。
想到这里,我感觉自己有一腔憋屈无处倾诉。
其实,现实就像是在打《英雄联盟》,你以为你能杀死对方,但往往结果却是被对方反杀,这是玩家在游戏中常犯的错误。而此时的我和在游戏中一样,我以为能打得过柴伟业,最后却反被他打倒在地。
但显然,警方不会给我当众申辩的机会,他们很可能全副武装荷枪实弹地当场将我摁倒在地,然后扭送上警车直接拉回警局审讯。毕竟在警方眼中,我是个残忍毒辣的杀人凶手。
我不知道柴伟业所谓的邮件定时群发,是虚张声势还是确有其事,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我真的打不过他,也抢不下他的手机。
柴伟业叹了口气:“杀没杀人跟我说没用,你还是跟警方说吧。”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