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5.杀人球杆你别摸
目录
第一话 凶手还没出手又死了
第一话 凶手还没出手又死了
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5.杀人球杆你别摸
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第三话 摆摊请交保护费
第三话 摆摊请交保护费
第四话 我的手机去哪儿了
第四话 我的手机去哪儿了
第五话 交易请小心假币
第五话 交易请小心假币
第五话 交易请小心假币
第六话 今天不宜发传单
第六话 今天不宜发传单
上一页下一页
“你没杀人,董事长是怎么死的?”
好吧,我承认自己已经黔驴技穷无计可施了。正当我垂头丧气之时,柴伟业却表现出异常的慷慨大方:“你放心,这事我不会主动跟警方说的,毕竟牵扯到咱俩偷绩效考核表的事儿,说出来也不怎么光彩。但如果警方查命案查到你头上,那我就只好交出今天谈话的录音以求自保了。”
“当然,你也不要妄想杀我灭口,你知道我为什么敢单独约你在天台见面吗?”
“你不说,谁会知道?”
有,拖他下水,一旦警方对我起了疑心,他也脱不掉干系。只有这样,他才会守口如瓶。
但我还不至于愚蠢到为证明自己没有杀人而去杀人的地步。
季警官正一筹莫展之际,法医那边忽然传来喜讯,说通过对死者伤口的检验,基本可以确定凶器为金属杆之类的物体。
那么,有没有更好的办法能让柴伟业守口如瓶呢?
“那个季警官很不一般,我以前和他打过交道,他一定会把案子查清楚的!”
至于柴伟业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因为昨晚,在他接过我手中高尔夫球99lib.net杆的那一刻,球杆上也沾上了他的指纹。估计他万万没想到,那副球杆居然就是凶器!
不管哪种原因,起码我现在是安全的。但这种安全又能维持多久呢?如果被警方获知,柴伟业发现尸体时我正躲在凶案现场,即便我没杀人,也很难洗清身上的嫌疑。这件事只有柴伟业知道,只要柴伟业不说,这世上就不会再有其他人知道。
但当我自以为已经安然无恙时,事件却峰回路转突现危机。
我隐隐感到不安:“为什么?”
在《无间道》里,约见天台通常是要摊牌的节奏,而我正好也有话要对他说。当我如约赶到天台时,柴伟业已在那里恭候多时了。
经过天台上一番陷害和反陷害的较量,不管如何,我的目的算是达到了:只要柴伟业不主动揭发我,那么没有人会怀疑到我头上,更不会有证据显示董事长的死与我有关,何况我确实没有杀人。
当初董事长活着的时候她负责他的工作行程、会务安排,如今董事长死了她还在跟进案件的发展情况,如今已很少有员工能像王小貌这样,
99lib.net
把董秘一职干得这般恪尽职守服务到死了。所以当问及案件进展情况时,她毫不吝啬地告诉我们警方有了新突破,据说找到凶器了。
可如何能保证柴伟业不说呢?
“为,为什么?”
“对不起,人命关天!”
“因为这里曾经发生过两起命案,后来公司出于防备,在天台上安装了摄像头。这些监控虽然录不下声音,但是拍摄的画面还是蛮清晰的。”
其实警察破案挺不容易的,要么线索太少没有方向,要么线索太多迷失方向,此案显然属于后者。
“请你相信我!”
“好啊,那去跟警察说,看他信不信你!”
我突然有想抢手机的念头!
季警官忽然想起在凶案现场见到的高尔夫球杆很有凶器的风格,只可惜自己当时只顾着讯问案情,竟忘了仔细勘察现场,后悔不已。(当然,这也不能全怪季警官,要知道发生在这家公司的前两件凶案,布局何等精妙,所以谁也不会想到这起案子的凶器会被随随便便地遗留在现场!)一念至此,季警官当即带着众警员驱车赶回命案现场。九-九-藏-书-网
柴伟业淡定地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在我面前亮了亮。
话说自打警方将一干同事带回警局问话,诺大的公司就只剩下王小貌、柴伟业、我,以及其他部门的三四个职员。
然而王小貌的下一句话彻底让我绝望了:“幸亏董事长只有一副高尔夫球杆,警方现已带回警局做指纹检测了,相信很快就会出结果。”
想到这里,我心里略微踏实了一些。也就在这时,我的手机收到一条短信。我打开一看,是柴伟业发的,短信内容只有四个字:速来天台!
所以柴伟业现在最担心的是,天台上的对话录音并不能让他置身事外、撇清自己与凶案的关系,毕竟凶器上也有了他的指纹!
凭心而论,我虽然没有杀害董事长,但是在柴伟业看来,我确实是凶手无疑。所以今天早上,警方把公司所有职员集中在会议室进行问话时,我很担心柴伟业会当着所有人的面把我供出来。这种担忧一直持续到询问结束,柴伟业始终没有多说一句话,这反倒让我更加不安。
“我没杀人!”
历史证明,最科学的方法莫过于杀人灭口!
99lib.net伟业哼笑道:“你知道今天早上警方讯问案情时,我为什么不当众揭发你吗?因为就是怕你反咬一口,拖我下水。可是现在,我再也不用担心了。”
“那就是让我背黑锅喽?”
当时我和柴伟业结伴从天台返回,走进办公室后竟看到上午刚被警方带走审讯的同事们居然全被放了回来。我暗自点了下人数,回来的同事一个都没有少。
柴伟业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幽幽地道:“你不要想打我手机的主意,因为咱俩对话的音频我已同步上传到网盘上了。”
“我不知道,在我躲进去之前,他应该已经死了。”
他见我来,笑着说:“挺厉害的,还敢杀人?”
“凶器?是什么?”
“我怎么相信你?”
我咽了口唾沫,亮出最后的底牌:“看来你执意要出卖我了,那你就不怕我拖你下水吗?我会跟警方说你唆使我偷取绩效考核表的事儿,我还会说董事长的被害是咱俩合谋的。”
季警官一下子抓了十几个嫌疑人,结果人人都有动机,又都没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这下可愁坏他了。大家嫌疑相似,这可怎么确认凶手啊www.99lib.net,毕竟破案不是击鼓传花,可以随意抓阄。
听到这里,我已面如死灰,因为昨晚在现场时,我曾拿过那副球杆,等到他日检测出我的指纹,那可真是铁证如山无可辩解了。
“我真的没有杀人,我只是躲在那里而已。”
他没有向警方当众揭发我,为什么?难道是想以此敲诈勒索?可我的经济情况柴伟业是很清楚的,公司拖欠工资,我已经三个月没有拿到薪水了,敲诈勒索像我这样的穷吊丝,显然不是明智之举。再换一个角度考虑,他没有当众揭发我,也许是害怕我俩合谋偷绩效考核表的事情败露。
“高尔夫球杆?”我大惊失色,却抱着一丝侥幸心理回忆董事长办公室里到底有几副高尔夫球杆。
难道这是要逼我杀人灭口吗?
显然警方并没有找到凶手,可又放他们回来了,我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我这样想,而柴伟业也和我看法一致。想来想去,我们决定向王小貌打探消息。
“应该是高尔夫球杆吧。”
“还想糊弄我?”
我清楚地看到他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录音界面,不由大吃一惊道:“你把咱俩刚才的对话录音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