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4.命案必定三度降临
目录
第一话 凶手还没出手又死了
第一话 凶手还没出手又死了
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4.命案必定三度降临
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第三话 摆摊请交保护费
第三话 摆摊请交保护费
第四话 我的手机去哪儿了
第四话 我的手机去哪儿了
第五话 交易请小心假币
第五话 交易请小心假币
第五话 交易请小心假币
第六话 今天不宜发传单
第六话 今天不宜发传单
上一页下一页
当员工的成天受公司的压榨剥削,都盼着领导倒霉,此番一听说董事长出事了,都下意识认为他是犯事了。接着,又有人联想到董事长出差很可能是畏罪潜逃,于是纷纷揭领导的短,大骂领导的可恨之处,以泄往日在心头积压已久的私愤。
同事仍然不解:“什么杀人动机?”
面对目击者之间的相互攀比,季警官表现出难得的大公无私一视同仁:“其实你误会了,我们对每一个目击者都会这么认真地核实细节。”
此言一出,原本七嘴八舌的众人瞬间安静下来,会议室顿时鸦雀无声。那些说领导坏话的现在都后悔不已,而那些还没来得及揭领导短的都庆幸自己嘴笨拙舌没插上言。
有同事不解,虚心请教:“什么动机?”
季警官从警多年,从未遇见过这么积极配合破案的人民群众,当时就乐开了花。他一边催促手下警员马不停蹄地做笔录,一边兴高采烈地自言自语:“好,好,好,藏书网大家踊跃地说,这些都可以做为动机嘛!”
接着发言的是我们知识产权部负责电话营销的孙金,他新来公司尚未满月,还没来得及受领导压迫,于是提出疑问:“不缴公积金,不投保险,都只是违反《劳动法》,还不至于把刑警招来调查吧?”
由于那两起案子的被害人和凶手都来自知识产权部,所以沾了前两次案子的光,审理此案的季警官也特别照顾知识产权部,何况最先发现尸体的目击者柴伟业又正是知识产权部的代理部长。
柴伟业被结束问话时恰巧是早上九点,同事们都陆续抵达公司。季警官生出一鼓作气的斗志,索性把员工们都叫进会议室问话。当然,按照经验,还是先从知识产权部开始。
只这两句抢白便顶得孙金不敢再多言一句。
“我才没误会呢,你们当警察的就是厚此薄彼,一起发现的尸体,王小貌只被询问了五分钟就没事了,可我呢,已经http://www.99lib.net快问一个小时了。”
季警官解释道:“我说的误会,是指你把王小貌当做和你同等重要的目击者。”
由于是第一目击者,所以季警官对柴伟业展开了抽丝剥茧的询问,尤其是关于他下班之后又折回公司的缘由。
最先起头的是我们知识产权部负责专利撰写的张辉:“董事长就是个骗子,起初招聘我来答应当月就缴公积金,现在都过去两个月了,还拖着不缴,活该被抓。”
这话张辉就不爱听了,当即反驳道:“量变引起质变,懂吗?”
推门的叫刘婉贞,时任艺术品部的部长。她问:“刑警同志,我们董事长是不是犯了经济罪?嘿,出差费用都让我们自己先垫付,垫完后又以各种理由拖着不给报销。光我自己就垫了一万四千元,他这是属于经济诈骗吧?”
柴伟业当然不能说是偷绩效考核表,于是托辞说有未完成的工作回来加班加点。
柴伟业狠狠地朝地
http://www•99lib.net
上吐了口唾沫,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发现尸体后王小貌会那么勤快地跑去叫保安了,原来她是怕自己和案件扯上关系,真是太狡猾了!
我们公司除了知识产权部外,还另有艺术品部、展会部、金融部。本来依照警方的既定流程,知识产权部问完话后才轮到艺术品部接受审讯。可艺术品部的同事听到会议室里大家争先恐后地发言,再仔细一听全是骂董事长坏话的,顿时来了兴致,再也按捺不住,来不及排队候审,干脆自个推开会议室的门进行插言补充。
说实话,他破案无数还从来没有抓过这么多嫌疑人,单就数量来看,完全算得上是初战告捷大获全胜了。
“真有意思,我们一起发现的尸体,凭什么她就不重要?”
季警官言简意赅道:“你们董事长出事了。”
季警官不信世上还有这么高觉悟的员工,依旧反复盘问。柴伟业很不耐烦地反问:“同样都是目击者,为什么人家
99lib.net
王小貌说手机落办公室回来拿,你们就信了。而我说回公司加班,你们却不信?”
季警官缓缓道:“准确地说,是你最先发现的尸体。因为是你走进董事长办公室,又是你打开了办公室的灯。至于王小貌,仅仅是站在办公室外远远瞄了尸体一眼,甚至连凶案现场都没进去,更何况后来她又跑去叫保安了;而你,则自始至终守在尸体旁。所以,虽然同样是目击者,但她的证词分量却远远没有你的重要!”
季警官道:“杀人动机啊!”
季警官见好就收,大手一挥,下命令道:“好,先让所有人录一遍指纹,然后再按照笔录上的名单,把有动机的人统统带回警局问话!”
邢彦也在旁边帮腔:“这叫触犯众怒,天理难容。刑警哥哥们是特意赶来惩奸除恶、降妖伏魔的!”
刘婉贞这一插言,余下两个部门的员工更不讲究了,同事们一致认定董事长是犯了事儿而警方此番前来调查则是为了搜集证据,于是抱着“九-九-藏-书-网墙倒众人推,破鼓万人锤”的想法落井下石。大家群力群策,没有一个人不在为董事长将来落入法网后的判罪量刑贡献着自己的力量。
会议室被警方当作临时审讯室调查案情已不是第一次了,所以当大家被叫进会议室时,都下意识地反应是不是我们知识产权部又有谁被杀了?
“哦,都还不知道呢,你们董事长遇害了,尸体两个小时前刚拉回警局做尸检。”
据说这已经是季警官第三次来我们公司查案了,前两次好像也都是命案。一次是发生在前年的连环谋杀案,另一次则是发生在去年的连环车祸案。
紧随其后抱怨的是我们知识产权部负责商标注册的邢彦:“你还好了,我最早来公司的时候,干了四个月才给投保,而且投保基数也不是合同所签定的那样,这些都违反劳动法啦!”
回看一圈,众人发现同事们一个都不少,进而高估季警官的办案能力,以为他身怀未卜先知的绝技,预感到将有危险发生,纷纷探问发生了什么事。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