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3.死了都要“唱”
目录
第一话 凶手还没出手又死了
第一话 凶手还没出手又死了
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3.死了都要“唱”
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第三话 摆摊请交保护费
第三话 摆摊请交保护费
第四话 我的手机去哪儿了
第四话 我的手机去哪儿了
第五话 交易请小心假币
第五话 交易请小心假币
第五话 交易请小心假币
第六话 今天不宜发传单
第六话 今天不宜发传单
上一页下一页
我被他俩叫得好奇,悄悄从门后探出头来,只见董事长大人满头鲜血地横躺在茶几边上,伴随着《死了都要爱》的激情音乐,组合出一幅诡异的画面。爱不爱不知道,反正人是肯定死了。
王小貌很认真地点头,说:“不错,柴部长,你说得非常有道理,我现在就给董事长打电话承认错误。”
我贴墙而站,心想:姑娘,那未接来电不是你自己打给自己的吗?
柴伟业不愿再节外生枝,本着事不关己活该倒霉的态度进行误导:“现在这么晚了,你打电话不是影响董事长休息吗?何况他又正在气头上,所以这电话万万不能打!”
言已至此,柴伟业仍不放心,怕我杀意未消仍想灭口,赶紧拿去我手中的球杆,一本正经地催促道:“王小貌一会儿就带着保安过来了,现在还没人知道你是凶手,快随我来,我给你指条路方便你逃跑。”99lib.net然后他不听我解释,硬把我从办公室里拉出来,让我快跑。
虽然剧本是这么写的,但最终剧情却不是这么演的。最先进来的居然是柴伟业,他见董事长办公室黑着灯,忙又退出来,说:“里面没人啊!”接着又吓唬道,“趁董事长不在擅入领导办公室,可谓罪大恶极。”
于是,王小貌拿起她那款5.1英寸屏幕的魅族MX3手机,在未接来电上按下了回拨键。然后,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手机铃声从里屋的董事长办公室里高调传出。
紧接着,我又听到柴伟业在旁边催促道:“手机没丢就好,时间这么晚了,快回家吧。”
很显然,柴伟业说“等等”的时候,王小貌已经等不及了,准备伸手去扭董事长办公室的门把手。
我去,你俩是在一个频道上交流吗?
果然,又听王小貌嘻嘻笑道:“瞧九九藏书我这记性,是刚才找手机时,我打给自己的。”
柴伟业莫名其妙地留在凶案现场,一时不知所措。
我想,王小貌回来取了手机,应该会立刻离开,我躲一会儿就好。正寻思时,外屋响起了开门声,然后有人走了进来,接着传来了王小貌的声音:“啊,手机果然在这儿!”
我探出头来,在黑暗中寻找手机铃声的位置。很快,我发现在不远处的茶几上,一个iphone4的屏幕正在一闪一闪。那是董事长的手机,董事长却不在办公室,难道他和他的秘书一样,都有丢三落四忘拿手机的毛病?
柴伟业见我从凶案现场现身,大吃一惊,接着又看见我手里拿着球杆,更是惊骇不已,脱口道:“果真是你干的?”他话一出口,顿觉失言,后悔不已,生怕落个被杀人灭口的下场,于是赶紧竖起大姆指表明立场,“惩奸除恶,99lib.net降妖伏魔,好样的!董事长克扣薪水、拖欠工资、强制加班、节假不休,可谓罪大恶极,早该千刀万剐了!”
于是,噩耗接踵而来,就听王小貌突然大叫道:“坏了,董事长打我手机了!而且足足打了七八遍,我都没接!完了完了,明天肯定要被骂死了!啊!第一遍电话是5点35分打来的,那时我刚下班,手机落在办公室里了,悲催啊!看,还有一条董事长发来的短信。”王小貌看到这儿,开始诚惶诚恐地念短信的内容,“为什么不接电话?工作非常不合格!我已乘飞机返回青市,在公司等我,有工作安排!”
“等等!”
王小貌长这么大,难得做事有始有终,就见她嘴上应声,手上却依旧捧着手机翻看通讯记录。
当听到他们的对话时,我已做好了准备。我在墙边随手摸到了一根高尔夫球杆——那可是董事长最心爱的球http://www.99lib.net杆啊!我握着球杆,躲在门后贴墙而站,只要王小貌一踏进办公室,不等她开灯我就会将她击晕,然后逃之夭夭。这样她在黑暗中能认出我身份的概率不到50%。
王小貌忽然想起了什么,似乎是在向柴伟业咨询意见:“柴部长,您说我现在给董事长打电话道歉,他会原谅我吧?”
果真应验,那《死了都要爱》的手机铃声再度响起。柴伟业不甘心,又进屋开灯。这灯一开,办公室里顿时灯光大亮,然后紧接着便听到柴伟业“啊”的一声惊呼,王小貌也跟着叫了起来。
正寻思时,外面又响起王小貌欣喜的声音:“哈哈,董事长没走,还在办公室里等我呢!我要主动承认错误,争取他的原谅!”
由于董事长办公室在内屋,见不得光,所以房间里漆黑一片。我不敢乱走,生怕弄出响声惊动王小貌,所以只是站在门边屏息而立。
“等等,九九藏书好像有未接来电。”
王小貌犯了大忌,只好硬着头皮犟嘴:“不可能,刚才手机铃声就是从里面传出来的。”说着她又重拨了一遍号码。
王小貌率先从惊吓中恢复过来,主动说道:“我去物业叫保安,你看好现场!”然后以上班快要迟到的速度冲了出去。
王小貌倒吸了口凉气,发出孤独无助的哀鸣:“怎么办,怎么办?董事长给我打电话我没接,发短信我也没看到。他让我在公司等他安排工作,可我却回家了。董事长一定是看我没等他,气得走了。他会不会大骂我一顿?他会不会把我辞退?”
说实话,当《死了都要爱》的手机铃声刚响起时,我着实吓了一跳。我一开始以为屋里有人,但马上又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董事长办公室的灯是黑着的。
所谓做贼心虚,柴伟业作为贼的同伙亦是心虚,附和了两句,又催王小貌快走。
这时,我从门后走了出来。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