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2.办公室响起了手机铃声
目录
第一话 凶手还没出手又死了
第一话 凶手还没出手又死了
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2.办公室响起了手机铃声
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第三话 摆摊请交保护费
第三话 摆摊请交保护费
第四话 我的手机去哪儿了
第四话 我的手机去哪儿了
第五话 交易请小心假币
第五话 交易请小心假币
第五话 交易请小心假币
第六话 今天不宜发传单
第六话 今天不宜发传单
上一页下一页
到了约定的日子,好不容易熬到下班,我和柴伟业先佯装回家,等时间差不多了估摸同事都已走尽,这才趁着夜色一起悄悄潜回办公楼。
如今董事长出差在外,按理说那扇门一定是被锁死的。可是相比于无处可藏束手就擒,我决定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扭动门把手试试。
“咦,这是谁的手机?”当我把手机拿在手中的时候,来电铃声戛然而止,我打开手机屏幕一看,是一个159开头的未接来电。
354是什么意思呢?算了,还是先找出手机铃声的位置吧。
虽然我们只有两个人,但这并不影响柴伟业排兵布阵,他说:“咱俩一起行动太危险了,最好分一下工。”
手机铃声依旧在响,我开始翻找办公桌上的物件,工作本、笔、文件夹、初级会计书(这姑娘还在学会计呢)、会计试题(看来是要考试了)和会计考试成绩单(成绩一栏显示:不合格!这是重考九_九_藏_书_网的节奏啊!),在成绩单下面还贴着一张字条,上面写着:再接再厉,事不过三。
起初,我还抱着一丝饶幸去试每个文件夹的重量,待试到最后一个时,我彻底绝望了。凭着手感,几乎每个文件夹里都夹了两三百张文件,要想从几千张文件里找出绩核考核表谈何容易!
我正估摸着时间、自以为王小貌返回公司还有一段时间的时候,就听门外走廊的尽头突然传来了王小貌的声音:“咦,柴部长,您这么晚了还待在公司做什么啊?”
好吧,我不忍再直视了,索性把目光偏向别处。这时,放在桌子边上的日历牌引起了我的注意。日历正巧翻到今天的日期——2014年4月24日,而在日期的下方被人用黑色铅字笔写了一个数字:354。
我忽然有所察觉:这会不会是王小貌的手机?她肯定是下班走急了,把手机落在了办公室里。刚99lib•net刚一定是她发现手机不见了,这才用别的号码回拨自己的手机。如此一来,她肯定已在返回公司的途中,说不定一会儿就会赶到这里。
当然,现在没有时间多想,脚步声已近在咫尺,于是我赶紧躲进了董事长办公室。
脚步声越来越近,我感觉自己马上就要被人关门打狗了,正一愁莫展之际,我忽然看到了一扇门。如前所说,董秘办公室和董事长办公室是相通的,那扇门的后面就是董事长大人废寝忘食日理万机的办公场所。
我深以为然,赶忙请教高见。柴伟业挥斥方遒道:“你进去偷,我在走廊上望风。”
这下可着实让我大吃一惊,据说我们董事长就连下班回家都要司机提前在路口把他放下,生怕暴露自己家的住址。一个生性如此多疑的人,怎么可能不锁好自己办公室的门呢?
来到董事长秘书办公室,柴伟业用事先准备好的钥匙打开房门。
99lib•net“我手机不见了,应该是落在办公室了。”
我想我还是把在走廊上望风的柴部长叫进来一起找吧,正寻思时,寂静的办公室里突然响起了悦耳的手机铃声。
走廊的灯光透过落地窗照射进来,我能清楚地看到办公桌的位置。我记得柴伟业对我说过,那份绩效考核表随其他文件一起被夹进办公桌上的文件夹里。我赶紧走到办公桌前,结果发现了一个问题,王小貌的办公桌上并排摆了七八个文件夹!
但没想到的是,当我掏出手机一看,却见屏幕上并无来电显示,不由愣了一下。可是,手机铃声依旧在婉转悠扬地响着,难道这办公室里还有其他人吗?
“王小貌,你等等,我有话要说。你别走那么快啊!咱俩换个地方说吧,关于公司的秘密。”走廊上柴伟业使尽浑身解数拖延时间,可王小貌眼里似乎只有她的手机。
柴伟业望风不成,反倒先暴露了自己,被打了个措手九九藏书不及,嗯啊了半天,也没想出合适的理由来解释,最后叹了口气,模棱两可道:“唉,别提了,一言难尽。”说罢,赶紧转移话题反问道,“小貌,你不是下班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怎么办!怎么办!藏门后?风险太大!藏办公桌下面?空间不够!藏天花板上?功夫不行!
结果,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我试着扭动把手,“咔嚓”一声,门居然开了。
哎,好好一姑娘成天丢三落四的,耽误自己的事儿不说,还耽误我们偷绩效考核表,多损人害己啊!
晕,果然被我猜中了,听他们谈话的声音,似乎二人已离这办公室越来越近,我要赶紧找个地方藏起来才行。我环视了一下四周,办公室走的是现代简约风格。十平米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办公桌,两把椅子,两个文件柜,这简约得不要说藏身的地方,就是大卸八块分尸来藏,估计身高还要限制在一米七以下。
我这样想着,只好99lib.net硬着头皮走进办公室,柴伟业则顺手从外面把门带上。
果然是高见!两人一起偷确实太危险,他这一分工起码把危险降低了一半,只剩我自己危险了呗。
但我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我感觉到手机铃声就是从王小貌这间办公室传出来的,再具体点说,好像是办公桌上的某个位置。
整个屋子是里外两间办公室,外间是董事长秘书的办公室,而里间则是董事长的办公室,两间办公室之间有独立的门墙。我下意识以为手机铃声是从董事长办公室里传出来的,难道里面的办公室里有人?难道董事长出差回来了?
究竟会在哪个文件夹里呢?
这时,我余光忽然瞥见,在日历牌后面似乎有一部手机。我赶紧伸手取过来一看,是一款魅族MX3手机,手机壳是女生常用的卡哇伊样式。
我以为是自己的手机在响,顿时懊悔不已,一边从口袋里摸出手机,一边自责这么关键的时刻竟然忘记将手机调静音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