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话 凶手还没出手又死了
7.又一个人坠下山崖
目录
第一话 凶手还没出手又死了
第一话 凶手还没出手又死了
7.又一个人坠下山崖
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第三话 摆摊请交保护费
第三话 摆摊请交保护费
第四话 我的手机去哪儿了
第四话 我的手机去哪儿了
第五话 交易请小心假币
第五话 交易请小心假币
第五话 交易请小心假币
第六话 今天不宜发传单
第六话 今天不宜发传单
上一页下一页
果然,手机里传出一个男子的声音:“你想知道我是谁?嘿嘿,你马上就会见到我啦!”
未等季警官说完,便听“噗嗤”一声,孙皓感觉车轮像是扎到了什么东西,先是车身慢慢倾斜,接着车向也开始偏移,显然是爆胎的节奏。
如前所述,孙皓所住小区位于荒郊野岭之巅,平时罕有人至,车辆来往也不多,只是深夜偶尔会有飙车族急驰而过,但今晚却也没了踪影。
就在这时,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拿出一看,正是季警官的号码。
话筒彼端传来季警官失落的声音:“没有。”
他不等对方开口,便反客为主先声夺人:“我知道你是撞死邵翔宇的凶手,你到底是谁?”
季警官叹了口气,说:“那个李阿磊最近进了一批手工香皂,每天在台东夜市摆车摊,所以没去飙车。”
孙皓觉得这号码很眼熟,冥思苦想了半天,忽然想起这号码就是之前标致3008上的移车电话!
次日,孙皓在警局见到了季警官,这才将藏书网事件的来龙去脉一一道来。直至最后说到撞死邵翔宇的凶手也许不是知识产权部的同事而是深夜非法赛车的飙车族时,季警官方如梦初醒恍然大悟,赶紧联系交警部门,落实案发当晚邵翔宇遇害地点是否有飙车族非法赛车。
孙皓似有不舍,继续追问:“那样,凶手会不会是飙车族的其他成员呢?”
“怎么,那个李阿磊跑了?”
季警官迟疑了一下,幽幽地道:“其他成员的车辆也正在一一检查之中,但我觉得……”
当孙皓认为自己已足够冷静的时候,他接通了电话。
孙皓倒吸了口凉气,感到后脊阵阵发凉,就仿佛邵翔宇的鬼魂正立在他身后一般。
“什么意思?”
“是不是因为邵翔宇被撞死的缘故,这一带的飙车族都被警方抓起来了?”孙皓一边这样寻思着,一边驾车沿着盘山公路往家驶去。
季警官心想此人可能已经畏罪潜逃,急忙布置警力实施抓捕。孙皓感叹自己自上任以来,
九九藏书
一直是光杆司令,于是小心翼翼地请示季警官可否把柴伟业等一干同事放回公司。
孙皓闻言大吃一惊,赶紧趴到栏杆上往山下张望。
季警官又惊又喜,进而追问细节:“孙部长,您是不是掌握什么重要证据了?快说来听听!”
此时孙皓已顾不上听电话,只对着话筒说了一句“车子出了点儿问题,稍后打给你”便挂断手机,赶紧下车查看。只见漆黑的公路上不知被谁洒上了钢钉,再回视四周,孙皓发现爆胎地点不是别处,正是前几日那辆标致3008横车堵路的位置。
交警部门调出街头监控录像一看,发现案发当晚还真有那么一帮人在飙车。
然后,孙皓“啊”的一声尖叫,整个人像断了线的风筝一般,伴随着半截栏杆,直坠下山崖。
办完手续离开警局,李飒便回家安心养胎,孙皓则硬拉柴伟业和曹大朋二人来到饭馆,说是他请客,为大家接风洗尘。
孙皓以为还是季警官打来的,拿出手九*九*藏*书*网机一看,来电显示却是个陌生号码。
孙皓终于意识到危险将至,他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因为在这种生死关头,通常只有冷静才能化险为夷。
“哈哈,这都被你听出来了,不瞒你说,我就在山下,马上开车上来,小心点儿,下一个被撞死的可是你哦!”
孙皓因为要开车,所以只好以茶代酒。三人这顿饭直吃到晚上九点多才尽兴而散。孙皓先驱车送柴伟业回家,然后再送曹大朋,等送完两位同事准备回家时,已是夜里十点。
孙皓迟疑了片刻,说道:“电话里不方便多说,要不我明天去警局找你,咱们到时再详谈!”
季警官视这条线索如救命稻草般死抓不放,进一步向交警部门索要这帮人的信息资料,只觉其中一个叫李阿磊的最为可疑。此人开一辆银白色的宝马Z4,更重要的是,自案发之后这个人就再也没有参与过飙车。
柴曹二人自从在警局里待了这两天,已深晓平安是福的真理,对名利二字看淡了许九-九-藏-书-网多,更不计较孙皓当选部长一事,于是大吃大喝开怀畅饮。
“没有,李阿磊是抓着了,但他不是撞死邵翔宇的凶手。”
孙皓一下子听出声音的主人,壮着胆子质问:“你是柴伟业,对不对?你在哪里?”
其实警察破案挺不容易的,要么线索太多迷失方向,要么线索太少没有方向,此案显然属于后者。经过半天的审讯,季警官仍旧一无所获。他明明知道凶手就在曹大朋、柴伟业、李飒三人之间,却不能伸张正义,正愁眉苦脸之际,孙皓突然打来电话说他知道凶手身份了!
等等,这本来是邵翔宇新办的手机号,可是邵翔宇已死,如今是谁在用这个号码打电话呢?难道是撞死邵翔宇的真凶?
说到这儿,季警官怕孙皓不信,又补充道:“我们搜查李阿磊家时,确实发现了大量手工香皂,都是三无产品,现在他的案子已经移交给工商部门处理了。”
季警官一番慷慨陈词直说得柴伟业等人一笑泯恩仇,所有的不满和委屈都一扫而
九_九_藏_书_网
空。
孙皓愣了一下,问:“他既然没有撞人,为什么在案发之后就不再参与飙车了呢?”
季警官白审了人家半天,心中有愧,自知搞知识产权的都懂法律,生怕反被人家起诉,于是赶紧将众人解禁,还亲自送出警局门口。末了,他又握着柴伟业等人的手语重心长道:“这两天实在委屈几位了,幸得你们的积极配合,案子才会取得实质性的突破。”说罢见几位仍阴沉着脸似乎并不买账,于是又重重叹了口气。
柴伟业不解,上前问道:“案子有了突破,你为什么还唉声叹气?”
季警官化身成范仲淹心怀天下道:“邵翔宇的案子是有了突破,可是其他案子呢?如果所有人都像你们三位这样不计委屈,配合调查,那么早已天下无贼啊!”
孙皓突然感到莫名的恐惧,也就在这一瞬间,手机铃声再次响起。
“那辆宝马Z4,我们警方里外检查了三遍,始终没有发现撞过人的痕迹。”
孙皓赶紧接听:“季警官,是不是抓着撞邵翔宇的凶手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