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话 凶手还没出手又死了
6.飙车族的启示
目录
第一话 凶手还没出手又死了
6.飙车族的启示
第一话 凶手还没出手又死了
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第三话 摆摊请交保护费
第三话 摆摊请交保护费
第四话 我的手机去哪儿了
第四话 我的手机去哪儿了
第五话 交易请小心假币
第五话 交易请小心假币
第五话 交易请小心假币
第六话 今天不宜发传单
第六话 今天不宜发传单
上一页下一页
孙皓所住小区可谓是在荒郊野岭之巅,平时从公司回家,开车至少需要一个小时。此时仗着深夜,路上车辆稀少,孙皓一路狂飙,连超数车,一时之间所向披靡无人能敌。
在同事被害的第三天便开始安排招聘、补充人手、维持部门工作运转,单从这一点便足见张波张经理工作上的雷厉风行。当然,她能胜任人事部经理一职,优势还不止于此,她甚至未雨绸缪地想到杀人凶手很可能也是知识产权部的同事,在不久的将来必会被警方所逮捕,所以此次招聘名额直接就是三个人。
但凡经历了生死一瞬间的人,都会对生命有所感悟,孙皓也不例外,只是这次他感悟的不是自己的生命,而是邵翔宇的生命。因为他忽然想起,每天深夜自己所住小区附近的盘山公路上都会有人飙车,接着他意识到邵翔宇的死九*九*藏*书*网也许只是个意外,很可能就是给飙车党撞死的!
“是了,邵翔宇知道这条盘山公路是我驾车外出的必经之路,所以他特意将路堵死,等我赴约途经此处好引我下车查看。然后他藏在暗处,趁我拨打移车电话时突然出手偷袭,将我杀死!”
就在这一瞬间,孙皓似乎窥探到了事情的真相,然后他整个人吓得说不出话来。
可如果说季警官分析得不对,那为什么邵翔宇有车不开而要另租一辆标致3008呢?还有他为什么会弃车而逃最终被撞下山崖呢?这一切的一切似乎只有季警官的那番假设能解释得通。
孙皓开得兴起,误把丰田凯美瑞错当成保时捷,直接飙过一百四十迈,眼见便要到家。正得意洋洋之际,让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竟把真的保时捷招来飚速了www•99lib•net
孙皓接着想起,那晚邵翔宇原本是约自己在科技街见面的,但最后他却悄悄找上门来,并把刚租的标致3008横在马路中央。
想到这里,孙皓深吸了一口气,他刻意让自己保持冷静,重新捋顺思路:假如邵翔宇不是被人灭口,也没有被跟踪,他为什么自己有车不开反而租一辆标致3008呢?他一定是怕人认出他的车,那他怕的是谁呢?
所以当孙皓绞尽脑汁也没想通决定放弃不想时,时钟上的指针已停在了夜里十点整。
孙皓对着招聘广告栏发了会儿愣,然后回到部门办公室,只见偌大的屋子只剩他自己一人。对了,其他同事都被当作嫌疑人抓进警局审讯了。
非但是保时捷,一同赶来的还有法拉利、宝马Z4、奔驰SLK等车,最差的一辆跑车也是国产的吉利中国龙99lib•net,而且还做了大改,看上去价值不菲。它们前呼后拥地将孙皓的凯美瑞夹在中间。
发生了这么多事,孙皓也无心工作,索性静下心来琢磨整个案件的来龙去脉。
一念至此,孙皓突然联想到留在标致3008车上的移车电话,那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显然是邵翔宇新办的手机号。如果他租车是怕被人跟踪,那么他没必要连手机号码也换成新的,他做这一切显然另有目的!
从市北区科技街开车到自己的住处,至少需要半小时的车程。换句话说,邵翔宇在打电话的时候,他是不是就已经在自己住处附近了?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还要约自己去科技街见面呢?
孙皓离开警局回到公司,正巧遇到人事部的张波张经理在园区内张贴招聘广告,走近一看,发现知识产权部也在招人。
依照季警官的分析,邵翔宇租99lib.net借标致3008是因为察觉到自己被人跟踪了;同样,他约自己在科技街见面,却又主动找上门来,也是为了摆脱跟踪。可孙皓清晰地记得,那晚邵翔宇打电话约见面时说话声音平稳,语气沉着,一点儿听不出被人跟踪的忧虑和担心。
想到这里,孙皓已出了一身冷汗,然后他哆嗦着双手从口袋里摸出自己的手机,然后赶紧拨通了季警官的号码。
何况还有更重要的一点,邵翔宇在电话里分明说约见地点是市北区科技街,但当自己开车准备前往科技街时,那辆标致3008已经堵在盘山公路上了。
就这样,孙皓陷入了沉思,他在自己感性的认知和季警官理性的推理之间,彷徨不决,摇摆不定。
想想也是,整个部门原本五人编制,现在死了一个,休产假一个,人手自然不够。
当一个人一心扑在工作上时,99lib•net时间总是过得缓慢,可是当他胡思乱想时,却又觉时光如水、岁月如梭,时间转瞬即逝。
张波贴完招聘广告,转身欲走,抬眼正瞧见孙皓,她叹了口气,深表同情地说:“别的部门员工都是干着干着就离职了,不得不招聘新人;唯独你们知识产权部的员工是干着干着就死了,倒也算是天下奇闻了。”说罢连连摇头,独自离去。
孙皓也是玩极品飞车长大的,自知是遇到了飙车族,当时就吓怕了,赶紧减速,仓促停车。最后到底还是停得不稳,那车差点失控,险些撞上路边的电线杆。待孙皓惊魂未定地从车里钻出来时,飙车党们已呼啸驶过,沿着盘山公路绝尘而去。
“不错,邵翔宇一定是这么谋划的,可惜最后发生了意外,‘凶手’还没出手就死了。”
孙皓想来想去,仍然百思不得其解,接着他又联想到了季警官的假设分析。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