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话 凶手还没出手又死了
3.死尸·电话·我的汽车
目录
第一话 凶手还没出手又死了
3.死尸·电话·我的汽车
第一话 凶手还没出手又死了
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第三话 摆摊请交保护费
第三话 摆摊请交保护费
第四话 我的手机去哪儿了
第四话 我的手机去哪儿了
第五话 交易请小心假币
第五话 交易请小心假币
第五话 交易请小心假币
第六话 今天不宜发传单
第六话 今天不宜发传单
上一页下一页
此时,孙皓终于忍不住了,借着声高以示清白:“车就停在我家小区的停车场里,要想查看随时奉陪!”说罢,他奋然起身,昂首挺胸,大义凛然地走出会议室。
谁料季警官听了这话却哼笑道:“你要赴约也用不着打车!”
孙皓说道:“马路被堵,又没公交,我开车离开小区不足半小时便折返回去,小区门卫和监控摄像头都有记录。区区半个小时,我就是坐出租车赴约也来不及啊!”
季警官说道:“因为我们在邵翔宇的手机通话记录里发现,他临死前联系的最后一个人就是你,所以你有嫌疑。”
季警官话音刚落,孙皓先是一愣,随即开始狡辩:“这不可能,一定是有人栽赃嫁祸!你想啊,警察同志,如果邵翔宇约我在我家小区门口见面,我又何必开车出来,直接步行赴约就是了,对吧?”
99lib•net皓当时见邵翔宇关机,以为他贪恋前途意欲反悔,就没有深想,自然没再发短信告知对方,此番警方问起,只得摇头否定。
孙皓临危受命,挺身而出,大声回答:“我!”
季警官见他怒不可遏,深知避其锋芒攻其不备的审讯法则,于是“呵呵”一笑,说道:“电话号码的机主我们自然会调查清楚,但现在,还要麻烦你带我们去看一下你的汽车。”
孙皓怔了怔,说道:“车?我没开来!”
董事长得知不是查贪腐,整个人如凤凰涅盘浴火重生,之前的担惊受怕萎靡不振被一扫而空,他先和季警官假意寒暄一番,然后借口有要务缠身急忙叫司机李师傅备好车,以外出拜访客户为由赶紧离开会议室。
当领导的都善趋吉避凶之术,李部长也不例外。没出事之前,这位大姐九*九*藏*书*网贪恋名利,身怀六甲都不愿让贤,等到部门死了人却怕沾上嫌疑,当即和公司一刀两断划清界限。
孙皓点点头,恨恨地往下说道:“小区门口的马路不知被哪个缺德的司机用车给堵住了,我车子开不出来。那个时间也没有公交,所以我只好取消见面。为此我还特意给邵翔宇打了电话,不想他手机却关机了。”
于是季警官问道:“现在部门谁负责?”
孙皓怔了一下,急道:“胡说八道,我们明明约见在市北区科技街,谁说是在我家小区门口见面?”
孙皓不明白季警官在说什么,忍不住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季警官愣了一下,反问:“你说你昨晚并没有赴约,没有跟邵翔宇见面?”
季警官“嘿嘿”一笑,摇头晃脑道:“昨天晚上,被害人在你家附近被车撞下山崖摔死,今九-九-藏-书-网天早上你又未开车上班,你的车去哪儿了?总不会在汽修厂补漆吧?!”
孙皓很是不解,一脸疑惑地问:“为什么抓我?”
孙皓不服,强词夺理道:“是他主动联系我,又不是我联系他,凭什么说我最有嫌疑?”
然后,他就被众警员摁倒在地了。
孙皓愣了一下,然后自报家门:“我就是孙皓!”
受大环境的影响,众同事误以为董事长犯了经济上的错误,是要被警方带走的节奏。于是,大家抱着斗地主的心态,皆暗自窃喜静候好戏。
季警官“哦”了一声,又道:“那麻烦你把孙皓叫过来!”
季警官得理不饶人,振振有词道:“你打不通电话,又未发短信或微信,有何证据能证明你昨晚失约而没和死者相见呢?”
季警官质问道:“他深更半夜联系你做什么?”
季警官淡定地说:“邵翔http://www.99lib.net宇的尸体是在你所住小区的山脚下发现的,这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
不想好戏刚刚开场,众人便从季警官口中得知,此番警方办案调查的不是贪污腐败而是杀人害命,而被害者不是别人,正是最有机会晋升为知识产权部部长,但却无故旷工的邵翔宇。
审讯孙皓的地点就选在会议室,闲杂人等一律到室外候旨听宣。
季警官冷冷道:“据法医检验,邵翔宇是被人开车撞下山崖摔死的。”
孙皓闻言大惊失色:“你怀疑是我把邵翔宇撞下山崖的?怎,怎么可能?我驾车驶出小区四五百米便被那辆标致3008堵在路上开不出去,我一直在给车主打移车电话,根本就没有机会撞人!”说着他还拿出通话纪录以示证明。
季警官哼笑一声,冷冷地说道:“邵翔宇当时已经遇害,手机被摔成两半,电池都掉出来了,自然九九藏书是关机了。你既然打不通电话,就没有发条短信或微信告诉他取消见面?”
孙皓心想,自己以要揭发贪污胁迫邵翔宇离职一事绝不能让警方知道,于是装傻充愣道:“邵翔宇只是说见面谈,可是昨天晚上我并没有见到他,所以也无从知道他联系我的意图。”
孙皓一听这话当时就火了,把手机往桌子上一摔:“你可以查这号码的机主,看我是不是在弄虚作假!”
本来公司开会是为了选拔知识产权部部长,结果季警官这一介入硬是改成了审讯犯罪嫌疑人的听审会。
季警官见通话纪录显示全是对方未接,便不以为然道:“电话都没接通,怎么能算证据?再说了,这个号码很可能是你新办的,这样用重拨键自己打给自己也可以伪造成你一直在拨号的假象。”
季警官缓缓地说:“因为你和邵翔宇约见的地点就在你所住的小区门口附近!”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