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话 凶手还没出手又死了
1.“凶手”还没出手就死了
目录
第一话 凶手还没出手又死了
1.“凶手”还没出手就死了
第一话 凶手还没出手又死了
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第三话 摆摊请交保护费
第三话 摆摊请交保护费
第四话 我的手机去哪儿了
第四话 我的手机去哪儿了
第五话 交易请小心假币
第五话 交易请小心假币
第五话 交易请小心假币
第六话 今天不宜发传单
第六话 今天不宜发传单
上一页下一页
因为邵翔宇已经事先对栏杆做过手脚,他做这一切就是为了让孙皓的死看上去像一场意外,然后他再现身将横在马路中央的汽车开走。如此一来,就算再精明能干的警察也很难发现什么蛛丝马迹,更不要说识破诡计了。
为了杀人灭口竟不顾自己生死,邵翔宇挺身而出立于马路中央,挥舞双臂示意此处“禁行”。
孙皓不察奸计,抢着自寻死路,道:“没问题,离职报告是不是已经写好了?你现在在哪儿,我找你去拿!”
想到这里,邵翔宇恨恨地朝地上吐了口唾沫。他藏在汽车里,像是在自言自语。
邵翔宇勾画着自己美好的未来,而他现在要做的就是为即将实现的未来打拼!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栏杆为什么会断?
这年头,找一份好工作相当不易。邵翔宇在这家知识产权公司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干了四年时间才走到今天这个位置。何况明天早会上,董事长即将任命新一任的知识产权部部长,而同部门的四个人中就属邵翔宇胜率最高,如此大好前途,他怎么甘心引咎辞职激流勇退呢。
孙皓在电话里叹了口气,略表同情,接着又说:“对了,你可不要认为是被我逼九*九*藏*书*网走的,由此记恨你孙哥我啊!我这也是站在公司的立场不得已而为之,毕竟贪污这事儿早晚会被查出来的。与其到时候成为公司的众矢之的,还不如现在见好就收,拿着赃款赶紧跑路!你说对吧?”说罢,又连连叹息,以示惋惜。
孙皓明知故问道:“呵呵,这时候打电话给我,有事儿吗?”
“喂,孙哥,我是小邵。”邵翔宇礼貌地说。
结果那车主似乎是酒后驾驶,非但不减速停车,反倒加速冲了过来!
这条盘山公路是孙皓驾车外出的必经之路,如今邵翔宇用车将路堵住,倘若孙皓从此经过,必然会按照移车电话牌上的号码拨打车主的手机,要求移车。车是刚租来的,手机号也是新办的,所以孙皓到死都不会发觉其实这一切是邵翔宇故意布下的圈套。而邵翔宇要做的则是一边躲在远处偷偷观察,一边接听孙皓的来电,对着话筒大声“喂喂”。
孙皓听得心花怒放,当时便掉以轻心,开怀大笑道:“你能这么想实在太好了,孙哥我这也就是教你见好就收的人生道理。”
听筒彼端传来孙皓的哈哈大笑:“好啊,小邵,你总算是想通了,九九藏书可算没有白费我的一番苦心啊!想通就好,想通就好。那下面你准备怎么办?”
等邵翔宇意识到这一点时,刺目的车灯已亮瞎他的双眼,接着就听“砰”的一声巨响,原本打算害人的邵翔宇却先被汽车撞飞下悬崖。
依眼下这种情形,花钱封口似乎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可邵翔宇心里明白,孙皓之所以选择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朝自己发难,他图的肯定不是金钱,而是职位。孙皓想当这个知识产权部的部长,所以非得把自己逼走不可。
杀孙皓的人,灭孙皓的口,这世间就再也没人知道邵翔宇贪污公款的秘密了,然后他就可以稳稳当当地晋职升官,荣升为整个知识产权部的部长。
所谓“杀人”其实不难,难就难在杀人之后如何掩盖凶手的身份。把谋杀伪装成自杀固然好,但仍免不了留下破绽,而优秀的警察总会根据蛛丝马迹识破凶手的诡计。所以,与其将谋杀现场布置成自杀现场,还不如把死者的被害伪装成意外,这样反倒让警方无迹可寻。
邵翔宇说自己在市北区科技街,孙皓喜不自胜道:“好,那你在那儿等着我,我这就过去找你!”
邵翔宇赶九九藏书紧道:“没有没有,孙哥您没当众揭发,给我留着情面让我自个儿离职,我已经很感激涕零了。要换成旁人说不定早把我扭送到派出所了。所以说嘛,我这起码还捞了不少钱,现在辞职正是时候。”
车是今天上午刚从租车行租来的,标致3008,城市越野,车型宽大。邵翔宇刻意将标致3008横在盘山公路的中央,将路堵住,进而确保往来车辆无法通行。接着,他又检查了一遍摆放在挡风玻璃前的移车电话牌,牌上写的手机号码正是自己前天刚办的新号。
双方挂断电话后,邵翔宇从标致3008车里下来,他遥望了一眼不远处的楼盘,静候孙皓驾着那辆丰田凯美瑞落入圈套。
但毕竟事关杀人,邵翔宇生怕自己的身份暴露,所以特意走远了藏身。只是没想到他身还没藏好,山下已传来马达的轰鸣声。
邵翔宇说:“关于离职的事儿,我思来想去,觉得您说得很有道理,我贪污公款确实不适合再在公司干下去了,我应该主动提出离职。”
邵翔宇心里暗笑,趁机诱敌深入:“不过按照公司流程,我递交上纸质的离职报告后才算是真正辞职。可是你也知道,我做了九_九_藏_书_网这么丢人的事情,实在无颜面对董事长,所以这离职报告还要烦请孙哥您代为转交。”
邵翔宇看了一眼汽车仪表盘上的电子时钟,距离孙皓所限定的最后日期只剩下不到一天。用孙皓的话说,如果邵翔宇不在明天开早会之前提交离职报告,那么他就会把邵翔宇贪污公款的事情公之于众。对邵翔宇来说,到时候他所面临的将不仅仅是失去工作那么简单,恐怕还会被公司起诉,遭受牢狱之灾。
“可恶!既然封口不行,那就只能灭口了!杀人灭口,一了百了,这虽然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却也是最稳妥的办法。”
邵翔宇当时就急眼了,心想这都深更半夜了怎么还有车辆出没在这荒郊野岭呢?他当时什么都没想,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一定要拦下这辆车!
说实话,现在的邵翔宇已下定决心要杀人灭口了。因为他非但想好了杀害孙皓的方式,甚至连杀人之后如何瞒天过海逃避罪责也都计划妥当。即便如此,邵翔宇的内心深处仍感到莫名的紧张,于是他将车子熄火,然后深深地吸了口气,以此来平复自己的心情。
“不好,要是有其他车辆途经此处那可就破坏计划了!”一念至此,邵
九-九-藏-书-网
翔宇赶紧向山下回望,果然看到一辆白色轿车沿着盘山公路急驰而来。
邵翔宇确实已拿定主意,可是当他确定做这一切的时候,却并没有急于和孙皓联系,而是先下车查看自己的停车位置。
邵翔宇将杀人计划在脑海里又演练了一遍,当他确认整个过程确实没有漏洞时,便鼓起勇气用自己惯用的号码拔通了孙皓的手机。
于是,凶手还没出手就死了。
像这种位于荒郊野岭的廉价楼盘,手机信号没有覆盖到位也很正常。因此,孙皓会误以为是自己的手机信号不好,于是四下走动寻找信号。然后在邵翔宇的暗示下,他会不自觉地走向盘山公路临近悬崖的那一侧。直到他扶着悬崖边上的栏杆以为可以正常通话的时候,栏杆会突然断掉。于是,孙皓整个人就会冷不丁地失去平衡,直接摔下悬崖!
邵翔宇叹了口气:“跟董事长提出辞职。”
此时正值深夜,崎岖的盘山公路上空寂无声,与山下万家灯火形成鲜明的对比。邵翔宇坐在车里往山顶遥望,再往前大约四五百米是一片新建的居民小区,而孙皓的家就位于其中一栋楼内。他此番深夜前来,不是为了登高赏月,也不是为了对酒当歌,而是为了杀人灭口!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