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地底发出的怪声
目录
第九章 地底发出的怪声
上一页下一页
话虽然是这么说,马殿臣埋宝却毕竟是老时年间的传说,口传耳录罢了,谁也没见过,岂能当真?而这三个人身上都穿了当年马匪留下的林貂皮袄,得好几块“大叶子”皮才拼得成一件,那可不是轻易见得到的东西。要不是有这三件上等林貂皮袄,只凭狍子皮睡袋抵御严寒,这三人就算冻不死也得冻掉了胳膊、大腿。大伙儿亲眼见到林貂皮袄和张保庆背出来的《神鹰图》,也不得不信了他们这番奇遇,都说他们仨命大有造化。
三人只看得目瞪口呆,屏住了呼吸,大气也不敢喘上一口,过了好一会儿,双眼渐渐适应了洞窟中的环境,才看出发光的并非鬼火,而是一个寂静无比的地下荧光湖。湖上存在大量原始发光蜉蝣,这种长尾蜉蝣形似蜻蜓,却只有一对鳞翅,身子像鱼,足有一般人手掌那么长,它们拖拽着发出阴森白光的长尾,成群地贴在湖面振翅徘徊,形成一团团离奇的光雾。这种长尾蜉蝣生命短暂,忽生忽死,生死只在一瞬之间,死掉的长尾蜉蝣落在水面上,身上的磷光一时不消,只是再也不动了。死去的蜉蝣一层覆着一层,也不知道究竟有几万几千,几乎遮住了广阔的湖面。从高处往下看,好像是地下湖在发出荧光。
张保庆万念俱灰,知道这一次在劫难逃了,此刻全无退路,他豁出命去也斗不过猞猁,倘若三只猎鹰尚在,情况或许还有转机,而今撒丫子往前逃也不成,猞猁吃掉二鼻子兄妹俩,仍会追上来把他咬死。张保庆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正当他束手无措之际,发觉那几只猞猁并没有扑上来咬人意思,却也直着眼往发光的地下湖走,对他们三个大活人恍如不见。
原来鹰屯的人发现二鼻子兄妹进山未返,知道准是遇上了暴风雪,人一旦被活活冻死,再让狂风卷起的积雪捂上,尸身都没处找去,那就算交代到老林子里了,以往这么不明不白死了的人可是不少。屯子里的人急得坐立不安,等到风雪稍住,鹰屯的猎手们便骑上马进山寻找。有人看见三只苍鹰在高空中兜圈子,眼尖的认出其中一只正是张保庆的白鹰,匆匆忙忙赶过来,从雪窝子中掏了出三个冻僵的人。一摸心口没死透,比死人还多口气儿,赶紧将三人搭上雪爬犁带回屯子。这种情况下不能直接进屋,七手八脚先用雪给三人擦身子,直到把皮肤搓红了,才放到火炕上拿被子捂住。
张保庆看见马匪挖金的洞道里有不少骨灰坛子,以为是埋金的坛子,忙蹲下身看,心想里边即便是骨灰人脑,那也没什么可怕的,总不会比供桌下土头陀的尸骸更吓人,反倒让二鼻子一声惊呼吓了个手足无措。他一只手握住火把,另一只手刚揭开其中一个坛子,便立即停了下来,没敢再往前凑,从头到脚出了一层冷汗。

1

三个人转身正要往洞外走,突然从地底发出一阵阵的怪响,声似潮涌,源源不绝。二鼻子兄妹一听到这个响动,当时好似被什么东西攫住了魂,竟两眼直勾勾地转过身,又往古洞深处走去。
挖金脉的洞道之中有木架子简易支撑,相对而言并不坚固,那坛子火药一炸,上方接连塌落了几大块土石,二鼻子兄妹担心被活埋在其中,可塌方之处在来路上,后边又有猞猁的堵截,只得拖99lib•net起张保庆退进洞道深处。跌跌撞撞跑出几十步,见尽头的石壁上有一个大窟窿,比刚才屋子里的洞道口不知大出多少倍,想来可能是马匪在洞中挖金,挖到尽头碰到了坚硬的岩壁仍止不住贪心,又用土制炸药崩开了岩层,还想往深处挖,不承想炸穿了一个更大更深的巨型洞窟。
说起他们的奇遇,屯子里几乎没人相信,只当他们困在暴风雪中被冻坏了脑袋胡说八道。不过提到马殿臣和土头陀倒是有不少人知道,不敢说人尽皆知,十个人里至少也有六七个人听说过,那是有字号的马匪,又是“金王”。当地有这么一种说法:“你要没听过马殿臣的名头,你都不算吃过正经白面!”这句话的逻辑听上去很奇怪,怎么叫不算吃过正经白面?白面谁没吃过?还分什么正不正经?这是因为以前东北大多数穷人吃不起白面,一般地主大户家吃白面也是往里边掺棒子面,两掺着那就不是正经白面,传到后来,经常用来形容一个人没见识,没吃过没见过。
三个人额头上不约而同地渗出冷汗,差一点儿小命儿就扔在这儿了,赶紧退开几步,忽听身后一声兽吼,是那几只饿急了眼的猞猁跟踪而来。为首的一只猞猁见这三人没有防备,立即扑上前来,将张保庆按在爪下,张开血口便咬。
二鼻子身上有备用的火把,摸出两根点上,从来路往外逃窜,又怕巨怪追上来,顺手扔出一根火把,投在堆积的火药坛子上,这些土火药本来就极不稳定,沾火哪能不着,立时间引爆了马匪崩山所用的炸药。
张保庆意识恍惚,脑袋里嗡嗡作响,只觉得天旋地转,脸上又是血又是土,他使劲儿睁开眼,脑袋炸裂一般的疼痛,抹了抹脸上的血污,眼前模模糊糊看不分明,瞧得见二鼻子兄妹比比画画张口说话,可什么响动也听不到。
二鼻子也对张保庆打手势,同时告诉菜瓜:“刚才洞道中炸塌了一些泥土碎石,但是听动静,落下的土石似乎还不足以将洞道完全堵死,咱们可以回去再捡两坛子马匪留下的炸药,吓退其余的猞猁,等到走出大宅之后,绕天坑峭壁找一找出路,该当可以脱困。等咱们出去叫来屯子里的人帮忙,再想法子把马殿臣的九座金塔搬上去。”
三个人坐在洞窟边上气喘吁吁,下意识往里边看了一眼,只见被炸开的岩洞位于洞窟斜上方,深处却灯火通明,亮如白昼。马匪当年在金洞尽头炸开的地底洞窟,似乎是处亿万年前形成的古洞,不知其深几何,洞壁有粗可合抱的化石,形状奇异,盘旋向下延伸,人可以从上边绕行下去。最奇怪的是下边亮如白昼,比天上的银河还要璀璨通透,光雾流转、熠熠生辉,将张保庆和二鼻子兄妹的脸都映成了青灰色。古洞中的奇景虽然瑰丽,却分外诡异,让人触目惊心。
张保庆和二鼻子兄妹跑到堂屋,均已是满脸的血污,狼狈不堪,还没来得及把这口气喘匀了,但觉脚下晃动剧烈,四壁摇颤,屋梁断裂之声不绝于耳。三个人一刻也不敢耽搁,提了一口气拼命狂奔,一路穿房过屋,抢在大宅塌陷之前逃出门外。持续的地陷震落了许多悬挂在绝壁上的枯藤,显出一条原本被遮住的栈道,以绳索相连的木板嵌在石壁上,呈“之”字形蜿蜒而上,可能是马匪当年进出天坑的道路,由藏书网于埋没太久,已然残缺不全。他们仨顾不上许多,手脚并用,舍命从天坑中爬了出去,发现置身于深山老林之中,已不是地下森林,想必这才是当年马匪进出天坑的通道。

3

从地底下传来的怪声,是任何人都没听过的声响,说大也不大,但是听在耳轮之中却分外真切,说动听也不动听,可让人越听越想听,似乎直接钻进了心里,明知不能往古洞深处走,却似让什么东西勾住了魂魄,无论如何也控制不住自己的两条腿,手中火把也不知不觉撒了手,落在地上熄灭了。二人扶住石壁一步一步往下走,意识渐渐恍惚,仿佛进入了一个从未见过的世界,想要的东西都在这里了,不仅身上的伤口好了,肚子也不饿了,从内而外说不出的受用,如同放下了千钧之担,长这么大也没这么舒坦过,使人欲罢不能,只想投身其中。
想见天坑大宅中的马匪,全让地底的怪物吃了。当年土头陀看出了天坑中藏有金脉,又逢马殿臣身份败露,才隐居在这与世隔绝的天坑之中,既可以躲避缉拿,还可以继续挖金子。整座大宅造在金脉上方,用从洞中挖出的金子以及马殿臣积攒的财宝,铸成九座金塔,这条金脉越挖越深,直到炸开了深处地底的古洞。那一天正值阴历四月十八,是马殿臣准备给他儿子烧替身祈福免灾的日子。马殿臣一生杀人如麻,越是这样的人,越怕遭报应,报应在自己身上还好说,如果报应在儿子身上,给他来个断子绝孙、后继无人,当了关外的金王又有何用?马匪之中卧虎藏龙,会什么的都有,马殿臣的儿子一生下来,便找了一个会看命的手下,安排他儿子跳庙破关,天坑大宅中除了没有庙,其余的应有尽有。阴历四月十八当天,马殿臣让手下扎好纸人摆设供品,结果还没等走完过场,大宅中的人不分男女老少,全让地底传来的怪声引上了死路。只有那个又聋又哑的土头陀幸免于难,但是土头陀目睹众人一个个目光呆滞,像釜底游鱼一般走到了金洞之中有去无回,却不知是什么原因,出于迷信思想,还当是鬼神作祟、报应当头,绝望和惊恐之余,就在堂屋里自尽了。按说马殿臣当时已经是金王了,九座金塔还嫌不够,还要继续挖金子,正应了那句老话“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一个人不过一天两顿饭、睡一张床、死了埋一个坑,有多少钱是多?有多少钱是少?马殿臣要饭的出身,曾为了几两银子的军饷当兵打仗,也曾为了有口饭吃,吃仓讹库让人打断过腿,后来闯关东进深山,九死一生挖到一棵棒槌,挣下一躺银子,直到成为关东的金王,财是越发越大,但是做梦也想不到,在他埋下九座金塔的天坑之下,还有一个不可估量的巨大宝藏。金山那么大,野心和欲望也没有尽头,人却终有一死。可叹马殿臣三闯关东一世英雄,只因看不破这一层才遭此横祸。
此时不用多说,只有一个“逃”字,三个人一路跌跌撞撞、连滚带爬逃到崩裂的洞口,前路仍是一片漆黑,但听得背后“哗哗”的水声,岩壁也在不住颤动,显然是那个庞然巨物从地下湖中追来了。此时他们哪还有胆子转头去看,恨只恨爹娘少给自己生了两条腿,疾步如飞拼了命往洞口奔逃。
九_九_藏_书_网
张保庆在洞道中让炸药震聋了双耳,才没被地底的怪声吸引,他想到大宅中只有土头陀的死尸,此人天聋地哑,与自己当下的处境相同,不觉恍然大悟,荧光湖中那个木芝巨耳似的古怪植物,可能是用声音当作诱饵。他急忙抓起一把湖边的淤泥,堵住二鼻子兄妹的耳朵。那二人本来恍恍隐惚的,好像走进了一片奇光异雾当中,突然被堵住双耳,看到眼前的恐怖真相,均是惊得魂不附体,浑身上下抖成了一团。
四周围兀自狂风吹雪,刮得嗷嗷怪叫,仍是在黑夜里,天还没亮。三个人躲到一处背风的雪窝子中,缩进狍子皮睡袋,多亏身上有从马匪大宅中找出的皮袄,要不然准得活活冻成冰坨子。即便如此,也是全身冻疮,疼得生不如死。好不容易挨到天亮,凭着求生的本能顶风蹚雪挣扎前行,这会儿大雪已然下到齐腰深了,茫然四顾完全分不出方向,不知不觉走迷了路,也不知道自己置身何处。
坛子里的这种土制炸药,是马匪在山里挖出的硝黄所制,很不稳定,说炸便炸,别看放的年头久了,可是不潮不湿,炸药的威力仍在,洞道的地势又十分狭窄,猞猁避得虽快,但它往后一躲,正好跃到火药坛子撞击石壁之处,当场炸得它血肉模糊。此时张保庆刚站起身,只觉洞道中裂帛般一声闷响,好像有堵无形的厚墙迎面撞来,将他往后揭了个跟头,如同一个破面口袋似的落在地上,五脏六腑气血翻转,眼前发黑,口鼻流血,两耳嗡鸣不止,辨不清东南西北。
此时那几只猞猁从三个人身边走过,看也没看他们一眼,直接走到地下湖边,顺从地任那巨怪一一吞下,有如食人草吞食蝼蚁一般。张保庆当然不知道,荧光湖中这个形如木芝巨耳的庞然大物,在古代佛经之中有所记载,称之为“地耳”,与“地听”等同,乃上古之物,说白了是史前的东西,早已灭绝了上亿年。不过张保庆也看出来了,地底的巨怪无头无口,却能发出一种声波,一旦听到它所发出的声响,不论是人是兽都会被带入光怪陆离的幻境,谁也无法抗拒。实则吃人不吐骨头,一半是植物一半是生物,无知也无识。地底这个怪物不仅巨大无比,发出的声响直透人心,凭你大罗金仙也无处躲藏。平时吃地下湖中大量的蜉蝣尸体为生,一到深夜,它就用声波吸引别的东西靠近它加以吞噬,凡是有血有肉能听见响动的东西均无法逃脱。

2

一整天下来忍饥挨冻、连惊带吓,三人均已筋疲力尽,脑袋也似乎冻成了一个冰疙瘩,想不出任何法子,只好并排躺在雪窝子里等死。张保庆万念俱灰,脑中一片空白,恍惚间看到三只猎鹰在天上盘旋,随后便失去了意识,等他再明白过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火蔓子炕上。
原来坛子中没有金子,而是漆黑的火药,用过猎枪的人都能辨别出这呛人的硝黄气息,哪里是什么骨灰坛子,分明是马匪用来炸岩石的土炸药,多亏二鼻子叫住了他,否则他手持火把凑到跟前,一个火星子飞进去,勾搭连环炸响了,他们仨都得被炸成碎片,连个囫囵尸首也留不下。
旧时的土炸药,虽然不能跟现在的烈性炸药相比,但也是拿来开山裂石所用,何况洞道两旁堆的都是九九藏书,数量众多,登时将洞道炸塌了一大段。漫长的洞道打在地脉之上,不免引起了一连串的塌方,洞口的大屋都跟着往下沉陷,将马匪的九座金塔,以及那个巨大宝藏的洞口,完全埋在了地底。
二鼻子手中拎了一柄生锈的柴刀,无奈刀不够长,来不及上前救人,情急之下想也没想,抄起地上的一坛子火药,便使劲儿往猞猁头上扔去。猞猁善于夜间行动,双目如电,虽是猛兽,却生来多疑,骤然见到黑乎乎一个东西飞过来,又嗅到浓烈的火药气息,当即腾身后纵。那个装满火药的坛子直接撞在石壁上,砸了个粉碎,溅起一片火星,耳轮中只听“轰”的一声,霎时间洞道内硝烟弥漫。
张保庆在洞道中震聋了双耳,听不到地底有什么响动,他和二鼻子兄妹打手势说得好好的,要找路出去,怎知往回走了两步扭头一看,那二人居然一声不吭走进了深处地底的巨型溶洞。张保庆伸手拽住二鼻子想问个究竟,二鼻子却理都不理他,怎么拽也拽不住,还把张保庆带了一个趔趄。张保庆还以为二鼻子太贪心,不见棺材不落泪,不到黄河不死心,非要到地下湖近前看个究竟不可。此时的张保庆听不到声音,可也有同样的感觉,古洞之中的荧光湖太恐怖了,马匪必定全部葬身于此,无论如何不能再往那边走!奈何拽不住二鼻子和菜瓜,又没有胆子一个人留下,万一猞猁追上来,孤身一人如何应对?他越想越怕,与其一个人等死,还不如和二鼻子兄妹一同死掉,好歹在黄泉路上有两个做伴的,当下将心一横,加快步追上前边的二鼻子兄妹。一边走一边四处打量,洞穴之中的地形怪异至极,亿万年形成的岩柱直上直下,呈现出一层层旋涡状的花纹,实在是前所未见。
经过这一番折腾,张保庆和二鼻子兄妹的小命才没丢,胳膊大腿好歹都保住了,耳朵鼻子也还在,饶是如此也足足躺了两个月才下得了地。
二鼻子过来按了按张保庆的身子,看他有没有震伤脏腑。连胸膛带肚子这么一按,张保庆吐出了两口瘀血,应当不至于送命,但是跟他说什么也听不到,估计是在洞道中让爆炸震倒了耳膜,一时半会儿缓不过来。
张保庆心想:马殿臣土头陀一伙儿匪类躲在山里挖金,不承想挖出这么个古洞,里边的地下荧光湖,更是做梦也梦不到的奇观。马殿臣大宅发生变故的那一天,似乎是阴历四月十八跳庙破关烧替身的日子,是不是在当天炸开了这个古洞?那些下落不明的马匪们难道是去了地下湖,下去以后再也没回来?为什么又只有土头陀一个人死在外边?
走到一半,张保庆发觉不对,不知二鼻子兄妹见到什么了,双眼都是直的,目光呆滞无神,直勾勾盯住地底的荧光湖,手脚十分僵硬,简直如同两个行尸走肉。张保庆心说:你们俩瞧见肉包子也不至于这样吧?再往二人脸上一看,见二鼻子兄妹脸上似笑非笑,神色怪诞无比。张保庆又惊又骇:这二人究竟在看什么?洞底的死蜉蝣多得惊人,看一眼身上都直起鸡皮疙瘩,走到近处看岂不更是瘆人?瞧二鼻子和菜瓜的样子,分明是让勾死鬼迷了魂。三个人一同来到此处,为什么只有我没让鬼迷住?他疑神疑鬼,又听不到任何响动,心下更觉惶恐,忍不住转头看向四周,一看身后吓了一跳,那几只阴魂不九_九_藏_书_网散的猞猁,不知何时到了三人身后。张保庆先前几次三番被猞猁摁在爪下,如果不是二鼻子舍身相救,早已死了多时。他嘴上虽是不服,实则对二鼻子倚若长城,然而二鼻子这会儿中了邪一样五迷三道,哪还对付得了凶兽?

4

旧时进山挖金子的人不用火药,多以锹挖镐刨,马殿臣虽然有钱,手下干活儿的却不多,当然不会像在老金沟下苦的一样,他用火药炸开岩层,才将洞道挖得如此之深。土制炸药的配方大概是硫黄、硝石以及木炭,深山里产一种硝石,做出来的鞭炮都比别处要响,这要是做成了炸药,威力也是不得了。
张保庆此刻耳朵里听不到半点儿声音,心里却比之前冷静得多了,眼前这一个接一个的谜团,让他越想越是不安,心里总是感觉到莫名的恐惧,但又不知这恐惧从何而来。他比画着手势示意二鼻子兄妹:“咱们走到这儿也该看明白了,洞窟深处没有金脉,更没有出路,地下湖中只有无穷的死蜉蝣,死的太多了,密密麻麻,看一眼都让人觉得膈应。那玩意儿你即便捉到活的,过不了多一会儿也会死,活不过一时三刻,况且要几只死蜉蝣又有何用?咱仨如今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顾不上追究那些马匪是死是活了,如果进来的洞道没有被塌方堵死,说不定还能出去,咱们还是赶紧往回走才是。”
地下湖中的巨怪外皮如同树纹年轮,“耳轮”当中是个深不见底的黑洞,全身上下沾满了长尾蜉蝣的尸体,好似有奇光异雾围绕一般,诡异得无法描述。张保庆真是吓坏了,扭头就要跑,却见二鼻子兄妹没有任何反应,还在往湖中走。张保庆情急之下一手一个揪住这兄妹俩,拼了命往后拽,那二人全无反应,只顾往前走。他连二鼻子一个人也拽不动,何况还有个菜瓜,虽然拼尽了全力,可非但拦不住这两个人,反而被他们往前拖去,只是经过这一番连扯带拽,二鼻子兄妹往前走的脚步也放缓了。
二鼻子此时也点头同意,纵然舍不得马匪找到的金脉,可见到那阴森诡异的荧光湖,同样觉得可怕,有种难以形容的古怪,也说不出为什么怕,怕的是什么,总之不能接近!
张保庆惊诧莫名,想破了头也想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变故,猞猁也让鬼迷了不成?三个人在前,几只猞猁在后,在洞中迂回下行,距离荧光湖越来越近,这时荧光湖的水面突然一分为二,从深处冒出一个形状接近木芝、外形酷似耳蜗的庞然大物,至少也有十几丈高。巨怪从水中浮起,带动水波向四周荡开,无数蜉蝣四散奔逃,形成了一团团涌动不定的光雾,立时将巨大无比的地洞照如白昼。张保庆这才看清楚,地洞深处是一座金山,壮观巍峨的金山绵延起伏,根本望不到尽头,洞顶之上丛丛水晶倒悬,湖底则是数不清的各色宝石。张保庆目瞪口呆,先前见到马殿臣埋在大宅下的九座金塔,已经称得上惊世骇俗了,他做梦也梦不到的那么多金子,哪想象得出地底下竟然还有如此巨大的宝藏,相较之下,马殿臣的九座金塔不如九牛一毛!眼前这个宝藏的规模之巨,完全超出了张保庆的认知,再给他八个脑袋他也想不出来。然而蜉蝣四散奔逃,霎时间光亮全无,洞穴深处的宝藏又陷入了万古不变的黑暗。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