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狐狸旗子
目录
第三章 狐狸旗子
第三章 狐狸旗子
上一页下一页
二鼻子见天色突变,他也知道厉害,总归是活命要紧。不能再让猎鹰捉狐狸了,应该尽快找个地方避一避,当即招呼猎鹰下来,可是风雪交作,吞没了一切声响,也看不到猎鹰飞到哪里去了。
张保庆吓了一跳,心想:是不是狼?但是看轮廓却不像,比狼小一些,又比狗大,圆头圆脑的,至少有十几只,他用手遮脸挡住风雪,睁大了眼竭力去看,越看越像是猫。可深山老林里怎么有这么大的猫?

1

三只猎鹰出其不意,转眼间收拾了三头猞猁。不过猞猁到底是山岭间的掠食猛兽,一纵一跃可以直接跳到树上,非常的凶悍灵活。等到其余的猞猁反应过来,猎鹰也难占到便宜。双方在雪原上展开了惊心动魄的殊死搏斗,但见鲜血飞溅,惨叫和嘶吼声,划破了寂静的群山。三个人心知西伯利亚苍鹰再怎么厉害,也对付不了十余只猞猁,刚才那阵白毛风一过去,很快会有闹海风来袭,到时候冻也把人冻死了,因此不敢耽搁,转身往林子里逃。说话这时候狂风又起,摧折枯枝,撼动了万木,凛冽的寒风卷起雪雾,往山谷中滚滚而来。
张保庆对二鼻子说:“地下森林太大了,这么走下去可不成,按我说咱还得从原路出去。”二鼻子叹了口气:“这眯瞪转向的,别说找不到掉下来的洞口,找得到也白搭,我之前看了,根本爬不出去,只能再找别的路了。地下森林不可能无边无际,瞅准了一个方向,兴许能走出去!”张保庆直挠头:“找得到方向也不至于迷路了,置身于不见天日的地下森林之中,谁分得出东南西北?”菜瓜说:“对了,咱瞅瞅树轮子不就知道方向了吗?”二鼻子一听不错,找到半截树桩子,见上边结了一层薄冰,下边灰白色的一片,瞧不出树轮子的方向。他用猎刀劈下去,但听“嘡啷”一声响,震得二鼻子虎口发麻,猎刀几乎脱手。三个人均是一惊,举起火把来一照,只见薄冰裂开,那个树桩子竟是一大块灰白色的岩石,不仅是这树桩子,整座地下森林都已经变成了化石!森林中蒙了一层灰白色的尘土,与树木枝叶长成了一体,完全看不出上边的树轮子。以前只听人说长白山地下森林中没有任何会喘气的东西,眼见巨树盘根错节、枝条蔓延,却当真是全无生气的石头,三个人均有不寒而栗之感。
张保庆往前凑合,有心看个究竟,却让二鼻子扯住背后的狍子皮口袋,拽得他身子一晃,不由自主倒退了几步。天气太冷,呼啸的寒风吹过来,冻得他脑子都木了,忘了还有个“怕”字。此刻往后一退,看到二鼻子脸上变颜变色,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才意识到情况危险。二鼻子兄妹是鹰屯土生土长的猎户,当然认得身形像猫头脸似猿的猛兽,那是盘踞在高寒山岭上的猞猁,它们耐得住严寒和饥饿,习性凶残,据说几只猞猁合起来可以跟狼群作战,早年间深山老林中不时有猞猁吃人的惨事发生。

4

张保庆却是初次看到如此惨烈的情形,只见那老狐狸鲜血淋淋,肠子肚子流了一地,还没有完全死掉,口边吐出血沫子,兀自瞪眼望着他们三个人,目光中全是怨恨,不禁吓得呆了。
菜瓜从口袋里摸出一小块血清,掰碎了抛到空中喂鹰,虽说不能让鹰吃饱了,可也不能一直饿着它们,多多少少得给口吃的。鹰屯的人猎到鹿、犴或野猪等大兽,必先开膛,用刀在肋骨上划几道口子,让血流出来,找个罐子接住,过一阵子,鲜血沉淀下去,上边浮起一层透明的油膏,当地管这个东西叫作血清,猎户们舍不得吃,只灌在肠衣里风干之后喂鹰,猎鹰吃上一点儿就能够迅速恢复活力。

2

二鼻子这句话还没来得及说,十几只猞猁已从后边尾随而来。张保庆和菜瓜在狭窄的岩隙中无从应对,也往二鼻子这边退。两下里撞到一处,脚下的朽木承受不住,当即从峭壁上脱落断裂。三个人惊呼一声,一同掉进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大洞。
菜瓜不太确定地说:“我咋听见好像有水声?”
此刻他们三个人九*九*藏*书*网手握猎叉棍棒,后背相倚,暂且挡住了猞猁,可是挡不住凛冽的寒风,夹冰带雪的狂风吹到身上,顷刻结了一层冰霜,手脚愈发麻木,也不用猞猁来咬,站在空旷的雪野中,过不了一时三刻,冻也能把人冻僵了,三人不由得暗暗叫苦。那十多只猞猁皮糙毛厚耐得住严冬酷寒,一个个目射凶光却不上前,似乎要等对方冻僵了无法行动才上来撕咬。
张保庆和二鼻子兄妹下到谷底捉狐狸,不承想遇上一群猞猁,多亏了他们三个人命大,又有三只猎鹰助战,这才不至于被猞猁吃了。此时刮起了闹海风,一行三人只能逃向密林躲避。
张保庆和二鼻子兄妹为了躲避狂风暴雪和猞猁,只顾往森林深处逃,风雪之中本就难辨方向,三个人也无暇仔细探查,结果掉在了雪洞之中,没想到这里是一大片陷入地下的原始森林,把张保庆看傻了眼。二鼻子可没张保庆这份闲情逸致,再好的风景也没心思看,命都快没了,哪有心胡思乱想,他仰起头来看了看地形,攀上挂住张保庆的大树,尝试接近上方的雪洞,头顶的积雪忽然纷纷落下,用手电筒往上一照,从中探进来一张毛茸茸的怪脸,一半似猿一半似猫,面目十分狰狞,张开血口向二鼻子咬来。二鼻子这一下可是吃惊不小,见猞猁追到了,急忙闪身一躲,好在他躲得够快,才没让猞猁扑住。那猞猁一扑不中,落在一段横生的大树杈上。张保庆和二鼻子里外三层穿得很厚实,背上还有狍子皮睡袋,身在高处行动迟缓,猞猁却不一样,常年出没于高寒的山岭之上,蹿高纵矮如履平地。而且其余的猞猁紧随其后,接二连三从雪洞中钻进来,它们只顾吃人,可不会去想这地下森林进得来出不去。张保庆和二鼻子在布满寒冰的树冠上左躲右闪,拼命与凶悍的猞猁周旋,一时间险象环生,有几次险些让猞猁咬到,多亏下边的菜瓜开弓放箭,将扑到近前的猞猁一一击退。二鼻子眼看招架不住,忙招呼张保庆快走,一前一后从大树上溜下来,会合了在树下接应的菜瓜,三个人连滚带爬,一路往地下森林深处逃去。十几只饿红了眼的猞猁在枝杈之间上蹿下跳,从后紧追不舍。
二鼻子见张保庆想往前凑,急忙把他拽回来,深谷中寒风咆哮,雪雾弥漫,口中说不出话,说出来对方也听不到,使劲儿打手势比画,告诉张保庆那是吃人的猛兽。
二鼻子兄妹抛下弓箭,猎户的弓箭射狐狸、野兔尚可,却射不死猞猁。一来猞猁矫捷迅速,皮糙肉厚;二来寒风呼啸,弓箭难有准头。他们兄妹二人丢掉弓箭,手持猎叉将赤手空拳的张保庆挡在身后,鹰屯猎人所使的猎叉,多是在山林中叉狐狸、野鸡用的两头猎叉,前端并不锋利,勉强可以抵御一阵。
想不到不等猎鹰扑下来,老狐狸在原地打个转,纵身跃向一块竖起的冰砬子,这冰砬子让寒风打磨得如同一把从地底下直插上来的尖刀,锋利无比泛出寒光。赤尾狐一扑之下,腹部被尖锐如刀的冰柱开了膛,从脖子下面一直划到狐尾,鲜血连同五脏六腑撒了一地,雪白血红,在刺骨的寒风中直冒热气,惨烈无比。
正当三人绝望之际,菜瓜突然打了个手势,让二鼻子和张保庆不要出声。她支起耳朵听了一阵儿,低声问道:“哥,你们听到没有?”二鼻子和张保庆一怔,同时摇了摇头。张保庆一脸诧异,他问菜瓜:“你……你听到什么了?”
二鼻子兄妹所驯之鹰,均是威猛至极的西伯利亚苍鹰,翼展大得吓人,一只铁背黑羽,另一只凤头金额,在整个鹰屯的猎鹰当中可是数一数二,擒拿猎物百不失一。猎户捕捉西伯利亚苍鹰要在参天大树的树尖上下套,利用伪装让鹰误以为是树枝,一旦落在上边即被套住,带回鹰屯驯成猎鹰,等到过几年再放归山林,以保证猎鹰的繁衍。二鼻子熟悉猎鹰习性,出来打猎的前一天得让鹰饿着,不能给它吃饱了,因为鹰吃饱了会打盹儿犯困,放出去也无法擒拿猎物,唯有饿鹰才可以发挥出十二分的凌厉凶狠。
说话这么一会儿,高处的洞口已被风雪遮住了,地下森林如同一个盖住了盖子不见天日的大闷罐,虽然进来挺容易,再想出去却势比登天。99lib•net二鼻子和菜瓜打小听说这地方有进无出,长白山地下森林没有任何活物儿,别说是人了,野兽掉进来也只有一死!
二鼻子兄妹何尝不想逃命,但是寒风卷起雪雾,四下里白雾蒙蒙,冰冷的风雪如刀似箭,刮得人几乎睁不开眼,谁也分不清东南西北,况且走在积雪中一步一陷,简易的雪鞋到这会儿反而成了累赘,如何能够摆脱奔跑迅捷的猞猁?
张保庆惦记着他的白鹰,抬头看见那三只苍鹰又上高空,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二鼻子叫道:“你别管鹰了,它们比你蹽得快,咱赶紧到林子里躲躲这阵闹海风!”话没落地,白茫茫的雪雾已将他们罩住,再说什么也听不到了。一行三人疲于奔命,出了一身的汗,前心后背全湿透了,跑起来倒也不觉得冷,可是一旦站住了不动,寒风刮到身上,汗水立时结成冰霜,一会儿人就得冻僵了,所以累死也不能停下。张保庆挣扎起身,跟随二鼻子兄妹往原始森林深处走。这片老林子里,尽是几个人合抱不过来的杉树,挡住了风势,越往深处走风越小,不过树梢上覆盖的积雪被狂风吹落,也是雪雾迷茫,让人辨不出方向。
张保庆看到赤尾狐被逼得走投无路,心想:我和二鼻子本是斗气争胜,涉险下到深谷中捉狐狸,怎知运气这么好,一下来便撞上只毛色苍黄的赤尾老狐,此狐让三只猎鹰围住,跑得再快也别想脱身,明天带了这么一条上好的狐皮回到屯子,且不说值多少钱,这个脸可露到天上去了!
二鼻子目不转睛地盯住赤尾狐,见其无路可逃,也以为上好的狐皮已经到手了,抽出短刀在手,快步赶上前去,随时准备剥取狐皮。
张保庆也不想等死,弯腰捡起一根人臂粗细的松枝,双手紧紧握住,他两眼盯住逼近的猞猁,心想雪原上无遮无拦,积雪齐膝,人的行动迟缓,绝难躲避猞猁扑咬,想要活命必须往密林中逃,凭借复杂的地形与之周旋,或许能够保住小命。
在长白山当地的民间传说中,狐狸活得久了,毛色转为苍黄,即可变化多端。张保庆等人虽然见猎心喜,但见此狐诡变莫测,不是一般的狐狸可比,也不免有些紧张,手心里都捏了一把冷汗。赤尾狐死中求活捡了条命,还打算往树林里逃。哪知让白鹰这么一耽搁,另外两只猎鹰已再次疾冲而至,一前一后,一左一右,正好将赤尾狐的去路挡住,二鼻子兄妹和张保庆也快赶到了。
二鼻子忙将耳朵贴在冰层包裹的大树上,隐隐约约听到水流声响。他两眼放光,地下森林中虽然寒冷,却也冻不住大山深处的暗泉,说不定可以通过水流找到出路。
三个人只顾抬头找鹰,怎奈寒风如刀冰雪似箭,打在脸上生疼,根本睁不开眼,不得不低下头躲避,无意中这么一低头,看到有几个会动的东西,在风雪中半隐半现。
三人心知肚明,相持不下对他们更为不利,一步一步往密林中退。张保庆腿脚冻得几乎没了知觉,一条腿陷在积雪里拔不出,身子晃了两晃,扑倒在地。不等二鼻子兄妹将他拽起,紧随其后的一只大猞猁,终于饿得忍不住了,猛然纵跃而起,一下子跳到他背上,张开血口咬向张保庆的脑袋。
猞猁这种猛兽,多在高寒的山岭上活动,通常不会在裂谷中出现,可是由于寒冬漫长,山顶找不到吃的东西,猞猁饿急了眼,此刻成群结队下了山,借助风雪的掩护,悄无声息地围上前来。
山里的猎人捉狐狸主要是为了取皮,狐皮贵就贵在狐尾完整,狐尾一旦受损,哪怕是下套设夹打短了尾巴尖儿,价值也至少减去九成,受过驯的猎鹰抓拿狐狸只能抓头和身子,绝不会伤到狐尾。山里的野兽大多有灵性,自己知道自己身上什么东西值钱,比如遇上猎人追击,麝会一口咬掉自己带有麝香的肚脐,鹿会往树多的地方跑,让树木撞断鹿茸,死也不能让这些东西便宜别人。那赤尾狐在紧要关头,用狐尾挡住身子,在雪地上翻了个跟头,张保庆的白鹰错过时机无法擒拿,被迫腾空飞起。
张保庆头上有顶狗皮帽子,猞猁一口咬住这顶皮帽子,拼命往后扯,可那帽子系得太紧,并没有被扯掉,只是“刺啦”一声,扯掉了一块皮毛。张保庆的脖子险些让它拽断了,在雪地里挣扎着往九-九-藏-书-网前爬。猞猁甩掉口中那块皮毛,扑在张保庆背上一通乱咬,也不分哪儿是哪儿了。亏了张保庆身上里三层外三层穿得很厚实,这才不至于咬到皮肉。二鼻子见张保庆势危,挥动猎叉横扫,狠狠打在猞猁头上,将猞猁打得翻着跟头滚在一旁。菜瓜趁机扶起张保庆,此时其余的猞猁纷纷扑上前来。三个人竭力抵挡,身上的皮袄、皮帽子都被利爪撕开了口子。可生死关头,谁也不敢怠慢,分别挥动猎叉、木棍同猞猁相搏,打退了一只又上来一只,眼看支撑不住了,凛冽的寒风突然停止,狂风卷起的雪雾从半空降下。山里人说这是头阵风,持续的风雪到来之前一般会有头阵风,当先的这阵大风刮过去,会有一段时间相对平静,等到头阵风过去,接下来则是持续几天的暴风雪。不过眼前的雪雾散开,等于救了张保庆等人的命。二鼻子见风势住了,急忙吹动鹰哨,召唤盘旋在高处躲避寒风的猎鹰下来相助。
张保庆没这个见识,听二鼻子说有路可走,也不由得喜出望外,连忙跟在二鼻子兄妹身后,一路往前寻找。三个人走了半天,行至一片石壁下方,见当中裂开一道岩隙,宽窄刚可容人,水声从深处传来。此处已是地下森林的边缘,别的方向无路可走。二鼻子咬了咬牙,拨开挡在前边的枯藤败叶挤进去,张保庆和菜瓜也提心吊胆跟在后边,没想地势迂回蜿蜒,到里边越走越深,好半天也没走到头。二鼻子发觉脚下有许多从高处落下来的松枝,顺手捡起几根。原始森林中的松枝油性大,缠上根布条就能当火把,二鼻子缠好了几根火把,点燃了三根与张保庆和菜瓜分别拿了。此刻有了火把防身,三人胆子也壮了,摸索着往里走。穿过这段漫长狭窄的岩隙,不承想却是从山岭中钻了出去。二鼻子走在头一个,突然发觉脚下没有了路,前方是一个四壁如削的天坑,千丈峭壁直插地下,黑乎乎深不见底。
寒风卷动积雪,四下里如同起了白雾,张保庆无意中看到周围有十多只大猫:比野狗还大,外形有几分像猫,可是尾巴只有短短的一截,还不到一巴掌长,并非一只如此,全是与生俱来的短尾,脑袋又像猿猴,却比猿猴更为狰狞,牙尖爪利,血口鲜红,两眼冒出凶光。这东西浑身有毛,顶风冒雪,从头至尾结了一层冰霜。肯定不是山猫,山猫没这么大,也不会有如此短的尾巴,样子也没有这般凶残。
身体往下坠的一瞬间,张保庆才意识到菜瓜和二鼻子掉进了雪洞,早先听四舅爷念叨过,积雪覆盖了山体上的裂隙,在外边看非常平整,可瞧不出下边是空的,人走上去踩塌了积雪,陷入雪洞再也别想上来,等到风雪再次埋住洞口,掉进去的人连尸首都找不回。张保庆万念如灰,后悔没听四舅爷的话,才落到这个地步,还以为此番必死无疑,怎知雪洞深处似乎有许多树枝,盘根错节的枝条撞得他七荤八素。没容张保庆再多想,身后的狍子皮口袋被一根粗树杈挂住,整个身子晃晃荡荡悬在了半空,眼前漆黑一团,什么也瞧不见。
赤尾狐在足不点地的飞奔中,突然一个急停,转身望向从天而降的苍鹰。这只老狐狸经验丰富,明白苍鹰自上而下捉拿猎物,来势虽然凌厉,却只有这么一下,一击不中还得再飞起来。它等的就是这一下,眼看鹰的利爪到得头顶,从容不迫地往旁一闪,时机拿捏得不差分毫,多半秒鹰还可以调整方向,慢半秒它来不及躲闪。两只猎鹰爪下落空一扑未中,只得借风拔起身形飞上半空,准备再一次俯冲制敌。就这一瞬之间,已足够赤尾狐逃进森林。可它刚转过头来,张保庆的白鹰就扑到了。老狐狸再也来不及躲闪,匆忙之中用狐尾挡住身子,顺势在雪地中滚了出去。
张保庆本想用狐狸摘去老洞狗子一只眼的传说吓住二鼻子,劝他别打狐狸了,没承想二鼻子知道的比他还多,根本不放在心上。转过天来,三人从冰瀑下到了谷底,事已至此,只得先打狐狸了。此时天冷,狐皮很厚,狡猾成性的老狐狸全躲在深谷密林中,极难猎获,好在鹰是狐狸的天敌,狐狸看到猎鹰在半空盘旋,便会失了心神发慌奔逃。三个人往前行出一段,身旁雪地里忽然蹿出一条赤尾大狐狸,这条狐九九藏书狸毛色苍黄,插翅一般在他们面前飞奔而过,看方向是想逃入密林,一旦躲进古树参天的原始森林,猎鹰也奈何它不得。三人急打口哨,招呼天上的猎鹰。鹰眼敏锐绝伦,早已看到目标,听得呼哨声响,乘着呼啸的寒风,立即对准猎物俯冲下来。
张保庆不知厉害,眼见手电筒光束所及之处,巨木枝叶色呈灰白,上边结了一层薄冰,显得晶莹剔透,天上的玉树琼枝也不过如此,眼前全是从没见过的奇观,直看得他目瞪口呆。
二鼻子兄妹以前见过这种事,心知这老狐狸年久通灵,宁肯自己开膛破肚,也不想让猎人得到完整的狐皮,跺脚直叫可惜,这可倒好,连块狐嗉也没落下,白忙活了!嗉子是狐狸从下巴到脖子这一块的皮毛,这一小块是狐狸身上最厚实最暖和的一块,整张皮子固然值钱,但这狐嗉的皮货才是上品中的上品。您想啊,狐嗉才多大点儿,拼成一件皮袄得用多少狐狸?赤尾狐从头到尾开了膛,身上所有值钱的地方都不整了,拎出去也卖不了几个钱。

3

别看猞猁凶狠,但生来多疑,在四周缓缓逼近,凑到冰砬子跟前争扯死狐狸,你一口我一口,转眼吃了个干净,又将冰砬子上冻住的鲜血都舔了,目光中饥火更炽,开始围绕三个活人打转,随时可能扑上前来撕咬。
西伯利亚苍鹰生来刚猛,不怵任何野兽,不管多大的猎物,它们也毫不畏惧,铁背黑羽的大鹰当先冲下来。有一头猞猁只顾盯着到嘴的人肉,等它发觉风声不善,再想躲可来不及了,早让鹰揪住了两个耳朵,猞猁的两个尖耳朵上竖长两撮黑毛,刚好给了猎鹰下爪子的地方。鹰头快得如同闪电,一口一个啄瞎了猞猁的双眼,把热乎乎的眼球吞下肚去。任何东西一旦失去双眼,心里都会发慌。那猞猁心下慌乱,倒在地上翻滚着想甩掉猎鹰。猎鹰趁猞猁翻身,立刻叼啄它的脖子和胸口。猞猁浑身上下鲜血淋漓,脖子已被猎鹰的利嘴啄开,张开大口喘不上气,再没有反抗挣扎的余地,随即柔软的腹部也让鹰爪撕开,露出了鲜红的血肉。
正在他心慌意乱不知所措之际,下边射上来一道手电筒的光束,原来是比他早一步掉进雪洞的二鼻子和菜瓜,落地之后打开了手电筒照明。悬在半空的张保庆见两个同伴没死,不由得喜出望外,从来没觉得二鼻子如此亲切,借手电筒的光亮四下一望,这才看清楚自己挂在一株参天的古木上,相距地面两丈有余,又见插天的大树密密匝匝,枝杈相连,四周漆黑一片,瞧不见尽头。张保庆一脸茫然,地底下怎么会有原始森林?
二鼻子不管张保庆信不信,自顾自地说了一阵,他为了不让鹰吃死狐狸,想要动手刨个雪坑埋上,此时的山风却越刮越是猛烈,寒风翻卷积雪,好似起了白烟大雾,遮天盖地往深谷中压来,远处风声嗷嗷怪响,东北那边形容这是冻死狗的闹海风,什么叫闹海风啊?意思是疯狗狂叫,就是说着风刮起来像狗叫一样没完没了,极为恐怖。
上万年前深山古洞塌陷,形成了隐伏在地下的天坑,洞穴深处偏暖,几道融化的雪水顺峭壁往下流淌。二鼻子探出身子往下看了两眼,只见深坑中阴森漆黑,绝壁云缠雾绕,脚下所踏之处已不再是路,而是一段积雪苍苔覆盖的朽木,颤颤悠悠地随时可能垮塌。他吃了一惊,赶忙往后退,想告诉张保庆和菜瓜别再往前走了,探出山裂的枯木已经腐朽,禁不住人踩,万一掉下去,可要摔成烂酸梨了!
他们深一脚浅一脚,浑浑噩噩不知走了多久,行至一片空旷的雪原,皑皑白雪下草木皆无,就好像天上伸下来一只大手,在原始森林中抹了一把。四周没有了树木的遮挡,寒风肆虐,飞雪漫卷,刮得人睁不开眼,耳朵里除了风声也再也听不见别的响动。三个人担心猞猁追上来咬人,又怕在雪雾中分散落单,连忙放慢脚步。虽然不是在林子里,可几步之外看不见人,一旦走散了谁也活不成。张保庆抬手遮挡风雪,见周围白茫茫的一片,不免觉得奇怪,深谷中的原始森林天生地长,为什么齐刷刷少了一大片?再等他转过头来,刚刚还在身边的二鼻子兄妹,却已踪迹全无!
张保庆明白鹰http://www.99lib.net屯的人以鹰猎为生,专捉狐狸、野猪,靠山吃山,无可厚非,狐皮既是他们身上的衣服,又是他们口中的嚼谷,只是没想到老狐狸如此决绝,气性也是够大的,扑到冰砬子上划破肚腹,至死不肯闭眼,一定是对来捉它的人恨之入骨。
二鼻子紧跑慢跑,喘着粗气赶到近前,急忙翻看悬挂在冰砬子上的死狐狸,只见死不闭眼的老狐腹破肠出,留下一张有头有尾的破狐狸皮,在寒风中须毛乱颤,好似一杆狐狸旗子。他不住摇头叹气,赶开飞下来的猎鹰,不让它们争吃死狐的血肉脏腑,以免吃饱了打盹儿犯困,好不容易下到山谷之中,总不能空手而回,这张皮子损了,还得去找别的狐狸。
二鼻子和菜瓜告诉张保庆不要乱动,先翻身骑在树杈上,当心别摔下来。张保庆小时候经常上树掏鸟窝,身上有个利索劲儿,当下稳了稳神,深吸一口气,手脚并用攀上树枝,把身子伏在树杈上,稳住了身形。他问二鼻子:“这是个什么地方?”二鼻子听长白山的老猎人说过“地底森林”,相传几千年前,深山中发生过地陷,大片原始森林沉入裂谷,密林中参天巨木的树冠恰与谷底平齐。漫长的寒冬大雪纷飞,积雪压覆在树冠枝蔓上,如同一片空旷的雪原,然而积雪虽厚,却也托不住他们三人,结果一个接一个从坍塌的雪洞中掉落下来。
地下森林中尽是几人合抱粗的参天大树,仿佛一座巨大的迷宫,四下里漆黑无光,什么都看不见。三个人跑了没多远,已觉晕头转向,好在林木紧密,树隙狭窄,猞猁无法纵跃扑咬,行动受到极大限制。二鼻子见张保庆手上还有之前与猞猁相斗的那根松枝,大约六七尺长,比张保庆的胳膊还粗,当即拔出猎刀,“咔嚓”一声将松枝劈成两截,又撕下几块布条缠在上边,自己握住一根,交给张保庆一根,点上当成火把。二人手持火把不住挥动,将追上来的猞猁赶开。深山老林中再凶恶的猛兽也怕火光,猞猁一时不敢接近,只得远远跟在后边。三人有了喘息的机会,以火把的光亮探路,持续摸索前行,东撞一头西撞一头,感觉只是在同一个地方绕来绕去。
以张保庆和二鼻子兄妹的见识,根本想不出几千年前的原始森林何以变为化石,只是觉得这片林子充满了诡异古怪,迷失方向困在此处,怕是凶多吉少。二鼻子担心火把灭掉,紧随在后的猞猁会扑上来吃人,告诉张保庆和菜瓜不可久留,必须先找个稳妥之处,躲过猞猁的追击,然后再想怎么逃出去。三个人强打精神,又往前走了好一阵子,这一整天连跑带逃,水米没打牙,当真是又累又饿。二鼻子兄妹进山打狐狸,原本带了干粮和刨花鱼,不过带的不多,因为没想到会困在地下森林中,头一天把干粮全吃光了,眼见周围虽有许多倒木,上边长了一丛丛的蘑菇,树上还有松果,却均为化石,空有其形,铁嘴钢牙也啃不动,反而让人越看越饿。
张保庆看到二鼻子比画的手势,还有那如临大敌的脸色,也自明白过来,随即冒出一个让他毛骨悚然的念头:狐狸扑在冰砬子上开膛而死,除了不肯让人得到它完整的皮毛,也许还有一个原因——用血腥气息将下风处的猞猁引到此地!他们三人只带了弓箭猎叉,纵有猎鹰相助,也对付不了成群的猞猁,看来今天是难逃一死。
张保庆吃这一惊非同小可,他和二鼻子、菜瓜三人,从冰瀑下到深谷中捉狐狸,不想遭遇了成群结队的猞猁,多亏猎鹰相助才得以逃入原始森林,风雪中不辨方向,东一头西一头乱撞,走到这片空旷的雪原上,刚才那兄妹两个分明还在他身旁,怎么一转头都不见了?让风刮到天上去了?三人在一起,好歹有个照应,张保庆一个人落了单,在这茫茫风雪中,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仿佛整个世界只有他自己了,一时间慌了手脚,急忙大声呼唤二鼻子和菜瓜,可是寒风狂啸,把他的叫喊声完全淹没了。张保庆脑袋里一片空白,在原地转了两圈,突然脚下落空,身子往下一沉,陷进了一个深不见底的雪洞之中。
说时迟那时快,两只猎鹰在天上听得主人呼叫,盯住舍命奔逃的赤尾狐,收拢双翼从半空坠下,直如两架俯冲轰炸机,猎鹰在距离地面数米的高度,展翅探爪扑向猎物。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