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记之一 踌躇在悬疑推理创作的道路上
目录
第零话 小偷·警察·我的钱包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二话 凶手还没出手就死了
第二话 凶手还没出手就死了
第三话 银行劫匪X的被迫献身
第三话 银行劫匪X的被迫献身
第四话 再也不勒索了
第四话 再也不勒索了
第五话 谁动了我的安全气囊?
第五话 谁动了我的安全气囊?
第六话 只有骗子知道
第六话 只有骗子知道
番外一 引爆,请开手机!
番外二 请勿在此碰瓷
番外二 请勿在此碰瓷
后记之一 踌躇在悬疑推理创作的道路上
上一页下一页
那么,如果要改变写作思路,应该怎么改?我想反其道而行之,一上来就告诉读者凶手的身份和凶手的作案方式,以及他打算用何种诡计来掩盖自己所犯下的罪行。
亮亮
这是一个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并一度成为我创作此类悬疑小说的瓶颈。
我记得几乎整个2012年,我都在“不停地构思、码字、投稿、毙稿、迷茫、重振精神、再构思新作”中度过。我像是落入到了一个往复不止的恶性循环,直到有九-九-藏-书-网一天,我彻底地质疑自己。
在这套模式中,作者通常把凶手的身份以及他的犯罪手法和诡计,作为吸引读者往下阅读的看点,并在小说的结尾揭开谜底。
所以,最初创作的时候,这个系列我原本打算只写三篇,但后来却一发不可收,时至今日已经连写了十五六篇,其中包含杀手、骗子、毒贩、小偷、绑匪、劫匪等形形色色的犯罪分子,这些小说有的被刊登、转载、收入年选,有的则被买断版权。
2014年5月25日于青岛99lib•net
而正如悬疑作家傅汛所说,这种模式最大的弊端在于以不停变换的罪犯为主要叙事视角,使得系列中故事与故事之间的联系程度不够紧密。
不错,当我在小说的起始把所有谜底都展现给读者的时候,我其实还是可以通过“意外”来吸引读者的眼球往下阅读的。换句话说,当完美的计划碰到始料不及的意外,偏离既定发展轨道的故事便成了支撑小说走向的骨架。就如同《疯狂的赛车》所演绎的那样,车手九九藏书、毒贩、杀手三条本来互不相关的故事脉络,因为意外而纠缠在一起,最后殊途同归。
大多数的悬疑推理小说都习惯沿着一个固定不变的模式在传承,即发现尸体→侦探勘察现场并询问证人→发现蛛丝马迹→沿着蛛丝马迹找到嫌疑人→针锋相对后基本定案→不经意间出现疑点然后案情发生逆转→真凶落网。
后来有一次,我无意中看到CCTV6正在播放导演宁浩的喜剧电影《疯狂的赛车》。于是,我脑海里突然产生了一个奇特的想法:意外!
这种状态的改变源于我和本书编辑
九九藏书
华斯比(当时还是《悬疑世界》的编辑)的一次深谈。我忘了是他主动引导我还是我不经意地提起,总之那次深谈之后,我开始转变了写作思路。
总之,通常在其他悬疑推理小说中作为谜底的元素会统统在开篇告诉读者。那么,我该拿什么东西来作为看点吸引读者往下阅读呢?
此番“季警官系列”的九篇作品能够结集成《季警官的无厘头推理事件簿》第一季,离不开编辑华斯比的帮助,是他给小说的各个篇章重新排序、命名,并增强了彼此之间的联系,使得它们能够成为一个更加紧密九_九_藏_书_网的整体,在此表示衷心的感谢!
当我准备写“季警官系列”的时候,应该是在2011年甚至更早。那时,我只读了几本横沟正史和阿加莎·克里斯蒂的推理小说,甚至还不知道东野圭吾是谁,就已经开始不自量力地在键盘上敲击我的“推理小说”了。
鉴于《疯狂的赛车》的启迪,我开始创作“季警官系列”小说,通过犯罪分子的视角,展现案件的起因、经过和结果,而在其他悬疑推理作品中担任引领案件走向的重要角色——侦探,则被不断地弱化,甚至可有可无,这就成了“季警官系列”的固有模式。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