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话 只有骗子知道
5.照片里的男人是谁?
目录
第零话 小偷·警察·我的钱包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二话 凶手还没出手就死了
第二话 凶手还没出手就死了
第三话 银行劫匪X的被迫献身
第三话 银行劫匪X的被迫献身
第四话 再也不勒索了
第四话 再也不勒索了
第五话 谁动了我的安全气囊?
第五话 谁动了我的安全气囊?
第六话 只有骗子知道
5.照片里的男人是谁?
第六话 只有骗子知道
番外一 引爆,请开手机!
番外二 请勿在此碰瓷
番外二 请勿在此碰瓷
上一页下一页
季警官深觉此事不简单,索性把全队刑警集合起来站成一排让马强辨认。
“黑衣人?保镖?没印象啊,我记得当时会面就我和刘老两个人,身边再没有其他人了啊!”
然后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箱子裂开的同时,成袋成袋的白色粉末散落一地!马强当时就惊呆了,季警官则是大喜过望,催促左右下属:“还不给我铐起来!”
马强也对刘老恨得咬牙切齿,于是共鸣道:“我愿意出庭作证,证明刘老拿假货坑骗我们毒贩。”
进而再往下分析,昨天跟马强通风报信商量抓捕计划的也不是真的警察,十有八九是刘老徒弟假扮的。他假扮警察,以给钞票做记号给钱箱安跟踪器为由,偷梁换柱,把一箱子钞票尽数换成了洗衣粉。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刘老没有现身,而一直在马强手中箱子里的钞票却莫名其妙地变成了白粉。
想想也是,毒品交易向来仔细,毒贩势必现场验货,不能稍有差池。再加上毒贩凶狠,杀人九九藏书不眨眼,寻常骗子哪敢招惹,这世间也只有刘老能想出这种法子,不用对方验货就能把钱骗来,又借警察之手铲除了后顾之忧,当真是高明!一念至此,季警官心中也不由深深佩服起刘老来。
警员们误以为马强是要毁灭证物,都一同扑将上去阻拦。
对此,季警官倒颇是自信:“所谓骗术就是真中有假,假中有真,真真假假,难以分辨。而以刘老的骗人风格,十包里面纵然有八包是假的,余下那两包也一定是真货!”
“不可能,一定是你粗心没注意到!”季警官有些不耐烦了,索性拿出照片看图说话,“你瞧,这不刘老身后明明站着一个黑衣人打扮的保镖吗?”
马强愣了一下,问道:“刘老的徒弟?我没见过他有什么徒弟啊!”
犯罪分子向来都是被辨认的对象,此时翻身做主人反过来去辨认警察,马强自知肩上担子沉重,不敢有丝毫懈怠,瞪大了眼睛仔细辨认,看了一圈皆摇头九-九-藏-书-网:“不是。”
“可我从来没去过星巴克啊,那次和刘老的会面是在上岛咖啡。”
“是啊!”
马强抬起头来赶紧表立场:“我一定积极协助警方破案,争取宽大处理。”
说到这里,马强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接着又道:“不对啊,全公司有资格穿区域主管制服的男性也只有我了,照片上那个人难不成是在假扮我?”
马强听到这里,终于无可狡辩,叹了口气,低下了自己罪恶的头颅。
季警官见贩毒案完美告破,决定乘胜追击,把刘老诈骗集团也一同端了,于是对马强道:“你想不想戴罪立功?”
双方你抢我夺之下,那箱子的质量终于没经得住考验,“啪”的一声从中间裂开。
马强更加理直气壮:“你们先弄清楚这箱子里装的是什么再定我的罪吧!”说着就要打开箱子证明自己的清白。
在照片里假扮保镖并被警方监视起来的那个临时演员可能真的只是个临时演员,而背对镜头一直被
九*九*藏*书*网
警方误以为是马强的那个人其实才是刘老的徒弟。显然这一切都是刘老的精心布局,他布这个局就是为了引警方上钩。
季警官眼见如此,这才发觉自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若是马强和刘老还没来得及交易,那箱子里装的应该只是钱,无凭无据,此番抓捕行动岂非要以失败告终?一念至此,赶紧喝止:“那是重要证物,我们警方要带回局里检验,怎么可以让你在这里随便打开,快住手!”说着又朝身边警员连使眼色,暗示他们抢夺。
马强起先见警察不让自己开箱证明清白已是起疑,现在又见他们上来抢夺箱子,戒备心更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心中暗想:如今警察为了破案立功不择手段,若是把箱子交给他们带回局里检验,中间再给调了包那可真是有理说不清。想到这里,更是拼死护住手中的箱子。
季警官没有应声,但他的脸色却变得越发难看,或许他已经猜到了案子的真相。
直到手铐锁99lib•net住双腕,马强也没弄明白自己手中箱子里的钞票是何时变成白粉的,即便如现在这般走投无路仍不忘负隅顽抗:“等等,既然刘老是骗子,就不会拿真的毒品来交易,所以这些白粉很可能是洗衣粉之类的替代品,不信你们拿回去检验!”
马强赶紧亮出杀手锏:“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我是毒贩?”
季警官点点头,步入正题:“这几年我们警方一直致力于抓捕刘老,只可惜那老家伙太狡猾了,始终没留下什么把柄。”
季警官心中纳闷这通风报信者到底是谁时,有警员凑上前耳语:“会不会是毒贩胡说八道,故意迷惑咱们?”
马强顺势看去,道:“虽然同样穿着区域主管的衣服,体型也和我差不多,但照片上的那个人确实不是我。”
但念及自己领着下属又是埋伏又是抓捕,整整一天忙得焦头烂额,而人家刘老也许早就携着徒弟拎着钱箱远走天边了!此番抓不住刘老,以后再想逮捕他归案更是难上加难。虽然如此,季警官九九藏书网也无可奈何,只得作罢,长叹口气背身离去。
季警官拍手叫了声好,话锋一转又道:“可惜刘老已经畏罪潜逃不知所终,不过幸好他新收的徒弟已经被我们警方监视起来了。只要你肯证明刘老的徒弟也参与了行骗,我们就有证据将其逮捕,到时或许能讯问到刘老的下落。”
马强拿过照片端详了半天,终于看出些端倪:“警察同志,这照片是在星巴克拍的吧?”
季警官解释道:“也怪我说得不细,就是你们在咖啡店会面时,站在刘老后面打扮成保镖的黑衣人。”
季警官一想也是,决定把窝里斗的事先放一边,下达指令道:“先把毒贩押回局里。”
在他身后,夕阳西下,红霞如血。
众警员纷纷喝道:“证据就在你手中的箱子里,还敢狡辩,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什么?”季警官惊讶不已,他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但他似乎还不肯认命,就看他一把夺过照片,指着照片上背对镜头和刘老交谈的男子道,“这个人不是你吗?”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