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话 只有骗子知道
4.发生在公厕里的十面埋伏
目录
第零话 小偷·警察·我的钱包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二话 凶手还没出手就死了
第二话 凶手还没出手就死了
第三话 银行劫匪X的被迫献身
第三话 银行劫匪X的被迫献身
第四话 再也不勒索了
第四话 再也不勒索了
第五话 谁动了我的安全气囊?
第五话 谁动了我的安全气囊?
第六话 只有骗子知道
4.发生在公厕里的十面埋伏
第六话 只有骗子知道
番外一 引爆,请开手机!
番外二 请勿在此碰瓷
番外二 请勿在此碰瓷
上一页下一页
马强当真是“中国好演技”,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仍面不改色心不跳,道:“昨天你们警察还来找我约谈抓骗子的事儿,怎么今天反倒把我抓起来了,说我是毒贩?这里面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季警官大喝一声:“住嘴!”就看他脸上表情威严凛然铁面无私,恍惚间仿佛是包大人投胎转世灵魂附体,接着又听他大声道:“小王,你好大的胆子!先是私通罪犯泄露抓捕细节,然后又据实不报对领导刻意隐瞒,现在人证在此仍百般抵赖,你这公务员的饭碗不想要了吗?”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真理”看不下去了,跳出来主持公道,就见马强举手发言道:“报告,昨天和我商谈案子的警察不是他!”
马强登时呆愣当场,那警察顺势掏出手枪对准马强,大喝道:“警察办案,不许动!”
不得不承认,这是一场演技的比拼,即使奥斯卡影帝也不一定能胜任,既然如此,唯有一搏。
马强眼见如此,顿时明晓自己的毒贩身份已经暴露,突然想起临走时董事长大人的叮嘱,只要不接刘老递来的箱子警方就没有证据逮捕他。一念至此,他赶紧去看自己带来的箱九*九*藏*书*网子,见还在手中,心里长吁了一口气,也开始飙演技,装傻卖痴道:“警察同志,我是来协助你们破案的,抓我干什么?”
众警员听他这么一说,误以为清洁服是扭打时撕烂的,更觉适才情形万分凶险。有善拍马屁者抢先道:“他这是袭警,下手若不重些恐怕会酿成大祸,季警官您这也是被逼无奈。”
警员王闻言大喜过望,季警官更是惊讶:“怎么?不是他?那会是谁?”
就在这个空当,马强从昏迷中幽幽醒来,身边警员眼疾手快,不等他睁开眼睛就架着双臂押到季警官面前。
季警官自知出手早了,估计是打草惊蛇让刘老偷偷溜走了。事虽如此,话却不能这么说,就瞧他叹了口气,恨恨道:“我刚冲进厕所时,看见厕所后窗开着,当时心里就起疑,想过去查看,结果被这毒贩拼死相拦!”
季警官哼了一声,冷笑道:“你就是毒贩,当我不知道吗?”
当领导的就是不一样,说话滴水不漏,什么都没说可该表达的意思却都表达出来了。众警员想当然地以为刘老跳窗跑了,纷纷跑去趴在窗口向外张望,可哪里还有人影。九九藏书
马强连忙点头称是,又补充道:“不但商谈了抓骗子的细节,你们警察还在交易用的钞票上做了记号,在交易的钱箱上安装了跟踪器。”
他拿出手机一看,发信人正是刘老,于是赶紧打开信息读取内容,虽寥寥数语却言简意赅:往前走百米,右手边有一公厕,内无监控,适合交易。
马强站在街头翘首四望,此刻距离约定交易的时间只差两三分钟,刘老随时都可能现身。也许是因为提前获知了警方的抓捕计划,他总感觉自己周围布满了警察,那些从四面八方射来的目光就像是舞台上的聚光灯一起集中在自己身上一样。
马强以为来者是刘老,刚要抬头打招呼,只觉对方身形不对,再仔细一瞧,竟是之前在路边扫地的清洁大妈。
季警官深知毒贩凶残,所以下手毫不留情。他一马当先冲进厕所,先大喊“不许动”以此麻痹对方,然后趁其不备接着就是一顿拳打脚踢,终于将其制服。
季警官的脸当时就绿了,对众警员喊道:“小王,你给我出来!”
季警官愣了一下:“我们警方昨天找过你?”
季警官也是装腔作势,隔着厕所天花板仰天九_九_藏_书_网长叹,以示对上天不满。
警员王听到领导召唤,赶紧出来领命。
话说时光如水岁月如梭,两三分钟转瞬即逝,眼见手表上的指针停在了约定的时间点上,刘老却依旧没有现身。马强正心生疑惑之际,手机里突然收到一条短信。
结果马强腰还没弯下,自己屁股已挨了那警察一脚,直踹得他一头撞在厕所墙壁上,疼得直龇牙咧嘴,未等喊出声来,接着脸上又挨了一拳,哼都没哼一声就直接昏倒在地。
“大姨,您走错厕所了,这是男厕。”
依照短信所言,走了大约几十步,果真见到了那间厕所,真是臭味熏天脏污横流,如此氛围正是进行不法交易的绝佳圣地。
倒也难为马强了,他一手拎着钱箱,一手捂着口鼻,只恨自己没再多生两只手出来提裤腿,只得踮着脚尖一蹦一跳地跃进厕所。
正洋洋自得时,有警员忽然问起刘老的下落。
季警官也是实力派演员,指着地上自己撕扯掉的清洁服,轻描淡写道:“这小子忒不老实,表面举手投降,趁我不留神还上来撕扯扭打,唉,我这也是下手重了些。”
马强看完短信,当时就想把内容传递给警方,无奈九*九*藏*书*网警察都埋伏得太隐蔽,他也不知道人家藏在哪里,只得硬着头皮前往指定地点。
马强话音刚落,清洁大妈冷笑一声,也不作答,双手抓住自己身上的清洁服往两边一扯,就听刺啦一声,清洁服从中裂开的同时,对方也露出了男儿身,竟然是一名警察!
季警官嘿嘿冷笑,难得肯帮罪犯开脱:“给交易钞票做记号,在钱箱上安装跟踪器,这是咱们警察破案惯用的手法,他怎么会知道?而且还说得这么详尽!你觉得我是该相信真理还是该相信你?”
大家甚是惋惜,却不敢扫领导的兴,一齐劝慰:“自古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不可强求。抓住毒贩已是大功告成,至于那骗子,跑就跑了吧,不足挂齿。”
马强心系破案,受此恐吓非但不恼,还好意提醒:“喂,喂,警察同志,你出来早了,刘老还没现身呢,快把清洁服重新穿好,别被刘老撞破!”一边说着,一边弯腰准备去拾地上的清洁服。
结果当马强退到厕所门口正准备朝外迈步的时候,恰巧有人闯进来,正与自己撞个满怀。
马强曾试图捕捉这些目光的来源,以此辨认到底谁是警察,但内心的高度紧张让他疑神疑鬼
藏书网
,仿佛街上过往的行人都在偷偷窥视自己,就连扫马路的清洁大妈都有可能是男扮女装的便衣刑警。
季警官质问道:“昨天你不是说没去速通快递公司谈案情吗,现在怎么解释?”
余下警员马屁拍得慢了,后悔不已,只得跟着附和,直说得季警官开怀大笑。
警员王一听马强已经开始代表真理了,当即面如死灰,嘴上反抗也显得力不从心:“他这是打击报复,挑拨离间!”
警员王的脸跟着也绿了,争辩道:“领导,他这是污蔑,是陷害!”
余下警员各自留着心眼,往厕所冲时故意放慢脚步,表面不与领导抢功实则自保安全。直到厕所里没了动静,才一起破门而入,但见季警官打赢,皆是惊叹不已。
这下正说到警员王的软肋,他整个人跟抽掉了魂儿似的,差点就要晕倒过去。
进到里面,反倒感觉没有想象中那么臭,也许是因为厕所内开着后窗,通风特别好,把味道都吹散了。即便如此,马强仍不敢大口呼气,屏息环视四周,却见厕所内空无一人。他做事谨慎,怕刘老躲在蹲间里,于是又强忍着臭味大喊了两声,却始终不见回应,这才踮着脚尖退出来,打算在厕所外面恭候。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