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话 只有骗子知道
3.挂羊头卖狗肉的抓捕会议
目录
第零话 小偷·警察·我的钱包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二话 凶手还没出手就死了
第二话 凶手还没出手就死了
第三话 银行劫匪X的被迫献身
第三话 银行劫匪X的被迫献身
第四话 再也不勒索了
第四话 再也不勒索了
第五话 谁动了我的安全气囊?
第五话 谁动了我的安全气囊?
第六话 只有骗子知道
3.挂羊头卖狗肉的抓捕会议
第六话 只有骗子知道
番外一 引爆,请开手机!
番外二 请勿在此碰瓷
番外二 请勿在此碰瓷
上一页下一页
有警员不解,举手提问:“刘老还抓吗?”
这时有警员小声道:“小王今天没来开会!”
季警官察言观色,终于体会到下属的良苦用心,急忙改口重选“毒品”。
众警员见领导贵人多忘事,一齐在旁边提醒:“季警官,您是没有直接安排小王去,但是却赋予了他独立办案的权利!”
季警官刚开导完下属,前线又传来消息,负责跟踪监视刘老的警员来报,这两天刘老一直在各大超市大肆购买洗衣粉,目的不明。
就在季警官讲得口干舌燥、词穷智短之际,前线终于传来喜讯,监视组的同志报告说,已经查明照片里站在刘老身后假扮保镖的黑衣人的身份了。那人是学表演出身的,大学毕业后一直无业,以给剧组跑龙套为生,所以怀疑此人并非刘老的徒弟,也不是同伙,而是被刘老雇九九藏书来的临时演员。
季警官预感到对方是在为行骗做准备,进而推测交易就在最近几天,他生怕打草惊蛇,赶紧叮嘱下属放弃对刘老的跟踪监视。
这话季警官就不爱听了,当即本着不放过一个坏人的原则进行反驳:“绝不能因为他读过几年大学,学过表演专业就排除他是骗子的可能性。要知道现在大学生就业困难,演艺圈更是如此,他大学毕业找不到工作下海当骗子还是很有可能的。再者说了,诈骗行业最讲究的就是演技,刘老收了个表演系科班出身的大学生当徒弟,也不失他的身份。”季警官以权服人,直反驳得对方点头哈腰连连称是。
昨天小王确实来找自己谈案子,询问用不用跟马强表露身份,让其协助抓捕刘老。当时他给小王的答复是独立办案自行决断,那九_九_藏_书_网是因为还不知道马强的真实身份是毒贩,难不成那小子真的跑去表明身份了?
季警官愣了一下:“小王在跟?我没安排他去跟马强这条线啊!”
“啊!这是要出大乱子啊!”季警官急火攻心一声惨叫,直接瘫坐在座椅上,临昏倒前仍念念不忘破案立功,口中断断续续道,“快!快!快打电话拦住小王!”
赞声中,有人提议联合缉毒处协力破案。季警官凭空生出独当一面的万丈豪气,大喝道:“用不着,为什么功劳要与他们分享!”
关于捣毁刘氏诈骗集团的抓捕会议在季警官的办公室里如期举行,尽管整个诈骗集团其实只有刘老师徒两个人,但季警官仍本着严肃认真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把全刑警队的成员一并叫来开会。
季警官大惊失色:“为什么不来开会?”
99lib•net到这里,季警官似乎想起了什么,额头隐隐冒出冷汗。
唯一不足的是,警方所掌握的信息甚少,除了知道骗人者和被骗者的身份之外,至于何时行骗,在哪里行骗,以什么来骗这些都一无所知。从而导致整个会议的内容只能围绕着抓捕的思想方针来讨论,翻来覆去地强调打击诈骗犯罪对促进城市文明建设的重要性。
众警员不计前嫌,对领导英明判断准确分析,赞不绝口。
说罢,他给监视组重新布置任务,命所有警力全部集中盯死马强,必须确定他与刘老的交易时间和地点。
众警员大失所望,哀叹之声不绝于耳。
众警员还算理智,纷纷劝导:“寻常罪犯手无寸铁,再狠也顶多是把西瓜刀,可这毒贩不一样,有枪有炮有手雷,只怕不是咱们刑警能对付的。”
“好像是去了速通99lib.net快递公司,一早就走了!”
他心中自然明白,抓毒贩远比抓骗子功劳大,当即开始挂羊头卖狗肉,会议横幅上虽然顶着捣毁诈骗团伙的题目,但会议内容已然变成了如何抓捕毒贩。
季警官鱼与熊掌想兼得,狮子大开口道:“抓,都抓,统统一网打尽!”
“季警官,我个人觉得应该是涉及毒品交易,当然也可能是珍珠粉交易,两者之间我难以定论,要不您来帮我拿个主意?”说罢,满屋子警员赶紧酝酿感情,只等季警官选毒品然后好阿谀奉承溜须拍马。
结果季警官到底没给他们机会,毅然决然地选择了珍珠粉。
一念至此,季警官也顾不得许多,一个劲地喊小王的名字,喊了半天始终不见回应。
至于什么样的交易需要用洗衣粉来假冒行骗呢?季警官当居者迷,一时想不明白。他正愁会议上没九_九_藏_书_网有话题可以议论,索性就拿它来充数,于是问大家:“你们都别愣着光听我讲,也谈一下自己的观点,什么样的巨额交易可以用洗衣粉冒充?”
众警员旁观者清,用脚指头想也能想到是毒品,但大家都心有灵犀,生怕自己猜中抢了领导风头,纷纷胡说八道乱说一通,以待季警官纠正,宣布正确答案后好再拍马屁。
结果大家说了半天,季警官始终没有跳出来宣布正确答案,眼看就要编不下去,终于有警员受不了了。
该警员也颇是善解人意,没有平铺直叙直接表达,而是字斟句酌借着求问请教,给领导保留着展现自己英明神武的余地。
季警官大手一挥,止住大家的话语,唱高调道:“自古邪不压正,怕什么!”
命令一下达,立刻就有警员提出异议,说:“马强那条线不是小王在跟吗?还用得着大家都去盯?”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