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话 只有骗子知道
1.骗子界的奥斯卡影帝
目录
第零话 小偷·警察·我的钱包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二话 凶手还没出手就死了
第二话 凶手还没出手就死了
第三话 银行劫匪X的被迫献身
第三话 银行劫匪X的被迫献身
第四话 再也不勒索了
第四话 再也不勒索了
第五话 谁动了我的安全气囊?
第五话 谁动了我的安全气囊?
第六话 只有骗子知道
1.骗子界的奥斯卡影帝
第六话 只有骗子知道
番外一 引爆,请开手机!
番外二 请勿在此碰瓷
番外二 请勿在此碰瓷
上一页下一页
警员王受宠若惊:“谢谢领导肯定,我只怕自己擅做决定耽误了抓捕任务。”
“速通快递,速通快递……”警员王走后,季警官又叨念了几遍快递公司的名字,然后自语自语道,“这个名字真的好熟悉啊,肯定在哪里听过!速通快递,区域主管,车祸……”
“属下明白,还有……”
现在冷静下来仔细观察,这才发现其中的端倪。因为从那人站立的姿势和位置来看全然不像过路者,而是刻意站在刘老身边的护卫,至于他一身黑墨镜黑西装黑皮鞋的打扮,更像是保镖的装束。
类似的这种照片,季警官的档案夹里已经多得夹不住了,随随便便拿出一张,都有刘老的影像。主角虽然是同一个,但刘老的形象却各不相同:有剃光头披袈裟冒充宗教协会的,有挂金链戴金表假扮乡镇企业家的,还有裸着上身持砍刀装成黑社会大哥的。一言以蔽之,这年头能胜任这么多角色而不被识破的,除了资深演员就只剩下职业骗子了。而刘老显然是骗子界的宗师,绝对是影帝级别,从业五十余年饰演过各行各业的精英,但未曾失手一次。
季警官急切地问:“怎么样,小王,根据照片上制服的样式,查清被骗者所在的公司了吗?”
喝如此昂贵的咖啡,再搭配着一身的西装革履,显然刘老又在设局下套骗土豪了。
不过,这一次不同于以往,通过警方监视部门坚持不懈的跟踪,终于抓拍到了刘老与外人碰面接头的照片。这样一九-九-藏-书-网来,警方就有机会直接抓捕刘老了。为了能让这次行动顺利完成,局长大人特意把之前被调职为交警的季警官又重新调回到刑警大队,官复原职的他正是这次行动的一线指挥。
警员王道:“快递公司几百名员工,拿着刘老的照片一一询问着实不便,但是幸好有员工认出被骗者身上的制服不是寻常快递员的工作服,而是区域主管的制服。”
季警官哈哈一笑,接下来的话说得更是模棱两可:“怕什么,壮着胆子放手去干,只要不犯大错误,有什么事儿我顶着!”
“属下明白,只是……”
眼下依照片上刘老的装扮,不难猜出他正在准备实施新一轮诈骗,而坐在他对面与之会谈的男子很可能就是下一个被骗对象。
即便是破案无数的季警官,对刘老足足追查了三年,所得到的也仅仅是一些他穿着各式各样衣服的“剧照”,而这些远不能作为刘老施骗的证据。
由于偷拍者所用的相机是感动中国的佳能450D,这个号称被拍者即便站在五十米开外的地方悄悄放一个哑巴屁,裤子所泛起的涟漪都能被轻松捕捉到的拍摄神器,自上市以来就一直是警方偷拍取证的不二之选。所以,沾了高科技的光,季警官甚至都能辨认出他们所喝的咖啡是低调奢华有内涵的27元拿铁。
季警官虽智力不及,但做人豁达,想不通的问题索性不想,从不与自己较真儿,于是又问:“小王,被骗者身份九-九-藏-书-网确定了吗?”
“哦,那你联系马强了吗?”
警员王仍不依不饶:“就一个问题,马强那边怎么处理?我现在用不用告知他刘老的身份?”
所谓“错误”有判定的标准,但这个“大”字却无法衡量,警员王没听出话里的玄机,错把季警官的推卸责任当成了鼓舞勉励,当即就感动得热泪盈眶,在领导面前立正站好,敬了个礼,准备离去。
也就在这时,季警官突然注意到了一个细节,在刘老的身后还站着一个年轻人。起初刚看到照片时,季警官的注意力全在刘老身上,至于这个年轻人还只道是恰巧经过的顾客。
想想也是,刘老已经六十多岁了,最大的心愿莫过于能有个传人继承衣钵,眼下这年轻人想必已得其真传。
难不成照片上穿黑衣扮保镖的年轻人就是刘老的高徒?而刘老此番设局下套除了骗钱,还顺便带着徒弟来实习?
季警官越想越开心,正飘飘然之际,负责调查被骗者身份的警员敲门而入。
虽说照片上的被骗者背对镜头,看不到模样,但从他身上制服的样式可以确定是某家公司的工作服。通过工作服找出被骗者所在的公司并非难事,进而找出被骗者本人也轻而易举。只要赶在刘老行动之前找到被骗者,就能搞清刘老骗局的最终目的,那么将计就计将对方抓捕便是易如反掌的事情了。
“区域主管?”
“快递公司?”这个答案让季警官始料不及,他好像在哪儿听说过这个
九九藏书网
快递公司的名字,但他实在想不出快递公司能有什么好骗的。即便真的要冒领快递,也没必要西装革履打扮得跟个土豪似的,还带着假保镖压阵,更没必要请快递员在星巴克喝咖啡。
季警官在两者之间反复权衡,始终无法拿定主意,更不要说指示下一步行动了,眼见下属一个劲地催问,他不好不答又不好乱答,于是顾左右而言他:“对了,你叮嘱好监视组,盯死刘老,一有什么风吹草动立刻来报!”
“那你更应该好好干啊,向你哥哥看齐。行,不多说啦,你去忙吧!”
警员王一听季警官问话,略迟疑了一下,随即开口道:“对对,他,他是我哥,堂哥。”
一想到不可一世的刘老即将被自己绳之以法,季警官内心深处就会感到莫名的兴奋。当然,很快他又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毕竟刘老还没有归案,眼下每走一步都至关重要,稍有差池就可能全盘皆输。
季警官深以为然,连连点头,可转念又一想:刘老为人狡猾骗术高超,如果放长线钓大鱼,很容易被鱼咬饵跑了;但若现在告知马强刘老的真实身份,只怕会对马强心里造成压力,再与刘老接触时引起戒备,使得刘老放弃施骗,那再要抓他可就难上加难了。
季警官呵斥道:“一会儿只是,一会儿还有,哪这么多问题,布置了任务就赶快去执行!”
对骗子来说,最忌讳的就是实施骗局前暴露自己的身份。而从相片拍下的情形分析,刘老明显还处在设局下九九藏书套的准备阶段,由此一来,赶在刘老施骗前找到被骗者则显得尤为重要。
这冒出来的黑衣人是谁?是刘老为了烘托骗局特意雇来的临时演员,还是从同行里请来的帮手?再或者是……
季警官想到这里,一颗不安分的心又开始躁动起来。要知道这江湖骗术最讲究传宗接代,向来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原本抓住刘老已是大功一件,若再把他徒弟一并逮捕,那可算是造福后人功德无量啊。
唉,这当骗子的心思,最让人捉摸不透了。
“啊,对了!”季警官忽然记起,在他被调职为交警期间曾处理过一起三车相撞的重大交通事故,事故中的那名死者就是速通快递公司的一名区域主管。当时季警官怀疑死者的遇害看似车祸实则是一场谋杀,而且他还怀疑是死者妻子因骗保而对丈夫痛下杀手,但苦于没有真凭实据,最后只能以“交通事故”草草结案。
但眼下的案子竟然又和速通快递扯上了关系,是纯属巧合呢,还是两者之间有什么内在联系?
在这一瞬间,季警官灵机一动,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信息:江湖传言,两个月前刘老新收了一个徒弟,但谁也没见过那徒弟的样子,只知道是个年轻男子。
季警官被下属打破沙锅问到底的精神逼得走投无路,索性施展当官者的绝技,拍拍警员王的肩膀,语重心长道:“小王啊,你跟着我办案也有段时间了,我一直很赏识你,也想重用你,但你现在最缺乏的就是经验!说到破案,你不要99lib.net总请示领导,有些时候也要拿出自己的想法和意见,这样你才能更快地成长进步,才能堪当大任啊。就拿眼下这起案子来说,大的方向由我来把握,至于些小细节你自己做主就好啦!”
季警官长吁了一口气,平复好心情,他拿起桌上的照片再次端详,生怕会有什么遗漏。
“是一家快递公司,名字叫速通快递。”
“不错,虽然速通快递公司在本市的业绩平平,但他们的站点分布还是比较全面的。市南、市北、四方、李村四个区域都有营业部,而负责市南区和李村区业务运营的区域主管都是女的,四方区的区域主管上个月刚发生车祸不幸去世,如此一来和刘老在星巴克会面的男子很可能就是分管市北区快递营运的区域主管——马强。”
“哦,对了,小王啊,那个,李村刑警队的王泽贤王警官是不是你哥哥啊?”
季警官忙打断道:“还有,照片上站在刘老身后的那个黑衣人有很大嫌疑是刘老的同伙或者是徒弟,一定要查明他的身份并密切关注其动向。”
想到这里,季警官的心里咯噔一下,他的目光紧紧盯着照片上的黑衣人不放。
警员王道:“我怕打草惊蛇,没敢贸然行动,特意回来先向领导您汇报,等待下一步指示。”
刘老和人谈生意的照片就摆着季警官的桌面上,从照片的背景不难看出,他们商谈的地点是在一家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星巴克。
警员王以为自己哥哥拜托季警官提携自己,顿时深受感动,又深深鞠了一躬,这才离去。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