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话 谁动了我的安全气囊?
6.武二郎变成了镇关西
目录
第零话 小偷·警察·我的钱包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二话 凶手还没出手就死了
第二话 凶手还没出手就死了
第三话 银行劫匪X的被迫献身
第三话 银行劫匪X的被迫献身
第四话 再也不勒索了
第四话 再也不勒索了
第五话 谁动了我的安全气囊?
6.武二郎变成了镇关西
第五话 谁动了我的安全气囊?
第六话 只有骗子知道
第六话 只有骗子知道
番外一 引爆,请开手机!
番外二 请勿在此碰瓷
番外二 请勿在此碰瓷
上一页下一页
还谅解呢,我接着就急眼了:“总不能因为这个,就让凶手逍遥法外吧?”
我“哼”了一声:“没处抵赖了总不至于说是修理厂给撞的吧!”
季警官忙道:“你也认为是修理厂给撞的?青年最初说时我们还不太信,看来还真有这种可能!”
季警官咽了口唾沫,权当歇嘴,继续往下分析:“只是有一点我不明白,车祸那晚你伤势严重,又被安全带卡在座位上动弹不了,可以说全无反抗之力,货车司机要杀你灭口完全可以像杀标致408车主那样照葫芦画瓢,又何必亮出刀子呢?”
季警官字斟句酌道:“严格说来,那青年目前只是有嫌疑,还不能称之为凶手。”
季警官忙做保证:“这个你放心,除了你的证词,我们还有其他方法能给凶手定罪。”
季警官见我没有吭声,不好往下再说,于是转移话题道:“你还记得吗,咱们第一次见面时,我曾对你说起死者半年前刚买了一份人身保险。”
季警官咬文嚼字:“他当时只是拿刀,并没有做出要杀你的动作!”
我想,就是冲着季警官这句肺腑之言,身为正直好人的我也绝不能蒙冤受罚。
一听这话,我火就不打一处来:“他拿刀站在我身后,不是要杀我,还能做什么?”
听到这里,我再也压不住内心怒火,这不是赤裸裸的现代版潘金莲吗!很显然,在整个事件中,那个货车青年扮演了王婆的角色,而我将货车九-九-藏-书-网青年打伤并绳之以法怎么说也算是半个武二郎了,这要搁在《水浒》里面那可是誉满四海名传千古啊,即便放在今日,至少也该是红花锦旗、登报表扬!
我说:“我这是正当防卫。”
季警官也很无奈,叹气道:“你下手也太狠了,一暖瓶热水泼到人家脸上,严重烫伤啊。”
季警官接着道:“按照常理,像当时那种情况,货车司机是不是应该先下车查看伤者伤势再做决定?可他却直接带刀下车,莫非他自始至终就想置对方于死地?”
慷慨陈词之后,怕我再追问下去,忙借着关心我来转移话题:“现下最要紧的倒不是凶手何时被定罪,而是你的官司,让正直的好人蒙冤受到责罚,是每一个执法者所不愿看到的!”
季警官不搞文学真是太可惜了,他这寥寥数言真说得感人肺腑,我听在耳中内心深处也为之一热!
“只是什么?”
“只是那青年不肯承认开车撞车的人是他!”
我气呼呼地说:“借口!托辞!你们警方不会就信以为真了吧?!”
季警官道:“用青年的话说,当时水果刀掉地上了,他拿着刀是想问厨房在哪儿他要去洗刀,但见你在接电话,不好意思打扰,就一直站在你身后等你!”
“笑话,他的货车,不是他开车撞的,还能是别人?”
季警官道:“我们当然不会轻易相信,不过话说回来,是你主动邀请青九*九*藏*书*网年进屋的,水果刀也是你递给他的,而他的解释又合情合理。最重要的是没有直接证据能证明他有杀你的意图,所以说你的正当防卫很难成立。”
“这个自然,用刀杀人会被一眼识破,再说凶器上也会留下线索,更容易暴露凶徒身份,反而不如把伤者脑袋撞地致死做得隐蔽。”
我说:“货车司机并没有拿刀杀人啊!”
对于这样的回答,季警官不是很满意,他告诉我,这只是表面现象,要我透过表面看本质,往深了说。
我惊呼:“什么意思?我亲眼瞧着这厢货和标致408迎面相撞,还能有假?”
狡辩!行迹败露就在这强词夺理!我恶狠狠地接着往下说:“他想杀我灭口是蓄谋已久的,不然这几天偷偷跟踪我做什么?”
季警官不计较我的无知,亲自点拨:“我和一般交警的不同之处就在于我不一般。”
我揣着美好愿望,等待着好人好报,等到第三天等来的却是一纸起诉书。
季警官仍不放心:“可是你撞伤过脑袋,有失忆的病史,你的证词只怕……”
“什么方法?”
我实在受不了了,义愤填膺道:“我将杀人凶手绳之以法,没受褒奖不说,怎么还被告上法庭,这是什么世道?”
事关自己荣辱安危,即便不能确定也要咬定是他。
我说:“你是警官,他们是警员。”
季警官连忙道:“亲眼目睹的事情哪会有假,何况我们交警通过现场www•99lib.net比对分析证明,这辆厢货和车祸逃逸那辆实属一辆,只是……”
我惊骇得说不出话来,不可否认季警官分析得很有道理,可是自己内心深处仍然不愿相信那一晚的险恶。
他听我捧着话筒不言语,自知目的已经达到,赶紧惺惺作态说,他认识好些律师,需要的话可以介绍给我,紧接着又寒暄了几句,然后借口有案子要处理便匆匆挂上了电话。
说到这儿,他看了我一眼,继续自我表扬:“通常交警办案只会把案件当作一般的交通事故来处理,他们不会发散思维换位思考。而我不同,我是干刑警出身的,深知现在的犯罪分子奸诈狡猾,他们常常把谋杀伪装成意外事故借此掩人耳目。所以每当我办理交通事故案时,都会换一个角度去想,这可不可能又是一桩谋杀呢?”
接着,他又顿了一下,然后理论结合实际,开始就案论案:“拿眼下这起案子来说,最初我们认定这只是一起普通的肇事逃逸案件,后来通过法医鉴定发现死者也许并非死于车祸。这样一来交通事故逃逸演变成了肇事一方杀人灭口。我本以为案情真相确实如此,但你的一句话却让我觉得这其中另有隐情!”
我奇道:“他要拿刀杀我,我用暖瓶反击,不是正当防卫是什么?”
货车青年被捕的时候,季警官曾问过我一个问题:“你觉得我和一般的交警有什么不同?”
我愣了一下:“我的一句话?哪句话?99lib•net
季警官道:“人家说了,跟踪你是想跟你打听修车的事!”
他这么一说,我也不由起了疑心。
我说:“当然记得,你还说保险公司怀疑死者是在诈骗保险金,特意委托你来调查此案。”
平心而论,季警官推理案件颇有一套,但有时候又太钻牛角尖,在一些细枝末节上过于吹毛求疵,则显得很不合时宜。
季警官道:“你说货车司机杀人灭口之后,也曾持刀妄图对你行凶。”
季警官又问道:“你确定那晚的货车司机是他?”
“修车?”我愣了一下,“修车什么事儿?”
季警官信心十足地说:“这个你放心,死者太太早已被严密监视,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警方正义的眼睛,此案水落石出指日可待!”
我说不出来,摇了摇头。
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是曾失去过记忆,但车祸那晚的情景我都记起来了,这并不影响我指认罪犯啊!”
一念至此,我当即下定决心,死咬撞车杀人之事就是青年所为,于是道:“听他胡说,我亲眼看着他撞车杀人,还要杀我,明明就是他做的,还要嫁祸给别人!”
季警官反问:“怎么正当防卫了?”
季警官道:“不瞒你说,给死者购买保险的是死者的太太,而受益人也是那个女人,所以现在我有理由怀疑死者太太雇凶谋杀亲夫并伪造成交通事故,进而诈骗保险金!”
季警官却说:“事关人命,法官对于证人的审查难免会严格一些,这http://www.99lib.net个你要谅解啊!”
我仍不放心:“也许人家不银行汇款,而是面对面现金交易呢?再者那青年虽然被关在警局,但很可能有个类似于支付宝的第三方机构代收款也说不定啊!”
“是啊!”
我看到状告者是那个开货车的青年,颇为不解,给季警官打电话询问是怎么回事儿。
季警官道:“你上次修车,汽修厂不是没给你替换安全气囊吗?无独有偶,那青年和你是在同一家汽修厂修的车,他送修之前是车头左侧碰撞,可他提车时发现车头右侧也修整过,他怀疑是汽修厂的人动过手脚,所以找你来探寻此事。”
“显而易见,这次交通事故是蓄谋已久的谋杀,而且很可能和诈骗保险金有关。保险受益人是死者的太太,她的嫌疑最大。像眼下这种周密的作案手法,不难看出疑犯是雇凶杀人。既然是雇凶杀人,那么事成之后自然要付尾款。换句话说,只要刑警那边盯紧死者太太银行账号的资金流向,就不怕凶手不现原形!”
季警官沉吟了半刻,缓缓道:“按照青年的说法,车祸那段时间,他的货车正放在修理厂修理,根本不可能开出来撞车。”
“你仔细想想,哪个司机开车会随身带刀?”
一听这话我顿时慌了,如果真查出肇事司机另有其人,那青年的杀人嫌疑一旦洗清,我恶意伤人的罪名立马成立。到时候誉满四海的武二郎摇身变成了臭名昭著的镇关西,没脸见人倒是其次,只怕还要刑事拘留啊!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