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话 谁动了我的安全气囊?
4.汽修厂的秘密
目录
第零话 小偷·警察·我的钱包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二话 凶手还没出手就死了
第二话 凶手还没出手就死了
第三话 银行劫匪X的被迫献身
第三话 银行劫匪X的被迫献身
第四话 再也不勒索了
第四话 再也不勒索了
第五话 谁动了我的安全气囊?
4.汽修厂的秘密
第五话 谁动了我的安全气囊?
第六话 只有骗子知道
第六话 只有骗子知道
番外一 引爆,请开手机!
番外二 请勿在此碰瓷
番外二 请勿在此碰瓷
上一页下一页
这时,就听老板对那青年说:“好了,快开走吧,要是有问题再来找我就是。”
我怕他翻脸不认账,大声道:“安全气囊没更换!”
老板赶紧把我拉到一边,小声道:“那车换什么安全气囊?”
我越想心里越不安稳,当即打起退堂鼓便要抽身离去,却听办公室里又传来那老板的咆哮:“我倒要瞅瞅是谁敢来查!”说着那办公室的门被从里面推开,然后一个圆脸凶相的男人从屋里大步踱出。
伙计一拍脑袋,像是想起来什么:“对,还有一本,你稍等。”说着,一蹦一跳朝里面一间屋子跑去,我猜那应该是经理办公室。
我哈哈一笑,扯谎说:“我朋友曾在这里修过车,后来推荐给我,可这里这么多汽修厂,也不知是哪一家。”
话说到一半就见大飞连使眼色,青年顿时住嘴。
一进办公室就看见屋里还站着一个青年,很是面熟却又记不起在哪儿见过,正冥思苦九*九*藏*书*网想之际,便听那青年对老板说道:“大飞哥,车修得有问题,感觉送修之前没撞……”
本来厢货行驶极慢,我这一呼,它非但不停反而提档加速,刹那间绝尘而去,空留我在汽修厂门口发愣!
不知为何,在看到这辆厢货第一眼时,我脑海里就现出了车祸那晚的画面。
我问:“只有这一本吗?”
“怎么,有问题?”
依照名片上的地址,我找到了那家位于辽阳东路的大飞汽修厂。我站在门口举头仰望招牌,琢磨着这个厂子的老板也许就叫大飞。
我记得季警官说过,根据现场勘察分析,车祸发生后,货车司机曾经试图救过我,换句话说,刚才擦肩而过的青年正是我的救命恩人!
可是当我定睛再看时,却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因为那青年所驾驶的正是一辆厢式货车!
我想,这年头学雷锋做好事不留姓名的少之又少,至于像货车司www.99lib.net机这样做了好事怕别人报恩二话不说驾车就跑的则更是世间罕有。
虽说那一晚的情形我已记不清楚,而与标致408迎面相撞的那辆厢货我也仅是匆匆一瞥,非但没看清车牌,就连车的款式品牌也全无印象。可此时此刻当这辆厢货慢悠悠地从后院驶出修理厂时,不知为什么我突然感觉它就是那晚和标致408相撞的那辆车,而这个青年也许就是我一直在寻找的货车司机!
就看他从后往前翻,眼见修车记录上的日期渐渐远去,希望越发渺茫,伙计很是不安,先自夸说他们修车技术过硬价格便宜,有很多回头客。说完见我没有反应,又改口说他们修车记录不准,很多老客户修车都不登记。
他这一问我反倒不好回答,只得含糊说:“恰巧路过。”心中琢磨,看来我俩确实认识,弄不好他真给我修过车。
我想,眼前这青年一定也在这家修理厂修过车,显九九藏书然他车也修得不好,和我一样,都被老板拉到办公室里来安抚。想到这儿,我不由抬头看了那青年一眼,正巧他也看我,我俩目光交错间,我隐隐觉得青年眼神里似乎闪过一丝慌张。
老板也不与我争辩,反拉着我的手直往办公室走去,口中道:“屋里说,屋里说!”
我当时就火了:“你这老板怎么说话呢!”
伙计不耐烦地打断:“我们不能随便透漏客户信息。”
“什么没更换?”老板像是没听清,瞪大眼睛问道。
果然,过了一会儿屋里传来老板呵斥的声音:“你傻啊,那个本子怎么能随便给外人看?!”
想到这儿,我不由出了一身冷汗,要知道干修车这行一般都有点社会背景,至于明目张胆违法修车的更铁定是黑社会出身。我此番这么莽撞,不会给错当成暗访记者惨遭黑手吧?
一见这气势,来者定是汽修厂的老板,我心中连连叫苦,正要低头认错谎99lib•net称误会,老板却先是一愣,惊疑道:“咦,你怎么来了?”
就在我站在门口发愣之际,修车伙计热情地出来打招呼:“先生,修车?”说着翘首看我身后,见我不是开车来的,随即又警觉地问,“有事儿?”
伙计一拍桌子,自欺欺人道:“那一定是修车没登记。”这谎撒完,他自己都不肯相信,只好盯着我看。
不知为什么,我突然觉得青年看我的眼神里另有深意。过了一会儿,屋外传出汽车引擎声,我猜是那青年要提车离开,下意识地走到窗边循声而望,果然见他端坐在驾驶室里。
我迟疑了一下,道:“跟你打听个事儿,两三个月前,有没有这样一辆车在你们这儿维修过。”说着我描述了自己车的型号和颜色。
我要求先看修车记录,伙计虽不情愿,但还是从工作台的抽屉里找出一本脏旧不堪的记录本,端在我面前一页一页翻看。
我想到这里,崇敬之情油然而生。
青年还99lib•net想说什么,最后看了我一眼便悻悻离去。
我心中纳闷:“为什么修车记录本要刻意分出两本,其中一本还见不得人,难道那一本登记的都是黑车?”
我起先不肯,但架不住他生拉硬拽,到底还是跟着去了。
我笑着试探:“还说呢,上次那车怎么修的?”
伙计学变脸的,忙又满脸绽笑不由分说地把我拉进店里:“是在这儿修的!”
想到这里,感恩之心再也按捺不住,我满怀激动不顾一切地冲出办公室,对着那即将离去的厢货高呼:“等一等!”
“当然有问题,安全气囊都没更换!”
说话间,页数已翻至半年前,我见他仍不死心还要往下翻找,忙阻止道:“不用找了,我朋友三个月前刚买的车。”
果然老板又问:“车呢?”
大飞这个名字让我感到耳熟,话又说回来,像这种没有文化底蕴的称呼本身就给人一种平易近人的感觉,所以一时之间我也很难分辨自己以前到底认不认识这个人。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