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话 谁动了我的安全气囊?
1.午夜,车祸惊魂
目录
第零话 小偷·警察·我的钱包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二话 凶手还没出手就死了
第二话 凶手还没出手就死了
第三话 银行劫匪X的被迫献身
第三话 银行劫匪X的被迫献身
第四话 再也不勒索了
第四话 再也不勒索了
第五话 谁动了我的安全气囊?
1.午夜,车祸惊魂
第五话 谁动了我的安全气囊?
第六话 只有骗子知道
第六话 只有骗子知道
番外一 引爆,请开手机!
番外二 请勿在此碰瓷
番外二 请勿在此碰瓷
上一页下一页
尖锐的刹车声撕裂了夜的宁静,前面的车骤然停住。紧接着,轰隆的撞击声穿透挡风玻璃扑面而来。我赶紧去踩刹车,但显然来不及了,接踵而来的二次撞击,车体巨大的颠簸让我的脑袋顺势跌到方向盘上,失去知觉的前一秒,我下意识地祈祷这辆车真如售车小姐介绍的那样安全。
正庆幸时,那货车司机像是看穿了我的心思,忽地把手摸到身后,再伸出时手中已多了一样东西,迎着寒月冷冷发光。我定睛一看,竟是一把刀!
一念至此,不及多想,我赶紧埋头去解那该死的安全带,不料那玩意顽强得像刘胡兰,任我百般拽拉它依然纹丝不动。
我吓出一身冷汗,装死的计策瞬间涌上心头,但很快又被我否定。刚才解安全带解得那么起劲儿,现在再装死显然难以蒙混过关。至于向心狠手辣的杀人犯投降告饶当然也不靠谱,眼下看来,奋起反抗才能有一线生机。幸好他是赤手空拳,我也吃不了亏。
先是脑袋硬磕在方向盘上,然后是头破血流两眼发黑,我所企盼的安全气囊始终没有弹出救驾。
我见他的车倒是安全,前后左右好几个气囊都弹99lib.net出来了,但人似乎伤得很重,遍体鳞伤得简直成了一个血人。
起先我还暗暗窃喜,可很快我就兴奋不起来了,我突然觉得自己可能要见不到警察了,因为我看到那个货车司机杀完人之后,又缓缓起身,直朝我的车走来。
“咚咚咚”,头颅磕地的声响回荡在漆黑的夜里,仿佛恶魔在地狱中行走的足音。
我吃了一惊,屏住呼吸,直直盯着那只手,就见它挣扎着往外探,不一会儿整条手臂也露出来了,紧随其后的是脑袋,慢慢的是另一只手。直至探出半截身子,伤者才终于力竭,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突然之间,我感到雷锋同志附身、罗盛教叔叔重生,满脸鲜血的我不顾个人安危,急忙去松自己的安全带,准备下车救人。
在看到伤者惨状的一刹那,舍己救人的念头也曾在我脑海中闪过。但我随即认识到一个问题,在这场车祸里我也不能脱身,我的车在他的车之后,显然是追尾。
我合上眼睛,心底思量着:完了完了,老子到底没躲过这一劫。紧接着心跳加速胸口憋闷,只听耳边刀风呼啸而来,我像九九藏书网是又失去了知觉,整个人无意识地向后仰倒。
所以救人的善念一闪即逝,不是我不想救他,而是怕被赖上,反担责任。
我不知道这一切是不是幻觉,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在刀落下之前,我就已经被吓昏过去不省人事了。
为什么会这样?
我想起来了,之前这辆标致408好像一直跟在我车屁股后面不停地按喇叭。我是新手,车开得不快,被人按喇叭催行的事情时有发生,放在平时我肯定会靠边行驶让出车道。可是这次不知为什么,我像是在置气一样,非但不让车道,还刻意放慢车速,甚至跨着虚线占着两个车道行驶。直至快到路口时,他气愤不过这才冒险驶上逆行车道超车。正是如此,他的车才会与迎面驶来的货车相撞。
我实在想不到一个开货车的司机竟有这么大的魄力,撞人不死还敢赶尽杀绝!
这年头老太太摔倒了都无人敢扶,何况这么一起恶性车祸。
可就在此刻,那伤者忽然扭头朝我这边看过来,他看我的眼神凶巴巴的,似乎充满了怨恨。
他——不是在救人,而是在杀人!
我眼睁睁看着伤者挣扎呻吟直到最后九九藏书咽气,我的心反而安稳了许多。我想,他这一杀人案子性质就变了,我从车祸责任人可以摇身变成目击证人了。
正急得我抓耳挠腮之际,突然,凄厉的惨叫声划破夜空。我抬头一看,眼前一幕吓得我顿时魂飞魄散目瞪口呆。只见昏暗的路灯下,货车司机半蹲在伤者身边,他抬起伤者的脑袋正一下一下地往地上撞去!
我想我失去了知觉,这段时间大约有几秒钟,也可能是几分钟,反正当我昏昏沉沉地抬起头时,我看到了方向盘上的血。
正挣脱时,忽然感到一大片黑影压来,我抬头看去,那货车司机已至车外,就见他狰狞的脸紧贴在车窗玻璃上朝里张望,直惊得我头皮发麻四肢抽搐!
就在此时,“哐当”一声,标致408驾驶室的车门被人从里面推开,晃晃悠悠地悬在半空中,接着车门里伸出一只手来。
没想到的是,这车的安全气囊虽形同虚设,可安全带却扣得挺紧,任我解了半天也没解开。
就在此时,又传来“哐当”一声门开声,我抬头一看,只见肇事司机从货车里翻身跳下,三步并作两步朝伤者跑去。
若放在平时毋庸置疑我要藏书网负全责,可眼下这情况却有些复杂,先是这辆标致408与迎面开来的货车相撞,前车的骤然急停才使得我来不及刹车继而追尾,从某个角度来说,我也是受害者。
等我反应过来准备把自己反锁在车里时,他却抢先一步拉开车门,缓缓把刀举过头顶。
我不敢直视他的目光,我闭上眼睛,深呼吸,努力平复着自己躁动的心情。这时,那些因撞击而暂时失去的记忆猛然间在我脑海中复苏!
想到这里,我赶紧把额头的血抹均匀了,悄悄趴回方向盘上,妄图假装昏迷不醒。
我挣扎着坐起来,用手去摸额头,满手的鲜血吓得我清醒了许多。
想到这里,我不由出了一身冷汗,紧接着更可怕的想法扑面而来:
我的车也撞了吗?一念至此,我顾不得额头血流如注,坚持要出来察看爱车,那毕竟也是好几万的车呢。
我大惊失色,反抗的勇气瞬间消失殆尽,夺门而逃已成为我唯一的求生之路。可是这安全带……我是看出来了,老子早晚要死在这安全带上!
他是要杀我灭口?
我愣了一下随即醒悟,原来货车司机和我想法一样啊,一定也想通过救人来将功补过。九-九-藏-书-网看眼下这种情形,谁最先伸出援助之手对于讨好伤者显得尤为重要。
如果不是我一直故意占着车道慢行,这辆标致408早从我车后通过了,就不会冒险驶上逆行车道,更不会有什么车祸发生!
在我仰倒的那一刻,我似乎听到了汽车马达声由远及近,我甚至还听到人的尖叫。
可关键是他虽身负重伤却还不至于马上咽气,如果不趁机舍己救人好好表现,倘若将来被医生妙手回春给救活了,在交警面前添油加醋把责任全推到我头上,我也是百口莫辩啊!
将他撞成重伤的是货车司机,而我只是追尾,他朝我凶什么?还有,他看我的眼神里似乎流露出一种奇怪的感觉,那感觉就好像是跟我有深仇大恨似的。
回想起这一切,我突然理解伤者怒视我的眼神了。因为我虽然没有直接去撞他的车,却是这起车祸的间接肇事者,换而言之,眼前这个车主遍体鳞伤全是因我而起。
这是怎么了?我抬头往前看,只见一辆红色的标致408和一辆货车迎面撞在一起。那货车本就破旧,撞这一下倒也看不出有什么损伤,只是可惜那辆标致408了,崭新的车头被撞得龇牙咧嘴惨不忍睹。
更多内容...
上一页